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零四章如魚刺梗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零四章如魚刺梗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零四章如魚刺梗喉

第八百零四章如魚刺梗喉

這貨既然如此不識相,那是得給他點教訓。不過,葉老弟,你現在處於非常時期,也不宜結太多的仇家,適可而止就是了。等人代會開了后縣長位置坐穩定了再下手不遲。俗言說,君子報仇,十年未完,何況才幾個月時間就能收拾那傢伙。」賀海緯倒是為葉凡考慮著。

「呵呵,他找你正常,你是分管政法的,管著公安口子。」葉凡打著哈哈。

「兄弟,跟你說實話,我是無所謂,反正查副專員跟我也沒多大的交情。

老子好歹也是一常委,他那老小子想在我面前顯擺,那個還太嫩著點了。

不就一個副專員,只是分管的部門好一些罷了。聽說這老小子跟王專員關係較好。

而且,我覺得有些奇怪,這幾天看見兩次了,這老小子跟紅沙洲縣的縣長郭新平好像很玩得來。

就前天,他跟郭新平就在德虹大廈喝得是酩酊大醉,我剛好也在那裡吃飯。

本來這事也不算什麼,不過,聽說你老弟的麻川縣不正跟紅沙洲縣爭經濟展嗎?

就怕這老小子從中搗鬼什麼的。」賀海緯略顯擔心,現在在德平,賀海緯覺得只有個葉凡才是最能信得過的兄弟。

其他人,他還沒看透,一時不好說。就是關於站隊的問題,抑或者說跟誰說結盟,到底是傾向庄世誠這個書記代表的外來派,還是王朝中專員的本地集團,抑或還有第三方的其它什麼集團,這個他也還沒考慮好。

所以,地區的常委會倒也召開過二三次,賀海緯投的都是棄權票,權當冷眼旁觀了。

「郭新平,紅沙洲縣縣長,他跟查計剛混得熟,也許他們本來就熟,作為下屬,想從查副專員處撈點什麼好處請他吃飯也正常。前幾天咱們縣的周書記就去找過查計鋼,不過聽說這次地區的交通拔款全向羅水公路傾斜了,所以,麻川是一分錢都沒撈到,倒霉在這節骨眼上沒錢還怎麼辦?」葉凡腦了一動,笑道,一臉的苦澀。

「郭縣長要撈點錢那個當然正常,不過老弟,就怕這事不會那麼簡單,你好好想想,有沒其它什麼事摻雜在裡面?」賀海緯畢竟經驗比葉凡老道,好像想到了一些其它什麼問題。

「摻雜其它,我們麻川跟紅沙洲競爭,郭新平找查副專員吃飯,而且才隔幾天就被賀哥你碰見了兩次。這裡面難道真有些什麼說清楚的東東。」葉凡嘴裡念叨道。

「我也這麼想,你想想老弟。作為郭新平,肯定不願意看到你們麻川過他們紅沙洲的。」賀海緯隨口彈出了一句話,令得葉凡差點叫了起來。

這廝說道:「對了周富德去地區一分錢都要不來,如果郭新平的紅沙洲縣能要來錢那就有問題了。聽說以往麻川縣是地區重點照顧對象,每年的修路拔款都有幾十萬,今年一分錢都沒有,是有些反常了,難道有人做了手腳?」

「對了,此人不會是郭新平吧?他不願看到你們麻川過他們,所以,從各方面打了阻擊戰,交通修路就是一大屏障。」賀海緯說道。

「哼如果那老小子真敢如此從中作梗的話,那咱也不是孬種子。賀哥,這事拜託你先查查,我想,沒有不透風的牆。只要地區交通局敢給紅沙洲錢,而咱們麻川卻是一分都沒有,那這裡面肯定就有問題了。」葉凡頓時寒森森的。

