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九十八章強勢拍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九十八章強勢拍板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九十八章強勢拍板

周富德說完后沖著門外喊道:「小周,進來,把馬書記扶出去,讓他去醫院仔細地檢查一下,不是腿骨傷著了沒有。如果傷著了還得掛瓶接骨,不能馬虎了。」

「我……我沒事……」馬雲錢剛喊出了這幾個字,不過,被周秘書強拉硬拽出去了。

因為周秘書知道自己的主子發怒了,所以,下手也是相當重的。老馬腿腳不方便,再加上是個半老頭子了,又整天沒日沒夜的辛勤耕耘在女人肚皮上,早把那身子給掏空了。現在嘛,估計就剩下一個骷髏骨架了。

所以,這廝撲騰了幾下,終究抵不過牛高馬大,陽剛十足的周秘書,給拉死狗一般拖去了。

不過,下樓后被縣裡那些幹部看見,還以為馬書記是不是被人狂k才這個慘樣子了。自然,馬雲錢又成了縣裡那些小幹部們茶餘飯後的笑料段子了。

「好了,閑話少說。這樣吧,天牆那路肯,就由咱們在坐的常委們全體負責。

每個常委都想辦法,群策群力,一個人頭去弄10萬。這個數目不多,相信在坐的既然能坐在這個位置上,弄10萬塊應該不難。我個人帶個頭,去弄30萬。

這麼一合計,估計也應該有200多萬了。加上庄書記給的30萬炸藥,咱們縣再去銀行貸幾十萬,湊夠300萬自力更生,拓寬整修天牆。」周富德的霸氣再現,一拳捶在桌子上。

那話一落地,其他幾個常委全苦瓜著臉了。雖說憑著他們的人脈能力,弄10萬應該也會弄得來。

不過,並不像周富德講的那般容易的。你周富德去地區耍賴敲桌子也能弄來30萬,並不是特別的難,其他人,就相當麻煩了。

當然,像孫明玉這個組織部長也不怎麼擔心,因為他有著地區孫部長撐著,憑著他家老頭子那地委組強部長頭銜,想送錢的還怕沒有?所以,孫明玉一臉輕鬆地看著人生百態戲。

韋不理這個黨群書記不動聲色,估計搞10萬對他也不是特別的難,這廝坐得住坐得穩實。

就宣傳部長杜小蘭那眉頭緊鎖,一隻手還摸在胸腹部下方,倒有點病美人架勢。

那是因為感覺這10萬,很重。宣傳部本來就是個空架子部門,管著文教衛生等機構也是一些窮得丁當響的部門。

去啥地方搞10萬,而且,杜小蘭當初上位那也是因為她沾了女人的光,那個時候地區黨委響應黨的號召要大力扶持女幹部。

實際上她背後並沒什麼比較殷實的靠山。而且杜小蘭又是一個較孤傲的女性,交際也不怎麼好,所以,這事當然就犯難了。

不過,這事是土霸王周書記一拳擂下來的,她總不能站出來反對。除非她不想干這個宣傳部長了。

方鴻國眨了眨眼,旋即也鎮定了下來。即便這10萬很燙手,但他也不會讓周富德這個對頭看了笑話的。俗話說打落了門牙往肚裡吞就是講的方鴻國此刻的架勢。

「哼老子也弄30萬給你瞧瞧,別以為你一個書記弄了30有多顯擺……」方鴻國暗中較上了勁頭。

因為周富德那眼神卻是不經意地掃了他一眼。兩個人是鬥上樂子了,什麼事都要斗一斗。此事,自然也不例外了。

「10萬,不多,我出20萬。」青山鎮書記鐵東同志熱烈響應著,說完后還故意瞅了葉凡一眼,很是明顯,老子一個鎮黨委書記都砸了20萬,你這堂堂的大縣長又砸多少?

