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九十一章要踩就踩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九十一章要踩就踩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九十一章要踩就踩死

「快送蔡鄉長去醫治,李師傅,你送一下。這麼嚴重了不治怎麼行?」葉凡那臉一板,下命令道。

「那……哎喲,我先去了葉縣長。」老蔡忍著痛楚在黨政辦那個女辦事員和農媛媛的幫扶下在幾十號人眼皮子底下出去了,直奔鄉衛生院而去。

「媛媛,還有江主任,你們都去檢查一下,看看傷著骨頭,扭了骨筋沒有?」葉凡在後面叫道。

江主任和農媛媛自然也應聲而去了,這個有免費的治療怎麼不去,反正有報銷,趁機作個全身檢查,把老毛病都治治這好像也不錯的一個選擇。

黨政辦的江主任和農媛媛那是感動得差點淚花花了,覺得葉縣長是個好縣長,一點架子都沒有,還這麼體貼下屬。潘麻子以下犯上,那是活該

不過幾分鐘,小葉縣長狂毆潘麻子,金桃鄉書記辦公室里上演全武行的小道消息被散播成了各種版本傳向了麻川縣,傳向了地區。麻川人民太沒事幹了,業餘文化生活基本上沒有,就這小道消息,自然就成了麻川人民的業餘之樂了,因此,頓時就抄作得沸沸騰騰。雖說麻川縣的無線信號台沒幾個,但有線的傳播手段還是在的,一個電話,這個不難成為最吸人眼球的新聞。

晚上,政府食堂全滿座,吃完飯後,金桃子鄉所有村的村幹部全到齊了,不但支書村長會計出納民兵連長,就連村裡一些德高望重的老一輩都給葉凡安排下去請來了。鄉政府里所屬的所辦政府工作人員也全到齊了

大家都是畢恭畢敬的坐在座位上,沒一個人發出哪怕是一點聲響。小葉縣長上午那股子虎威看來還是挺滲人的,不然,這些鄉幹部村幹部們哪會如此老實地坐著。平時潘麻子敲破了桌子也沒見他們如此老實過。

這個時候,大伙兒當然誰都不願去觸小葉縣長那霉頭了,槍打出頭鳥這個理兒大家都懂,何況小葉縣長現在絕對是要抓幾個典型來殺雞嚇猴的。

「同志們,現在開會,請葉縣長發言。」金桃鄉黨政辦的江主任那話剛落地,食堂里頓時響起了轟雷般的掌聲,久久不息。

這個時候當然大家都得把掌聲鼓得熱烈些,不然給小葉縣長看見人家心裡會生疙瘩的。會嫌你不夠熱烈落下心病給掛上號就麻煩了。

「嗦話我不想多說,我來金桃鄉的目地就是解決你們種的桃子問題。以前鄉政府安排你們種桃,那時候也是為了能讓你們增收,現在造成這種被動局面大家心裡都很難受。

作為麻川縣的縣長,我肩負的任務就是帶領大家脫貧致富,不能再讓桃子爛在地里,既污染環境,更是令人痛心。

現在,好多老百姓都把桃樹砍了當柴火,這個,你們一刀一刀砍下去,再讓我的心裡滴血氨葉凡話剛講到這裡,有幾個膽子大的村民受不了啦,大喊道:「葉縣長,不砍了怎麼辦?那東西又不能當飯吃,吃多了還拉肚子。

鄉里以前欺騙我們,強迫我們種,現在桃子種出來了,沒人管了。咱們當初那些樹都給砍了,要是那些樹還活著的話還能多賣幾個錢,而且木頭也好運出去。

不像這桃子,過一個天車山,一車桃子到德平后就剩下幾個好的,還不夠貼車費錢。」

「是啊葉縣長,那破桃子即便是運到地區也便宜得讓人吐血,德平人吃不了,又運啥地方去。不砍怎麼行?」這時一個老頭站起來喊道,「我小孫子今年連學費都繳不上了,本來全想靠著那桃子了,這下子,唉」

「政府要賠我們損失,沒錯,是你們強逼我們種的。」另外一個破鑼樣嗓子刮燥著。

「好了」葉凡哼出了兩個字,那聲音在話筒里還是相當硬的,底下頭麻著膽子質問的幾個村民互相望了一眼不敢吭聲了,就怕小葉縣長又上演個全武行。

沒人跟著一起乾的還真鬥不過小葉縣長的。要知道牛高馬大的潘麻子以前一個人能撩倒三個混混,結果怎麼樣?經不起小葉縣長一巴掌一腿就解決了。

聽說小葉縣長還是神槍手,就連地區公安局長都給他弄得顏面盡失,何況咱一小老百姓?真要惹毛了他來個三拳兩腿的,人家又是縣長,民不與官斗,還是忍忍算啦。

「損失的東西暫時就不要講了,我的意思是講了也沒用。你們可以說我葉凡同志耍無賴。咱們麻川的情況在座的都清楚,你們叫鄉政府拿什麼賠你。有錢的話不用你們說我自個兒叫財政所的同志搬錢來賠了。

