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二十三章費大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三章費大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二十三章費大師

一番檢查下來,費凌塵鬆了口氣,笑道:「的確不錯,其實這個不叫硫璃玉凈瓶,應該叫青花聖凈瓶才對。硫璃跟青花瓷瓶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賣弄完一番精僻的瓷器鑒賞學識后,費凌塵轉爾笑道:「不過,有一點我不明白,說句實話,以前我跟猴總聊過,想把這瓶子轉過來,不過猴總沒肯,說是他的最愛,葉先生又是如何轉過來的?當然,如果不方便說我也不問了,只是有些好奇猴總的決定罷了。」

「呵呵,也沒什麼見不得人的。我們麻川的現況想必費大師也聽說過,為了修天車山那天牆之路,我們找上了猴總。

當時只是想租幾台車子用用。猴總問我為什麼?唉……沒錢難辦事啊,我是動了全縣人民自己動手修路的。

也能為天車山脈少送幾個孤鬼到地府報道。猴總聽說過,二話沒說,說是借我們幾台車子,而且是白借的,不用租金。

後來,還代表他們公司捐贈給了我們麻川縣這隻玉凈瓶。我想,這玉凈瓶拿到縣府里去當擺設還不如變成錢多賣些炸藥回來。

那路能修得更好,麻川人不是死得更少嗎?所以,本來是想到水州找到雷坦的,不過想到大師之名就先到這裡來碰碰運氣了。

如果大師能看得上眼就給盤下吧,我們縣急需要錢修路,在年底前得把路重新拓寬整平一些,時間不等人啊,我需要現款。

想信以大師的信用,知道這是為麻川人民修路的瓶子,應該會給我一個合適的價格的。」葉凡小棒著費大師,令得這老頭心裡相當的受用。當然,面上這老頭還是一幅波瀾不驚樣子。

沉思了一陣子,費凌塵說道:「猴金安先生都能如此有愛心,我費凌塵難道只看錢不成?呵呵呵……況且,我著實喜歡這瓶子。這瓶子如果拿到水州去拍馬的話估計能賣上6o來萬。這樣吧,我給你8o萬,要現金的話我立即交待人去取來,要支票的話我立即開張給你,轉賬也行」

「謝謝費大師對麻川人民的厚愛,麻川人民不會忘了費大師的。這樣,這瓶子還是按6o萬價格你直接轉賬到我的縣長基金賬號里,另外2o萬就作為瓷王閣捐贈給麻川人民的怎麼樣?另一個也請費大師放心,這錢,我一分一毛都會投入天車山修路中去的。」葉凡一臉慎重,說道。

「不要了,要那些虛名幹什麼,就是8o萬買瓶了。」費大師倒是古怪,葉凡幫他作名氣了他反而不要。

「費大師,您跟我們葉縣長有點像。」這時,一旁的農媛媛小聲嘀咕道,居然被一旁的年青人聽見了,哼聲道:「哼能跟我爺爺相比嗎?我爺爺連喬副省長都讚不絕口的。」

「怎麼說話的真雄,沒大沒小了。」費凌塵那臉一放,還真有點臭脾氣。

「呵呵,你講得在理,我的確不如費大師的,我只是一個粗俗的小官員。」葉凡隨口笑道。

「我講得沒錯的,這瓶子本來是猴總私下送給我們葉縣長的朋友禮物,我們葉縣長也回禮了一罐御用龍井,那個可是吳局長送給他的私人好東西,聽說也很值錢的。這下子,葉縣長把瓶子卻是拿出來捐贈給了麻川人民修路,而且名頭還是武聖公司的名頭,葉縣長一點光也沒沾著。這個跟大師的風格不是很像嗎?」農媛媛不服氣了,小聲說道。

「哈哈哈……」

葉凡跟費凌塵相視一笑,真有種知已的感覺。

「葉縣長,你的作為令費某汗顏得很,真雄,以後要學著點。你馬上開張1oo萬的支票作為買瓶的費用,葉縣長能捐出玉凈瓶而不留名,咱們也該為麻川人民作點小事了。」費凌塵的確有點感動了,示意孫子去辦理了。

