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零一章官場走勢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零一章官場走勢圖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零一章官場走勢圖

「老周,你也太寵著那小子了。他大把撒錢你不說,連私自撤了潘麻子黨委書記職務的事你也不問問,長此下去以後是個常委都這樣子干,那以後你這書記還做個屁?」馬雲錢仗著跟周富德的關係,一向說話隨意慣了,有些憤憤不平說道。

「哪個敢」周富德那眼中突然冒出兩條寒光,一閃即逝,就連一旁的財政局長馬林心裡都顫慄了一下。心道:「,好可怕的眼神,不虧是從馬鬍子家出來的管家的後代,全身都充滿了匪氣。這目光,絕對能殺人」

「乾脆叫馬林先不要付錢,截留一段時間。那可是一百多萬。估計縣財政賬面上就這點貨了,都給那小子補貼給種桃戶了,那這年怎麼過?而且,老周,你還要我們都去弄1o萬,去啥地方弄,政法委窮得丁當響的。」馬雲錢聲音大了不少,這傢伙心裡有氣,憋不住了。

「嗯剛剛到縣財政局賬面上的,就1oo來萬。周書記,這點錢可得留著過年救救急,不然,縣裡那些行局頭頭,鄉鎮一二把手,還有縣裡領導還不把我給生吞海剝了。」馬林局長也是一臉為難樣子,他是周富德一手給扶持上去的,也算是周富德的鐵竿之一。今晚特地來請示如何應對葉凡這個縣長提款子的。

「唉……這窮家就是難當,不過,既然我話說出去了,當然也得兌現。只是,就那一百多萬了,你考慮著給就是了,留點肯定得留點了,不然,這麻川縣城還不吵翻天了。」周富德皺了下眉頭。

斜瞥了馬林一眼,旋即問道:「金桃鄉開始桃樹補貼沒有?」

「聽說蔡鄉長最近很積極,把以前潘麻子從地區搞來的還剩下的十來萬塊全給提了出去。最近還在挨家挨戶的核對桃樹顆數,那十幾萬,估計也快見底了,暫時還沒到縣財政局來催款子。」馬林說道。

「很積極還不是盯著潘麻子那個位置。老周,絕對不能讓他上去,那小子剛到咱們麻川,這屁股還沒坐熱居然想插手人事,而且,那心也太大了,一個鄉黨委書記位置,他也敢想,什麼玩意兒?」馬雲錢罵道,相當的激動。

「嗦什麼?這事我自有辦法。沒有老子點頭,那蔡則民跳死過去充其量一個臨時頭的代書記,想拿掉『代』字,哼」周富德嘴裡哼著,霸氣又顯。

「這事也怪了,就憑著蔡則民那十幾萬,應該早就見底了,怎麼到今天了葉縣長還沒開條子來提款子?」馬林同志倒有些疑惑不解起來。

「拖」周富德從嘴裡出了一個字。

「拖好啊真用的是拖字訣。難怪叫核查桃樹的工作人員慢慢數著,一拖就到明年了。明年的事明年再說了,再說,估計葉縣長也估計到了沒錢,看來葉縣長還真有點小手段。」馬鐵林故意說道。

「手段個屁」馬雲錢嘴裡罵了一句,這廝心道:「咱只要在金桃鄉傳上幾句,把這拖字噴出,保准那火立即燒到葉凡小兒屁股上,不錯,就這麼辦了。,敢惹你家馬大爺,就得付出代價讓這小子那年都沒法子過了才行。」

「好了,干一杯」周富德舉起酒杯,三人當碰了一杯。

「老周,還有一件事得跟你說說。最近公安局的吳彤這小子好像跟那小子走得較近,連我的話都不聽了。」馬雲錢憤憤然了,嘴裡的那小子當然指的是葉凡了。

「你是說叫他放了潘麻子的事?」周富德瞄了馬雲錢一眼,淡淡說道。

「嗯,老潘這個人其實不錯,以前,每年都能從地區撈個二三十萬回來。咱們這些人都能跟著沾沾光。縣裡也沒少拿人家好處,光是那普桑不是就買了二輛。」馬雲錢隱晦地掃了周富德一眼。

這廝自己去找公安局的吳彤,要求放人,最後被吳彤給頂了回去,覺得很沒面子。

如果不能完成查副專員的委託那自己以後那奔頭就小了不少。自然,那主意就打到周富德這個一把手頭上了。

只要他肯出面哼上一句,估計吳彤即便長了四個腦袋也不敢冒頭跟周富德這個一號頂的。

「哼沒用的東西,自己作為縣政法委書記了,對一個正科級的公安局長都沒輒,還想叫老子為你出頭……」周富德心裡鄙視著馬雲錢,嘴裡說道:「那個正常,潘麻子同志是為縣裡作出了一定的貢獻,但那個並不代表他就能做違法犯罪的事,何況,這事兒針對的是葉縣長。」

