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九十三章不賣面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九十三章不賣面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九十三章不賣面子

2更到

周富德並像他表面看上去的一臉的屠夫相,此人嘴巴一點不比那些所謂的文人隱士差,打著哈哈反而把查計鋼這個副專員都差點繞了進去。

這廝心裡暗罵道:「說得好聽,老子前天還到地區了,你老小子啥時理過我。管著交通,害得老子去交通局的吳白開那鳥人處受了一肚皮的氣。什麼咱們麻川縣天天來要錢,這地區交通局又不是專門為麻川縣人民服務的。年年給的資金最多,年年來要,你們是不是要慣了,伸手就是娘,今年沒錢,自己動手修路去。」

周富德也惱火,前天去地區交通局一分錢沒要回來,正不知道怎麼跟葉凡交待一下時,要知道按往年的規矩,地區交通局每年都得拔下幾十萬給麻川人民修路,這已經是地區一個不成文的規矩了。

往年這個時候去要錢,吳白開被磨上幾小時,吃吃喝喝一番后就會簽字,這次有些反常,那嘴硬得像鋼管,氣得周富德都想拿出鋼來橇開。其中的道道周富德磨死了幾萬年腦細胞都沒想出個頭緒來。

而這個時候分管交通的副專員老查同志反而來調侃他怎麼不去家裡坐坐,能不引起周富德大為光火嗎?

「來是要來的,不過,唉……桃花雖美,但有的人的行為卻是令人寒心啊這簡單是玷污了聖潔的桃花,什麼時候周書記清理乾淨了我什麼時候來逛逛。」查副專員嘆了口氣,一語雙關,隱喻分文。

周富德哪有聽不出來的,有的人肯定指的是葉凡同志了,玷污無非指打了他表弟潘麻子的騷包事。

還聖潔的桃花,桃過屁要不是當初聽了韋不理那小子聳恿,還有你這老小子在一旁助威,老子才不會同意種那勞啥子的破桃花?現在你倒好,當年桃花開了,帶著一堆人來拍拍走走玩玩鬧鬧,好不爽著,還什麼桃花美景惹人艷,人面桃花相映紅,鶯鶯燕燕一大堆,桃花窩裡聚消魂。

過後怎麼樣?屁股一拍,走人了。留下滿地的爛桃子讓老子來擦屁股。當初的江縣長當然更是倒霉了,種桃沒輪到他,卻是撿了一地的爛桃子不過,臭不可聞……

「呵呵,有點小污染也正常,這種事,什麼地方都有嘛」周富德打著哈哈,也不點破,兩隻老狐狸就在哪裡猜謎語玩兒。

「小污染,那還能算小嗎?都要陰人下大牢了,老周啊勿以惡小而放縱,等污染大了就怕你清理不過來了。」查副專員繼續打哈哈意語雙關。指周富德放縱葉凡,到最後葉凡坐大了,你老周就得喝涼水靠邊站了。

「呵呵,這個污染的問題從來都是最難治理的,咱們麻川更不例外,大都市尚且如此的難,何況咱們這個小地方?」周富德乾脆扯到其它地方去了,意思是老子聽不懂你這高人講的話,真扯到治理污染那塊頭去了,這打太極拳沒人接招,也玩不地來了,自然,恨得查計鋼是牙痒痒的。

「老周,我也不跟你,一句話,你這『污染』到底治不治?」查副專員有些冒火了。意思當然是葉凡同志的事你到底插不插手?

「查專員,前天我到地區交通局,吳局長說是今年麻川沒一分錢拔了,要修路自個兒去修,您看……」周富德也是老謀深算,倒是拿起這事兒說了起來。

「哼還敢跟我談條件,狗日的周富德,翅膀長硬實了是不是。這黑心狗,真他娘的全是白眼狼,老子往年哪年不給他幾十萬的,到現在該用他時,倒跟老子玩太極推手……」查副專員心裡罵了一句,裝著一臉訝然。

問道:「有這事?噢,我記起來了,老周啊,今年省里的交通拔款還沒下來,地區財政吃緊,王專員說了,南邊那條去省里的分支路首先得重點照顧著。

今年的交通拔款全壓在那條路上了,其它地方,估計都難要到錢了。

你還是自己想想辦法,余點出來修理一下就是了,麻川那路,說句實話,給你們200萬也修不出啥樣子來的。2000萬冒頭泡差不多,要徹底修好,沒戲」

「查專員,您是說連接從羅州市到水州的a08國道分岔的那條羅水公路?」周富德心裡一震,再也顧不及打啞謎了。此事如晴空霹靂一般震得周富德連坐都坐不住了,整個人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在房間里兜開了圈子。

