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二十一章粟副書記的老毛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一章粟副書記的老毛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二十一章粟副書記的老毛病

「你以為我粟一宵是講著玩是不是?不匯,不匯你叫我粟一宵滾蛋是不是?當時在場的都是下面縣裡的幹部,姓葉的一傳出去,我那臉還能擱啥地方。」粟一宵沒好氣哼道,瞅了一臉肉痛的王漢一眼,扔了根煙過去,哼道:「你小子也是,牛高馬大的塊頭,居然還被那小子給撞得如此的丟人現眼,連老子也遭了池魚之殃。」

「我也不知咋回事兒,就我這身塊頭,就是頭野豬也能給撞翻了,咱們地區有幾個幹部能受得了我一撞。

除了公安部門有幾個還行,其它部門……不過,奇怪了,那小子估計也練過兩手。

不是林局的手下,那神槍手衛勇都給他擺平了。」王漢一臉的沮喪。

以前對自己那身塊頭還是相當自信的,打架也打過,從沒吃過虧,想不到今天碰上一硬茬了,這廝隱晦的掃了粟一宵一眼,突然狠道:「粟哥,要不我找人整那小子一下,保准他三個月起不了床。,敢跟粟哥做對,不打得他喊媽我就不姓王「

「你小子熊啊剛才我們跟他打賭的事好多幹部都曉得,人家一出門不久就出事了,你以為公安局那林局長是吃稀飯長大的。

此地無銀三百兩啊蠢貨這段時間給老子安份著點,別去遭惹什麼是非。

你小子的代理局長還沒搞定下來,別把那頂帽子給打飛了。」粟一宵叱訓著,扔了根煙給王漢,語氣突然放緩了不少,說道:「你動動腦子,那小了也不簡單,你看看,公安局的林天不是被他整得很慘。

那個跟我相比,他可算是丟盡了臉子。可那小子有過事沒有?人家現在還不是活蹦亂跳的。要玩陰的,林局不比我差。

而且,今天交通局的吳白開也很邪門,怎麼肯給那小子錢?那可是2o萬,不是二毛錢?

一般的下面的縣來要錢,今天因為地區交通局要往羅水公路傾斜,不會給太多的,能接近1o萬就頂天了。

那小子一出手,吳白開居然給了2o萬,這事還真有些詭異。還有,聽說那小子可是地委一把手庄書記親點的將,庄書記雖說現在被王專員壓得有些喘不過氣來。

但人家好歹還是一把手,誰能保證他沒翻盤的機會。咱們,還是小心著點,至於說整那小子,有的是辦法。

不是聽說那小子跟王專員簽了個二年內趕紅沙洲縣,脫去全省倒一帽子的約定嗎?

紅沙洲的郭新平早就動手了,呵呵,前天晚上,周富德這土匪不是被紅沙洲群毆,沒打死他已經算不錯了。

所以,那小子嘎不了幾天了,咱們好生看著他倒霉吧,而且,這次周富德的事估計一時難以善了啦,郭新平聽說傷得相當的重,而且臉明顯的破相了。

現在已經送到省城水州去動手術了。如果郭新平真被破了相,郭家在省里的親戚會無動於衷嗎?

周富德,估計馬上就要倒霉了,呵呵……」粟一宵不虧是官道老油子了,消息靈通,分析起這些道道來是頭頭是道,聽得王漢是心服不已民。

突然,這廝一拍自己那腦袋瓜,驚喜的叫道:「粟哥,你剛才說是周富德要倒大霉了,那粟哥不是有希望啦?」

「啥希望,你小子愣里愣氣的瞎嚷個球?」粟一宵因為是局中人,一時倒沒想到什麼。

「就是那個啥的……」王漢急了,站了起來,跑外面關上了門,又嚷道。

「那個啥的,哪個啥的,你小子快說,沒磨蹭著難受?」粟一宵還真沒明白王漢的意思。

「粟哥真沒想到?」王漢不敢確定,因為粟一宵有時是揣著明白裝糊塗,王漢如果自作聰明顯擺的話,那鐵定吃粟一宵一個爆栗的。所以,這廝叫著這話時條件反射般的伸開大掌捂住了自己那粗大的腦袋瓜。

「快說,你丫的找打是不是?」粟一宵這次是真不明白,所以生氣了,一掌拍在了桌上,那牙杯都彈了起來。

「那我說了,你可不能打我。就是周富德不是倒霉了,那麻川縣委書記那位置不就空出來了,粟哥你難道不想去坐坐,雖說通都區好,但那畢竟是一副的,那有去麻川當土霸王的來得自在。而且,如果粟哥去了,也能把兄弟我拉過去,順理成章可以坐上交通局長寶座了。過得一兩年,粟哥還能拉我一把,指不定弄個副縣長乾乾。而且,粟哥一過去,那是穩壓葉凡那小子一頭,氣死那小子了,哈哈哈……」王漢講到得意之處,早就忘形了,差點笑咧了嘴。

