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一十一章搶得先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一章搶得先機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一十一章搶得先機

「不過,庄書記,這些都得以修路為依託。關於修路,這個就相當難了,天車山脈那堵天牆是阻隔麻川人民致富的一座攔路虎,庄書記,聽說今年地區關於交通方面的拔款全向羅州市的羅水公路傾斜,是不是像我們麻川縣公路就不在地區的考慮之內了?」葉凡談了自己初步想法。

「地區是有這個打算,不過,即便是這樣,也不可能把資金全部投到羅水公路上的。

像你們麻川、紅沙洲、歸元等縣。地區還是會酌情考慮給划拔一定的資金的。

當然,咱們德平的情況你也清楚,還想象往年那樣希望地區能拔出七八十萬給你們那是不可能了。

小葉,修路資金地區不會給你太多,但你還有其它路可走嘛比如省交通廳。

你以前在魚陽林泉時不是就弄來了四千萬的款子,把林泉經濟區六鎮二鄉那破路全拓寬成了絲毫不比省道差的敞亮鄉鎮公路。

對於這一點,我很是期待。希望能在麻川也看到如此盛況,哈哈哈……」庄世態談笑間一下子就把葉凡逛進了陷井中。

這個時候的小葉同志,那臉上,自然是爬滿了黑線。

趕緊說道:「庄書記,那個,林泉的情況跟麻川不一樣。當時能弄來4ooo萬也是各種機緣巧合造成的。」

葉凡剛講到這裡那話就被庄世誠給打斷了,說道:「小葉啊你這種思想可是要不得的。林泉有機會,難道咱們麻川就沒有機會了嗎?關鍵在於你的思想還沒拐過彎的,其實,經濟越落後的地方越能出成績,政績。機會也不會給坐等他的人,機會從來就給肯去爭取的人。」

「我明白了庄書記,我會努力的。」葉凡只是一臉苦澀地在電話中說道。

「這就好,這才像一個年輕人的朝氣,咱們都是黨的幹部,你治下有著幾十萬號嗷嗷待哺的老百姓。

咱們為他們作了些事,相信他們也會記著咱們的。這個,也是一種成就。

相信你在林泉經濟區應該有感受到了老百姓對你的態度。」庄世誠又從身譽方面鼓勵著葉凡。不過,關於錢的問題,他是一個子兒都沒提,葉凡想從他手中再撈到點錢,那是不可能了。

「那庄書記,能不能再拔點作為修路的起動資金?現在臨近年關,即便是想去跑點錢都來不及了,估計就是批下來也得等明年了,遠水解不了近渴,我想趕在過年的最後幾十年裡把天牆給拓寬修理一下,不然,人家連麻川縣城都不敢來,如何招商引資,呵呵。」小葉同志還是不死心,有些忐忑著,小聲問道。

「小葉,看來你的幹勁還是沒上來。拿出你在林泉的幹勁來,聽說那個時候你去跑上百萬資金只要幾天就能辦下來。

就拿當時你給衛初婧縣長搞的那個西盤開部來說吧,涵蓋了六七個鄉的地盤。

當時不是沒有辦公地點,你不是才二天,就弄來了一百萬。現在到咱們德平了,是不是要準備藏拙了。

這樣子可是不好,作為黨員,要一視同仁。閑話我不說了,蒼井的事你得再努力,邀請到一個客人不易。

要修路款嘛,我這裡是沒有了,什麼地方能搞到錢,你自己想辦法,我相信你。」庄世誠笑著掛了電話。

「老子底細全被老莊給查清楚了,就連給西盤開部搞到的一百萬那破事兒都給老莊同志知曉得。

那個是人家墨香市電力集團的范總給的。這德平,老子除了認識一下窮得掉渣的政法委書記老賀外,其它人,屁的都不知道,去啥地方弄錢去。

完蛋了,受制於人啊現在老莊估計是舉起了鞭子在拚命地抽著我。這老莊,既要馬兒跑得快又不給草料,全得自己去弄,倒霉」這廝憤憤然了一頓子牢騷,轉爾又有些奇怪。

嘴裡自語道:「怪了,這個好像不對啊庄書記說是地區今年的交通拔款雖說是向羅水公路傾斜,但也沒完全砸到那路上。

說是像麻川這樣的縣還是能弄到一點的。那周書記去地區交通局找了吳局長,這傢伙怎麼說咱們麻川縣今年是一分錢都不可給了。難道是吳白開這老雜毛故意刁難,抑或者說是真像賀哥那樣子說的,紅沙洲在裡面扮演了什麼不光彩角色。