從瓷瓶閣出來,農媛媛一直拿眼瞧著葉凡。

「幹嘛,瞧得人心裡毛,是不是我們的農大小姐看上我了,不然,那就奇怪了,咱又沒多長出一耳朵的怪物。」葉凡淡淡笑道調侃開了。

這個時候因為弄到了錢心情大好,決定好好地調戲一下農媛媛,見她不作聲,臉上爬上了紅暈,旋即收斂了笑意,一本正經,說道:「不過,咱可得跟你說清楚,我是有女朋友的,你如果真要那個啥的,只能當相好了,哈哈哈……」

「啐想得美誰想當你相好。」農媛媛那臉唰地就紅透了,趕緊輕啐了一聲,白了葉凡幾眼。

轉爾,此女跟葉凡相處了一段時間,也不像當初那般的拘謹了,咯咯咯妖笑道:「葉縣長,我覺得你真有大本事,才幾天時間,前前後後估計都弄了近2oo萬了。這瓶子1oo萬到手了,交通局6o萬,還打賭贏來了那個小粟子的2o萬。聽說庄書記還拔了3o萬的炸藥費,這一合計,不得了,整整21o萬了。加上前段時間去林局長處弄來的警車,不下3oo萬了。而且,武聖公司還白白借車給咱們用……」

「小粟子,你講的是通都區那個粟書記吧」葉凡感覺好笑,這農媛媛還真是愛憎分明,把人家堂堂的通都區副書記都叫成了小粟子,不知粟一宵那豬哥知道了作何感想,估計會不會嗝氣過去都難說。

「他不是小粟子是誰?割了當太監最好,死粟子,欺負咱們麻川人哼」農媛媛嘟著嘴笑道。

「呵呵,算啦,不說那人小粟子了。至於說我乾的這些,是應該的,咱們都是為了麻川人民嘛媛媛,你作為土生土長的麻川人,難道不希望看到家鄉人都過得好嗎?」被農媛媛那水靈靈的眼睛盯著,這廝心裡其實也是得意不已。

被一個美麗清純的壯家妹子贊著,那有不賣弄的,立即打起了官腔。眼前又浮現出那天晚上在車裡給農媛媛臀部抹葯的旖旎風光來。

農媛媛那性感圓潤的屁股又浮現在了眼前,特別是那兩個圓丘中央的那條深深的股溝子,還有那不小心漏出來的幾根茵草,更是令人噴血。這廝心裡頓時一熱,胯下那玩意兒居然自個兒抬起了頭。

「好久沒跟妹子合體了,這下子是不是那老蟒兄弟又要造反了?唉以前在林泉還能找丁香妹或菜西施或衛初婧都能解決掉。

現在初到麻川,倒是一個女人都沒有,是不是該展個把,以慰勞一下小葉凡了。

不然,長期憋著會憋出病來的,從人體生理學上面講,這個不宜於干工作的,從人體精氣神來說,陰陽調和才是最佳的養生之道嘛」葉凡心裡狠狠地自罵了一句,趕緊轉過身去,自然是怕胯下那高支的帳篷被農媛媛現了。

不過,當這廝眼神的餘光瞄了農媛媛一眼時,那個啥的真有些尷尬了起來。

因為,這廝那胯下高支的帳篷居然被農媛媛無意中給現了,而且,農媛媛那眼神在那高支的東東上掃了幾眼,連脖頸都有些顯紅暈了。

「完蛋了,這下子真是大條了,丟人到姥姥家了。縣長在女下屬面前高挺那玩意兒,這個自制力也太差了點。」這廝在心裡喊了一聲,狂念清心咒,那玩意兒總算是安份了一些,總算是往下低下了頭。