「你小子這腦袋不笨啊我一時倒真沒想到太多,麻川縣委書記,周富德那位置,好好好……」粟一宵一時高興,叭地一聲順手就賞給了王漢一個爆栗。不過,這次是高興著打的。

「粟哥,你又打我了。」王漢摸著自己的腦袋瓜,一臉的鬱悶,其實這廝是裝出來的,自然是高興了。

這廝輕輕的開了門出去了,不久,從外面走進來一個長得相當標誌的姑娘,估計就2o來歲。

一身淡粉色的現代旗袍格式的厚裙子,上身的頭隨意地亂披散著,有些凌亂地撫過臉頰,但顯得相當的自然隨意。

那豐潤的臉龐上有著淡淡而妖靈般的紅暈,眼睛微微笑著,有著妖媚的迷離誘人。那剛上過唇膏的濕漉漉嘴唇光彩照人。

旗袍中央還用絲帶輕輕的束了起來,沉甸甸的乳峰蜿蜒而下,像竹筍樣的往外撐得很累,那優美的曲線連接著豐滿的圓臀,下身現代旗袍里開叉較高,隨著這女子一走動,旗袍開叉處露出的風光自然令得粟一宵那眼球都快炸出來了。

「傻啦,死相」這女子白了粟一宵一眼,嫵媚到了極點。這廝身子一震,立即,餓虎撲羊,度如風般地跨步了上去,一把抱起了那女子用肩膀撞開了辦公室旁邊的一扇小門,兩人滾將了進去。

「有沒人看見?」粟一宵一邊小聲問著話,那狼爪子早就探出,拉一下,急不可耐地就把那女子旗袍上的扣子給扯拉開了。

「你輕點不行啊,我這身衣服剛在水州買的,扣子全給你扯掉了。」女子小聲嗔怪道,白了老粟一眼,又小聲嗯道:「我哥在外面盯著的,現在還沒人來上班。再說,你這樓上整層就你一個人辦公,有啥人來?」

那女子其實就是王漢的親妹子,其實也不是王漢為了巴結粟一宵而送出了自己妹子。王漢這個人雖說有些奴才相,但還沒無情到那種地步。

只是當初粟一宵去王漢家逛,現了王漢的妹子王媚后,那眼頓時就收不回來了。

粟一宵此人不但是官場老手,在情場方面也是一聖手。自然,經他長期不懈地堅持,一年後,終於把王媚給騙到了床上成了自己胯下之女人。

「輕個屁,扯破了再去買,老子有錢。」粟一宵根本就不理會,手上又是一陣子扒掉,那旗袍是徹底開張了,露出了裡面那毛茸的內衣,不過,這內衣可沒扣子,粟一宵吼道:「還不脫了?」

「咯咯咯……自己用牙齒咬,我才不脫。」王媚輕聲妖笑著,老粟狠了,一咬牙,真的用上了牙齒咬了起來,自然,王媚也配合著,不久,那內衣在牙齒和手的幫助下終於是咬開了。露出了裡面那高聳如雲,底盤厚重的一對乳峰子來。

「妹子,一個月不見,你這裡好像更大了許多,是不是哥哥我的肥料給養成的,哈哈哈……」粟一宵得意地笑了,一嘴就咬將了上去,像嬰兒吸奶一般,咬得王媚是全身顫慄,咯咯嬌笑不已。

王媚的顫慄更是激起了豬哥粟一宵的全身燥動,這廝是再也忍不住了,叭拉幾下,王媚頓時成了一全裸肥羊,其間溝股分明,山峰橫立,茵草萋萋,桃源中彷彿傳來了潺潺的小流。

「老子來了」粟一宵一聲大吼,長槍如一子彈,準確、直接地命中桃花源地,深及花心層處,一陣子包裹著的緊皺摺子,令得粟一宵頓時全身輕顫,忘了自己。

密室中。

頓時是金戈鐵馬,肉浪番滾……

萋萋哀鳴如杜鵑泣春,又似老鴉悲秋,伴隨著呼哧呼哧的喘息聲,頓時唱響了密室交響曲。

只有可憐的王漢局長,這個時候眼珠子睜得大大的,正在巡視著走廊上。不過,王漢干這事已經有幾個月了,倒也熟絡得很。

自然,她妹子王媚在辦公室里跟粟書記野合的次數相當的少,畢竟這裡人太多,不方便。他們自然有更隱秘的地方了。

不久

終歸平靜。

「看來,得趕緊給舅舅打個電話了,此事宜早不宜遲。估計現在已經有許多人盯上那位置了……」粟一宵嘴裡小聲喃喃著,在王媚的乳峰子上狠狠地捏了一把才拿起了電話。

「看你笑得如此燦爛,是不是有好消息了?」武聖公司,猴總辦公室內,猴金安掃了一臉笑容的趙飛花一眼,調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