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零五章突發事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零五章突發事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零五章突事件

「我這就去。」馬雲錢倒也乾脆,直接答著就走了出去。剛轉到門外,這廝那臉立現猙獰之色,哼道:「來得及時,正是時候啊拖字訣,老子就讓你拖得屁滾尿流才對」

「周書記,金桃鄉兩個村的村民生械鬥……我估計得下去看看。這邊日本客人到了,就麻煩你在縣城先接待一下了。」葉凡說道。

「械鬥,因為什麼?有多少人參加?」周富德身子微動,並沒多大的激動和擔憂。因為,麻川縣的老百姓之間生械鬥那個是家常便飯。

年年都有人被打死,但一般來說都會私了,賠二三萬塊錢就了事了。如果真處理不了,一般來說鄉鎮派出所的幹警出面就能把雙方召來談妥的。

因為沒人報警,所以這些破事倒沒引起多大的麻煩。這個自然跟麻川這個解放前被稱為土匪窩子的地方飆悍的民風有關了。

以前私人械鬥,大家都認為這個是私事,死了人自個兒認倒霉,法制觀念根本就沒有。

這裡的人,壓根兒都沒想過去報警或什麼的。也許,這個在當地也是民間的一種早就成形的潛規矩吧

縣公安局明明知曉此事,但人家不報警當然他們也不會去惹那麻煩事自討沒趣。

「這次事情鬧得大了,估計有百來號人。鄉里說是捂不住了,事情原因正在查,估計是跟桃樹補貼有關係。」葉凡心裡也相當的擔心,這個又跟自己掛上了勾。

因為桃樹是自己不讓老百姓砍的,現在有人因為補貼的事搞出糾紛來,那這坨屎肯定得自己去查。

「百來號人,那你趕緊下去,防止事態進一步擴大。絕對不能死人,叫馬雲錢一起去,多帶些人,那地方民風飆悍,要注意保護自己。這邊日本客人的事我會在縣裡等著,你處理完立即回來。說句實話,我這個土包子見到老外還有點怵。就怕那粗話一喊,嚇跑了老外。」周富德也有些急了。

剛才渾沒當回事,那個是因為以為事件不大。這個有一百多號人打鬥,那就是嚴重的群體件了。

如果真死人了還了得,估計葉凡這個縣長逃不掉,自己這個麻川的一號人物也會沾上一褲子的屎。

葉凡去處理自然也不能受傷了,雖說自己對葉凡此人現在談不上什麼好感,但也並無惡感,只是覺得有些礙手吧了。至少目前,葉凡事還不能威脅到自己什麼?

二來,畢竟他是地區庄書記親自點的將,真的被麻川那伙刁張的村民打死了自己估計也逃不開的。

雖說有著王朝中這個專員撐著,但庄世誠的雷霆之怒估計即便是王朝中,也不會死命保自己的。與其到時被別人遺棄,成為棄子,還不如現在就防患於未然。

不過,對於桃樹的事,周富德此刻倒是有些後悔當時在常委會上表示的支持葉凡態度。如果桃樹當時老百姓全自己砍了,那不是屁事都沒有。

「,都是方鴻國這害的。那天要不是他在一旁起鬨,我也不會為了拉攏葉凡開這口。桃樹啊桃樹,簡直就是一顆不定時炸彈什麼時候引爆,說不準……」周富德一拳,地擂在了桌子上。立即成了怒目金剛。

