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九十六章黨管幹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九十六章黨管幹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九十六章黨管幹部

2更到,感謝笨笨色打賞,七千子大章,兄弟,訂閱和月票給力一些啊狗子都快泄氣了,那啥的一泄就難再鼓起了。

……………………………………………………………………

「看不過去,呵呵,是不是也想體會一下黨管幹部的滋味?」葉凡面上笑著,捅了過去。

而且,眼神還朝著那個空著的一號位置掃了一眼,意思在坐的常委都懂,你馬雲錢是不是想坐周書記的位置,不然管這屁事幹嘛。

這話一出,馬雲錢那怒火徹底被點燃了,地一聲,老馬把茶杯重重地頓在了桌子上。

這廝立即出言譏諷道:「不是我,是某些人早就在體味那啥的滋味了,作為黨的幹部,無組織無紀律性到了令人指的地步。

一個鄉黨委書記,即便是咱們的周書記也不會說撤就撤,說叫人代替就叫人代替。

那是一個鄉的書記,不是村長,是要上縣常委會討論的?有些同志視權力為已用,國家的權力不是某個人作為求私利,撈政治,撈名聲作秀的資本。」

「呵呵,是啊,國家的權力不能給某個人當了撈私利、圖享受的資本,在坐的各位常委們對這種現象都是深惡痛絕的。現在縣裡有個別幹部就經常干這事兒。」葉凡夾皮子弄彈眼就塞了過去。

又是「」地一聲,馬雲錢叫道:「葉縣長,還請你明白的說一下,我什麼地方用國家的權力去圖享受、撈私利了。今天,你不說出個子丑寅卯來,那就是污衊,污衊也是犯法的,哼」

馬雲錢那脖頸漲得通紅,指著葉凡來勁頭了。因為老馬同志突然想到了自己不顧臉面,從公安局搶車的事。這事跟葉凡講的口吻一對,那還真是有些吻合。

所以,馬雲錢是再也無法忍受了,而且,這廝仗著有周富德這個一號在後面撐著,一向是專橫跋扈慣了,何曾受過如此鳥氣?

何況給他氣受的是剛來的一個乳臭未乾的毛孩子縣長,馬雲錢從骨子裡來說是瞧不起葉凡的。

認為這了無非是運氣好了點,所以才敢那般狂妄地直接到縣公安局搶走葉凡點名安排的車子。

葉凡當然也有氣了,只是自己剛來,不宜對一個常委說三道四的。所以,暫時忍了下來沒再理會車子被搶的破事兒,等以後有了機會再整治一下這廝,不然,也太大條了,居然把自己的話當耳邊風了。