青山鎮是唯一一個入了常的鎮黨委書記,那是因為青山鎮太扎眼了,即便是在整個德平地區都是榜上有名的。

自然是因為那銅礦了。而且,鐵東此人也是交際發達,四方活絡,人也相當的有能力。自然,有了錢就有了交際。

紀委書記方圓自然沒有異議,這事是幫葉凡的,他擠也得擠出錢來。

「呵呵,謝謝各位,特別是周書記,鐵書記的支持。既然鐵書記都答應出20萬了,我也得表個態,弄25萬吧」葉凡笑道,淡然面對著鐵東。

他這個25萬當然也有說法的,因為周富德是答應弄30萬,自己當然不能超過他,搶了領導風彩。人家周富德同志可是代表黨,咱再怎麼說也不能比黨的代表還高吧。

而自己是一縣之長,自然不能比鐵東一個鎮黨委書記差了,雖說他也是常委。所以就吐了個25萬出來,不高不低正好著。

「**老子剛才又不能說50萬,不然,噎死這小子。」鐵東在心裡暗罵了一聲,也曉得即便青山鎮再有錢,也不能奪了老周光環的。

「你們都是有錢人,咱一個武裝部長就不來湊熱鬧了,呵呵」齊歸雲掃了周富德一眼,淡淡說道。

說起來,一個縣,就這個武裝部長對周富德不怎麼感冒。人家掛著個地方軍事部門那身老虎皮,而且,齊歸雲是直接從地區軍分區調下來的,所以,周富德這個書記也管不了他。他自然也不怵周富德了。

再說,齊歸雲跟常務副縣長方鴻國相當的好,所以,這次站出來隱晦地發出了反對周富德提議的聲音,從另一個方面來說也是在隱晦的支持好友方鴻國了。

「呵呵老齊,軍分區可是富得流油啊你去哪裡搗鼓一圈回來,包準兼得個盆缽滿盈的。」周富德心裡一愣,立即打著哈哈笑道,這個齊歸雲,他還真有點頭痛的。

「呵呵,德平軍分區又不是我家開的,再說,咱們縣哪年不去搞點錢,人家早煩了。鳳司令說了,歸雲啊今年別再來了,惹得老子火起一腳把你給踢到天牆下喂狗喂貓去。」齊歸雲打著哈哈,一句話塞出來令得周富德是惱火不已,冷冷哼道:「難道你們部隊就不走天車山啦?」

「呵呵,我們很少走。一年時間,不會超過幾回,就徵兵的時候走走。

再說,地方政府支持國防建設那個是天經地義的事。沒有了咱們英勇的人民解放軍,何來國家的太平穩定?

再說,以前軍分區的同志為咱們麻川修路的次數還不夠多嗎?我就記得,去年軍分區就曾經派了十幾輛車子來幫我們修路運東西,而且還安排了輛挖掘機。

周書記,這些你可是看在眼中的。今年,還是不要再去麻煩他們了。

咱們德平又不止麻川一個窮縣,總得留口湯給其它兄弟縣吧」齊歸雲就是不開口,一番大道理下來就連周富德想用強勢壓制都找不到借口。

「呵呵,齊部長,話不能這麼說。黨說過,地方政府要支持軍隊搞建設沒錯,但也說過一句話,那個就叫軍民共建是不是?

