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零九章葉縣長陰手郭縣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零九章葉縣長陰手郭縣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零九章葉縣長陰手郭縣長

「嗯你是……」葉凡故作不知,問道。

「呵呵,他是郭縣長。」賀海緯打圓場道,感覺好像這裡面又開始蘊育起了火藥味。心裡也是暗暗叫苦,賀海緯知道葉凡底細,這小子倔起來八匹馬都拉不回來。

而且,葉兄弟那身手絕對不凡,要是在這病房裡再鬧出什麼葉縣長狂毆小郭子來就麻煩了。

而地區公安局局長林天卻是興哉樂禍,這廝瞅了葉凡一眼,計上心頭,立即笑道:「郭縣長,你還沒見過葉縣長吧,人家可是咱們省最年輕的縣長。人家還簽定得協定,二年內,麻川縣必會把你們紅沙洲壓屁股丫下的。人家葉縣長是能人,這個,你們可得加油了。」

這廝也不知安了什麼心,反正那話冒騰出來有些怪異。連屁股丫都給整出來了。

那話一冒騰,果然有效。

病房裡火藥味更濃,賀海緯趕緊說道:「呵呵,這個只是地區領導對麻川縣的希望,是對葉縣長的鞭策,正常。」

「我倒想看看,哪個能把我郭新平給壓屁股丫下?」郭新平根本就不理會賀海緯,狠狠地盯著葉凡。

突然狂笑道:「哈哈哈……麻川,也想壓咱們紅沙洲,有這樣的人嗎?用外國報紙上當時笑話詹天佑的話說,什麼來著……」郭新平好像記不清了,沖一個圓胖臉幹部笑道:「你是教育局長,以前教過書,說說那話。」

「郭縣長,當時外國報紙是這樣子說的:能在南口以北修築鐵路的中國工程師還沒出世呢?」賀胖臉討好樣子微躬著身子,說完后得意地瞅了葉凡一眼,那話不言而喻了。

「對對咱們換一個說法,能帶領麻川那旮旯破縣越我們紅沙洲的人還沒出世呢?哈哈哈……」郭新平張大嘴笑了,不過,樂極生悲,他那一大笑,又扯裂了臉上傷口,頓時痛得直皺臉。

「是嗎郭大縣長,你那臉可別笑裂開了,不然,破相了,那啥的連個『無鹽女』都娶不來豈不得落個孤家寡人一輩子,可憐」葉凡這廝裝得一臉的憐憫樣子,還輕微的晃了晃頭。

郭新平那肺,自然差點氣炸了。丑如無鹽,無鹽是世間上最丑的女人,醜女配醜男,那葉凡的話豈不是暗示老子是世上最丑的男人?

「哈哈哈……郭縣長,你不會那樣慘吧?」林天這廝是唯恐天下不亂,立即補了一句,自然是在激燥郭縣長了。

「走吧」賀海緯一看,得趕緊走人了,不然這事還真沒法收場了。

「姓葉的,你這話啥意思?」郭新平終於沒忍住,沖葉凡吼道。

「呵呵,你說呢?」葉凡也吊了起來,語氣中充滿了不屑。

「你個混蛋」郭新平臉上痛著,再也無法忍了,暴怒了,反正在自己地盤上自己絕不會吃虧的,估計是再想來個暴揍葉縣長了。重演紅沙洲群雄狂毆周富德的鬧劇,不過,他一時忘了自己還在病床上,那麼一使力,身子往前一撲,叭啦一聲。

整個人不小心從床上翻到了地板上,再加上手中掛著瓶,那吊瓶不過是木頭架子的。不怎麼重實,那架子給他那麼一拉,立即往他身上砸將了下來。

旁邊一個紅沙洲的幹部趕緊衝上去想撐住吊瓶的木架了。不過,葉凡怎會讓他得逞,乘人不備,現地下正好有個空的藥盒子,是紙做的。

葉凡狠狠地一腳踢了過去,那盒子在七段頂階高手內息幫助下就像是炮彈一般。

紅沙洲那幹部還沒反應過來,感覺腳下什麼東東重重地一絆,啦一聲整個人不但沒拿住那吊瓶的木頭架子,反而連他自個兒也跟著木架子往地下的郭新平身上撲了過去。

木架子當然實實地砸在了郭新平身上,而那個幹部也是收腿不及,整個身體重重地壓在了木架子上面。小郭子這下子可是相當的慘,不但得承受木架,最慘的是上面還壓了個人。

等賀海緯和林天慌忙搬開人扶他起來時那臉上早就又是鮮血染紅了一片,因為傷口重新被拉裂開了,而腦袋瓜好像又被吊瓶架子給砸了一下,一下子就鼓出一個很大的旺仔小饅頭出來。