誰知馬雲錢這二貨越來越囂張了,根本就沒把自己看在眼中。那靠山屯子和金桃鄉的事管他這個政法委書記屁事,他居然跳出來指手劃腳的。

而且,剛才縣公安局的吳彤局長苦瓜著臉說是馬雲錢態度強硬,甚至可以說是霸道地要求吳彤立即無條件放了潘麻子。

對於潘麻子的事就連周富德這個書記都暫時保持沉默,估計也是顧及到葉凡這個縣長。

你馬雲錢算哪根蔥,居然擺出政法委書記的噱頭強迫吳彤。後來吳彤只好搬出這事,說是涉及到當事人葉縣長。

哪知馬雲錢一點面子都不給,立即張口罵道:「葉縣長,王子犯法喪且與庶同罪,縣長難道比王子還大嗎?你子,別盡拿雞毛當令箭,在麻川,還不是某個人的天下,哼」

自然,這事是黨群書記,就是那個陰柔書生樣的韋不理在暗中搗鬼了。

這廝特聰明,自己不好出面,可查計鋼副專員又逼得緊。因為桃樹的事可是韋不理一手操辦的,要說箇中原因那就相當複雜了。

所以,韋不理只好出了個餿主意,把此事撩到了馬雲錢這個政法委書記頭上。

一接到查專員的電話,老馬自然是相當激動的。因為查副專員跟地委二號人物王朝中專員關係相當的鐵。

馬雲錢一直想兼任縣公安局局長一職,認為只是掛著一個政法委書記頭銜不夠硬氣。

而且吳彤這子也不怎麼聽話,有時倔起來連自己的賬都不賣,令得馬雲錢有些尷尬。

所以,馬雲錢早就盯上了吳彤那個位置。不過,這事兒周富德有自己的想法。

老馬這個人掛個空銜閒蕩著還湊和,他要禍害幾個良家婦女周富德這個一號也就睜隻眼閉隻眼過去了,只要東窗不事自己能擺平就行了。

如果再讓他兼著公安局長一職,權力大了,這廝肯定更是無所顧忌,為所欲為了。到時鬧得不可收拾周富德可是不願意看到如此糟糕情況的。

再說,馬雲錢這人除了喜歡搞女人那尿坑坑外其它本事是一點都沒有,讓他兼公安局長,那全縣不得大亂。

估計破案,抓犯人的好事這廝是一件都不會幹,開著警車去嫖ji的事倒經常會幹出來。

最終,馬雲錢沒兼上公安局長。因此,接到查副專員的電話后。老馬激動得不行了,心道東頭不亮西邊亮,離了你周富德老子就玩不轉了嗎?

這廝當然也是想證明一下自己的能力,不然,一直被周富德等人看成廢物打心眼裡難受。

人這個東東,都是好面子的,即便是一蠢材也不例外的。自然,這廝是想都沒想就點頭把救潘麻子的騷包事給接手了過來。

因為老馬想通過查副專員靠上王專員這條大魚,那以後要到地區,或者兼公安局長一職不就大有奔頭了。

誰知,老馬昨晚上卻是在吳彤這個縣公安局長處碰了個不大不的軟釘子。吳彤死咬住說是此事因為葉縣長是當事人,他不敢開口把潘麻子放出來。

吳彤講得有理啊這事關係著葉縣長,他哪敢放人。這事明擺著自己官帽子比葉縣長差了好幾個等級。

馬雲錢在威逼之後無可奈何地離開了縣公安局。這事又不能像搶車那樣子,難道從民警手中直接搶了鑰匙把潘麻子放出來。

老馬雖說文化不多,只念到學三年級,後來搞了個電大混過去了。

純粹來說他雖說是個法盲,但一點道理人家還是懂的。自然,公安局那邊丟了大面子,就把這騷包氣全放葉凡這個始作俑者身上招呼了。

老馬認為,自己經后的財路,官路都很有可能被葉凡這尊瘟神給斷了。不然,老馬今天也不會如此大的氣的。剛才葉凡捅上了他的痛處。

「噢呵呵,馬書記,我只是指社會上的一些現象,並沒指名道姓了?不過,這事兒你自己硬要攬自己頭上我也沒什麼話說是不是,本人只想說,本故事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呵呵……」葉凡鎮定的笑著,一臉的人畜無害樣子。

其他個常委們全都想狂笑,憋得難受,一個個都在心底里嘀咕道:「你雖說沒指名道姓,但這事剛好跟老馬吻合,再說你又正跟老馬爭執,不是指他指誰?想不到這個年輕人,看上去乳臭未乾的,人畜無害樣子。那嘴皮子功夫絕不比候寶林大師差的。老馬這個老油子居然被他繞了進去,可悲礙…」

葉凡的表現,倒是令得在坐的這些個常委們無端的從心底冒騰出了一股子寒意,這子,倒得正視對待了。並不像那面上表現的那樣子淺薄無害。

「你不是說我是說誰?不就一輛破車嗎?至於如此編排老子嗎?老了是縣政法委書記,也是公安系統的,用輛車子天經地義的。」馬雲錢被葉凡給繞糊塗了,連『老子』這口頭禪都給甩了出來。

