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一十三章交通局的面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三章交通局的面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一十三章交通局的面色

「那是,我們科有三個副科長,其實對於我們處長安排我代理科長一事另外兩個副科長還鬧了脾氣。說是他們都幹了七八年了,到最後代理科長還是我這個剛進省廳不到一年的從部隊轉業的軍人。不過,我們處長一句話就差點噎死他們,哈哈哈……」范剛得意不已,笑了起來。

「啥話?」葉凡也來了點興趣。

「人家是獵豹轉業的軍人,按國家對獵豹部隊的特殊偶遇,轉業時不但不降職使用,而且還得調一級使用。

獵豹,是咱們國家的驕傲,人家在用生命鮮血保衛著我們的祖國。

哪像你們,整天不就躲在暗處觀察一些什麼,真要抓人逮人還不用你們出手,舒坦著呢

我們處長就是這樣子說的。我當時是上慰副邊長,像這個小東東如果在普通部隊轉業后絕對撈不到一個副科長位置的。也許那個就是處長對我相當好的原因吧」范剛解釋道。

「對你相當好的原因,你小子懂個屁。人家是看廳一級那個級數的官員面子,而廳一級那個級數官員肯定是看鐵哥面子了。你小子還以為憑著獵豹那牌頭轉業了還能威風,威風個球。再厲害的毒蛇被拔了牙還有屁用。」葉凡心裡暗罵了一句,笑道:「嗯扎把勁,爭取把那個科長位置搶到手,實在沒輒時再來找我。不過,我是不希望你再來找我,至少在科長那個位置上。還有,你那份啟封的文件暫時不要簽署。」

「不要簽署,為什麼?」范剛那是不明白了,問道。

「呵呵,你大哥我現在是窮得丁當的響,麻川縣估計你都沒聽說過吧?」葉凡苦澀地說道。

「誰說沒聽過,你們縣在咱們南福可是大名鼎鼎。不過,是窮出名的。」范剛一句話塞了過來,差點沒噎死小葉同志,這廝立即吼道:「你小子皮痒痒了是不是?知道你大哥在麻川當那破縣長還這樣子講話?」

「呵呵,那個,啥的,我一時給忘了。這個小弟我也沒錯什麼,你們麻川的確有名氣,好像還叫什麼縣長的墳墓,大哥,你得小心點才是。」范剛又擠出另一個晦氣的牌頭,差點氣得葉凡要砸電話了。

「算啦,不跟你小子一般見識。既然知道大哥那地方窮,呵呵,是不是該……」葉凡那話吐了半句,相信范剛這嬌棍會明白的。

果然,范剛一聽,電話里頓了一下,笑道:「那還容易,我只要個話,武聖公司不正撞咱手上嗎?叫他們放點血估計能樂死那個猴經理。要知道他們一個月的停產損失估計不下2oo萬。如果能捐二三十萬給大哥那個也算不上啥的。」

「這不就結了嗎?這就是大哥叫你暫時不要簽署的原因,只是拖一點時間,他們如果能堅持住那就算了。」葉凡淡淡說道,人家公司有了損失,這廝那是毫不關心的。

「中午估計他們公司那個猴總會來埋單的,我是聽德平的同志說的。反正這事也了解清楚了,跟他們沒啥關係,吃餐飯應該不犯法。所以,我想請大哥來坐坐,多個朋友多條路是不是?」范剛乾聲笑道。

「那行,到時咱們演唱戲給那個猴總瞧瞧,不過,你小子別太直白,大哥可是要臉子的。」葉凡也是干聲笑道。

「行演戲是我的拿手好戲,包準那個猴總是一點都瞄不出來的。到時,那錢還不是自動就滾了出來,而且,到時,大哥還可以七推八推的不要,錢嘛,不算個啥,哈哈哈。不過,大哥,你說要多少?」范剛又問道。

「太多的話這個也不好意思,就怕背後遭人戳脊梁骨,幾萬塊又不抵事,至少也得2o萬左右才有點奔頭。」葉凡說道,想了想又說道:「他們公司不是搞土木工程,應該有大型號的挖掘設備的,如果有不出錢能提供一點設備支持,比如挖掘機、工程車等東西也行。」