「怎麼搞的,你弄傷人了。」賀海緯那臉一板,訓叱了那個幹部一聲。那廝頓時鬱悶得要死,自己本想救人,誰知怎麼回事?嘴咂巴了幾下沒出聲來。

「姓葉的,老子跟你拚啦」郭新平覺得這面子丟得大了,根本就不顧及臉上的血,隨手操起吊瓶架子就要往葉凡身上招呼。

葉凡自然是淡定的笑著,他知道小郭子砸不過來的,因為有賀海緯在。

「想幹什麼郭縣長」果然,賀海緯那臉一沉,一把抓住了吊瓶架子,他是再也難以保持平靜,這些天來所受的氣也給暴了,冷聲哼道:「不像話,你還像個縣長嗎?簡單是潑皮無癩盡想著打架鬥毆,打架打起癮啦,哼」

「賀……書記,你這是講什麼話?」郭新平仗著省里有人撐著,微微一愕之後,實在沒想到賀海緯這個挂名的地區政法委書記會講出如此話來。所以,有點質問樣子頂了過去。

「什麼話,你說是什麼話。你是一個黨員,堂堂的紅沙洲縣縣長,有幾十萬人等著你去引導的。

你看看你都幹了些什麼,人家葉縣長哪裡招你惹你了。何況,人家好心的來看看你,你倒是,蹬鼻子甩冷臉子不說,還要動手砸人。別以為你犯法就沒人抓了,今天我就明確的告訴你,幸好我剛才下手得快,不然,你就等著蹲大牢吧」賀海緯義正詞嚴,甩手往門口走去,到了門口又補了一句話:「希望你好自為自,別再折騰出什麼了,不然,哼」

賀海緯在瞬間,恢復了在省廳任刑警隊總隊長時的霸氣,他跟葉凡剛轉出病房門,裡面就傳來了郭新平的狂吼聲道:「,顯擺個啥球,不就一個不抵事的政法委書記嗎?老子定要讓你好看。」

這廝轉身一看,現一旁正看熱鬧的地區公安局長林天那臉居然板了起來,正想解釋一點什麼時,林天卻是冷冷哼道:「郭大縣長,你牛氣啊人家一個地區政法委書記不算什麼,老子不是他手下嗎?這個啥的公安局長在你眼裡更算個屁了是不是?哼麻痹的,夠狂的了」林天也是一聲冷哼,頭一昂走了出去。

「林……林局……」後面傳來郭新平那焦急的聲音。賀海緯他敢惹,這個林天他倒是不敢怎麼得罪。這個,當然是因為林天的省里的背景比他的還要深厚一些了。

郭新平一時有些沮喪,一下子居然得罪了兩個領導。這廝想到原因,那個對葉凡同志自然是恨得牙痒痒的,脫口罵道:「都是那掃把星害的。」

「兄弟,你得罪郭新平可是有些不明智?」賀海緯小聲說道。

「不明智你不一樣嗎?」葉凡微微一笑,渾沒當回事兒,那臉一陰,罵道:「得罪他,這個狗日子,下次撞我手裡,定要他喊媽不可敢挖老子牆角。」

「算啦不過,這次的事也給你提了個醒。你可能以前沒遇上過吧,其實,像地區各個縣區之間都存在著競爭,大家表面一團和氣,其實都在暗中較勁著。

特別是你們麻川跟紅沙洲,你要趕他們,他們能不急嗎?這次的事周富德做得也有些過火了,既然客人被搶了,你就得想法子搶回來,而不是去當場比拳頭大。

貓有貓道,狗有狗法。他們玩陰的,你們照樣子可以以彼之道還施於人嘛這就是個計謀與權術的玩轉問題,最不明智的就是動手鬧騰了。

咱們是什麼人,黨的幹部,又不是公安跟混黑的人相鬥。拳腳之道,是最下乘的做法。

當然,這不,不是明擺著吃虧了,你一個人怎麼能斗得過人家十來個,沒被打殘已經算不錯了。

幸好周富德那身體壯實著,不然,換作郭新平的話估計就剩半條命了。你老弟得吸取教訓,多動腦子,不動聲色就能令他們叫苦連天的那才算高明。

你看看周富德,雖說是英雄,但現在可是把地區的幾個領導全驚動了。不但自己住院受傷受痛,傷好后估計還得挨批。此事傳出去那可是丟臉丟盡了,打落了門牙還得往肚裡吞不是?

不過,老弟,這個對你可是個大好機會。目前來看,周富德估計一時半分是回不到縣裡了,你倒是可以利用一下……呵呵……」賀海緯詭異的笑了。

「我很佩服周書記,他是個豪傑」葉凡說道,不大讚同賀海緯的話。

「算啦這次紅沙洲的確有些不地道,不過,這個也是商場競爭的殘酷性。老弟,吸取教訓才對頭,怨天憂人沒用。趕緊把日本客人追回來,看看是否能補救了。我立即把周富德轉到地區去,呆這裡可是有些不放心。你也看見了,郭新平那架勢,派頭很大的會不會生事,這個難說,你以後也得防防。」賀海緯臉上露出一絲憂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