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一十八章國安局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八章國安局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一十八章國安局長

2更到

「嗯這的確是個不小的問題。不過,你們的事涉及到國家機密,這個有個程序的問題。估計,還得過段時間吧。既然萬通公司給你們造成了損失,那以後起封后你們可以直接上訴萬通追回損失嘛當然,我也會儘力把程序辦理好,讓你們公司早日起封怎麼樣?」范剛亦真亦假的說道。

「范科長,不能再等了。最近羅水公路的前期已經疇備快完畢了。如果再給封下去我們公司失去了這次競標的機會,那個、損失不可估量。請省廳領導體量一下我們下面企業的不易。范科長,能不能在這兩天之內把程序都走完。」猴總一聽范剛那口氣,估計是沒有個把月是下不來了。所以,自然也是急了,一直望著地區國安局的局長江布春。

「范科長,這事你看能不能跟省廳的魚廳長打個招呼,抓緊結案。武聖公司的確不易,而且,武聖德平分公司對咱們地區的建設也作出了一些貢獻,而且,羅水公路啟動在即,不能再拖了。

地區領導對他們的風評甚好。這次武聖遭人陷害,地區領導也是相當的著急,這不,昨天已經有二個領導給我打了招呼,我身上這擔子,壓得也相當的重,呵呵……」汪局長微笑著,也配合著猴總講起情來。

其實那是因為猴總跟汪局長的兒子汪陽的關係很鐵,通過汪陽走通了汪局長這一關。

再說此事也已查清,的確跟武聖公司沒屁的關係,所以,汪局長才敢出面為武聖講講情。

不然,即便是給汪布春十個腦袋,他也不再如此犯渾的。作為德平地區國安局局長,他深知國家安全的重要性。

作為一名在國安戰線上工作了幾十年的老國安了,他也深知這裡面的水到底有多深,稍微的一個不慎,就有可能淪入萬劫不復之地的。

「二天之內走完程序,這個不可能。汪局長,你是國安系統的老人了,也知道省廳辦這案子的過程。那是一審再審三審四審才會通過的,何況,明天就是星期六了,我還想陪大哥去麻川逛逛。聽說麻川的山山水水還不錯。」范剛一耙子又給拐到了葉凡身上。

「呵呵,你小子有正事忙就別來了,年過後再來,最近我也沒空。」葉凡隨口笑道。

「大哥,你有啥事連禮拜天都不休息?是不是怕兄弟我去麻川吃窮了你,哈哈哈……」范剛打著哈哈,跟葉凡演起了雙簧,當然,這個雙簧演得相當的自然,就連汪局長這樣的老手了都沒看出來。

「當真有點怕,你以為大哥這縣長好當啊最近得到處跑跑,撈點錢回來準備修路。

在年底前得把天車山修一番。不然,等明年一拖就到五六月了,麻川,拖不起

你真要去哪我叫農主任陪你到處去溜溜,我自己是沒辦法陪你了。」葉凡嘆了口氣,裝得還真像那碼子事。

「算啦,大哥沒空了我就改天再來了,先回省里了。」范剛有些鬱悶地搖了搖頭,咕嚕一聲干進去了一杯紅酒。

猴總這時候自然是在隱晦地掃了掃葉凡,又掃了掃范剛,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猴總,范科長好像很尊重他那個大哥葉縣長,他們應該不是親兄弟吧?」猴總的辦公室里,趙飛花說道。

「肯定不是,聽范科長說是他們關係很鐵,以前這個葉縣長幫了他大忙。」猴總一臉鬱悶地答道。

「猴總,怎麼辦?聽說范科長下午休息一陣子后就要回省城了,他這一走,我們公司的事又不知要推到猴年馬月了,羅水公路可是拖不起。」趙飛花也皺起眉頭,突然說道:「要不給總公司的李董說一下,他在省里交道較好,乾脆直接從省國安廳入手了。」

「不可省國安廳更難打交道了。剛才汪局長也跟我說過了,說是這次我們公司的事主要是范科長主抓的,他也不好插手。

如果他繞過范科長直接給魚副廳長打招呼,那絕對會惹惱范科長了。

如果此人因此事使拌子,下陰手的話咱們公司就更麻煩了。有的事,縣官不如現管。

到時范科長那調查報告稍微那麼偏了一點咱們公司就會惹上煩。

再封下去還了得,真得關門回家賣紅薯了。」猴總一臉的鬱悶不已,狠吸了一口煙罵道:「,捨不得孩子套不中狼,看來只得從他那個大哥身上下手了。」

「你是說從葉縣長身上打開路子,可我們跟葉縣長並不熟,只不過剛才吃了一頓飯,這人,酒桌上都是打哈哈的,吃完飯嘴一抹,誰知他還認識不認識咱們。」趙飛花有點喪氣樣子。

「不認識沒關係,走走就認識了。他總不會嫌錢少?」猴總冷冷地笑道。

「嫌錢少對了,他不正在疇備款子修路嗎?那咱們不就……」趙飛花那瞳孔突然睜大了不少,臉上又泛出了一點喜色。

轉爾,此女又有些肉痛樣子,說道:「估計少了人家不搭理我們。這個涉及國家安全的大事,他敢不敢插手還難說。畢竟那錢也是給公家修路的,而且,他頭上那頂帽子在他眼中絕對比什麼錢都重要。沒了帽子還撈什麼錢?」

