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零二章情場失意官場得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零二章情場失意官場得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零二章情場失意官場得意

就像一光頭鴨蛋暫時還孤零零的蹲在圖上,而且,人物形象方面也較寫實,自然還沒被老方同志給醜化或美化了。

奇怪的就是縣委辦主任柳眉芳的身上好像散出了許多虛線,猶如一隻帶毛的美人猴。在老方的心裡,自然是把柳眉芳畫得無限的騷情,特別是本來就簡化的胸脯,卻是被老方同志用了一個圓鼓鼓的饅頭代替。

而杜小蘭這個宣傳部長,卻是一臉的淑女相站那兒,倒是孤零零像只木乃伊,無人問津,而且是連一條虛線都沒散出去。

其實,這個就是老方同志揣摩出的麻川縣幹部關係走勢圖。縣裡每每有啥人事變動,老方的關係走勢圖晚上立即就得變了,絕不會比股票那走勢圖慢了多少的。

就拿葉凡和方圓來說吧,因為是剛來,老方還沒揣摩出這兩個人底細來,所以兩人暫時只能是孤零零的光桿司令。

不過,孫明玉這個部長身上居然一條線都沒出去,只是隱隱的被老方畫了許多條水痕樣的虛線,好像一條長毛的人形烏賊,這要是被孫明玉看見不是知會氣成啥樣了。

而且,虛線代表倆人關係較虛不實,實線代表兩人有一定進展了,有可能展下去。波浪線就代表倆人關係進入時期,無波不起浪嘛而周富德跟馬雲錢倆人身上連著的卻是鐵鏈,鐵鏈又代表什麼呢?

那自然是指兩人關係很『鐵』,就像用鐵鏈串在了一起,想斬斷都相當的難了。

而縣委辦主任柳眉芳身上溢出的虛線也較多,她跟周富德的串連用的是一條繞著彎彎的實線,這種特殊符號僅有老方會明白了。

意思是這兩人,關係表面很實,其實裡面還有許多的彎彎道道,說不清道不明的。

宣傳部長杜小蘭身上奇怪的是一條線都沒冒出,就一個美麗人頭蹲在畫紙上。說明老方對杜小蘭的印象還是不錯的,所以那人頭都畫得相當的美。不過,從其上也可以看出,杜小蘭估計是常委會裡最沒地位的人,多是不開川口悶聲投票或舉手就是了。

像周富德這傢伙老方不喜歡,所以特別地畫得邋遢一些,這個也能從中看出方鴻國的喜歡,以及對此人的態度。

像葉凡同志的臉子,方鴻國是不偏不移,不美化也不醜化。自然是說我老方對你還沒感覺,你還處於觀察期。

不過,老方自己身上倒是冒出了一條像蚯蚓樣的虛線來,朝著的葉凡方向,估計老方也有跟葉凡搞好關係的打算。只不過現在這關係還沒開始處理,所以,那條就虛線只是懸停在空中,像導彈要射的樣子。

韋不理就被老方畫成了一娘娘腔樣的陰陽人樣子,馬雲錢就是一蠢蛋相我加色狼相,那臉都扭曲變形了,代表著老方極端的厭惡此人。

鐵東的形象是一英武帥氣男子,不過,那嘴張得老大,一幅粗野莽夫形象,老方的意思是什麼,你小子吼啥,別被別人利用了還在哪裡白吼個。

像金桃鄉的書記潘麻子,他身上還有一條鐵鏈直接就往圖外串去,自然就暗示著他地區或省里有人,而且那關係很鐵,上方的人很可靠等等。

而韋不理也有幾條線往外面走去,那線很淡很虛,飄飄渺渺的令人看不清楚,這個代表就是老方同志也還沒捋清其中關係,如霧裡看花一般什麼的,不知道韋不理在地區的靠山到底是誰……

這些複雜的走勢圖儘管複雜得即便你把圖給拿去也看不懂,還會以為是老方同志無聊時的胡亂塗鴉。

但是,只有江月玲這個做妻子的最曉得,這個就是方國鴻苦心經營了好多年的關係圖以及全縣有份量的幹部關係走勢圖。

自然,在老方的不斷揣摩下,這走勢圖有向地區展趨勢,現在這圖上已經有好幾個虛像出現了。

比如地區的查副專員,王專員,庄書記這些重量級人物。像老方自已身上就散出了幾道虛線朝著庄世誠。

不過,那虛線也僅僅的,像蛇樣在空中亂撲騰著。代表著老方心情很亂,想巴結上庄世誠這個地委一號人物,但又是沒有法子接近,所以那關係線在空中亂撲騰著。

看著老方跟周富德鬥了快半輩子了,江月玲心裡是既好氣又好笑,更多的是心疼。

因為此事的根由全在她身上,誰叫她當初跟周富德也是朋友,跟方鴻國也是朋友,當初還沒正式戀愛前這個誰能預計到現在這種糟糕狀況。

江月玲最終選擇了方鴻國,周富德自然念念不忘這事了,憤官場,終於在同一的基礎上爬到了老方的頭上。

這些年來,周富德的官氣鴻運踩得方鴻國同志差點喘不過氣來。每當受了周富德的氣,老方都會回來狠狠地用筆戳幾下周富德的臉子,然後,晚上在床上狠狠地抱著江月玲泄蹂躪一番子。

當然,方鴻國是非常愛江月玲的,那個只是夫妻間的漏點泄。也就是說每當老方受了老周的氣,那個晚上,老方同志在江月玲身上的持久性特別的長,精力特別的旺盛,不殺得江月玲丟盔棄甲那是決不鳴金收兵的。

時間一長,江月玲好像也隱隱的有所感覺到了一些什麼。就拿剛才來說吧,都半老頭子了,可老方一回來,剛吃完飯就硬把把老婆江月玲給從廚房洗碗中整到了床上,來了一場漏點艷血大拚殺。

江月玲知道,老方今天肯定又是受了老周的氣。自然,也是特別溫柔配合著供方鴻國泄取樂了,以緩解一下方鴻國那鬱悶的心情,不然那個啥的長期沒爆,淤積在一起會炸死人的。

「唉……老方,這破圖你都搗鼓十來年了,還搗鼓什麼?咱們都四十好幾的人了,什麼都看淡些,權力,帽子,錢財,那些都是一場夢。咱們現在過得不是也蠻好嗎?你還有什麼不知足的?」江月玲勸慰道,對於丈夫方鴻國跟周富德的恩恩怨怨她也沒辦法扯開,只能是勸慰為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