「我先了解一下,看看他們到底都有啥底子。」范剛掛了電話,自然是去查武聖公司的老底子了。

德平這個地方很特別,交通局的辦公地點居然在行署大樓里。估計也因為是經費緊張,建不起新樓,乾脆在行署樓里湊和著一起辦公了。

葉凡在問清地方后直奔吳白開的辦公室而去。

不過運氣不好,吳局長那門前可是人潮如注,葉凡只好排著隊,耐著性子在後面等著。德平這地方,經濟落後,省里有拔得款子下來,下面的縣區全一窩蜂就過來了。

不過,葉凡看見。有的同志走出來時臉上還掛著微笑,估計有點收穫。旋即湊地過,遞了只中華過去,笑道:「同志,哪裡的,搞了多少?」

「歸元縣的,不多,能搞多少,像擠牙膏一般,就擠了幾萬塊錢,打叫花子差不多,唉……」這位同志立即又苦瓜著臉了,瞅了葉凡手中的中華一眼。

「幾萬塊,不會吧,才那麼點能幹啥?」葉凡假著驚訝,問道。

「才幾萬塊,同志,你可能是新來的吧,不知道德平的情況,能搞到幾萬塊已經是……」那同志哼了半句出來,有些不高興了,估計是認為葉凡有點輕視他了。

「對不起同志,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想說堂堂的地區公安局也不能這般摳門是不是?我叫葉凡,麻川縣來的。」葉凡很是誠懇,說道。

「葉凡,麻川來的,你……你就是那個葉縣長?」該同志那瞳孔立即睜大了不少,一臉的驚訝之色。

「,看來老子在德平是成名人了,居然連外縣的都曉得了我的大名。」葉凡在心裡苦笑道,答道:「嗯」

「葉縣長,我是歸元縣交通局的衛宣華,給你打聽過事兒。你們縣那個周書記聽說被打得很慘,被圍毆了,現正在醫院搶救著是不是?紅沙洲也太不象話了,十幾個人打人家老周一個人,不象話氨衛宣華看來也相當的八卦,那眼微眯著來了興緻。自然,是興哉樂禍多一點了。

「這事你們都曉得啦?」葉凡瞅了這廝一眼,一臉正色,說道:「打倒是打了,只是不重,大家都是黨的幹部嘛周書記只是受了點輕傷,現在醫院休息一下。不過,周書記相當的厲害,紅沙洲那十來個人其中也有二個沒討到好的。」葉凡亦真亦假的說道,知道這事相瞞估計也瞞不住了,乾脆講講。

「呵呵,沒傷著就好,就好」衛宣華一臉怪色地走了。

「唉麻川,這次出大名了。估計會對周書記有影響了,如果因此事鬧得周富德被調換了位置,咱剛升的縣長,那位置肯定沒戲。新來一個書記那又不好相處了。從目前情況看,周富德這位同志還算不錯的。

雖說有時有些草莽之氣,但對我的工作還是很支持的。如果換個像賈寶全之流的人來,那就不好相處了……」葉凡心裡尋思開了。

至於那種從門裡一出來就苦瓜著臉的同志,葉凡自然不會再去自討沒趣了。

不過,葉凡細心的觀察過,剛才進去了五個,僅有那個歸元縣的同志是微笑著出來的,其它的,全是一股腦的苦澀著臉出來。

有的同志甚至相當的憤怒,那關門的聲音地響,看來是把那門當吳白開撒氣了。

「都快一個小時了,才給了一個人。看來這錢真不怎麼好搞氨葉凡心裡嘆了口氣,其實也沒底,估計今天得空手而歸了。

不要說有著郭新平在搗鬼,即便是沒他搗亂這個錢也難搞。因為那錢向著羅水公路傾斜了,這個是地區一個大方向。

就是庄世誠這個書記都是這樣子說了,還能搞到多少錢。最樂觀的估計就是能搞到五六萬就算是老天保佑了。

等到1o點,終於輪到自己了,後面還有幾個同志正鬱悶的等著,那脖頸,一伸一縮的像烏龜在運動著,外帶著自然是哈欠連天了。

葉凡剛走到門口,突然感覺身子被什麼東東撞了一下,整個人一下子被撞在了門框上,幸好葉凡的身子骨硬朗,不過還是感覺有點麻。

轉頭一瞧,一個五大三粗漢子,像怒目金鋼一般。這廝把自己給撞在了門框上居然連聲歉都不倒,反而沒好氣地瞪了葉凡一眼,口裡罵道:「沒長眼嗎?」

「沒長眼,到底哪位老兄沒長眼,哼」葉凡那臉也給板了起來,反瞪了過去。

「滾開,我們粟書記要進去」大漢好像生氣了,煩了,順手一把捋向了葉凡。估計是看葉凡個兒比自己小,想耍橫了。

「粟書記,不知是啥旮旯鑽出的是地委副書記之流,不然,他的手下怎麼敢如此的耍大牌……」葉凡正想著,見大漢伸手要拎自己架勢,那手一揮就擱了過去,兩手腕在門框內重重地撞在了一起。

「我的娘也」大漢那手再厲害怎麼經得起小葉同志充滿內息的一擱,那手腕倒是實實在在地撞在了門框上,痛得這廝連媽都喊出來了。

轉爾,這廝生氣了,往後退了一步,咬著牙一腳揣向了葉凡腰部,那一腳氣勢還是挺足的,如果被他踹中估計不怎麼好受。

「慢著王漢」身後突然傳來一道中氣十足的喊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