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一十章庄書記來電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章庄書記來電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一十章庄書記來電話

第八百一十章庄書記來電話

馬雲錢、韋不理、鐵東等縣委常委也全趕到了,周富德的房間倒是熱鬧了起來。

葉凡打了招呼后直往地區而去。

德虹大酒樓。

「葉縣長,想不到你們縣的周書記如此野蠻,這個叫我們怎麼敢再到麻川去考察投資?」蒼井一郎長得矮敦敦的,身材雍腫,那臉上,顯露的是相當的不理解樣子。

「蒼井先生,那能叫野蠻嗎?那個,在你們日本就叫武士道精神,難道你們不崇尚武士道精神嗎?」葉凡一句歪理就塞了過去。

葉先生,請不要污辱了我們的武士道精神?我們的武士道精神崇尚的是義,勇,仁,禮,誠,名,忠,克。你看看,你們麻川的周書記都做了什麼?勇是很勇,不過,那是很魯莽的勇,一種無知的蠻幹行為。「蒼井臉上露了一絲憤慨,認為葉凡褻瀆了他們的武士道精神。

「武士道精神,其實是取材於我們華夏的儒家和佛家思想,雖說它起源於你們國家的鎌倉幕府,後來江戶時代不是吸收了咱們華夏傳過去的儒家和佛家的思想才形成的。

最初,它還是倡導忠誠、信義、廉恥、尚武、名譽的。但武士道作為封建幕府時代政治的產物,它吸收的是儒教和佛教的某些表面的東西而不是它的真諦。

儒教和佛教的思想中不能滿足武士道的那些需求,都被你們民族固有的神道教充分提供了。

神道教的信念基礎就是不分是非。因而武士道在人格上容易導致極端的兩重性:自狂而又自卑;信佛而又嗜殺;注重禮儀而又野蠻殘暴;追求科學而又堅持迷信;欺壓弱者而又順從強者……

就拿周書記來說吧,他也是為了麻川人民的利益。對於很不地道的紅沙洲縣極個別領導,蒼井先生不去批判,反而鄙視我們麻川人民心目中的英雄,難道,這就是蒼井先生眼中的武士道精神?」

兩人倒是爭論起武士道精神來了。

「葉縣長,不管你怎麼說,這次考察的事到引為止,我們是不會再去你們麻川了,一個地方,如果連生命安全都無法保證,如何能讓我們安心投資?」蒼井一郎態度堅決,轉爾說道:「當然,我也不願意空手而歸。葉縣長配的藥材我們可以出1o倍的價錢購回去。這個條件夠優厚了吧?」

「噢多少錢一付?我倒想看看蒼井總裁的優厚到底是怎麼回事?」葉凡半眯上了雙眼,說道。

「一貼葯1萬塊,你可以給我一次性配足2o付,我立即付給你2o萬。」蒼井也是半眯上了雙眼,其實這廝在觀察著葉凡的動向。自個兒認為這2o萬對一個窮縣的縣長來說,那就是個天文數字,難道他能不動心?

不過,蒼井註定要失望了,因為,他遇上了一個另類,葉凡同志。

「2o萬是不少了,不過,我沒興趣」葉凡搖了搖頭,這時,傳來了敲門聲,葉凡曉得是農媛媛上來了。

這廝故意打開了門,見農媛媛手中正棒著一碗熬了許久,熱氣騰騰的老蟒肉湯。

故意把臉一板,哼道:「拿上來幹什麼?倒了吧反正蒼井先生不需要這個了。」

「是」農媛媛微露訝然,正納悶時現葉凡朝著她擠了個眼球,立即會意過來,大聲回答道:「好的,我倒下水道去。」

農媛媛一說完,緩步往外走去,不過,那步子走得相當的慢。這個時候,自然是在考驗蒼井一耐性了。

「慢著」眼看農媛媛的身影就要消失了,蒼井終於忍不住了,示意那個女秘。

「怎麼蒼井先生?」葉凡一臉訝然。

「先把葯湯放下,葉先生,咱們慢慢再聊聊。」蒼井的女秘。

葉凡點了點頭,示意農媛媛放下了葯碗,待她走出去后,葉凡立即板正了臉,說道:「蒼井先生,今晚上這一付免費給你試用。如果感覺還行的話,明天早上給我回話,願意去咱們就一起去麻川考察,不願意就算了,不過,我得申明,我只等你到8點,過時不候。」

