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九十五章到麻川的第一次常委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九十五章到麻川的第一次常委會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九十五章到麻川的第一次常委會

「哼你真把我當色狗了是不是?我像那種人嗎?這葯,不塗也罷。」旁地一聲,葉凡把調葯糊的一個瓷碗給隨手擱在了車椅旁鑽進去就開起車來。

再也不管農媛媛了,那車開得還飛快,這下子可是苦了副駕上的農媛媛。

她那屁股痛得如針扎一般,剛想站起來不過被葉凡那車子一大跳躍,頭又撞了一下,痛得眼淚立即就冒了出來。

他知道葉縣長在使壞,這車的度,都快趕上飛車了。再也忍不住了。

喊道:「讓你塗,讓你塗哼大不了你把我農媛媛吃了,大不了我死給你看。」農媛媛一邊含著淚聲哭著,一邊撒氣似的大喊道,這人時候豁出去了,倒是一點了不怵什麼葉縣長不縣長了。

「哼,不稀罕」葉凡一聲冷哼,嘎吱一聲停下了車子。

打開了車門,一把抓起農媛媛就扯到了後面座位上。農媛媛也賭氣似的,乾脆直接就躺在了車椅子床上,惡狠狠地盯著葉凡,那調調就你能把我給怎麼樣?大不了一死,連板鉗都給她扔了,反正那東東也不抵什麼事兒。

「呵呵呵……這才乖嘛」葉凡像個魔鬼,陰森森一笑,伸手撩開農媛媛額頭前耷拉下來的秀。

麻溜地上了調好的葯糊,伸掌輕輕的在她額頭上揉搓著,漸漸的農媛媛感覺到了葉凡手中出的溫暖,呼吸著葉凡身上噴勃而出的陽剛之氣。

漸漸的,見葉凡並沒有其它什麼動作,再次狠狠地瞪了葉凡一眼乾脆閉上了雙眼任這廝在額頭上搓著。

感覺蠻舒服的,正納悶時葉凡那廝的聲音傳來了,說道:「還行吧」

「嗯」農媛媛從鼻腔里哼了一聲出來。

「後面要不要抹一點,包準你二天就好了,而且,一點傷痕都不會留下。」這廝立即得寸進尺了。

「不行」農媛媛氣得一下子坐了起來,不過那臀屁股部分被她一坐痛得哎喲一聲,對著葉凡同志直翻白眼。

「都是你」

「唉這年頭好人難做,好心的人都沒好報,其實你把我當醫生就行了,我只塗那個上方部位,其實就是腰部下方一點,那個有啥,你們壯家姑娘有時穿的衣服不是也露肚臍眼嗎?」這廝干聲笑道。

在農媛媛的眼裡就是一隻大灰狼正在誘拐自己這隻紅帽,哼道:「想得美那是惠安女,不是我們。」

「不塗算啦,趕路」這廝端著碗作勢要走。

「那試試,只能上部,不準往下。」農媛媛感覺還要行好幾個時,那痛的確有些難受,而且這個時候她已經完全信任葉同志了。

「行」葉凡莊重地點了點頭,還像那碼子事。

農媛媛整個趴伏著,不過,葉凡那手碰在她的褲腰上時她那身子還是顫慄了一下。

輕輕的把褲腰退到了屁股上方。

「唉腫得老大,都充血了,青紫一片。潘麻子啊,你也下得了手。」葉凡嘆了口氣,專心地上起葯來。

塗著塗著,這廝胯下那玩意兒又開始蠢蠢欲動了。因為農媛媛身上那處子香味可是刺激得某狼熱血沸騰,老蟒血又出來作怪了。

那手不心一滑居然鍾進了農媛媛的屁股丫上,奇怪的是農媛媛居然沒感覺到,一聲都沒吭。

這廝膽子大了起來,輕輕的一抬指,不經意地就把褲子給又退下去了一點,農媛媛那令人能噴血的圓潤晰嫩屁股上半部就閃現在了某豬哥眼前。這廝輕輕的塗著葯,手感特別的刺激。

「不能再放下了,下邊就是溝槽了,那個老子恐怕會忍不住把她在車裡給辦了。兔子不吃窩邊草,老子是大師,不是齷齪人。」這廝在心裡暗暗警告著自己,不過,那老蟒血偏偏不放過他,一股子情緒噴然而出,這廝心裡的毛燥感覺更強了。

沒忍住

手一滑就丟到股溝中央了,那裡的誘惑力太強悍了,對爺們來說,不亞於太平洋那十八級海嘯。

一隻狼手在姑娘的整個臀間上方揉搓著,不過,葉凡在強大的毅力下,終於忍住了沒在股溝前拿捏。

「好了」葉凡輕輕地拍了拍農媛媛臀部,心地提上了褲子。

「嗯謝謝你,真的有感覺好了不少。你先去前面。」農媛媛翻過身等某豬哥走了才提上了褲子。

「老子都摸過了,難道你真沒感覺到?」葉凡心裡鬱悶地想著到了後備箱里抱出一床被子扔了進去,笑道:「你乾脆側躺在後面睡一陣子算啦。這幾天跟著我跑上跑下的也太累了。」

「那好。」農媛媛沒再多說,打開被子蓋在了身上假寐了起來,心潮起伏,暗道:「他的手好溫暖,好像冬天裡的一把火,那個地方被他揉得好舒服,痒痒的,呸呸呸……我是不是不知恥,幸好他沒再摸下去,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羞死人了。」