『』地一聲,桌子被葉凡給輕敲了一聲,哼道:「馬雲錢,你給我說清楚,你是誰的老子?」

葉凡那臉一沉,這廝太囂張了,居然老子老子的吼叫,士可忍孰不能忍了。

所以,葉凡故意捅了出去,就是為了更大的激怒馬雲錢。葉凡認為馬雲錢就是一個突破口,也許能從他的身上現點麻川縣那些複雜的影子。

「馬書記,聲點,算啦。」坐對面的孫明玉部長皺起了眉頭,這馬雲錢,那土匪脾氣又爆了。

這是啥地方,是縣常委會議室,不是大街上表演潑婦罵街的場所。而且,今天這事明擺著是馬雲錢挑起的。

「老子就是你大爺」馬雲錢瘋了,騰地一聲站了起來,腳一拐一股打架的兇悍樣子,腿一抬就要往葉凡那會議桌前端衝去。

不過,老馬運氣不好,剛從凳子上挪轉過了身子,估計是腳根沒站穩還是什麼原因。

嗒一聲整個人連人帶椅子給摔在了的二米開外,更巧的是那厚實的雕虎,用堅實的棗木做的椅子翻倒時就那麼剛好地砸在了馬雲錢的腿肚上。

「唉喲」

一聲,馬雲錢疼得叫了起來,跟他臨近的紀委書記方圓趕緊站了起來,一臉訝然問道:「怎麼啦馬書記,這麼不心,快,我扶你起來。」

「這廝也真是,丟臉啊,一個大人了,這點痛還殺豬般的叫。」其他個常委們全在心裡嘀咕著看老馬的笑話。

只有葉凡曉得,馬雲錢摔倒絕對是方圓同志乾的,因為方圓就坐在馬雲錢的上方位置,馬雲錢一轉身,方圓及時的伸出了自己那練過十幾年的鋼腿子,估計下手也絕不會輕的。

老馬自然就及時的摔倒了,而且,方圓為了加重老馬的傷情,故意伸手在那倒下的椅子上重重的按了一下,方圓那一按絕對有三四百來斤力氣的。

馬雲錢雖說強悍,但他那腿畢竟不是鋼鑄的,何況那雕虎的椅子本身就相當濃重,經那麼一磕,馬雲錢那腿上立即腫得像豬腿了。

而且,方圓也是十分的痛恨馬雲錢這廝的,因為方圓聽自己的拼頭車雪蓮說是馬雲錢這廝會時不時跑她店裡騷擾她。

早就想教訓這老傢伙了。今天挑得也正是時候,活該馬雲錢倒霉。

而且,方圓那種高手動的手腳,這會議室里除了葉凡的鷹眼看見了,其它人,那是一點都沒覺察到,還真以為老馬是自己不心拌倒了凳子砸傷了自己。

「老馬,怎麼回事,你這腿,怎麼腫這麼大?」這時,周富德這個一號正好走進了會議室,一見場面好像有點亂。馬雲錢還坐在地下,紀委書記方圓正伸手想扶,其他的常委們也全圍了過來,裡面八成的人自然是興哉樂禍了地偷著樂了。

「周書記,葉凡兒耍橫,故意中傷我。」馬雲錢把茅頭及時的指向了葉凡。

「怎麼說話的馬書記,什麼兒兒的,那是葉縣長,哼快點起來,去上點葯,以後注意著點,成何體統。」周富德隱晦的掃了葉凡一眼,口裡卻是訓著馬雲錢,覺得這廝真是個扶不起的阿斗,丟人到姥姥家了。

「我不走,今天這事不解決我跟這子沒完?」馬雲錢居然撒起潑來。

「還嫌丟臉不夠是不是?扶他出去」周富德那臉一板,示意一旁的秘。

周富德的秘書那是趕緊進來扶著馬雲錢去上藥了,老馬還想解辯,不過一見周富德那股了山匪氣勢洶洶地了出來,心裡一嗦,也不敢再胡叫了,低著頭去上藥了。

「哼我希望某些同志以後注意點,這裡是全縣最神聖的會議室,你們看那黨旗、國旗都在看著我們。咱們都是黨員,是黨的幹部,是這麻川縣的核心領導,不是市井無賴」周富德猜也能猜到估計是馬雲錢蠢蛋去惹了葉凡同志,後來沒討到好,自個兒還摔在了地下。打架應該不會到那種地步,畢竟現場有那麼多常委在,不可能會在這裡上演全武行的。

那話講出來自然也有一絲警告葉凡的意思,只是沒指名道姓罷了。畢竟馬雲錢那臉丟得太大了,在坐的常委們都曉得,馬雲錢是自己最忠實的跟班。跟班丟了面子作主子的自然得找回一點了。

葉凡沒吭聲,嚓一聲自個兒點上了紅塔山抽著。畢竟周富德還是這麻川的一號,現在工作還得他支持著,沒必要為了幾句話跟他對上眼。而且,馬雲錢的確受到了教訓,自己這個贏家大量點沒人說啥。

見大家都不說話坐好了,周富德也坐在了自己那象徵著權力的一號雕龍椅子上。聽說以前馬鬍子常常自詡為這麻川的一方土皇帝,所以,連龍椅都雕得有。

自然,馬鬍子叫人雕的龍椅子只能說是極土的山賽貨,尺寸縮了不說,就是那龍也雕得有點像是一條長有四足的長蛇。現在連眼珠子都給掉了,成了一尊名符其實的瞎蛇。

自然,那眼珠子不會自已落的,而是被人硬生生的摳掉的。因為那龍眼珠子原先是一顆綠寶石鑲嵌的,有鴿子蛋那麼大,估計價值不菲,會被人摳掉了純屬正常。

「同志們,現在開會吧」周富德把皮包給扔在了桌子上,一臉嚴肅哼道,那話是哼出來的,不是講出來的。因為周霸王還有氣沒消。

各個常委都一臉茫然,不知道周書記這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因為不知道開會的內容。