「紅軍,你具體先說說,到底怎麼回事?」葉凡坐在牧馬人裡面,一臉的陰沉,問著秘書車紅軍。這廝一直在考慮這事兒到底是人為的還是自然生的,這個也太巧合了。

本來縣裡沒錢,想去銀行貸款的事還沒去辦。最終葉凡交待蔡則民代書記,施了個『拖』字訣,想把補貼桃樹的錢給挪後到年過後再說,誰知不久就鬧出事來了。

「縣長,剛才我詳細地問過了。那天您走後,蔡鄉長立即召開了鄉政府會議,安排布置了下去。

第二天早上就提了些錢開始到村裡挨家挨戶的核定桃樹顆樹放每株兩塊錢的補貼。

本來這事進行得也很順利,金桃鄉共有接近3萬人,3o來個大村,小村估計有上百個。

鄉里組織的核桃小組一個一個村子的核定放補貼,村民們倒也相安無事。就等著核桃小組的到來,有的先砍了桃樹的人家那是後悔不迭。

不過,今天遇上怪事了。鄉里的核桃小組在副鄉長李靜帶領下到了楊樹村,正在核定桃樹時突然傳處傳來了一股嘈雜聲。

不久,就看見附近的李家村方向跑來了一群人。個個凶神惡煞的,有的拿鋤頭,有的肩上拿著扁擔,還有的……

那些人一衝到核桃小組前就大吼道:李鄉長,先到我們李家村核定桃樹,大家等不及了,要領補貼款子。

楊樹村的村民一聽那自然不願意了,而李家村的村長李龜牛拉著李副長的手就喊道:李鄉長,你可也是姓李,雖說你並不是咱們村出來的,可是咱們五百年前還是一家人。聽說縣裡沒錢了,先核桃的人拿到錢后就算數,後面的就沒錢領了。

楊樹村的村民一聽縣裡沒錢了,那還了得,村長楊順立即一喊,不久就衝來了是百人。兩個村子人都在拉扯著鄉里的工作人員,都要往自己村子里拽。

後來就亂了,不知誰大吼道:現在工作組在咱們楊樹村,憑什麼你們李家村來搶人,咱們楊樹村難道都是孬種?

後面就大亂了,扁擔鋤頭什麼都掄了起來開打了。鄉里那些工作人員暗暗叫苦,勸也勸不住,有幾個估計也挨了打趕緊躲一邊涼快去了。

這個一亂起來誰也收不住手,而且打得急了,誰還認識你是幹部還是村民,反正先打贏了再說……」車紅軍快說了一遍下來。

「派出所的民警去了沒有,蔡鄉長呢?」葉凡問道。

「全部出動了,不過人太少,拉也拉不開。縣長你可能不知道,咱們麻川以前是土匪橫行,所以,一個個都沾了匪氣。打架傷人甚至打死人的事也不少見。算不得什麼,村民們好像習慣用拳頭解決糾份而不是用腦子或法律,因為這個更直接更見效果。縣裡幹部最怕這個了,一打架他們早就躲遠了,哪還敢去湊熱鬧自討打。」車紅軍說道。

「哼這麻川縣郵電局是怎麼回事?連個手機信號全沒有?」葉凡心裡焦急,可一時又趕不到。而手機在這裡全變成了玩具,根本就收不到。所以,那邊生的情況現在在車上根本就無從知曉。

「縣長,地區郵電局說是咱們麻川人根本就用不起手機,說是在咱們麻川投入太多根本就是做虧本生意。

所以,除了縣城的移動基站建得好一點,下面鄉鎮一級除了青山鎮,千猴鄉等幾個經濟稍好一點的鄉鎮外。

其它,像這金桃鄉、靠山屯子鄉,織女、牛郎等鄉就不知有沒移動基站。

估計就是有也是破落東拼西湊的,根本就擺個樣子,不抵事。」車紅軍知道的倒是不少,看來這麼多年在縣委辦秘書組沒白呆。

「哼麻川窮,麻川人民是二等公民,就連地區那些單位部門都看不起咱們。

真把咱們當垃圾了,這事過後再解決。一個通訊如此不暢的地方如何招商引資?

