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零八章事態嚴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零八章事態嚴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零八章事態嚴重

一聲脆響,菜碟和酒瓶狠狠地撞在了一起,碎了飛彈了出去。無巧不巧的就是那些碎片子有一片太狠了點,飛彈而去劃在了郭大縣長臉上,頓時就劃出一條血槽來,那血一冒,嚇得蒼井在女秘書保護下那是趕緊溜人了。

「蠻人啊,凶煞之地」蒼井在心裡嘀咕著。

而這邊紅沙洲縣公安局長崔影松見到表現的機會到了,因為這廝一直瞅著那政法委書記位置,而郭大縣長的來頭較大,早就有提點過這方面的事。

所以,崔影松如狂虎下山一般撲了過去,一腳穩穩噹噹地踢在了周富德的腰上,出地一聲悶響。

周富德沒防到後面來了一腳,整個人往前一撲,趕緊伸手想撐住桌面,不過運氣也有些不好。那手剛好划拉在了桌上的碎瓷片上,頓時鮮血就染紅了手掌心。估計有幾片已經嵌入肉掌里了。

「媽啦巴子反天了」周富德暴怒了,轉身身子一個重彈,一腳踹得崔局長叭地一聲摔到了二米開外。

那一腳,絕對有五六百斤腳力的。因為聽說周富德年輕時曾經一腳踹死過小個頭野豬,所以,儘管崔局長是干公安出身的。

但這些年來全給啤酒和女人那桃花坑給坑得就剩下皮包骨了,那經得起周富德的一腳,在地下估計是爬不起來了。

幸好,在李占強的大吼中,十幾個幹部全撲了過來,抱腿的抱腿,緊腰的緊腰,拉手的拉手,按頭的按頭,總算是把周富德這頭老熊給緊緊地側著被搞壓在了地板上。

「,龜兒子,敢踢老子,踹死你」紅沙洲縣的公安局長崔影松頓時來了勁頭,剛好被手下給拉了起來,隨腳一腳就踹在了周富德的臉上,頓時,周富德那臉半邊臉腫起了紫青一色。

蟻多咬死象,好漢架不住人多講的就是周富德這隻大虎落平原也被犬欺了。

並且,在混亂中那屁股和腰部也給紅沙洲縣那些偷襲的幹部們狠狠地踹了幾下。

「葉縣長不好了,周書記到紅沙洲被人打殘了」周富德的秘書周健剛好在門外,一見情況不妙,衝進去也架不住人多。趕緊溜到外面打起了電話。

葉凡正在金桃鄉吃晚飯,一接到這電話心裡一震,問道:「怎麼回事?」

「接到柳主任電話,我們……」周秘書上氣不接下氣,把事情經過快講了一遍。

「你立即報警,我請求地區公安局支援」葉凡當機立斷,這個時候只有報警和請地區出面了。

不一會兒

這一個電話過去,立即震驚了地區,紅沙洲縣的李占強就接到了庄世誠和王專員電話,措詞嚴厲,要求保護好周富德的人身安全什麼的……

地區政法委書記賀海緯和地區公安局長林天兩人立即帶著一夥刑警,拉著警報,直往紅沙洲狂奔而去。

「吳彤,立即到紅沙洲,保護好周書記的安全。」葉凡掛通了縣公安局局長吳彤電話。

那小子正在趕住紅沙洲途中,立即拉響了警報呼啦著,開著葉凡給的兩輛警車,剛好有七八個幹警也在,殺氣騰騰地直往紅沙洲縣而去。

葉凡自然不敢怠慢,心裡在罵著娘也是開車緊趕而去了。心道,估計這次投資的事得給黃了,麻痹的,這到底是哪個把咱們麻川的事給泄露給紅沙洲的。而且,從紅沙洲的準備情況看,人家是在自己接到電話后不久就著手準備了。那這個泄密的人絕對得好生查查了。

不過,要查的話估計是沒戲,因為知道的人太多了,那個範圍太廣怎麼查。

「內鬼亡縣氨葉凡一拳擂在了牧馬人座位上。

「總裁,這個地方太危險,我們還是先回水州。」蒼井一郎的那個秀麗女秘。

「回水州nono」蒼井一郎臉那臉上露出了一絲神秘的詭笑,搖了搖手,笑道:「有人說過,最危險的地方反而最安全。不過,估計葉縣長也快到了,咱們還是回德虹酒店去休息。你知道什麼叫坐山觀虎鬥,呵呵,咱們今天是在觀猴斗,他們,不能算作虎,一點份量都沒有。」