「我曉得,會注意的。不過,就怕潘麻子的事地區公安局的那個林天會從中作梗,你得小心點。我這邊可以打著馬虎眼,林天此人不好對付,就怕你們縣局那個吳彤會杠不住的。」賀海緯說出了心中憂慮。

「林天,此人好像是有些難纏。」葉凡嘀咕了一句,突然說道:「賀哥,我看你這空頭政法委書記掛著也難受,要不也得趁機下手了。」

「下手,對誰?」賀海緯有些明知故問了。

「咱們兄弟,還用得著打馬虎眼嗎?自然是林天了,賀哥有沒辦法弄走那小子,自己兼著公安局長多好。」葉凡干聲笑道。

「弄走他,相當的難,目前還沒弄走他的理由。而且,即便是能弄走他,上頭也未必會讓我兼任公安局長。

聽說林天跟王專員的關係相當的溜,王專員這一集團的勢力相當的強悍,庄書記跟他鬥了幾回,好像都沒討到什麼好。

也不能說是庄書記沒能耐,主要是以前的歷史原因造成的。前任書記快到退休點上,所以不想管事了。

任由王朝中這個專員把持著胡來,有點像是古代的挾天子以令諸侯架勢,也許兩人有什麼妥協或者其它什麼的。

所以,才養虎為患,造成庄書記如今如此的被動,估計暫時想扭轉局面有點難度。我暫時只能是觀望,時機還不成熟。悶得慌」賀海緯忍不住罵了句粗話。

「事在人為」葉凡噴出了四個字,賀海緯也念叨了幾次,突然笑道:「老弟講得好,事在人為,哈哈哈……掛了,以後有空再聊。」

「林天……」放下電話后,賀海緯在嘴裡念叨著這個名字。其實賀海緯沒講實話,他早就在暗中陰藏著觀察著林天,自然是伺機下手了。

不過,林天此人也是當的神秘,此人省里來頭相當的大,從他一點都不怵王專員等人來看,就可窺見一斑了。賀海緯有所忌憚,一直小心從事著。

沒有九成把握他絕不會動手的。這種事,一擊不中,也許賀海緯自己倒給拖下水,連這個政法委書記帽子都給人摘了。

那就得不償失了。要知道賀海緯為了這頂帽子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的。

自然,他也苦惱著,因為他朝中無人。就是時下這個位置也還是葉凡利用省委組織部長宋初傑跟李昌海副廳長兩人還他人情的機會推老賀上腮以,老賀自然感激葉凡了,把他當親兄弟對待。

當然,交情這個東東,一碼歸一碼。賀海緯本身跟這兩人並沒什麼交情。

這事一過,省里兩位大佬自然不會再罩著賀海緯了,所以,賀海緯其實就是一無根的浮萍。搖搖晃晃的隨時都有可能被人擠走或自個兒給風飄走了。

當然,一直來他都想找個較穩當的靠山靠著,至少得副省級別的幹部才有點作用。

不過,老賀運氣差到極點了,一直也沒撈到什麼機會。這個也造成了老賀在德平只能是暫時觀望著人家看戲,連莊王之戰都不敢摻合進去。

就怕一個弄不好毀了自己。官場看似平靜,實則險惡萬分,一步不慎,也許那帽子就給飛了。要拿掉林天這個地區公安局長,對賀海緯來說,任重而道遠。而且,即便是賀海緯有時想觀止而不參戰,這個也不行。你想觀點可人家打仗的卻是不讓你保持中立,。

所以,作出選擇,是老賀遲早要乾的事。

「大哥,小日本的那個叫蒼井一郎的半老頭子說是已經到了德平,你趕緊派人去迎接一下。」電話里突然傳來齊天的聲音。

「蒼井一郎公司名稱叫什麼?隨行的有幾個,是否帶有翻譯?還有,不是說好下周來,怎麼來得這麼快?老子什麼都沒準備,麻煩了。」葉凡心裡一震,催問道,想不到這老小子來得這般的快?一時倒也有些著急了起來。

