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章秘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章秘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章秘謀

「說咱們是一個棄子,應該不可能。庄書記的決心很大,不大的話絕不可能把我從千里遠的魚陽拉過來。

既然地區不想那麼做,這事就奇怪了,為什麼交通局要卡我們脖子。說是交通局的同志們在故意為之,刁難咱們麻川縣,那又是為什麼?

我自問到麻川上任也不久,跟地區交通局的同志還沒打過交道。往年按慣例每年都會給麻川接近百萬的巨額修路資金。

今年太詭異了,一分錢都沒有。事太反常必有妖孽作怪,只是這妖孽是誰就很難查清楚了。

這事我會查查,賀書記在地區,我求他幫個忙注意著點就是了。」葉凡一臉的凝重。

「噢說到這裡我還得請葉縣幫個忙了。」方圓顯得有些不好意思。

「說吧,幫啥忙?」葉凡瞅了他一眼,笑道。

「還不是那1o萬塊給鬧的,咱們麻川情況你也曉得,紀委簡直就是個空殼子,倒不是說人員空殼,人不少,也有幾十號人。

就是那錢袋子,全空空的。昨天我剛問過管錢的出納,她說現在就剩下幾千塊錢,這幾千塊錢能辦啥事?

眼看年底又到了,不弄點錢對付著日子就難過了。而且我剛來,總得讓手下在過年分點湯回去,不然人家怎麼看我。干起工作來估計也沒啥漏點,不利於縣紀委工作的開展。

而且,我以前都是在香港分站駐點,乾的都是一些秘密事,那個時候倒沒有為錢過愁。

現在不一樣了,一到政府里,兩眼一抹黑,地區我是一個熟人都沒有,去啥地方弄。」方圓居然了叫起苦來,這個身手不借的原a組成員現在也為錢愁了。

其實憑著他的身手,不呆政府去給私人干保鏢的話年薪絕對不會低於2o萬的。

「你的意思是給地區的賀海緯書記說一聲,看看能不能通過他認識上地區紀委。

「除了這法子,縣裡又沒錢拔下來,那1o萬塊的任務真完成不了。如果葉縣能多弄點更好了,給手下點補貼回家過年,也讓人家念我一個好,呵呵……」方圓苦瓜著臉笑了。

「嗯賀書記人很好,很夠哥們義氣。不過,方圓,要想通過他認識上地區紀委書記濟明遠,絕對沒戲。

賀書記到地區也不長時間,估計跟濟書記關係也不是咋的。這個社會,沒關係沒利益糾葛人家鳥你幹啥?

除非你有著特深層的背景,不然,沒戲唱」葉凡皺起了眉頭,如果方圓自己私人缺錢,自己倒可以給他十來萬的,這個政府的事就不好辦了。

「唉……除了地區,省里更不可能搞到錢了。何況縣紀委又不是企業,還搞創收什麼的,那就是亂罰款了。」方圓一時倒真給難住了。這個漢子,那眉頭也皺成了一條縫。

「省里,你可以去試試。」葉凡突然笑道。

「怎麼試,我一個人都不認識?」方圓一臉疑惑問道,感覺葉凡的態度好像有些曖昧。

「鐵副嗎?」葉凡突然拋出一大人物來,方圓身子一震,答道:「人家是大人物,是咱們省紀委的第二號人物,我當然知道他了。不過,沒單獨見過面,開會時在主席台見過。」

心裡卻是暗暗尋思道,不會是葉縣長跟鐵托有著很親密的關係吧?不然,他怎麼會突然提起他來?

「呵呵,沒認識並不等於不能認識,你自己去努力一下不就認識了。由頭嘛,咱們縣江縣長不是死了?」葉凡拋出了鐵托當時拜託他的事。

相信只要方圓肯提這事兒,說是現了一點什麼可疑情況要彙報的話也許人家鐵托那嘴一張,1o萬那個東東對於執掌省紀委的真正掌門人,真是個小問題。

「我明白了。」方圓瞅了葉凡一眼,也不多說了。那臉一下子就舒展開去了。

「不過,這事你也得秘密暗中調查,目前來說,縣紀委的人最好不要動。」葉凡慎重交待道。

「我曉得,那是一個大馬蜂窩子。不如請求賀書記從地區安排幾個人下來充實縣裡的紀委幹部隊伍,我相信,麻川的某些同志即便是再厲害,那手也不可能一下子就伸到了地區。」方圓提了個建議。

「這事兒你自己拿主意,不過,人不能安排得太多,會引起人懷疑。派上一個二個下來,以掛職等名義也行。不過,我就擔心賀書記到地區也不久,是否有信得過的人難說。這事兒你自己先去試試,我明天跟賀,瞅了方圓一眼,笑道:「那蛇肉怎麼樣?」