這樣,才能體現軍民之間的魚水情嘛再說,解放戰爭那個時候,沒有了幾千萬的民眾在後面運糧運水支持著,那仗,還怎麼打。所以,軍隊離不開地方,地方,自然也離不開軍隊了。

軍民之間只有互相幫助,不分彼此,才能共同建設美好的國家。」葉凡一看,照這個架勢下去好像有點不妙。

齊歸雲只是開個頭炮,要是此人鼓動得在坐的常委們全造反了那自己的修路大計不就得泡燙了?所以,自然也是站了出來,支持周富德了。

當然,聽了葉凡的一番論述,周富德心裡相當的滿意,向葉凡投去了一道嘉許的眼神,表示感謝。

葉凡自然也是微點頭,兩人心照不宣了,麻川的一號二號倒是結成了暫時的反齊聯盟。

「我看也不能強人所難。剛才齊部長也講過了,地區軍分區每年對咱們麻川的支助都相當多了。今年鳳司令都那樣子說了,如果再去麻煩人家就怕惹人厭。這人哪,來日方長,今年不行明年再去,隔過一年鳳司令也不會那樣子說了。再說,人家鳳司令可是地委常委,真惹得這尊大神火起的話,那雷霆之怒可不是咱們麻川一個旮旯小縣能經受得起的。」方鴻國居然也加入了為齊歸雲講話的戰團中。

這下子正好形成二對二的格局,在坐的常委們其實都不滿意周富德硬壓下來的分配任務。

不過也不好意思開口,全都在一旁看著熱鬧,希望齊方集團能夠攪局,乾脆把那個10萬塊的任務給攪黃了最好。

當然,大家抱的希望都不是特別的大,一號二號的組合太強大了,根本就不是齊歸雲這個武裝部長加方鴻國這個常務副縣長所能抵擋的。

「哼在坐哪個常委不為難?10萬塊那麼好弄嗎?當然不好弄。

可大家要想想,我們是什麼人,咱們是這麻川縣的核心領導班子中一員。

咱們自己都推三阻四,還講求什麼麻川的大發展?同志們,不要有畏難心理,黨從來都教育我們在迎難而上,而不是一見困難首先就想到躲避或後退。

戰場上可是有規矩,這個相信老齊最清楚了,當逃兵是要被槍斃的」周富德那話還相當的煽情,後面連槍斃都給他整了出來。

「黨雖然教育我們要迎難而上,但也說了要量力而行,不能盲目上馬。那樣子做反而適得其反,咱們全部常委都去要錢,那不成一群叫花子了。」齊歸雲那比喻一出,差點引起鬨笑,自然,大家沒笑,只是憋得難受。

「老齊啊聽你這麼一說,咱們縣府都快成叫花子窩了。」方鴻國緊接著還湊上了一句,周富德一聽,就要發作,立即哼道:「不要多說了,就這麼定了。」

「好吧,我量力而行。能弄到多少這個沒有定數,到時也別怪我。」齊歸雲冷冷拋下了一句話,那臉也板了起來。估計被周富德的霸道給氣得不輕。

「呵呵,我相信齊部長的能力。如果軍分區不支持錢的話能支持一些拓寬公路的工具,比如鏟車、挖掘機、甚至卡車幫我們運人到工地都行,那個也算是支持是不是?」葉凡打著圓場,當然也不想第一次參加常委會就讓齊歸雲忌恨上。

雖說武裝部長沒多大權力,但他手中還是有一票的,真跟你較勁的話那麻煩也不

「開路工具,到時再說吧。」齊歸雲掃了葉凡一眼,淡淡的點了點頭,也不知心裡想些什麼。估摸著已經對葉凡產生了小小的一點芥蒂。

「修路的事希望各位能抓緊點,日本商人下周就要到,我的打算是爭取在本周內能動工開始。

實在不行也得先稍微修整一下,爭取在下周內動工,本周內先把具體方案搞出來。

時間不等人,一定要搶在年前幹完,不然,這年一過,大家氣都泄了。

當然,即便是湊了300萬,對天車山脈那長達160多公里的盤山公路來說也是杯水車薪。

估計砸進去連個泡都不會冒的,所以,我還有個打算,就是發動全縣老百姓共同修路,咱們政府提供伙食、工具,他們出工出力。

各位常委分頭包段包片負責,每個鄉按人頭比例由鄉長書長帶頭組成包段修路組,出一定的人工。

最近我轉悠了幾個鄉,對於修路群眾們的積極性也相當的高,願意出些白勞力。

如果此方法真能行的話,那咱們那300萬拿來就能多干許多事的。可以多賣些炸藥、碎些石子等。」葉凡又拋出一個建議來。

「葉縣長,這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是個相當浩蕩複雜的工作的。比如人工的安排、調配、後勤保障、車輛的運輸,最重要的就是安全了,要知道這些老百姓雖說積極性高,但他們都沒幹過那些活計,光有一些蠻力也沒用,有的東西得講科學性的,比如挖洞填葯,要是炸藥炸傷了人,車子翻了出了事故怎麼辦?這個可是要丟帽子的?」韋不理皺緊了眉頭,明顯的不支持此方案了。