蒼井臉上露出了一絲輕視眼神,認為那個葉縣長估計也差不多,一路貨色。對付這種只懂得用蠻力拳頭說話的領導,蒼井認為自己那個熊腦袋絕對穩佔上風的。

到了紅沙洲已經是凌晨…了。

車子直接就開去了醫院。

院里草坪上停著一溜的小車和警車,剛下車吳彤就跑了過來。

「周,其實心底里著實有點佩服周富德此人的勇氣,雖說他的行為魯莽了一點,但人家也是愛縣才會如此的。換作自己,會不會如此呢,葉凡悶心自問著,搖了搖頭。

自然,換作自己也不會出現如此情況了,因為,就是那十來個紅沙洲的幹部,絕對不經自己打的。

「手被瓷片划傷了一條很深的口子,臉上青腫,腰部和臀部都有青腫。腿骨有點拉裂,內臟方面暫時還無法檢查出來,因為紅沙洲縣沒有設備。不過,人倒是很清醒,扶著牆根還能走兩步,應該沒有很大的問題,他的身子壯實。」吳彤詳細的說道。

「對方情況怎麼樣?夠厲害的,十幾個打一個。」葉凡冷聲哼道。

「郭縣長臉上被破瓷片劃了出一道很長的傷口,地區來的醫生給縫了多少針不知,其它地方沒什麼傷著。

不過醫生說了,估計會留下一道淺淺和線痕。紅沙洲的經貿委主任丁一平腰部也腫得老大,臉上也腫有一大塊。

公安局長崔影松腰部被踹了一腳,也有些青紫。地區來的賀書記和公安局的林局長親自在處理案件。

說是包紮好后估計周書記得轉地區一院去了。至於說郭新平,聽說要往省城轉了。」吳彤說道,這小子那臉上的興哉樂禍神情是一閃而過。

「嗯我先去看看周書記。」葉凡應聲著走向了樓里。

周富德躺的病房外面站著麻川來的幾個幹警,估計是吳彤安排的。周富德臉上全被塗上了一些藥水,補丁樣的包著一些白色紗布。正在掛瓶,整個人半斜著躺床上。

葉凡進去時倒沒其它人,見葉凡進來,周富德也睜開了眼睛,點了點頭,居然笑道:「讓葉縣長看笑話了,我這臉,都快成豬頭了。」

「豬頭不周書記,您是麻川人民的英雄,是一個真正的漢子。」葉凡很是佩服的說道。

「還英雄,狗熊還差不多。」周富德收斂了笑意,說道:「葉縣長,估計一時半分我是沒辦法回到縣裡了,縣裡的工作你先代著點。可惜了,估計小日本那個什麼蒼井早給嚇跑了,郭新平,老子跟你沒完」周富德一想到這事就冒火,沙啞著嗓子又要開罵了。

「放心,您放心養傷,需要什麼給周秘書記說一聲,縣裡立即送來。至於投資的事,該我們的誰也搶不走,小日本的蒼井,他,呵呵……」葉凡笑了笑不再說了,沉默了一會兒又說道:「周書記,這次的事估計會挨批了。」

「批就批,老子怕個球。當初咋就沒把小郭子給一腳踹死。還有那個丁一平,崔影松那雜碎也不能放過,敢下死手踢老子,這筆帳老子記下了。」周富德說起這事又來氣了。

「算啦周書記,您還是安心養傷吧。這些,都是咱們麻川的窮給鬧的,咱們不能再窮下去了,咱們要奮起直追,不能再讓人看笑話看下去了……」葉凡安慰了一陣子后出去了。

不過,剛走到門口,後面傳來周富德那沙啞的聲音道:「你說得對,這些都是窮給鬧的,你好好乾,把經濟搞上去,我全力支持你。咱們有了錢時再來這紅沙洲顯擺一下。一定要過紅沙洲,好好地甩那小郭子一下。

還有那修路的3o萬,王專員給的,特地從專員基金里抽的,反正你也到了,乾脆去領回去。

爭取趕在年底前把天車山那路給修理一下。誰如果不聽話,你跟我說,老子打他們屁股」

周富德現在這個時候了還記得這事,說明他真的想讓麻川人過上好日子,葉凡自己承諾的25萬還沒影子,可人家周富德,早就弄來了自己的份頭。

葉凡心情很是複雜,轉頭慎重地點了點頭,沒再說話,走了出去。

交待周健道:「照顧好周書記,需要什麼直接打電話問我。要用最貴的葯,不要怕花錢……」

剛走過幾間病房,聽到了賀海緯的聲音。

走到門口一瞧,見裡面病床上也正躺著一個,半邊臉都給紗布遮了起來,手上吊著瓶,估計就是周富德口中的小郭子郭大縣長了。林天局長也在裡面,裡面還坐了七八個,估計是紅沙洲的幹部。

見葉凡冒頭,賀海緯叫道:「葉縣長,進來坐坐。」

一聽葉縣長,病房裡那唰唰地彈來了十幾道眼光,全是有些寒森森的滲人。

「你就是葉縣長?」病床上的半邊臉居然張嘴哼道,那聲音中充滿了憤怒和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