「翻譯,絕對有,估計就三四個人。本來說好下周來的,那老頭公司有事,說是順道直接坐飛機從香港到了水州。

逛一圈后先考察一番,回到日本后再作決定。他工作的公司名『安達集團』,具體經營啥我也不清楚,聽說註冊資金達到二三十個億。

毛竹製品好像他們在越南也有個分廠,既然能在越南搞了那麻川也應該能做。

只是你們開出的條件能否打動他們罷了。不過,此人聽說是安達集團亞洲區副總裁,他自己也持有該集團百分之五的股份,也算是個上億的富翁吧」齊天說道。

「來得這麼急,應該不光是看毛竹吧?」葉凡淡然笑道。

「自然不是光看那個,毛竹這個東東,在咱們全國多得很。毛竹故鄉之一福建省建甌市,人家的排頭更響亮。

估計主要還是奔著老大你的春宮丸來的。考察廠子的事只是稍帶的事。

不過,你得想辦法拿下這老小了,至少得讓他放放血才行。來了一趟嘛即便是不出資也得留點什麼走才對。

老弟我是把人給介紹過來了,能不能行就全看大哥的那啥了,哈哈哈……」齊天狂笑了起來,轉爾小聲說道:「大哥,我這次可是立了大功,你那藥丸老蟒肉能不能多切點,嘿嘿,一巴掌怎麼樣?」

「巴掌個屁,等投資的事搞定了還有,沒搞定老子還得貼招待費,你還想一巴掌,甩你一巴掌那是有的。」葉凡沒好氣罵道。

「老大,那個可不是我的錯但願他會投吧,不過,不投也得放血,小日本的錢不賺賺誰的,麻痹的,得放大血。」齊天火大了,把氣往蒼井一郎身上招呼了。

「這個不勞你費心,大哥曉得。小日本,撞我手中還能讓他隨便溜了。雞骨頭裡也得搾出二兩油來,哼」葉凡掛了電話,立即著手安排布置去了。

「農媛媛,你立即把車紅軍叫過來,順便通知下去,叫幾位副縣長到會議室開緊急會議。另外,叫教育局局長、公安局長……立馬過來參加會議。」葉凡喊道。

「是……」農媛媛心裡是狂跳,想不到表哥這般的好運,立馬就有工作安排了。

那此事板上釘釘了,本來葉凡是叫他明天來的,這時臨時頭又變卦了,那表哥……

「賈書記,日本安達集團亞洲區副總裁蒼井一郎帶著他們公司的考察團已經到了德平。這次他們是來考察咱們靠山屯子鄉的毛竹基地的。我想,靠山屯子的毛竹品質是相當優良的,說動他們投資是我的打算……如果能成的話咱們就有希望了。」葉凡略帶喜悅向縣委書記周富德彙報了情況。

「蒼井一郎不是說好下周來。這樣,你立即著手安排,需要什麼儘管開口,一切由你負責,一定要把日本客人留在靠山屯子才行,不管花了什麼代價。

葉縣長,咱們縣沒有幾次這種好機會的,麻川,不能再窮下去了。

辦廠子,搞活經濟,是唯一的出路。」周富德表示堅決支持,「還有,需要常委們配合的話你立即安排,如果有人推諉的話你給我說,我會跟他們打個招呼的。」

「行」葉凡就噴了一個字。

縣府里頓時熱鬧了起來,搞衛生的搞衛生,宣傳部的同志們等等也行動了起來,整個縣府好像一台快運轉的機器。

不過,顯得有點亂,因為麻川從建縣至今,根本就沒接待過外國客人。一時有些手忙腳亂了,不知從何安排。

葉凡考慮再三,覺得此事還是跟地區通個氣。不過,跟誰通氣這個又有得選擇了。

按規矩的話得先跟分管此事的地委行署常務副專員趙車城彙報一下,畢竟他是管這號口子的,不過,葉凡有些擔心什麼。

隨即也沒跟他說,乾脆直接電話打到了庄世誠那裡。幸好庄書記還有空,葉凡把日本客人的事撿重點彙報了一番。

「嗯立即抓緊,需要地區配合什麼,你直接找分管領導。如果他們拖拉的話你立即打電話給你。還有,此事你一定要抓緊,想方設法留住蒼井副總裁,這是我交待給你的任務。要像對待政治任務一般慎重看待,絕對不允許有任何閃失。小葉,機會不多,稍縱即逝,麻川,拖不起,輸不起。」地委書記庄世誠沒嗦,直接交待道。