這周富德同志從來霸道慣了,開常委會只是走個形勢,從來就是宣布一下什麼,大家裝模著樣的議了幾句權當是民主討論過了。

這麻川縣的常委會,其實跟周富德自家後院的菜院子也差不了多少。周富德有時喝多了會在最親密的下屬,比如馬雲錢面前嘆息道:「自古豪傑多寂寞,居然找不出一個能與他們劈敵的對手來。」

其實就是所謂的高手寂寞嘛

自從周富德上位后,以前那個江縣長倒是跟他頂了幾次牛,這一年時間內因為麻川沒有了縣長,縣裡的事全是周富德同志哼哼幾聲就定了下來。常委會倒是經常開,只是開跟沒開一樣的,常委會其實就變成了通報會。

經常就是給各位常委們通報一下誰出任某某鄉黨委書記,誰被摘了帽子,改由誰擔任局長一職等等。縣裡甚至有人傳說以前的縣長都是被周富德給幹掉的什麼的。

不過,有一個怪異現象,有時黨群書記韋不理會出來頂上幾句,而且也會拋出個把人事任命來,詭異的就是周富德好像為了平衡各方關係,也會讓出幾個位置給韋不理這個分管黨務工作的事副書記。

其它人,誰也甭想再撈到什麼人事權了。以前,周富德的老冤家,也就是常務副縣長方鴻國同志會站出來跟老周大戰幾十回合的。每當那個時候,原先跟周富德頂牛的韋不理同志立即調轉了茅頭,倆人合力一下子就把方副縣長給壓製得死死的。

鬥了幾次後方鴻國乾脆也閉嘴了不說了,因為說了只是自取其辱,還不如不說,不抵事兒。

方鴻國常常會在這個時候狠狠地想道:「老周阿老周,你他娘的是情場失意官場得意,老子雖說搶到了女人,但也是情場得意官場輸得褲子都快沒掉了。幸好搶女人方面你還嫩了點,月玲最後還不是跟了老子。你老子不是照樣看著眼饞吧饞死你這。月玲那身子就專屬於老子方鴻國的,你就別想沾到那怕是一根毛?」

葉凡倒是曉得了一點會議內容,因為昨天晚上縣委辦主任柳眉芳通知自己時有提過,是想叫自己拿出個初步規劃來,自然是關於全縣經濟大展的。

不過周富德沒開口,葉凡也跟著裝傻。

見大家都坐直了身子,手中拿著鋼筆盯著自己行注目禮。周富德一種自豪感覺油然而生,心道他娘的,這麼多人全不得看老子一個人唱戲,老子不吭聲你們全得傻冒著。這跟古代的山大王有啥兩樣的,老子是頂著政府的山大王。

這廝相當的滿意,自個兒點了點頭,正想開口拋出會議議題時,不過,一道不和諧聲音搶在了他面前問道:「周書記,今天開啥會?議啥事啊?」

這道聲音周富德當然是最清楚了,除了那搶了老子心愛女人的老對頭方鴻國還有誰?

覺得今天方鴻國這廝安靜了許久了是不是又想來個龍抬頭,是不是想趁著新縣長葉凡啥都不曉得的時機,開第一次常委會的時候騷亂自己定的開會潛規則?

在周富德的眼中認為,這是一個種嚴重的挑釁性行為。是方鴻國在尋找機會,向自己吹響戰鬥號角的信號。此風不可長,此勢絕對要壓下去。

不然,等得方鴻國從中尋到什麼,聯合起新來的葉縣長來那還了得。

旋即,這廝皺了皺眉頭,哼道:「我希望某些同志在開會時要注意自己的形象,注意別亂了黨的規矩。注意別在領導還沒言前就亂嚷嚷,這個很不好,很不好」

說完了,不經意地還瞪了方鴻國一眼,意思你想生事,那是絕不可能的。

「呵呵……我倒想問問周書記,作為在坐的常委,按黨的章程、組織原則規定,都有權在開常委會前知曉一點所議的事項是不是?