「效果相當的好,那玩意兒一下肚皮,不久,腹中就熱了起來。在那東西的支撐下倒能堅持分把鍾了,一個大進步。謝謝你了葉縣。」方圓很是感激。

「呵呵,慢慢來,以後會越來越久的。」葉凡拍了拍方圓肩膀,「我走了,不打擾你跟雪蓮了。」

「葉縣,雪蓮的弟弟軍子就在青山鎮,也許知道一些銅礦的事,我慢慢套出來再告訴你。」方圓突然沖著葉凡背影說道。

「好不過,慢慢磨,在沒有絕對信任的情況下別被察覺到。現在是非常時期,我有種預感,青山鎮那潭水很深,很深,一旦被他們現咱們在查什麼,那反撲之力絕對是致命的。看來我們得抓緊去泰國一趟了,先把你的功力恢復過來才是要的事。有了好身手才能保護自己。」葉凡在門框上重重地擂了一拳。

「我聽葉縣安排。」方圓心裡一陣子激動,去泰國,那是他的夢想。

同一時間。

一個穿著樸實,面相端莊的青年人正陪著農媛媛,有些拘謹地坐在縣政協主席蘭賓家裡。

在他們腳下,還擺放著兩瓶劍南春。這可是農媛媛的表哥車紅軍花了整整一個月工資賣來的。

因為葉凡交待給農媛媛一個任務,那就是把周富德退下的那輛普通桑塔納的車鑰匙送到縣政協主席蘭賓處。如果任務完成得圓滿,那葉凡就會考慮讓車紅軍當自己秘書。

為了爭取到縣長秘書這個令人眼紅的位置,車紅軍自然也是豁出去了。

以前,為了跟地委行署副專員唐千石的兒子唐華爭一個女的江素潔,使得車紅軍這個在縣委辦秘書組混到快3o的人到現在還是個科員,再不爭取一下估計這輩子就完了。

「蘭主席,這是葉縣長慎重交待給我的,請您收下。葉縣長也說了,說是咱們縣今年沒錢,請蘭主席體諒一下,這車子雖說舊了一點,但也還能用上幾年。蘭主席先用著,以後有錢了就給更換一輛新車。」農媛媛正經的坐在那木沙上,身子挺得筆直,人顯得相當的恭敬。

那臀部其實還沒全好,忍著痛楚說道。因為晚上的事關係著表哥的前程,她不得不慎重了起來。

「是嗎?縣裡沒錢,那為什麼顧雲峰那老小子能分到新車,咱就得用破車。是不是葉縣長看不起我這個半老頭子,認為政協只是個閑人部門,不如人大?」蘭賓瞅了農媛媛一眼,一點面子不給,淡漠的說道。

因為蘭賓跟顧雲峰兩人也是老對頭,在政府里鬥了一輩子了,一對老冤家。現在一個在人大,一個在政協,那天顧雲峰先到,葉凡權衡輕重,因為自己這個縣長還是代著的。

還得去人家處走走過程,所以,就給了顧雲峰一輛新車,而稍晚了一步的蘭賓只得給了周富德退下來的那輛舊普桑了。這事引得蘭賓是大雷霆,當場就跟葉凡翻臉了。

「蘭主席,這個縣裡的確沒新車了。那天顧主任剛好早了一步。」車紅軍忍不住在一旁說道。

「哼沒新車了,那輛商務麵包不是給公安局開去了嗎?」蘭賓臭著個臉,哼了一聲,轉頭說道:「你們也不用說了,要送鑰匙,行,叫葉縣長自己送來。」

「蘭主席,葉縣長事忙,晚上縣政府辦的同志全在加班。」農媛媛感到委屈,那眼圈都有些紅了,說道:「這是葉縣長交待給我的任務,如果完成不了我會挨批評的。蘭主席,就請您大人有大量,收下這鑰匙吧」

「那你是說我不收下這鑰匙就是小人了,哼回去告訴葉縣長,他自己不來,休想我收。這小人,我蘭賓還真當定了。」蘭賓那臉陰沉了下來,講話那是相當的翹皮。

「走表妹」車紅軍看不下去了,冷聲哼著就站了起來。

「表哥,再……」農媛媛有些可憐地求著表哥再坐坐。

「不用說了,你們走吧,這鑰匙,我是不會收的。傳個話給葉縣長,我蘭賓眼睛睜得很大,人大能講話,我們政協照樣子也能講話。」蘭賓那手一揮,像個將軍,一幅趕人走的架勢。

同一時間,麻川縣一個小菜館里。

一張粗疙瘩桌子上正坐著三個人,周富德,縣財政局局長馬林,還有腿腳不便的馬雲錢同志。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