葉凡說完,再沒聽蒼井解釋,邁著沉穩的步子走了。

良久

蒼井一郎問著女秘:「葉縣長回來了嗎?」

「沒有……看來真的走了。」女秘里巡了一陣子,回答道。

「秀子,你說說,這是不是葉縣長搞的鬼把戲,他們華夏人最鬼了,叫做什麼?」蒼井一時想不起來了。

其實,蒼井作為安達集團的亞洲區副總裁,因為總部就設在香港,所以,對於普通話也能聽懂一半。而且,沒事幹時蒼井都會研究華夏文化歷史,所以,也算是半個華夏通了。

「不清楚,也許這就是華夏人講的欲擒故縱。」櫻秀子微微點了點頭。

「沒錯,就是這句話。葉縣長難道真肯放手,他的目地很清楚,就是想要我去投資。去投資,那個不可能,麻川縣聽說比紅沙洲更窮,那路更難行,條件更差,投資,基本上很難賺到錢。不過,既然葉縣長要玩遊戲,好好咱們就好好玩玩遊戲。」蒼井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端起碗來一干而盡,突然,戲耍樣子笑問秘貓捉老鼠遊戲嗎?呵呵呵……」

「咯咯咯……」里傳來來女子那清脆的聲響。

「葉凡,蒼井的事怎麼樣了?」深夜了,電話里居然傳來了地委庄書記那略顯沙啞的聲音。

看來庄世誠那心也給攪得有點亂,葉凡的失改與成功不光關係著葉凡自身,也是庄世誠向省委,地區各個常委們證明自己那眼光沒錯的證據。

要知道,把葉凡從墨香點將過來,庄世誠也是頂著十分強大的壓力才把此事辦成了的。

自然是因為葉凡的資歷、年齡太淺了。當初,當庄世誠以強硬的態度在地區書記碰頭會上硬性壓著過了提名葉凡為縣長的事後,一報到省委組織部,頓時引起了宣然大。

省委組織部的幾個副職也是彼有微詞,認為庄世誠這個決定太草率了。而且,有些違反組織原則了。因為葉凡不是常務副縣長,更不是副書記,連個常委都不是。

一般來說,按組織提拔用人的原則來說,要擔任縣長一職,先你就得是常務副縣長,或者是省市下來掛職的同級幹部。或者是地區一級各大行局的副職或偏門行局頭頭也行。

當然,也有縣委副書記擔任縣長的。而葉凡,連個常委都不是,這個提拔也太前了,根本就是跨越了幾階。

不過,此事後來居然被省委組織部的宋初傑給一筆批了下來。既然宋部長都批了,下邊的副職還有啥話說,只能當悶葫蘆了。還以為那個姓葉的縣長是不是走通了宋部長那條線。

所以,庄世誠還是相當關注著麻川情況的。就怕葉凡給自己捅出天大的蔞子來那自己這臉絕對是丟盡了,估計也會影響到自己的政治前途。

不過,庄世誠很是盲目地相信著那天那個釣魚的鳳姓老者的眼光。因為,葉凡這個縣長位置,還是那個老者在棋盤上伸指頭點了點那個『帥』字一指定音的。

說來是相當滑稽的,一個縣的縣長如此重要的位置,居然人家一根指頭就決定了。

這世上,有多少事說不清高層的一句不經意的話,對下面來說也許會引起一場小地震。

自從昨天生周富德獨斗紅沙洲的事後,他哪裡還能睡得著。周富德是穩定麻川縣的定盤石,雖說庄世誠這個不怎麼喜歡周富德的霸道,但其人霸道也有霸道的好處。

像麻川縣這種以前稱之為土匪窩的地方,一個過柔的人不可能能掌控得住大局的。

庄世誠千里迢迢把葉凡給招了過來,其目地自然就是希望葉凡能逐步的撐起大局,為將來接替周富德的位置早作打算。

因為葉凡在蜈蚣崖的表現也是相當的強悍,那愛國志士唱的《殺人行》當時可是深深的震憾了庄世誠。

那股子強悍的霸殺之氣其實才是促使庄世誠下定決心,起用葉凡的主要原因。