如果此事屬於機密的事那就另當別論了。我想,應該也沒那麼多機密的國家大事等著我們一個縣的常委會來討論。

如果開會前在大家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如何參政議事?如何體現黨的民主?退一萬步說,難道在咱們不知情的情況下問一下會議議題就違反組織原則,亂了黨的規矩啦?

那咱們全當啞巴算啦,還叫什麼常委會?」方鴻國語氣相當的犀利,直逼向了周富德。

為了今天這一刻,方鴻國準備了許久了。如果再不抓住機會,第一次常委會還是按老規矩開會的話那以後再想翻盤就難了。

即便是這一次翻不起多大風浪,至少也能讓周富德在新來的葉縣長心裡留下一個專橫霸道的形象。

而且,新來的葉縣長此人的事方鴻國也聽說過了,這幾天也一直在琢磨著要不要跟他好好地接觸一下,如果雙方能搭成什麼那自然更好了。

當然,方鴻國也曉得這事不能操之過急,不過,這次的機會相當的好。剛才就成功的出現了葉縣長大戰馬書記事件,馬雲錢是周的同夥,如果能讓葉縣長把對馬的一些嫉恨拓展一點在周富德身上,估計就能在葉縣長心裡頭留下介蒂。

當初聽說了葉凡同志后,一聽那年紀,方鴻國很是失望。心道一個乳臭未乾的兒能幹出什麼來。

不過,前幾天的表現卻是令得方鴻國大跌眼鏡。這個葉縣長還真敢做埃不但大把的拋錢,而且居然敢未經周富德同意的份上捋了潘麻子帽子,這還了得。

葉凡的大膽舉動又讓方鴻國同志重燃起了戰火,使得老方同志決定鋌而走險,在今天的常委會上開個頭炮,先試探一下葉縣長的態度。

不過,葉凡沒上當,還是沒吭聲,只是在暗中看著熱鬧。不過,方鴻國的話倒了在坐的許多常委們心聲,大家表面沒什麼變化,實則心裡早就怨聲載道了。

周富德也狡猾,當然明白這個理兒,立即轉變招術了,採取的居然是以柔克鋼招式,不再以霸壓人。

這廝故意瞅了方鴻國一眼,嘴裡呵呵笑道:「鴻國同志,今天因為事特殊,主要是想請葉凡同志來給大家談談他如何振興咱們縣經濟的大事。

葉凡同志事先也說了,他的想法還不成熟,所以,今天這個常委會不是正式的定計劃的會議。

權當是民主聊聊,在坐的都是咱們縣的核心領導,我想信,只要傾策傾力,一定會把咱們縣的經濟搞上去。

何況,葉凡同志到咱們縣也不過一個禮拜時間,時間的確是太倉促了一些,叫他要搞出一個完整的大框架出來那是不可能的。

咱們都不是神仙嘛是肉身凡胎,要食五穀雜糧的。不過,我相信葉縣長會想出好招的,徹底改變咱們縣的貧困狀況。

這幾天,葉縣長下去巡了一圈,收穫肯定也相當的大,群眾的反響非常的好,做了幾件大實事,想群眾所想,急老百姓所急。

撤了危倒的教學樓,為了能讓老百姓多收入,想出了以補貼換得老百姓保存桃樹的妙招。

而且,對於下邊某些不聽話的同志,葉縣長也處理得十分的妥當,我是很欣慰啊呵呵呵……現在,就請葉縣長先給大家聊聊他的一些想法。」

周富德講完后內心得意不已,暗道:「你跟老子斗,還嫩著呢?想拉葉縣長入伙,老子先就把他給誇上天再說。不就一個鄉黨委書記位置嗎?老子今天就把這位置分配權交給葉凡了,看你方子能跳出什麼噱頭來?」

周富德的一番不吝褒獎下來頓時令得會議室里跌落了一地的眼球。

本來認為周富德這個一號估計會隱晦地批評一下葉凡同志處事太蠻幹,插手干涉人事權,大把亂撒錢,沒有組織觀念什麼的。

誰知周富德屁話沒講,那批評的話一個字兒也沒出來。對於如此說話你葉凡同志還有意見的那話怎麼也說不過去了。

周富德的詭異表現當然令得在坐的所有常委們感覺詭異,甚至有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紛紛都在隱晦地觀察著葉縣長,不知是不是這位稚氣未脫的葉縣長使了什麼手腕沒有。

的確詭異,因為周富德一向強勢慣了,那有見過他如此這般低姿態的。常委們甚至在揣測,難道那個傳聞屬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