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一十五章交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五章交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一十五章交手

這廝心裡嘀咕道:「是哪個孫子把此事透露出去的?」在心裡搜腸刮肚了一番之後突然想到麻川縣縣委辦主任柳眉芳不正是古副局長老婆嗎?那這事兒八成是古信林那傢伙給泄騾一刻,吳局長那是恨得牙痒痒的,軟肋被抓,怎麼對付掉眼前這樁麻煩。

不過這廝不虧是久經官場,那應變能力絕對可以堪稱靈動。旋即恢復了平靜,呵呵笑道:「葉縣長,是有這麼一回事。前幾天郭縣長是拿走了5o萬。不過,那錢是他們自己直接從省交通廳搞來的。專款專項,所以,這事兒我們地區交通局不可能插手……」

吳白開沒說全,意思自然是葉凡會明白了,你自己有本事去省廳搞就是了。

「省廳,是嗎?為了麻川人民,看來我真得背上棉被去省廳過年了。為什麼給比我們條件還好的紅沙洲5o萬,反而不給我們麻川錢?」葉凡淡淡一笑,猛吸了一口氣,一句話塞了過去,差點沒噎死老吳同志。

這廝心裡一震,還真怕葉凡這初生牛犢跑省廳去鬧事。年輕人,血氣方鋼的,連公安局的林天局長都敢跟他叫板,他有什麼事不敢做的。為了頭上帽子,這傢伙絕對會做得出的。

因為省廳根本就沒這回事兒,那錢,其實就是地區交通拔的,跟省廳屁關係都沒有。

到時葉凡真的跑去一鬧,省廳肯定會怪罪吳白開亂講話什麼的,那自己那腦袋瓜可就有得疼了。

「這個難纏的傢伙」吳白開在心裡狠狠罵了一句。

「呵呵,葉縣長,咱們的規矩就是,你能從上面弄來錢,咱們只留一點,其它剩下的都給你。人家郭縣長有個親戚在省廳,能弄點錢下來也正常,這個理兒相信你懂的。至於說去問省廳,那個你請自便,能問得來錢我吳白開決不含糊,全給你們麻川,一分錢不提。」吳白開顯得相當的硬朗,其實這廝心裡有點打鼓。

「哼吳局長,今天我也打開天窗說亮話,省廳那邊我也有個同學在當處長。昨天我問過了,年底了,最近省廳都沒有專門針對某個縣的針對性拔款下來。」葉凡那臉一收,自然也硬氣了起來。

其實這廝也是在蒙人,以前水城四秀之一的魚泰是在省交通廳任處長,不過現在好像已經換個地盤了。

而且,即便他還在,葉凡也沒問這破事兒。現在,自然也是硬著頭皮頂上了,兩人都在以詐欺詐,那就看誰能堅持到最後了。

「噢有這事嗎,我怎麼沒聽說過,整個南福這麼大,下面的縣區沒有2oo也有1oo個左右。難道說省廳財審處下拔款子也得跟你那們同學說說?不知你那同學在哪個處高就?」吳白開繼續硬著頭皮頂了上來,這廝是沒到最後絕不願認輸的。這話要是傳到邱茂水、王朝中專員等人耳里,那不得被他們看大笑話。

「,這廝不上當。這下子倒是麻煩了,前次去黨校學習,聽魚泰說是他好像是調到省審計廳去了。這下子不是要穿幫了,麻煩了。」葉凡心裡計較著,快地在腦中繞著彎子尋思著對策。

