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一十九章後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九章後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一十九章後果

3更到,今天月票相當的猛,說明官術的兄弟們力量還是很大的,繼續吧兄弟們併肩子上唉,葉凡到了土匪縣,狗子也快成土匪了。

……………………………………………………………………

「查好好查,抓出此人來老子定要拔了他人皮當鼓敲那良心,簡直給狗吃了」周富德在病房裡幾乎是吼出來的,嚇得護士小姐趕緊推門而進,以為生了什麼緊急病況。

葉凡剛走,周富德打起了電話。

「王專員,郭新平那小子也太不地道了。居然搶我們麻川的客人,這下子倒好,叫我們怎麼做?」

「老周,你這次處理事情也太衝動了一些,欠妥氨王朝中專員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周富德跟著他好幾年了,兩人關係相當的好。

「我知道是衝動了一點,不過,再怎麼說郭新平也不該那樣子做的。他不仁我只好不義了,太氣人了,這氣堵得慌」周富德覺得心裡憋悶,身上的傷倒沒啥感覺,就是心裡難受,不吐不快。

「這就是商業競爭的殘酷性,老周,你只看見了官場爭,卻是甚少體會到商業競爭的殘酷。

其實,商場競爭並不比官場競爭好多少,有時為了自己公司的利益,他們什麼做不出來。

就拿你們麻川跟紅沙洲較量來說吧,葉凡同志在就職演說上大言放了出去要在兩年內脫去全省倒一帽子,趕紅沙洲。

而紅沙洲,自然不想被你們落下了,他們當然要反擊。從他們拉走日本客人就可以看出此事競爭的激烈了。

這個,屬於一種正常的競爭,只是你們麻川的反應太慢了。也許葉凡同志有些貪功了。

如果能早把此事報到地區,由地區招商局出面接待日本來的蒼井,那個不就什麼麻煩都解決了。」王朝中也不知安什麼心思,反打了一耙子,把周富德的注意力往葉凡身上引去。

「哼報告地區,你們不是第二個紅沙洲那才怪?地區招商局知道了還會把客人引到麻川來,你們自己拉走還嫌少。看來王專員心裡有點偏向紅沙洲了……」周富德喜歡講粗話,並不代表他是個蠢蛋,而恰恰相反,他並不笨,從王專員的話中也聽出了一點味道來,心裡暗暗鄙視著。

嘴裡卻是憤憤然說道:「王專員,郭新平此人不光是這事不地道,好像聽說他還去地區交通局做了手腳。」

「有這事?應該不可能吧,你們都是兄弟縣,良性競爭是正常的,怎麼能背後捅刀子使拌子呢?

老周,這種捕風捉影的事別去輕信。」王專員嘴裡大義凜然著,心裡卻是一驚,暗暗尋思道:「怪了,前次交通局的老吳跟我說是郭新平找了他,意思是以他去省交通廳多弄錢來為條件,換取的是地區交通局這兩年內不給麻川縣一分錢的修路經費。

這事怎麼可能傳到周富德耳里,吳白開絕不會把這種事傳出去的,那不是打他自己的臉,郭新平,應該更不會了,這事還真是詭異了。難道交通局有內鬼……」

「誰說不會,王專員,你聽我說。前幾天我去地區交通局要錢,結果吳局長說是今年地區交通局的款子要全面向羅水公路傾斜,一分錢沒要到。

而且還說,這是地區領導的大方向什麼。後來我又去找了查副專員,他也那樣子跟我說了。我還以真是這回事,所以就回到縣城裡了。

幸好你後來還專門從專員基金中抽了3o萬給我,不然,我這老臉不知往哪兒擱了。

畢竟葉縣長一來就從公安局的林局長手是搶了五輛警車回來,那可是要上百萬款子才能買回來的。

而且,前次葉縣長提議要在年底前大修天牆公路,我也表態支持了。

縣裡每個常委們1o萬起頭,我弄3o萬。後來青山鎮的鐵東說是出2o萬,葉縣長也張口說是再弄25萬。

庄書記不是給了葉凡3o萬塊的炸藥費,所以,我覺得這事特丟面子。幸好王專員你給我掙回了一點面子。

不過,今天葉縣長又去老吳哪裡了,老王給了6o萬。所以,我才知道了老吳前次是騙我的,後來從其它地方一打聽,才知道原來是紅沙洲的郭新平從中作鬼。

這小子太不是個東西了,剛才王專員你也講了,咱們麻川眼紅沙洲都是兄弟縣,良性競爭正常。

可郭新平搶我們客人在後,前面又下陰手隔攔我們從地區交通局要錢。

這口氣我周富德絕對忍不下,請王專員支持一下我的工作,能從各方面多拔些款子支持一下麻川縣,我定要幫助葉凡過紅沙洲。太不是個玩意兒了,郭新平。」周富德氣憤不已,差點嚷起來了。

「看來周富德的倔脾氣被紅沙洲人的群毆給激了,倒是激起了他的那股子猛漢勁頭,要跟紅沙洲較量一番了。

這個對我來說可並不是一件好事,我要的是你周富德不但不能幫葉凡,而且還要牽制住他的倔起和展。

這次的群毆事件倒是惹出新的麻煩來了。這事我又不能明面上擺著跟老周這個愣漢子擺明,你幫了葉凡,那就是幫庄世誠。

我王朝中跟庄世誠已勢成水火。怎麼可能讓他從墨香拎來的小子大出風頭,我王朝中還坐這地區干屁用?