其實此人是嫌麻煩,要自己這個黨群書記跟工人們一起帶頭包段什麼的,那多累多苦,而且是吃力不討好。

真的作出了成績,估計大的功勞都給葉凡這個縣長和周富德這個書記拿去了。估計大頭還在葉凡身上,自己這個管黨務工作的書記能撈到啥好處?

「是啊,這事太麻煩了。動用的人工太多,就容易出問題。安全責任重如泰山,不要說死個把人,就是傷了殘了幾個,咱們縣委縣政府也賠不起。到時上級領導追糾起責任來誰能負得起?畢竟咱們的修路隊不是專業的?」鐵東緊接著支持韋不理了。

「這個倒是個問題?安全安全……」就連周富德這個一號都有些猶豫了起來。

安全這頂帽子一旦扣下來那是要掉官帽子的,自己這頂帽子拿這破路上去試,顯然不划算。幸好馬雲錢那騷包不在,不然早嚷叫起來了。

「其實,也並不是完全不可能,咱們可以請幾個有經驗的施工人員來指導或監督,由縣公路局的同志帶頭,分片負責,也能起到一定的指導監督作用。」孫明玉倒是有點支持葉凡。

「孫部長,這個能百分之百保證安全嗎?」韋不理冷聲哼道。孫明玉自然不接話了,那個百分之百保證,誰敢誇那海口。

「都怕這怕哪的還幹什麼事?乾脆就讓咱們麻川永遠窮下去就是了,那樣子絕對安全。不干事當然安全了,哼」這時,方圓這個紀委書記一看好像不妙,葉凡提的東東快被大家否決完了,所以,也是直捅捅地捅了一句出來。

「方圓同志講得有理,咱們不能怕事,怕事那就什麼都不要幹了。常言說,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下落。

坐家裡都有可能被天上的什麼砸下來砸傷,何況修路,咱們不可能百分之百保證。

但不能因為這個就不去做。咱們要狠抓安全監督,責任落實到划片的領導頭上,層層推進。

比如以一個自然村為最基本的小組,由小組長負責。支書又負責幾個自然村,鄉長負責幾個大村等。

層層把關,層層監督,相信一定會大大降低不安全因素。為了咱們的麻川,我覺得可以搏一搏」葉凡豪氣滿懷,說道。

「搏一搏,那就成立一個指揮部,請葉縣長擔任此次修整拓寬天車山脈公路的總指揮,我們協助葉縣長修路,不知葉縣長是否敢簽下負總責的責任狀?」韋不理挑了葉凡一眼,略顯譏諷,問道。

周富德當然不作聲了,這個總指揮名頭好聽,責任更大。出了事故還了得,到時大家把那責任書一擺出來,大家都有得推,這個總指揮特定丟帽子。其他人,最多落個警告記過處分什麼的就差不多了。

「周書記,您看呢?」葉凡轉頭問道。

「呵呵,我老了,這總指揮還是你們年青人來做較好。葉縣長既然是修路的發起者,這總指揮當然非你莫屬了。這樣吧,我負責後勤工作就是了。至於包片划段的事就落實到各個委員頭上吧」周富德干聲笑著,老著臉皮,首先就搶去了最不容易出事故,而油水又最多的工作。

其他常委們雖然暗罵不已,但也不好意思跟周富德這個一號人物搶這份輕鬆工作。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