從昨天紅沙洲的表現看,為了阻止我們麻川展,怕我們過他們。

郭新平會下陰手阻止也有可能,這事得好好查查,如果真是那般的話,那咱也不能坐等著挨別人欺負了,揮戈反擊也是應該的了,,什麼爛招都使……」

一看時間,已經是凌晨四點了,這廝往床上一躺,覺得該眯一下子了。

明天早上,也不知蒼井那傢伙心裡怎麼想?其實葉凡心裡也特沒底。自己那老蟒肉搞的葯湯能否吸引住蒼井那個還難說。

如果這老傢伙無所謂了那就煩了。那自己的毛竹基地可得泡湯了,這個對自己來說可不是個好兆頭,出師不利,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小葉同志睡了,可是有的人正趁著月黑風高之夜干出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嬌嬌,你跟陳棟立即趕到德虹酒樓,一定要留下蒼井一郎。不管用什麼手段,絕不能便宜了姓葉的龜孫子和周富德那老雜毛。注意,即便是蒼井無意投資咱們紅沙洲,但你們也得想辦法,也絕不能讓蒼井去麻川。大不了不拍兩散,老子得不到的東西,麻川,得個屁」縣長郭新平躺病床上,一臉陰霾

「郭縣長,如果蒼井硬要去咱們有什麼辦法阻攔,再說腿可是長在他腳上。而且,現在是非常時期,蒼井已經成為各方焦點。」楊嬌嬌皺緊了好看的眉頭,有些難辦樣子。

「哼實在不行,你去找皮東。」郭新平做了個出拳動作,重重地砸在床沿。

「這個,現在地區那些領導盯得緊,我怕會惹上煩。」楊嬌嬌有些為難樣子。

「怕個球你照我說的去做,出了事我負責。,姓周的,老子跟你沒完,還得加上姓葉的。」郭新平差占咬牙切齒了。一把抓在了楊嬌嬌胸脯上,痛得此女那眼淚都差點冒出來了。

自然是小郭子權把她的胸脯當小葉子和小周子肆虐了。不過楊嬌嬌不敢吭聲,因為她那個縣廣播電視局局長一位還沒穩實下來。

目前,紅沙洲縣廣電局正在疇備當中。以前楊嬌嬌不過是在縣委宣傳部里跑腿的小角色,不過,此女也很會嘎,郭新平到紅沙洲后兩人就對上眼了,從此,楊嬌嬌成了郭新平的一塊禁肉。

而紅沙洲縣的縣委書記李占強人不如其名,其實是一點都不強。基本上啥大事都是和著稀泥,郭新平在紅沙洲也是混得風聲水起的,李占強這個縣委書記,實際上差不多快成擺設了。

當然,李占強的年齡是主要原因,不到二年時間他就要退了,何必跟郭新平這個前途無量的年青人爭鬥。自然,郭新平也有許下好處給李占強的。

早上9點。

葉凡一直沒聽到蒼井聯繫自己的電話,心裡一暗,心道估計這次的事給黃了。

不過,葉凡決定不再主動出擊了,蒼井既然如此,那即便是再去求他也沒用。也許蒼井也正跟自己玩欲擒故縱的招子,葉凡對自己的老蟒肉湯還是很有自信的。

所以,這廝一大早就安排了農媛媛守在了德虹酒樓的大廳中,當然是在監視著蒼井的動向了,以便隨時來報。

葉凡今天也不會返回麻川了,他準備去行署各個部門轉悠一圈子。即便是撈不到一分錢,但至少先混個臉熟也好。反正現在回到麻川也幹不了啥事。

不一會兒,縣委辦柳眉芳主任也從家裡趕來了。柳眉芳的老公叫古信林,在地區交通局任副局長。自然,葉凡昨晚上有交待她回去問一下有關交通拔款的事。

這女人,今天一身淡淡的紫色披風,裡面穿著的是一件不怎麼厚的黃色毛衣,把那兩個圓球頂得像饅頭似欲破衣而出。下身緊繃的藍色牛仔褲,把她那凸得相當明顯,性感的臀部襯托得是淋漓盡致,讓人瑕想萬千。