「嗯那個地方摸著手感還是挺不錯的,柔嫩滑……」某豬哥一邊開車一邊也要想著。倆人都沒安份下來,全在心裡想著,回味無窮。

早點,一號大院里左側是會議室,這個不起眼的地方就是麻川縣全縣的權力核心。

會議室里椅子都古色古香的,全是一溜麻黃色的雕虎獸椅子,估計是以前馬鬍子留下的遺產。這東東,在現在,也算不大不的古董貨了。

「老馬,還是被你搶先了一步,哈哈哈……」縣武裝部長齊歸雲爽朗的笑著,大跨步進了會議室,沖著政法委,掃了會議室一眼,笑道:「想不到大家都到了,我倒成了最慢的人了。」

組織部長孫明玉正跟縣委辦柳主任聊得火熱,柳眉芳那眉毛一翹一翹的神采飛揚。

宣傳部長杜蘭像個正宗淑女,文文靜靜的坐那裡口抿著本地的青霧茶,時不時還伸出白晰的手把從馬雲錢手指頭間飄過來的煙霧給扇一邊去。

這動作還是相當雅緻的,馬雲錢隱晦的掃了杜蘭那隆起的胸脯一眼,喉嚨咕嚕一聲,笑道:「大妹子,我這煙錢可沒問你要,扇了,多可惜。」

「我以後得了什麼病可得找你報銷藥費。」杜蘭淡淡的說道,斜了馬雲錢一眼,一股子隱藏的噁心在眉毛間一閃而逝。

馬雲錢是個色棍,這個全縣幹部都曉得,杜蘭當然是最痛恨這種人了。

不過,偏偏馬雲錢同志又坐她身邊,真是有些無奈。就像一堆臭狗屎擺在你身旁想擦乾淨都莫可耐何,那是一種什麼感覺。

「行啊大妹子,咱可是相當願意的,哈哈哈……」馬雲錢張狂地笑著,全然不顧及人家杜妹子的感受。

正在這時候,葉凡走了進來。

會議室里居然立即靜聲了,顯得有些詭異。

「怪事,老子又不是一號人物周富德,怎麼有這般大的虎威?」葉凡心裡有些怪怪的想著,巡了大家一眼,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沖大家點點頭。

「葉縣長,聽說你這次巡視了好幾個鄉政,動作相當大氨馬雲錢那話就抖落了出來,似乎在開玩笑,似乎又含著一股子莫名的味道。

「噢動作,有啥動作?而且前面還有個『大』字,我怎麼感覺不出?」葉凡裝著一臉的訝然。

「裝吧你子」馬雲錢心裡呸了一句,笑道:「靠山屯子鄉一砸就是上百萬,金桃鄉桃對補貼又是上百萬,而且還撤換了潘麻子的書記職務,自已任命了代書記,聽說還在織女鄉搞了個什麼茶葉開委員會,連農鄉長都給你臨時頭任命為主任了,這難道不是……」馬雲錢說了半句,巡了聚過來的各位常委眼光一眼,略顯得意。那話,自然是耐人尋味了。

「這貨他娘的,明擺著是想挑起事端。」葉凡心裡暗罵了一句,嘴裡笑道:「呵呵,教學樓關乎著上千孩子的生命安全,不可視之為兒戲。

真出了事,我相信,你馬書記那屁股也擦不幹凈的。那安全方面,你這個政法委書記也掛勾的吧。

至於說金桃鄉,我只是有些不捨得農民們好不容易種出的桃樹給毀了。

潘麻子嘛那是他糾由自取的,而且當時事突然,蔡則民同志也是臨時頭代替一下。又不是什麼正式任命,事急從權嘛」葉凡打著哈哈,攻擊了過去。

「哼代替一下,我想葉縣長肯定還沒跟周書記彙報過吧?」馬雲錢冷笑著,開始開炮了。

「呵呵,有沒彙報過這個,那啥的跟你有關係嗎?」葉凡一句話捅了過去,意思是你一個政法委書記在這裡刮燥什麼,人家周書記還沒表態?

所以,這話一出,差點沒噎死馬雲錢。其他常委們全在看著熱鬧,權當是正式開會前的熱身吧。

「哼跟我沒關係,不過,我有些看不過去?」馬雲錢那臉漲得像豬肝,冷冷地哼道,看來有些惱怒了,覺得葉凡太不給自己面子了。其實他也不想想,剛才自己的話何曾給人家留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