這個時候,吳白開倒是安閑上下來,略顯得意地斜瞄了葉凡一眼,知道剛才葉凡這傢伙估計是在蒙人,這下子穿幫了下不了台了。

吳白開心裡那個真是暢快啊悠閑的等著看葉凡的笑話了。突然,吳白開那廝身子一動,那眼神,相當隱晦地一直在觀察著手中的中華香煙。

吳白開的表現雖說極端的隱晦,但葉凡在鷹眼和相面術結合下,早就在觀察著吳白開的一舉一動。

知道這廝也是抽出味兒來了,因為那中華就是特供給省部級大員們抽的東東。

自然跟普通的中華味兒不一樣。估計吳白開偶爾也揩油過一支抽抽的,所以引起了他的關注。

葉凡心裡一動,坐吳白開對面,隨手把錢夾子拿了出來,打開后在那個專門夾名片的夾層里翻了起來。

假裝著抽得急一時給抽錯了,那名片一下子從夾層全飛了出來,而有一張暗紫色的名片無巧不巧,居然直接從錢夾子里飛到了吳白開的眼前。

這一手精準的飛名片手法自然對葉凡來說那只是小事一樁,人家就像是飛小李刀一般,那名片暫時權當小李刀了。要是在葉凡內息強注之下,估計用這名片能直接割傷吳白開了。

吳白開正在隱晦地觀察著那支特供香煙,見一東東飛來鋪在了自己面前。

眼睛那是相當自然地掃了那名片一眼,當名片上那三個精緻的大字閃現在眼前後,吳白開心裡的震憾可以用波濤洶湧來形容了。

因為那名片是以前宋初傑為了方便葉凡給宋老爺子扎針而給的,而且。這個東東是宋初傑的私人名片,跟公開的普通名片自然也有所不同一些。

吳白開作為地區交通局長,至今還沒撈到過這種樣板的名片。不過,沒撈到並不等於他沒見過此類高檔貨。

去年也有幸地見過省交通廳的楊副廳長打電話時隨手拿出來個。當時楊副廳長是要打電話給分管交通的秦淮北副省長。拿出那條名片后吳白開正好也偷偷瞅過一次。

後來楊副廳長好像是顯擺還是什麼的,給他聊了一些有關省里那些大員們還有私密電話的事。

而這種精緻,顯得相當莊重的名片,就是省里為那些大員們內部印製的。一般的人都拿不到這種名片,只有相當親近的人能有幸得到的。

而剛才那宋初傑三個字一冒出來,自然令得吳白開同志震驚得無以復加了。

老吳同志心裡暗暗尋思開了,想道:「我說怎麼回事,這姓葉的如此年輕就能坐上一縣之長寶座,而庄世誠還那般的強硬,在王專員堅決反對的基礎上居然硬要通過對葉凡的縣長推薦。

估摸著這事兒就是省里宋部長親自交待的。不然,老莊頭怎麼肯如此的賣力。

這樣的好事咋沒落我頭上,宋初傑啊省委組織部部長,既然他肯給這種名片給葉凡,那兩人的關係倒是值得猜疑了。

屬於那種絕對親密的一種。難道這姓葉的小子還是宋部長的什麼親戚,抑或……不會是宋部長的私生子吧?不然……」老吳那腦子感覺有點堵塞了,不好用了,因為這裡面關係太複雜了,一進想不過來了。

不過,葉凡卻是立即,有些不好意思笑道:「對不起吳局長,名片搞錯了。」隨即把魚泰那種名片遞了過去,倒是正宗的省交通廳的職務。

不過,這個時候老吳根本就沒精力再去關注什麼省交通廳的破事兒了。擺了擺說笑道:「我還不相信葉縣長嗎?不看了。」

一根煙燃盡,葉凡又遞了一根過去。

在點煙的剎那間,老吳突然一震,暗道:「這煙肯定是特供了,聽說專供省部級大員的。

聽說還有一種大熊貓,是專供各大軍區正職以及軍委那些老傢伙抽的。

難道這煙還真是特供中華,這煙從何處得來的,既然這小子有這種高檔貨色,難不成這也是宋部長送的。

那這兩人關係那不是深不可測,難道還真是宋部長的親戚,而且還是相當親的那種,不會真是私生子吧?

當前省里一些高官們,以前去農村上山下鄉那個特殊年代時留下什麼私生子的相當的多……」

這廝又瞅了瞅葉凡,透過煙霧朦朧,感覺葉凡的面相好像跟宋初傑似乎真有點點像。

其實這廝也僅僅是從電視中見過宋初傑,那個早忘記了形象,此時一猜開始,腦子裡自然收不住了,就往那方面想去了,越想倒是覺得越像。

最後,老吳同志一咬牙,暗道:「不管是不是宋部長的私生子,至少他們關係親密,這名片,這特供就能證明這一切。這種大神不是老子能得罪得起的,說不準還能通過此人攀交上宋家,這可是相當好的兆頭。這秘密既然給老子好運地現了,就得放大性應用才行。至於王朝中那邊,郭新平那邊,去他娘的,老子先秘密干著了……」

老吳心裡想著,不過幾分鐘就快地作出了個偉大英明的決斷,於是笑道:「葉縣長,考慮到你們縣的特殊情況,天車山脈號稱天牆,的確難以逾越。

那地方每年都得死好些人,唉……咱們不能再讓這種悲劇生了,想到那些因車禍逝去的人,我作為地區交通部門一把手,心裡難過啊,不能再讓類似的悲劇生了。

不過,地區交通局最近經費的確緊張,只能是從羅水公路的儲備款中先擠出一些給你們麻川的同志救救急了。

當然,這事希望葉縣長別外傳,不然,那些縣區來的同志能把我這門檻踩破了。要是給地區那些領導知道了,我也沒辦法交差是不是?」

「那行不知吳局長能擠出多少來,最好是多給些。天牆號稱天牆,從這名字就知道那個地方是塊最難啃的骨頭,一點錢估計連炸個坑出來都沒有的。」葉凡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