當然,當時那個鳳老頭的話也佔了將近一半。麻川縣,民風飆悍,就需要像周富德那樣的土匪型號書記。這就叫因地施才才對。

不過,周富德的霸氣倒是十足,是一個充滿原始野性的震氣,就是此人缺乏現代理念,文化知識,品德素質方面修養太低。

想要管住一個縣能行,但想要治理好一個縣,帶領該縣幾十萬老百姓致富那個就有所力有不逮了。

而葉凡也是充滿霸殺之氣,但葉凡的這種霸殺跟周富德的有著本質上的區別。葉凡的霸殺之氣是充滿一種理性的霸殺,霸中有柔,柔中含霸。

而且葉凡文化素質高,搞經濟有一手,兩相一對比,葉凡自然就能取代周富德的位置。

當然,現在說這個為時還太早,葉凡還只是一顆小樹,還太年輕,還需要長期的磨練。

周富德雖說缺乏文化的陶冶,但周富德有著大把子的基層工作經驗,這一點又是葉凡同志拍馬都難以一時趕上去的。

「您好庄書記,蒼井的事現在不好說。紅沙洲縣的郭縣長那麼一使詐,讓這事複雜了許多。

也不知郭縣長在蒼井總裁面前講了些什麼。反正蒼井對咱們麻川縣是失望到了極點。

剛才我去見他,他倒也見了我。說是投資的事不可能,麻川條件什麼的都太差,還不如紅沙洲。」葉凡自然不提周富德,雖說周富德今天的事也相當的魯莽,給蒼井留下了一個土匪形象。

但葉凡對此事不是如此看法,打心眼裡還是有些佩服周富德的。他即便是魯莽,但那個也是為了縣裡魯莽,說起來周富德應該還是位英雄,只是這英雄草莽了一些罷了。

「小葉,商場鬥爭殘酷,此事也給你敲響了警鐘。這事你也不能怪紅沙洲,雖說他們壞了你的事。

但從中,你得吸取教訓。什麼叫商業機密,這就是最好的左證。突然殺出的一匹黑馬,往往就能讓你先前百倍的努力付之東流。

商場如此,官場行走更是兇險,不過,那叫摘桃子罷了。官場不光是一個商場的問題,還有人脈、關係、它涉及的方面太廣了,商場只能是官場的一小部分鬥爭。

怨天憂人沒有前途,激流搏進才是正道。即便是這次機會失去了,你還有無限的機會。

這個,就得靠你自己去爭取了。」庄世誠口氣平淡,倒也沒講紅沙洲的郭新平縣長有什麼做得不對。

這種大是非觀念,其實就是一種較高層次的博大理念。當然,對於庄世誠來說,麻川是自己的地盤,紅沙洲也是自己的地盤,手心手背都是肉。

而這兩個貧困縣處於德平地區各縣區排名中倒一倒二位置。誰能把經濟搞上去,對於庄世誠來說都是一種欣慰。

當然,從私心和厲害關係上說,庄世誠自然是的希望葉凡能有更搶眼的表現,一個證明自己有眼光,二來麻川也能脫去全省倒一帽子,令得庄世誠不用再背負太過於沉重的帽子。

當然,這些庄世誠作為地委一把手,他爛在心底里也不會講出來的。

「我明白了庄書記,我不會氣餒的,恰恰相反,我更有鬥志。我想,蒼井總裁講得在理,咱們麻川的條件是比不上紅沙洲,但條件這個東西是可以改變的。利用一切機會,改變麻川現狀,我結合麻川的特點暫時搞了個三個基本點,準備在靠山屯子鄉建立以毛竹為原料的竹製品基地,比如生產竹席,竹制藝術品等。

以金桃鄉的密桃為基點,搞些罐頭廠,還有一個想法,暫時還不成熟,以後再跟你彙報。

另外,想去農業廳爭取個關於茶葉試驗基地的項目,初步定在織女牛郎這兩個鄉。

這些總稱為『脫帽工程』。」葉凡剛講到這裡,庄世誠贊道:「講得好,脫帽工程。小葉,你形容得很形象。官員最怕被摘帽子,你倒也敢出口,脫帽工作,好好好……」庄世誠居然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