總不能叫人家外地客商那手機搬來當玩具耍吧還招商,還引資,引啥

蠻荒之地建座高樓也是充門面的,難道裡面用來堆牛糞?」葉凡感覺心裡特別的沉重,沉甸甸地快被它壓得喘不過氣來了。

二個小時后,終於到了楊樹村。

縣委辦主任柳眉芳帶著一夥迎接蒼井一郎的幹部團此刻已經開始從天車山脈的老虎口往下行駛了。

因為剛才上山時剛好遇上一輛大貨車拋錨了,等了三個小時才把那車子給弄到下面一個較寬的彎路處讓出了車道,不然,也不知要到猴年馬月了。

德平的標誌性建築——德虹大酒樓。

吱嘎一聲,一輛拉風的黑色奧迪8o停在了門前,車門打開后,裡面鑽出三男一女來。

最前面一個青年男子,手中夾著一黑色皮包。

中間的中年男子略顯陰厲,一身黑色筆挺的羅蒙西裝,紅色的金利來領帶,腳蹬紅蜻蜓,顯得莊重大氣而不凡。不過,他那臉上的鷹勾鼻卻是破壞了這種形象,給人的感覺有點穩重中不失狂傲,狡詐中不失陰厲。

男子旁邊緊挨著他走著一個漂亮女子,那飄柔樣的長還有幾根在男子臉上拂動著,胸前兩團肉球鼓鼓的像兩個包子,令人一看就想咬上兩口。女子緊挨著鷹勾鼻男子,好像情人一般。

男子後面一個男長著圓胖臉,手中夾著一皮包,挺著個啤酒肚皮走路時有點像是鴨子散步。

「老丁,材料都準備好了沒?」鷹勾鼻男子轉頭問身後的大肚皮中年男子道。

「臨時頭搞出來的,有點亂。不過,效果相當的好,這個本錢花了可是不小,地區電視台那群龜孫子可是黑啊一張相片就要5oo塊,,搶錢還差不多,真把我們紅沙洲當聚寶盆了?」老丁沒好氣地摸著自己那酒缸肚,罵道。

「丁主任,好像不止5oo塊吧,咯咯咯……」鷹勾鼻男子身旁那女子突然妖笑道,像個妖精。

「楊局長,這個你當然最清楚了。呵呵……」丁主任干聲笑道。似有難言之隱。

「怎麼回事老丁,你可得注意點,別把事給辦砸了。」鷹勾鼻一愣,那臉色沉了沉冷哼道。

「絕對不會,郭縣長,根據您提供的信息,知道蒼井一郎好像比較喜歡美麗女子。所以,我臨時頭可是花了大本錢的弄來了幾個山裡妹子,呵呵,還穿著她們族的服飾,在青秀秀的毛竹林里擺開了姿勢,絕對誘惑,要不然你先看看。」丁主任干聲笑著從皮包里拿出了一疊照片,遞了過去。

郭縣長接過後一張張錯開看著,審視了一陣子,笑了,說道:「老丁這事辦得不錯,錢是小事。關鍵是要能打動蒼井先生的心才行,妹子加上毛竹,再加上民族服飾,藝術感十足,而且不乏山野之性,這個構想的確令人叫絕。即便蒼井瞧不上咱們紅沙洲的竹子,也總會去瞧瞧妹子吧,哈哈哈……」郭縣長陰厲厲地笑了起來。

「那是,麻川那群混蛋算個球,估計那伙人現在還在天車山轉悠著,,轉死這群龜孫子的才好。」紅沙洲縣經貿委主任丁一平得意不已。

鷹勾鼻自然就是紅沙洲縣大名鼎鼎的郭新平縣長了,旁邊的那個妖媚女子是該縣剛疇備的廣電局局長楊嬌嬌,而最前面的年青人自然是郭縣長秘書陳棟了。

「郭縣長,丁主任想得周到。」前面那秘書陳棟轉過頭,小聲陰笑著恭維道。

「噢老丁,想出啥餿招子了?」郭新平微微一愣,問道。

「也不算陰招子,麻川那伙人不是要來德平接蒼井嗎?我只是叫了幾輛車子去天車山擺放一陣子,估計他們得在天車山上轉悠上半天了。」丁一平咧開了他的在嘴。

「好好好還是老丁想得周到,這就叫丁大將擺龍門陣於天車山,麻川那伙龜孫子又沒穆桂英挂帥,看來是天助咱們紅沙洲了。」郭新平縣長心裡大樂,暗暗瞅了丁一平一眼,暗道這半老頭還真會耍手段,這種爛主意都能想出來,是個人才。