「葉……葉縣長,你錢包丟出來了,我給你撿起來。」這時傳來農媛媛那有些不自在的聲音。

「錢包」這廝往腳下一瞅,可不是嘛,那個不是自己錢包是什麼。

「他娘的,都是這該死的錢包,估計剛才農媛媛現了自己錢包掉了,所以順道著也現了自己胯下高支那玩意兒。」這廝那個恨啊,氣得真想飛起一腳把那牢啥子的錢包給踢到臭水溝去。

這廝微一愣一分神,感覺胯下東東好像被人碰了一下,頓時訝然了。

現農媛媛蹲下身子正撿錢包,趕緊想退後一步,不過,不小心沒退好,反而沒站穩定,往前一撲,壓向了農媛媛。

這廝趕緊伸手把農媛媛給抱住了,主要是怕自己壓下去傷著農媛媛。

這下子那自然是更大條了,胸脯一接觸到農媛媛那對乳峰子,胯下那支不安份的肉長槍是再也忍不住了,似欲破褲而去自由翱翔一番,正正地頂在了農媛媛的雙腿之間。

葉凡感覺這次小葉凡特別的活躍,似乎連內息之氣都給注到了那隻長槍上,那東東的硬度估計快趕上軟一點的木棍子了。

「葉……葉縣長。」農媛媛突然被人給抱住,嚇了一條。那身子扭擺開了,想掙脫開去。那般一掙扎,磨蹭得某男那支槍是毛燥了起來。

「噢對不起,剛才沒站穩,怕傷著你了。」這廝立馬反應過來,有些不好意思說道。

手往下放去,無巧不巧的居在又放在了農媛媛的翹臀上,感覺手上一個圓丘,這廝心裡一盪,捨不得放開了。

「沒事,這是你的錢包」農媛媛低著頭,小聲說著話遞上了錢包。

「嗯謝謝」葉凡伸手接地,手自然地從農媛媛的臀部一拂而過,抓住了錢包。

回到縣裡。

葉凡住的大院已經收拾好了。裡面一個內院就住著葉凡一個人,方圓為了避嫌,暫時沒搬過來跟葉凡一起。外院住的是秘書車紅軍,也就是農媛媛的表哥。

葉凡巡視了一圈下來,感覺相當的滿意。這內院相當的大,環境幽美,小假山,小池,樹、花都有,倒像古代的一個小花園。看來馬鬍子家真的有錢。

今天是星期六,這廝也是難得清閑地躺在了一竹制躺椅子上吱嘎吱嘎地搖晃著,看起來快活賽神仙了。

按理說沒人來打撓自己的,不過,不久就傳來了輕輕的叩門聲,葉凡這廝無奈地站起,剛打開院門,現居然是金桃鄉的代理書記蔡則民。

說是昨天拿了葉凡的批條去縣財政局馬林局長處領取金桃鄉的桃樹補貼款子。馬林局長推說經額太大,要周書記點頭才行,那可是五十萬。

而且還說,縣財政局賬面上就剩下一百多萬了,年底快到了,總得留點救急,不然,年底了連工資都給補貼給了桃樹,那全縣幹部職工不得造反了。結果只給了5萬,五萬塊錢一拿回去,不到一天就給完了。

昨天晚上還沒領到桃樹補貼款子的農民又集中在了鄉政府等著,倒也沒人鬧事,不過,如果再沒款子拿回去就講不來了。

「哼」葉凡冷哼了一聲,轉頭朝車紅軍交待道:「你立即電話打給馬局長,要求他立即把款子拔給金桃鄉,不然,一切後果他自己負責。」

這廝心裡罵道:「財政局是縣政府領導下的財政局,不是書記的錢包。連錢袋子都給書記捂住了老子這個縣長還管個球。書記管人事,縣長管錢干具體活,連財權都給書記了那這個縣長還怎麼當下去。」

一會兒車紅軍臉色有些難堪,說是馬局長說要周書記的指示才肯拔款,不然,他負不起這個責任。

「他在家還是財政局?」葉凡心裡一股子憤氣噴了上來,問道。

「本來今天是禮拜天,他該休息的。只是昨天接到通知,說是地區財政局星期一要下來核查一些賬務,所以財政局的同志全在加班,倒沒人休息。」車紅軍小心的說道,因為,葉凡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了,就怕觸了小葉縣長霉頭。