當然,這個責任我們不能推卸,這次的事的確是縣裡做得不對。不過,我們不能只把眼球盯在賠這個字眼上,還得多想想怎麼把你們辛辛苦苦種的桃子變成錢才行。」葉凡聲音相當宏亮。

「有啥辦法,該想的都想過了。葉縣長,你給拿個主意吧,不然,我們真沒活路了。」這時,一個很有聲望的老者站起來喊道,那略顯沙啞,蒼涼的聲音令得葉凡心裡直發酸。

「老大爺你好,不要這麼悲觀,相信我的話你們的桃樹不要砍了。咱們等今年結果,縣裡想辦法給你們變成錢。」葉凡沖老頭喊道。

「還得等一年,現在桃花還沒開,我們等不及了。要是又空等了一年怎麼辦?」老者一臉的悲憤,說道。

「沒錯葉縣長,你拿個說法出來,既然鄉里沒錢賠我們就得砍樹了,不能再白乾了。」另一個鄉民附合道。

食堂里有些亂了起來,嘈雜聲也多了起來,當然,都在議桃子,全是一片罵聲。

「那你們說說,要怎麼樣才能不砍桃樹?」葉凡重重地一拳砸在話筒前,嚓地一聲,頓時就把目光吸引了過來。

「縣裡給錢,我們留桃樹。」老者喊道。

「沒錯,給錢,一株給10塊,我們就留著。」另一個村幹部喊道。

「10塊不可能,你們種了多少,我聽說有六七十萬株,一株10塊的話就得六七百萬。這個不可能,縣裡一年的財政收入才七八百萬,哪能拿出那麼多錢來?」葉凡搖了搖頭。

「沒錢我們只得砍了。」老者嘆了口氣,知道說了也白說,麻川縣全省倒他們也曉得,沒錢你去哭也沒用。而且人家是政府,民與政府斗哪有不輸的。

「留一株給二塊錢,當然指成年的桃樹才算。不願意的你們立即回去全砍了。

願意的明天鄉政府派人下來挨家挨戶核對株數,當場付款。不過,話得講好,明年縣裡幫你們賣得了好價錢的話那二塊錢得還給我們。

不要說我摳門,即便是這樣,也得一百多萬,對咱們麻川來說是個天文數字。

就是這一百多萬,我還得去銀行貸款來給你們。醜話講在前頭,別把錢拿去了就砍樹,不但不能砍,還得把樹養好了,那果子長得越大,越紅價錢肯定越高的。」葉凡一番話下來,食堂里又鬧哄哄了。

葉凡也不理他們,讓他們商量一下,議議再決定。

「縣長,那可是一百多萬,銀行,說句實話,咱們縣現在根本就貸不來款子。」這時,一旁的蔡鄉長湊過頭來給葉凡嘀咕了一陣子。

「怎麼貸不來,難道一個縣還貸不來一百萬?」葉凡有些愕然了。

「葉縣長,蔡鄉長講的是實情。咱們縣還欠著各家銀行好幾百萬。前年好像還搞了個什麼廠子,結果廠子辦起來了,最後產品沒人要全爛了,那一個廠子就欠著農業銀行300多萬。」這時農媛媛趕緊湊了過來給葉凡小聲說道。

「沒事,錢的事我來解決,先把桃樹保住再說。」葉凡態度堅決,蔡鄉長和農媛媛沒再說話。

「你個混球,剛才不是跟你說了不要砍,這下怎麼了?被你一氣之下砍了20來顆,那可是40塊啊小柱子,能買幾十包鹽巴,夠我們吃上一輩子了,你個混球氣死我了」這時牛阿爹拽著兒子牛小柱的耳朵,差點拉裂了。剛才牛小柱跟葉凡賭氣后一氣之下連砍了20顆,現在被其爹罵得頭都抬不起了。

後面不難解決,在老者帶頭下答應了此事。一株成年桃樹鄉政府先墊付二塊錢補貼。

葉凡一身疲憊走下主席台時,感覺後背微微有些涼意,才發現內衣都給濕了。

「**這縣長還真不是一般人能當的。要不是上午演出了霹靂全武行,估計晚上這場子就鎮不住了。難怪潘麻子死活不想開這會,這簡直就是鴻門會,逼宮之宴。」葉凡暗罵了一句,才覺得輕鬆了不少。

「吳彤,案子查清了嗎?」葉凡坐在轉椅上,淡淡的看著站對面,略顯恭敬樣子的縣公安局長吳彤同志。

這次既然跟潘麻子掰開手腕了,那就得一腳把這老小子踩到底才行,絕不能讓這貨再有點翻身的機會。不然,這種人要是東山再起,自己的工作就別想開展了,太狂妄了,這種人,下起絆子來絕對陰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