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零七章紅沙洲群毆周書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零七章紅沙洲群毆周書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零七章紅沙洲群毆周書記

「那就好,我先到鄉里處理一下。」葉凡點了點頭,不再理這廝,心裡早罵開了。

這老小子,今天明擺著要看我笑話,剛才這個大鬍子得拿回去好生查查,肯定有人搗鬼。這噎傳的,一定要查,一查到底。龜兒子的,專門沒事找事做。估計是有人不想讓我桃子存話下去,看來這裡面的貓膩不少啊

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這個時候才感覺全身像散了架一般,疲憊不堪,被風一吹,感覺好像後背整個都有些涼。

這個時候才知道內衣內褲早就被冷汗濕透了。剛才的情況太危急了,幸好還處理了下來,不然,惹出大事就麻煩了。

葉凡前腳剛趕去金桃鄉,後面縣委書記周富德直奔德平而去。因為他感覺對於蒼井這種貴客,自己得親自去迎接一番才能體現出誠意來。

周富德雖說有股子土匪氣在,護短意識也相當的強。但他對麻川人民還是懷有一份子真摯感情的,因為,他也是土生土長的麻川人。周富德的強勢,那個自然是為了彰顯權力,但那權力拿來幹啥?總得為老百姓做占事是不是?

周富德的車子開到天車山的老虎口時電話響了,這老虎口因為山高,山上倒是建得有一個完備的移動基站,那個自然是地區出錢搞的。輻射地帶相當的大,因為高電波好傳散開去。

「周書記,不好了。」電話時傳來縣委辦主任柳眉芳那相當焦急的聲音,那聲音,好像都帶著顫慄了。

「什麼事,大驚小怪的?」周富德一點面子不給柳眉芳,沒好氣哼道。其實,這個也是周富德的秉性,縣裡幹部基本上都曉得,也沒人覺得周富德怎麼了。

這個,自然也是周富德遇事沉穩的表現,其實不然,周富德的性格就是這樣子,天塌下來他也是這個樣子。倒是好笑,給外人的感覺人家有縣委書記風範,泰山崩於頂而不亂。

「剛才我們趕到德虹大酒樓,才知道蒼井先生已經被紅沙洲的郭縣長一伙人半路給截走了,說是已經走了幾個小時了。估計那個時候我們還在天車山上轉悠。」柳主任憤憤然彙報道。

「傻蛋你們吃乾飯的啊?車子開快點都不會?磨磨蹭蹭的都開到晚上了還沒到。」周富德沒忍住,直接罵娘了。

「我們也想快,可是今天天車山上倒處都堵車。好不容易趕了下來,人已經走了。」柳主任覺得有些委屈。

「好了,說這些有屁用,去紅沙洲」周富德喊道,放下電話后罵道:「郭新平,敢挖老子麻川縣的牆角,不是個東西。」旋即吼道:「開車,直奔紅沙洲,老子倒姓郭的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周書記,要不要給葉縣長說一聲?」秘。

「不必了,他那邊也忙,別添亂了,再說,一個郭新平,老子就不信擺不平這龜孫子的,走」周富德那土匪氣上來了,殺氣騰騰地直往紅沙洲縣而去。

紅沙洲縣離天車山下的歸元縣不遠,周富德昴足了勁頭,趕到紅沙洲縣時也快晚上9點了。

通過熟人打聽過了,知道今晚上該縣的縣委書記李占強,縣長郭新平在紅沙酒樓招待日本貴客蒼井先生。

「但願還不晚?」周富德直奔紅沙酒樓而去。一下車子怒沖沖地就往樓上而去,裡面有個很大的包廂,能安排下兩張大桌子,周富德曾經在紅沙洲縣工作過,後來他走後建的紅沙酒樓去年他還去吃過飯,倒也輕車熟路的。