「把電話給我。」葉凡拿過了電話,直接拔通了馬林的電話。

「馬局長,我是葉凡,縣財政局沒錢了嗎?」葉凡略顯憤然,問道。

「剛到賬13o萬款子。」馬林口氣淡定的回答著。

「為什麼不拔給金桃鄉,你不是不知道此事的嚴重性嗎?」葉凡口氣開始重了許多。

「知道,但我也沒辦法。就剩這點錢了,離年關還不到2o天了。要是到年底了拿不出錢工資,下邊人還不拔了我人皮。再說,周書記前段時間有交待,這筆錢不能動,要留在年底度難關的。如果有周書記的批條,我是可以划拔了。」馬林還是相當沉穩地答道。

這廝,自然是有峙無恐了。以前周富德霸道慣了,麻川縣的牛縣長和江縣長根本就指使不動縣財政局。

1o萬以下的款子有縣長批條還是能拿走的,過1o萬就得周書記哼話才行。

馬林作為周富德的鐵竿粉絲,自然是惟命是從了。所以,小葉縣長的批條,人家根本就不賣賬。

「馬局長,黨的章程、制度你都不懂嗎?縣長管經濟管錢財,書記管人事管黨務。」葉凡口氣更重了許多。

「這個……那個……上面雖說那樣子說的,但書記可是管著一切的,政府也是在黨領導下的。拔錢也得看實際,如果會引起大亂子的事書記當然可以制止了。」馬林咬了咬牙,豁出去了。其實這廝也是麻著膽子在頂著葉凡,就怕給了錢以後周富德回來那還了得,還不拔了自己鳥毛。

「是嗎?我看你這個局長,那位置是不是……哼……」葉凡話說了一半,氣得掛了電話。

轉爾一想,計較心頭上了,沖蔡則民說道:「財政局的老馬說是要把錢留在年底,其實年底職工幹部工資的事也在確相當麻煩。對於金桃鄉的老百姓,我很同情。不過,馬局長執意不拔款子,你回去跟鄉民們解釋一下,錢縣上是有,就是拿不出來。得放在年底急用,叫大家耐心等著,明年再想辦法了,呵呵……」葉凡的話自然是話裡有話了。

「我明白了葉縣長,我回去會努力做好鄉民們的思想工作的。」蔡則民心領神會,走了。

「這個馬林也太不像話了。」一旁的車紅軍哼道。

「沒事,我想先休息一下。下午的時候你注意著財政局就是了,有情況隨時向我彙報。」葉凡躺椅子上眯上了雙眼。

「注意財政局,那好。」車紅軍一臉疑惑的退出了內院,心裡嘀咕道:「財政局有啥好注意的?又是星期天,葉縣長真有些奇怪,難道有人到財政局搶錢,再說,要搶那裡也沒錢啊,那錢在銀行才是,幾個破財本,有啥好搶的……」

「周書記,剛才葉縣長來電話要提錢,給我頂回去了,不過,他好像很生氣樣子。」馬林略顯擔心樣子,在電話裡頭說道。

「提多少?」周富德斜躺在病床上,淡淡的問道。

「5o萬,我就給了金桃鄉的蔡則民5萬塊,這錢我不敢出去,不然,這年底怎麼過。我……我還說了,這是您的指示。」馬林小聲的說道。

「嗯就那點錢了,得看祝葉縣長昨天去地區交通局弄了6o萬,估計他那縣長基金裡面也還剩有十來萬吧,解決掉暫時的麻煩應該沒問題了。」周富德口氣平淡的說道,這廝兼職了近一年的縣長跟書記,早就習慣了權錢一起抓了。

根本就沒有換位思考一下,認為自己作為書記,這也是為全縣大局作想,不能由著葉凡胡來。再說,葉凡還年輕,不懂得麻川的情況,自己這個書記替他看著點,也是為黨為國分憂。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