「庄書記,這事我要不要跟王專員他們說一下?」葉凡小心的問道。

「你自己拿主意。」庄世誠掛了電話。

「自己拿主意,暫時還是不說。就怕出內鬼,把老子的桃子摘走了。」葉凡喃喃著。

不久

幾個副縣長以及相關部門負責人全到了,縣委常委里的常務副縣長方鴻國,縣委辦主任柳眉芳,宣傳部長杜小蘭在接到葉凡電話后不敢怠慢,也立即趕了過來。

奇怪的是葉凡並沒叫的黨群書記韋不理和政法委書記馬雲錢居然也來湊熱鬧了。說是接待這麼重要的客人,他們也有責任什麼的。

「馬雲錢這個分管政法的來還有點道理,公安安保方面要他負責,但你韋不理來幹啥,這個又不是安排人事調換什麼。麻痹的這事還真有些詭異了。」葉凡心裡暗罵著,自然也是笑臉相迎了。

公安局長吳彤接到命令后,立即回去安排了,不一會兒,跟農媛媛,以柳眉芳這個縣委辦主任領頭,開車直奔德平而去。

他們,自然就是葉凡派出去的接待團了。葉凡本來想親自去的,不過這邊的事總得要人安排。

而且,最主要的地方還在靠山屯子鄉,得把顯目的地方擺出來,不然,何以吸住蒼井一郎的眼球。

此人雖說這次的目的八成是來問自己治病的,但這些生意人,也不能排除投資的事,作為一個精明的生意人,絕對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賺錢的機會的。

考慮到柳眉芳畢竟是縣委辦主任,接待經驗豐富,這女人長得又漂亮大方,雖說葉凡對小日本的蒼井一郎不屑於使美人計,但女人的臉蛋往往也是事情能否成功的一大疇碼。

男人嘛,即便不吃什麼但欣賞一下總行。而且,蒼井一郎估計因為性功能有點毛病的緣故,反而特別的嗜好玩弄女人,因此,派她去是最好的安排了。

縣政府的會議正進行得嚴肅。

這時,葉凡剛新任命的秘書車紅軍輕輕的推開了會議室門,輕手輕腳的走到正在橢圓形會議桌頂端安排布置的小葉縣長跟前,湊他耳旁嘀咕道:「縣長,金桃鄉生集體械鬥,聽說兩個村都有上百號人,全打成了一團。亂七八糟的,鄉政府已經控制不住局勢,說是因為桃子的事,請求縣裡派公安支援。」

「嗯」葉凡點了點頭,問道:「情況屬實嗎?是否核實過?」這廝,那臉色一下子再也難以保持平靜,陰森森的掃了幾個副職和馬雲錢等人一眼。暗道:「真是晦氣,在這個節骨眼中居然有人鬧事,還是因為桃子……」

「絕對沒錯,是蔡代書記親自打來的,直接打到您電話上的。我說您正在布置開會,他催著著再不去就來不及了。」車紅軍一臉的焦急,像這種群體件如果真的釀成慘案,或者死傷的人多就那麻煩了。

葉凡自然也不敢怠慢,轉身朝著馬雲錢說道:「馬書記,吳局長去德平了,聽說金桃鄉生了村民械鬥事件,麻煩你立即組織公安幹警趕到該鄉,平息事態。以勸說為主,要注意影響。千萬別採取太過急的行為激怒了群眾。」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