輕輕地推開了門。

裡面還真他娘的熱鬧,兩張大圓桌坐得滿滿的,估計有二十來人,濟濟一堂,正歡聲笑語著好不熱鬧,人氣還是相當旺的。

「嗯啊是老周啊,正好,快請坐,喝幾杯。哈哈哈……」紅沙洲的書記李占強微微一愣之後立即反應了過來,站起來笑臉打著哈哈打上了招呼。

郭新平卻是沒吭聲,知道來者不善。這廝裝著喝湯樣子悶頭喝著,連聲招呼都不打了。

紅沙洲的其他幹部們自然認識周富德這個土匪書記了,一個個都在心裡打了個問號。

當然,其他幹部們不曉得今天的日本客人是郭大縣長從人家麻川縣手裡搶來的,所以,全都湊上前去跟周書記打了個招呼,畢竟有的還是老熟人了。

「老李,你厲害啊挖牆角挖到麻川來了,呵呵……」周富德臉上居然綻開了笑意走了過來,不過,那笑聲怪異,郭新平縣長自然知道這廝快暴了。

「呵呵,老周,講這話我可是不明白了?」李占強居然裝上了傻。

「不明白,那就請你們縣的郭縣長給大伙兒說叨一下,鬧個明白?」周富德掃了郭新平一眼,順手拉過一把椅子,逼將了過去來,而且,一屁股就坐在了郭新平旁邊。

蒼井正聽著他的女秘書在貼耳嘀咕著什麼,這廝臉上閃過一絲複雜眼神兒,搖了搖頭,倒是一幅不關我事樣子看著熱鬧。

其實,這廝也有自己打算,先前接到郭縣長大力邀請之後這廝立馬就答應可以先去紅沙洲看看。

自然是作給麻川縣的領導看的,意思是毛竹這個東西,人家紅沙洲縣也相當的多。

你麻川縣不能拿出令我滿意的條件的話那我只好放棄了。這個也是蒼井一郎以後跟葉凡談判的疇碼。

自然,蒼井一郎也不可能去紅沙洲投資的,因為他的主要目標還在葉凡的春宮丸上面的。

那東東,可是治療自己那輕度陽痿的好東西,你紅沙洲又拿不出來。至於投資的事,不過一個噱頭罷頭。

也可以這般的說,這廝根本就沒打算把錢投到德平這個旮旯地方來的。來考察無非是裝裝樣子,當然,如果真有好項目的話投點錢也不無不可的。

即便是肯定要投資到麻川,蒼井去紅沙洲逛一圈對自己來說面利而無一害。有競爭就有效力,有競爭自然就能助漲自己優勢。

現在果然收到了奇效,剛才蒼井的女秘書,那個中國通輕聲打聽了一番,才知道剛才撞進來的就是麻川縣的書記周富德。

這女人立馬就把這事給蒼井耳語了一陣子。蒼井心裡自然更是高興了,現在就是在坐山觀虎鬥,心道:「八格牙魯的,你們斗得越凶對老子來說當然就越有利了,斗吧華夏人,好像都喜歡內鬥,不團結氨

「周書記,你這話什麼意思?合著我們紅沙洲請到了珍貴的日本客人,你們麻川縣要來攪局子。他們什麼時候成了你們麻川縣的客人了?他們臉上有貼標記嗎?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如此不要臉的。」郭新平鎮定了心神,想到省里的親戚在背後撐著,那膽氣一下了足了不少。再說,你周富德又不是地區常委,老子好歹是一縣長,怕你個鳥球。

一旁的李占強書記可是暗暗叫苦,暗怪郭新平怎麼這般的不懂得講話。

既然搶了別人客人,講話也得軟一些,合著稀泥就是了,你周富德能奈我何。

想不到郭新平講話如此的強勢,那周富德難道是盞省油的燈?此人可是土匪的後代,那身匪氣就是地區那些個領導都有些怵的。

「是嗎郭新平,我們當作面問問蒼井先生,他們到底是誰請來的?當小人也當得如此有理,龜兒子的,你去啥地方挖牆角也別挖我麻川來,算個毛球」郭新平那個『不要臉』幾個字可是徹底把周富德那火給點燃了,的開始罵了過去。

「你他娘的算哪個毛球,敢在我們紅沙洲耍橫,這裡,不是你們那土匪窩子麻川?一個破縣的書記,顯擺個啥?」郭新平也怒了,這個面子問題相當重要,你周富德不給面子了咱也顧不及了。

「沒錯郭縣長,周富德,有啥了不起的。你們那麻川搞了個全省倒一,居然叫囂著趕咱們紅沙洲,作你母親的作春秋大夢吧麻川能過咱們紅沙洲,老子這卵蛋切下來給你彈」一旁的經貿委主任丁一平是郭新平的鐵竿跟班,自然不能讓主子吃虧的,立即站了起來,跟著起鬨了,鼓動起了大家,覺得在紅沙洲這塊地盤上周富德的確算不上什麼。

「」

一聲脆響,把蒼井這半陽痿的半老頭子嚇得身子骨一抖,差點摔桌底下去了。

因為周富德隨手拽起了一盤菜,就那樣子磕在了大肚皮的丁一平主任頭上,那廝頓時成了落菜雞,菜汪汪全掛在了臉上,好不威風。

「,老子你」丁一平再也忍不住了,隨手抓起桌上酒瓶往周富德身上招呼了過去。

「慢著老侗郭新平和李占強慌得大叫著撲了過來。丁一平的手倒被郭新平給抓住了。

不過,不知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那酒瓶在郭新平和丁一平倆人拉扯下居然真的砸在了周富德的身上,不過周富德可是土匪後代,那身子骨絕對硬朗。隨手操起一菜碟子擋了過去。

啦啦……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