「錯了郭縣長,他們那邊也有穆桂英。」丁一平挺了挺大肚皮,一臉神秘高人樣子。

「是誰?」楊嬌嬌睜大了好看的眼睛。女人這個東西,一聽到漂亮女人,那個就來勁頭了。

「聽說這次到德平迎接蒼井一郎的不正是麻川縣縣委辦主任柳眉芳,那娘們,那東東絕對厲害,不比穆桂英差的。」丁一平說著這話,那眼神隱晦地從楊嬌嬌的胸脯前那肉團前滑過。

不過老丁可不敢放肆,因為楊嬌嬌是郭縣長的專用肉團,老丁給他個天膽他也不敢去糟芥郭縣長的肉團團的。

「原來是她?」郭縣長嗯了一聲,幾人剛到門口,一個高瘦男子迎了過來。

「小劉,蒼井在幾號房間?」郭新平直接問道。

「18樓8號」高瘦男子小劉回道。

「走」郭新平沒再廢話,幾人直往電梯而去。

因為那村裡小公路太差了,幸好葉凡的牧馬人越野性能特別的好,不然還真得走路了。

不過,即便是這樣,也給開車的李師傅驚出一身冷汗來。這哪裡是在行車,根本就是提著腦袋在晃蕩。隨時都有可能翻到下面到地府報道。

好幾次,車紅軍咂巴了幾下嘴,見葉凡一臉凝重不吭聲,他也不敢出聲音來了。估計是想建議葉凡下來走路,畢竟命還是值錢的。只是車紅軍有顧慮。

擔心第一天上任自己這個秘書就給縣長留下了一個膽小怕事,不敢冒險,不堪大用的壞印象。

好不容易逮到個機會,聽說還是表妹求來的,車紅軍自然不會輕易放棄的。何況人家葉縣長都不怕死,自己一個小秘書還怕個球了。

最終他是緊緊的盯著前方,那手一直捏著的。自然,背上的冷汗絕對是濕了衣裳,其實葉凡也差不多,只是稍好一點。

因為時間來不及了,如果時間允許他早就建議改走路了。李師傅一下子就趕緊拿起毛巾擦汗。

老遠就看見二十來名幹警圍著一大圈子人,嘈雜,喊叫聲亂成了一團。

奇怪的是在幹警的眼皮子底下那幫人居然還在拉扯著,甚至,一個粗壯漢子揮起了一扁擔正準備砸下去,才被一個幹警衝上前拉扯住了。

「馬雲錢到底在幹些什麼?帶這麼少的人來,到現在還沒平息爭鬥?」葉凡心裡皺著眉。

「住手」車紅軍在葉凡示意下衝上前大喊了一聲。

聽到喊聲,馬雲錢不知從何處冒騰了出來,指著葉凡拚了命喊道:「鄉親們,咱們麻川縣的葉縣長到了,有什麼事你們儘管跟他說,千萬別亂來。什麼事葉縣長都會給你們解決的,好好說,好好說」

葉凡心裡喊著『要糟,這個蠢材安的是什麼心?』

果然

聽到馬雲錢的喊聲過後,人群好像炸開了鍋,二三百人全吼叫著,如下山猛虎一般奔葉凡就沖將了過來。

「站住站住,一個個來……」幾個離葉凡比較近的幹警喊叫著趕緊沖了過去想把人群阻止祝

不過,村民們好像瘋了似的,有的臉上還掛著血珠子,有的手上都是紅色的一條條划痕的。幾個幹警被人一衝,有的被擠退到了葉凡身旁,有的歪歪倒倒根本就不抵事了。

再凶的人葉凡自然都不怕,淡然站立並沒一絲後退打算。車紅軍一見不妙,來的人太多了,要是葉縣長有個好歹,那還了得。而且從那些人衝來情況看,弄不好葉縣長會受傷。

所以,當即一馬當先沖了上去,順手從一村民手中搶過一扁擔,在手中揮舞著喊道:「停下,再上來老子跟你們玩命」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