周富德的話令得馬雲錢那嘴張得老大,想不到周富德會如此說話。根本一點責備吳彤的意思都沒有,反而好像在說葉凡做得對似的。

「馬哥,這事兒潘麻子的確做得有些過頭了。人家葉凡好歹也是個縣長,不管怎麼說也該是他領導是不是?如果下邊鄉鎮都像他那個樣子不聽話,還動手打人,那縣裡領導能做得下去嗎?」馬鐵林見周富德好像沒有責備葉凡的意思,立即也跟著湊和了兩句,當然態度是跟著周富德了。

「馬哥,聽說潘麻子還要判刑?」

「屁點大的事判啥刑,還不是吳彤那小子在瞎嚷嚷估計這事兒有人在背後故意授意的,無非是要挾著給自己立威罷了。不然,就憑吳彤小兒,他敢如此這般叫嗎?」馬雲錢不屑樣子,說道,茅頭自然又指向了葉凡了。

「呵呵,不過周書記,畢竟查副專員的面子也得給。不然,以後咱們去地區低頭不見抬頭見,以前我去地區財政局撈錢時他也替我們講過幾回話。不要講別的,就是他分管的交通來說,對咱們麻川也是照顧不少的。這事兒你看看能不能給葉縣長打聲招呼,通融一下。」馬林咂了咂嘴,勸說道。

就其原因,那是因為查副專員通過地區財政局局長跟馬林這個下屬打了招呼,因為查副專員知道馬林是周富德的鐵竿親信。

採取的自然是旁敲側擊,先把周富德的鐵竿親信全說動了,用他們去說動周富德,然後,再合圍。

最後,估計周富德也頂不住了。如果不答應,那不得把手下全得罪光了,作為一個領導,成了光桿司令那是相當危險的,還有屁的威力。

「哼……」周富德的回答是一聲冷哼,不再言語,令得馬雲錢和馬林都感覺莫名其妙的,不知道這廝內心到底啥想法。這哼聲是表示憤怒還是同意,抑或是有其它什麼想法,這個就難猜了。

周富德當然心裡有氣了,因為那前幾天去查副專員處撈錢,結果撈了個空,覺得大丟面子,自然有氣了。

當然,這事兒周富德也不可能撒手不管,他採取的是觀望態度,先冷處理一下再說。

自然,也得讓查副專員這廝心裡難受一下。不然,自己這個縣委一把手又不是他跟班?

如果查副專員是地委常委那又另當別論了。對於一個不是常委的副專員,周富德這個麻川的一號人物未必怵他。只是在他分管的項目上有點糾葛罷了。

「老方,你還不消停啊?」常務副縣長方鴻國坐在書桌前,桌上平鋪著一張很大的畫紙,快趕上桌面大了。

上面標上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人頭、箭頭、圓圈、山山水水等,不過跟簡筆畫相比,顯得更複雜了一些。甚至可以說是亂七八糟的鬼畫符。

不曉得的人肯定會認為老方同志太沒事幹了,閑瑕之餘在練國畫素描,或者說是隨手亂塗邪什麼的。

這個,只有方鴻國的老婆江月玲最清楚老方同志在幹啥了。因為那些人臉上全標註著名字。

那個一臉邋遢的同志豁然就是縣委書記周富德。而臉上略顯稚嫩的自然就是縣長葉凡同志了。

就連老方自個兒都給他自己畫上去了,自然,老方把自己整得是英俊洒脫,一個白面儒士裝扮了,手中還捏了把逍遙扇子。跟周富德同志的邋遢形象形成了鮮明對明。

其實這圖上的人全是這幅德興,只要跟方鴻國不對付的人,全是醜化方面畫的。像齊歸雲跟方鴻國相當的鐵,那是畫得高大威猛,咋一看上去還真有點將軍相,早就過其人一個縣武裝部長的形象了。

周圍和下方還有韋不理、馬雲錢……就連鄉鎮一級的潘麻子等人都被老方同志用了黃豆大的圓臉代替了。

像馬雲錢這廝就被方國鴻用一條鐵鏈般的繩子跟周富德串在了一起,而韋不理呢?自然跟青山鎮的書記鐵東搭夥了。

而且韋不理此人身上還隱隱的分出了一條虛線偏向了周富德。老方看了看,覺得好像還不滿意。

又伸手用橡皮擦嚓嚓幾下又把那條虛線給擦掉了。想了想,覺得還是畫上的,結果又給畫上了,只是不怎麼明顯。

而且,有的同志之間串在一起用的居然是波浪線。自然,像葉凡和方圓這兩個人就沒啥線冒出來。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