老周啊老周,再給你一次機會……」王朝中心裡陰暗地想著,嘴裡再次勸道:「老周,要把眼光放長遠些。麻川只是個小地方,犯不著為了一點小事氣著自己了。

葉凡要嘎就讓他自己去就是了,他能幹出成績來也是他的。這次地區跟他簽約了,如果在兩年內真能過紅沙洲,那個成績可是響噹噹的。老周,你千萬別給他人作了嫁衣。」

王朝中隱晦地提醒著周富德。

「王專員的話真有些莫名其妙,他作為地區專員,以展全地區的經濟為任。

為什麼從他的口氣中我感覺到他好像不希望麻川倔起,不希望葉凡真的干出了成績趕紅沙洲。

難道這個他不喜歡嗎?麻川人民富了,也得於給地區脫了一個大包袱,地區經濟總指標也能水漲船高,這裡面難道有什麼真道道……」周富德一時沒鬧明白,沒想到庄世誠那一個層面的爭鬥上去。

再說,此刻的周富德早就被紅沙洲的群毆打紅了眼,哪會去顧及那個方面。

估計是即便能體會到王專員的一點心思也不會照著去做的。周富德是個霸主型號人才,也可以說是以前草莽的後代。

講的是個快意恩仇,太多的彎彎道道他理不清,這個並不代表他笨,只是他一時轉不過彎來罷了。

「王專員,這個我也明白。麻川縣我會全力控制住的,絕不會讓葉凡反過天來。

他要展經濟我全力支持,干出成績來我作為縣委書記,大頭不是還在我手上。

希望你能支持我,葉凡都弄了6o萬,你能不能再拔些款子支持天車山的修路。

相信王專員也不願意再看到麻川人民受窮了。不管怎麼說,跟郭新平梁子我是結下了,麻川,非趕紅沙洲不可。」周富德再次表明了態度,而且口氣更堅決。

「周富德啊周富德,你小子那心真給豬油蒙了是不是?真要壞了我的大事嗎?這裡面的道道深著呢?

不光是一個麻川跟紅沙洲的事了,這裡面是老子跟庄世誠這個一號在掰手腕。

誰能掰過誰就能穩步控制這德平的局勢。庄世誠現在被老子穩穩壓著,一個地委書記還不如老子這個專員講話好使兒,他難道不想……你這個蠢蛋,哪會明白這個。

眼睛比針眼還小,就一根筋的盯著那破麻川,盯著跟郭新平那點小恩怨。」王專員心裡想著事,冷哼了一聲,不再搭理周富德掛了電話。

這廝在辦公室里轉著圈子,良久,一拳擂在桌上,喃喃自語道:「周富德,如果你一直執迷不悟,那就休怪老子不講過去的情面了。你如果要鐵心支持葉凡,就是跟老子作對,那你就得挪挪窩子了。不過,麻川這個地方特殊,估計庄世誠派葉凡去也是大有深意。如果挪走了周富德,那他的繼任者倒是個麻煩……」

王專員已經在考慮這事兒了。

又是一根煙燃盡,一陣子痛楚傳來,王專員是忙不迭地滅了手中香煙,隨手又掏出了一隻嚓聲給點上了。

這廝嘴裡喃喃道:「吳白開這次的表現有些反常,既然郭新平跟他打過招呼,估計也給了一些利益給了。

為什麼說反水就反水了,難道周富德跟紅沙洲的群毆使得吳白開良心現所以反水了,不然,怎麼會擠出6o萬給葉凡。

這個應該不可能,吳白開此人有良心的話那天底下就沒有了沒良心的人。

此人就喜歡女人肚皮下那個騷尿坑,不會是葉凡走通了他的關係吧?到底是什麼使得老吳肯拿出這麼多錢給姓葉的小子。

送錢給他,葉凡不可能拿得出的。不會是老吳動了什麼心思,想投向庄世誠那邊,這個應該不可能……」王專員感覺自己那能裝萬物地腦袋瓜好像也不好使了。

揣摩來琢磨去的想了許久也沒理出個頭緒來。不過,至少有一點,那就是在王專員的心中,吳白開這廝跟他的關係已經有了一絲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