「5o萬夠不夠,你說說飛花?」猴總瞥了公關部經理趙飛花一眼,眼神從此女那適中的胸脯前滑過,干聲笑道。

對於趙飛花此女,其實猴總那是心痒痒的,不過,趙飛花這女子,雖說家裡普通,但人倒顯得相當的硬氣,猴總一直盯著,可就是沒找到下手的機會。

當然,猴總也不是那種色鬼型號的人,從不用強。征服女人,他從來玩的是手段,要用真情金錢財物打動人家。

不過,趙飛花卻是軟硬不吃,猴總在嘆息之餘也是無奈地放棄了。因為此女的確很優秀,猴總自然也捨不得這種優秀人才被自己給嚇跑了,畢竟賺錢才是正道,有了錢啥女人沒有。

以前猴總的朋友開玩笑說是你連趙經理都拿不下什麼的,猴金安總會自得的笑道:「老子是知書達理的文士,兔子不吃窩邊草」

「5o萬,太多了吧,估計有得2o萬也應該差不多了。對於麻川來說,2o萬也是筆巨款了。」趙飛花不著痕地側了側身子,自然是把自己那胸脯挪離開猴總那有點猥瑣的視線之外了。

「呵呵,2o萬太少,要下重手。咱們公司一個月損失達幾百萬,這點小錢就要捨得才行。

而且,這錢是給葉縣長私人的,不是給麻川。你給麻川再多的錢人家不能到腰包也不會說你一個好。

公家的感情跟私人的交情不能混為一談。你立即帶現金去葉縣長休息的地方轉悠一圈。咱們得抓緊點,趕在范科長回水州前搞定這事。不然,又得拖了。」猴金安淡淡的笑了笑。

「帶現金,可能不大好吧,人家跟我們不是很熟,沒有來往,這個他估計不敢收。不如把公司那個玉凈琉璃瓶拿去試試。那瓶子聽說是清朝康熙年間燒的,也值五六十萬的,而且好看,現在的官員都喜歡這個,不顯山不露水的。至於說送錢,如果以後咱們公司跟麻川有了什麼業務上的往來再說。」趙飛花倒是出了個好主意。

葉凡去醫院看望了周書記。

「葉縣長,麻川的事就交待給你了。其它話我不說了,趕緊先把天車山那路給修修,不然,再來一個客人也會給嚇跑的。麻痹的郭新平,老子跟你沒完。說什麼也得爭下這口氣,葉縣長,抓緊經濟,咱們就得趕紅沙洲才行。不把紅沙洲踩在腳下,老子死都不瞑目。」周富德看來是被燃起了怒火,粗話細話一起來了。倒是給激起了熱氣。

「周書記,我估計前次去地區交通局要不來錢的事郭新平那小子肯定從中有在搗鬼。

聽說他有個親戚在省交通廳任財審處處長。這次我去地區交通局,求爺爺告奶奶,幸好吳局長還行,給了幾十萬。

看來紅沙洲已經開始對咱們麻川縣動手了。咱們是不是也不能太被動,他玩陰的咱們也得來點火辣的給他們嘗嘗才對。」葉凡小聲說道。

「哼肯定是郭新平那小子在搗鬼。李占強快退休了,估計是不想折騰了。既然要玩,咱們就跟他們好好玩玩,我就不信他們縣就不會撞在咱們手中。」周富德那臉更是陰沉得很,受傷的手地一聲就干在了病床上。

「嗯以後我們注意著點就是了,得防著紅沙洲一些。這次的事也奇怪,咱們縣肯定有人把日本客人的事給捅給了紅沙洲的郭新平,而且相當的快。估計我一通知下去後人家郭新平就知曉了情況,不然,他們怎麼會準備得如此充足。聽說還搞了幾個族少女站竹林里,穿著民族服飾跳舞什麼的。所以蒼井才決定要去看看。」葉凡皺著臉說道。

「娘匹的,可恥的漢奸,賣國賊」周富德衝口而出。葉凡心裡直想笑,這個兩個縣相爭的一點破事,從周富德的嘴裡居然冒出『賣國賊』這偉大的字眼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