一見到葉凡,此女那屁股好像扭擺的幅度大了不少,真有點走t型台的貓步感覺。

雖說在披風的裹罩下那腰不是特別明顯,不過,那幅度較大的顫慄葉凡還是看得很清楚的。

「騷」葉凡心裡沒忍住,暗自嘀咕了一句,嘴裡問道:「情況怎麼樣了?」

「很糟糕我家裡那位說是這裡面有故事。」柳眉芳臉上一絲鬱悶掛著。

葉凡心裡一格,尋思道,難道真像賀哥猜測的那樣子,紅沙洲縣的郭縣長從中動了手腳。這郭新平是什麼人?憑什麼能說動地區交通局長吳白開這樣子幫他。

「什麼故事?柳主任,方便說嗎?」葉凡小聲問道。

「我家那位說是猜到了一點,這事你千萬別外傳。好像是紅沙洲的郭縣長請了交通局的吳局長,有打招呼的。」柳眉芳湊葉凡耳旁小聲說道。那一小撮秀撓得葉凡臉痒痒的,也不知是不是她故意為之。不過,葉凡同志此刻也沒心情去體味啥女人香露了。

「是不是郭新平給吳局長打了招呼,阻止地區交通局拔款給咱們麻川?」葉凡臉上開始不自然了起來,隨手掏出煙來嚓一聲給點著了。

「好像是,這個我也不是特別清楚。」柳眉芳低聲說道,瞅了葉凡一眼,又說道:「不過,最近郭新平跟吳局長走得很近,就連分管交通的查副專員人家都來往甚密。也許這事,其中還真有啥由頭,唉這事,不好說……」柳眉芳唉了口氣。

「地區交通局有拔款給其它縣區沒有?」葉凡轉了一個彎回來,又問道。

「應該有,像紅沙洲縣昨天還轉賬走了5o來萬。」柳眉芳這話一漏出,葉凡那臉立即陰沉了下來。

心裡罵道:「真敢下陰手氨

轉爾,這廝恢復了平靜,有些疑惑樣子,問道:「有一點我是很不明白,郭新平的能量怎麼會如此的大?憑什麼他就一個縣長,吳局長和查副專員都會幫襯著他?」

「這裡面有故事,郭新平的底細我倒是知道一些。聽說省交通廳的郭世名就是他堂哥,擔任的職務就是省交通廳的財務審計處處長。

自己管錢了,大權在握啊而且,郭新平的親叔叔郭勝全來頭更大了一些,是咱們省審計廳的副廳長。

審計這個要害部門,一般人都不敢饒。去年,郭新平就為咱們地區交通局跑來了幾百萬的補助建路資金,吳局長看他面子這個也正常。」柳眉芳顯得有點神秘樣子倒出了郭新平的底細。

「原來如此」葉凡倒是鬆了口氣,不過,旋即那眉頭又皺了起來,說道:「這下子還真有些麻煩了,如果以後咱們縣要建公路,那省交通廳那一關就相當的麻煩了。作為省交通廳財務審計處處長,那實權相當的大,人家其它處都得看他們臉色行事?就這一關卡住,咱們休想從廳里弄到一分錢。」

「唉……省里那些大爺很難侍候的。不要說咱們一個麻川去弄錢難弄到手。

前次車副專員堂堂的副廳級幹部,而且還是地委常委。去省交通廳搞羅水公路,不要說那些手握實權的部門處長,就是裡面有著關卡關係的一些正科級頭頭都能卡死你。

車副專員差點跑得吐血,人家愣是以這種由頭,那種理由把你卡住,一關沒通過就沒辦法辦成事。

那裡的大爺太多了,道道關口都得拜最後就差一個總工程師那邊沒有想到,結果,其它都批了,可方案還是下不來。

說是什麼,我當時聽我家的老古說了,這世道,咱們下邊的小幹部活著難啊車副專員都如此了,要是換作咱們這些小處長去,人家能否拿正眼瞧一下那都難說?」柳眉芳說道。

……………………………………………………………………

推薦一本官場好書《官路》

劉鎰華揮劍斬棘殺出一條官路

盡說權謀事,

歡愉風雲間。

歲歲「歲月」紅,

月月「盡歡」顏

一場迷夢讓劉鎰華回到2o世紀武警部隊,隨之而來的一場槍擊案讓他機緣巧合當上了公安局長的特別助理所長、局長、縣長、市長……劉鎰華自此踏上官路

官路漫漫……關險重重……且看主角劉鎰華如何揮劍斬棘、劈波斬浪,殺出一條「官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