要是真如查計鋼所說的那樣,今年地區交通局把錢八成都投到羅水公路里,那麻川縣是沒什麼指望能弄到錢了。

聽說那條路準備以小高速為樣板試驗的,先建一條出來直接接到國道a08線上,好像還是雙向6車道的,氣派得不行埃

「沒錯,地區已經吹了風,估計不久就要先期投入動工了。羅州市的情況你又不是不曉得?是咱們德平地區除了德平區和通都區外唯一的一個縣級市。

上頭的意思是咱們德平經濟是落後,但再怎麼落後再怎麼窮也要打造出一個能拿得出去的市來。

為了招商引資,為了能帶動周邊縣區發展,羅州就擺在了眼前,咱們德平就羅州是縣級市,所以,要搞出個樣板市來,首先就得建條像樣的公路。

連路都坑坑窪窪的像一條沒脫完毛的狗人家外商咋看得上眼,更不要講投資了?」隨著查副專員那嘴唇的抖動,那話噴出來一薦一薦的像冰棍一樣扎得周富德那心裡是扒京扒涼的,一直寒徹心骨。

全部資金都砸到了羅水公路上其它縣徹底沒戲唱了,周富德忍不住發起了牢騷,說道:「查專員,都這樣子搞其它縣不是得喝西北風了。咱們麻川人民更是望路都望穿了,今明兩年還得脫了全省倒一的帽子,沒路還脫個球啊又不是脫衣服那麼容易著。」

「唉……這個也是沒辦法的事,總不能把羅水公路的錢砸你們麻川吧,那你們麻川能像羅州市那樣子gdp以超過全地區翻一番,也就是以百分之十二三的高速增長嗎?

地區統計局有位資深同志說了,一旦羅水公路建成,估計那地兒gdp增長值能趕超到全省各縣級市前40名去。

別看只是40名裡面倒一的縣級市,那也是咱們德平的驕傲。一個羅州市的財稅收入相當於你們麻川的10倍左右。

這事明擺著在眼前,再疼愛再同情你們麻川的領導也不可能把錢砸進麻川了,而且,連個泡都冒不出的。扶持你們,還不如砸向羅州市,來錢快,經濟提速快,而且,面子工程也惹人眼球。

所以,老周,立足現狀,自力更生,能修多少就修多少吧。昨天庄書記不是格外開恩,給了你們麻川縣30萬塊的炸藥。

那錢,是人家莊書記的書記基金里特地掏出來的,不容易。估計你們麻川縣是讓庄書記掏錢的第一個縣,知足吧」查副專員那舌頭還是很活的,用舌燦蓮花來形容一點不為過,差點令得周富德啞口無言了,一臉的苦澀。

這廝眼珠子一轉,計上心頭,一臉為難樣子說道:「查專員,你也曉得,那30萬的炸藥款子可是庄書記看在葉縣長面子上給的,我哪有那本事能讓庄書記從書記基金里抽出錢來賣炸藥?所以,呵呵……」

周富德的意思查計鋼當然懂了,心裡罵道:「這老傢伙,繞了一圈子回來又要談條件了。不就是想說那小子庄書記很看重,我周富德惹不起,你叫我說情我很難辦,龜孫子的,還不是想從老子腰包掏錢。不過,紅沙洲縣的小郭子早就打了招呼,而且……」

「好了老周,別扯遠了,你先說說吧,管不管用我不怪你。」

「查專員,這次的事恐怕還真有點麻煩。估計金桃鄉那地方宏禮是沒辦法呆了。我也為難,畢竟他也是一縣之長,宏禮這次的事做得有些過了。」周富德此人其骨頭子里還是有一股子護短的思想的。葉凡在麻川,自然跟自己是同一夥的,當然,這個是對大方面的範圍了。

「那敢情好,老周想到啥好地方了?」查專員隨竿子就往上爬去,自然是想要讓周富德把表弟潘麻子隨道挪個窩子,能安排個好地方當然更好了。

「查專員,你也曉得,咱們麻川能有啥好地兒。乾脆你直接在市局機關安給宏禮排個位置不是更好?再怎麼說宏禮呆地區局子也比麻川強得多是不是?」周富德乾脆把潘宏禮把包拋給了查計鋼,反正潘宏禮此人如果再留在麻川的話肯定是個禍害。

這貨要是三天兩頭的去找葉凡的麻煩那個也相當的令人煩的。而且,從骨子裡來說,周富德也挺討厭這個人,那桃樹要不是他在鞍前馬後的拚命跑著,種著,逼著,也不會給縣裡捅出這麼大簍子來。

「哼想把宏禮掃地出門啦?狗日的周富德,虧得老子以前還幫你們麻川弄了大把大把的鈔票,今年一聽說沒錢弄了立即翻臉不認人了,這翻臉比*子脫褲子還要來得快,什麼玩意兒……」查專員差點爆怒了,干聲笑道:「行啊局裡不是沒位置,宏禮也的確該換個地兒了。既然這樣,那公安局的事你招呼一下。也讓宏禮走得有面子一點是不是?」

「那路,真沒法子拔一點啦?」周富德最後一次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