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二十四章美女主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四章美女主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二十四章美女主播

周富德同志也不想想,都給他分憂光了還管葉凡毛事?這黨的縣長還設來何干。說起來也是因為麻川太窮給造成的。

「不過,葉縣長好像生氣了,哼聲說是我這財政局長位置什麼的,就怕會惹麻煩。」馬林吞吞吐吐的倒出了這話來。

「哼這麻川還是我周富德的天,黨管幹部,什麼時候輪到他來指手劃腳了。小動了一個潘麻子,你就害怕啦?這麻川,天塌不下來的,天塌下來還有我周富德一雙粗手撐著。

你放一百二十個心,有我周富德在,誰也不能把你怎麼樣了。」周富德冷哼一聲掛了電話。嘴裡喃喃道:「看來這傢伙坐不住了,老子才受了點小傷,他居然立即就跳出來想搶人事權了。不過,紅沙洲的事還沒處理好,這邊先由著他去嘎幾天算啦,等老子回去了再好好治治這小子,別以為麻川的天就會變了,休想跟老子斗,你還嫩著呢不過,麻川的經濟也還得他去挑大樑才行,搞經濟,老子根本就一瞎子。」

周富德雖說放權讓葉凡大力搞經濟,誓要過紅沙洲。不過,這廝又捨不得權力,那話是放出去了,不過,這邊權力還是抓得緊緊的。只有在周富德他自己同意下的抓經濟才有用。

「周富德的勢力在麻川是根深蒂固,一時想扭轉那是不可能的。不過,不能什麼事都不幹,像馬林如此不聽招呼的人,長此下去,必定成會麻川經濟展的拌腳石。

錢袋子被別人控制著,這日子沒法過。不過,目前縣裡常委會裡只有一個方圓會支持我,其它人都看不透。

先得把組織部長孫明玉給拉過來,把馬雲錢想辦法整倒才行,過後,再來收拾馬林這騷包……」葉凡心裡想著事兒,把車紅軍叫了過來,問道:「你既然是農主任的表哥,那農蓮蓮估計跟你也有點親戚吧?」

「是的,農蓮蓮也叫我表哥,當然,不是很親的那種了。」車紅軍恭敬地說道。也不知葉縣長問這話什麼意思。

「農蓮蓮不是聽說正跟孫部長談朋友,談得怎麼樣了?孫部長估計也有二十六七了吧,也該成家了。」葉凡故意問道,隨手還扔了根煙給車紅軍。

不過,車紅軍接過後只是幫葉凡點燃了,他自己的倒是夾耳朵根上了。看來挺懂事的,再說,他跟葉凡接觸還不久,不敢放肆。

「唉本來談得好好的,不久……」車紅軍把孫明玉跟農蓮蓮家裡的一些糾葛也給倒了出來,說的跟農媛媛講的是大同小異了。

「噢那孫部長得急了,江賓縣的農家已經下了最後通碟。」葉凡故意嘆了口氣。

「沒錯,孫部長昨天晚上又到蓮蓮家了。好說好歹,而且還拉上了宣傳部的杜部長一起給作說客。

不過,最後還是沒用。我表妹蓮蓮就懂得哭,要死要活的。不過,蓮蓮很孝順家裡人,叫她狠下心來跟著明玉部長她又於心不忍,就這樣糾纏著。

不過,蓮蓮也說了,如果家裡硬是逼她,她死也不嫁給那個江賓縣的什麼太子爺。唉……」車紅軍嘆了口氣。

「難道孫部長就這樣放棄啦?」葉凡故作訝然問道。

「肯定不會,孫部長也很喜歡我表妹的,絕不可能放棄。今天早上孫部長的父親,地區組織部的孫國棟部長又到了咱們縣,不過沒到縣裡,估計這個時候已經到了蓮蓮家了。」車紅軍有什麼話都沒瞞著葉凡,既然葉縣長感興趣也就說說。反正這事兒在麻川也不是什麼秘密事兒了。

車紅軍頓了一頓,又說道:「聽說地區電視台的剛調來不久的女主播江桃紅這次也跟孫部長一起下來了。」

車紅軍眼中露出一絲粉絲樣子來。

「她來幹什麼?」葉凡心裡一動,想到了電視台的宣傳作用,如果能把整修天車山公路時的情景拍下來播出去,那至少能給麻川起到很好的宣傳作用。以前在墨香時市電視台的于飛飛就給了自己相當大的幫助。

「聽說是最近地區電視台正想搞一個宣傳先烈的專題片,而咱們麻川縣以前不是土匪縱橫。

當時為了消滅那幾家土匪,人民解放軍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這裡,是他們用鮮血才迎來解放的。

葉縣長如果到處轉轉,就有可能現,以前留下的彈孔還是相當好孫部長要下來,江桃紅就跟著一起來了。

聽說一起來的還是地區宣傳部的一個女同志,說是要搜集整理一些資料,以便於以後搞專題片宣傳先烈。」車紅軍講到最後,那臉色也凝重了起來。

「那咱們麻川還真有著悠久的歷史,應該算是老區、邊遠縣吧,是應該好好的宣傳一下。給農媛媛說一聲,問問孫部長的事辦得怎麼樣了?」葉凡隨口說道。

「要不我直接到表妹家去瞧瞧,有什麼情況也好給您彙報。」車紅軍感覺葉凡對孫明玉部長的事好像很關心,所以也重視了起來。

「也好,有什麼事直接打電話給我。」葉凡點了點頭。

車紅軍剛走,葉凡直接拔通了香港齊天電話,問道:「齊天,那次我跟你說過,在江都省安排一個副鎮長的事能不能搞定?」

「那個還搞不定我齊天還混個毛。一個小副鎮長,又不是縣長。江都省省長可是我伯父,老大,你也太小看老弟我的能量了。如果大哥肯去江都省,我給你弄個縣長噹噹,算啦,你已經是縣長了,呵呵……」這小子一臉的得瑟在電話中叫著,旋即問道:「蒼井那老傢伙考察得怎麼樣了?「

「行,能搞定就好。最近估計就要去弄了。要不你現在就回來,我們去行動一下。」葉凡干聲笑道。

「不用回來,再說最近我也忙,估計得年底了才能回來。一個小副鎮長。前段時間大哥給我講過後我就注意到了。

後來有一次我打電話給伯父時正好是鄭秘書接的電話,我就趁機給鄭秘書嘮叨了一下。

他說那個簡單,如果什麼時候決定了打個電話給他,不用我伯父出面,他自己直接給江賓縣的縣委書記劉水和打個電話就能搞定。增加一個副鎮長那個只是小菜一碟,不是什麼難事。」齊天隨口就來了,渾沒當回事。

「行估計就在這幾天了。」葉凡笑道。

「行到時打電話給我。」齊天笑道,又問起了蒼井的事,葉凡只好把事情給他講了一遍,這廝立即罵道:「蒼井這龜孫子,太不是人了,這麼陰的事也做得出來。」

「沒事過幾天他自個兒會回來的,我看他能嘎出我的手掌心沒有?無非是想以此來談些對自己有利的條件,故意去紅沙洲轉悠了一圈子。這些生意人,都是人精,能多撈點決不會含糊的。」葉凡笑道,非常自信。

「看來大哥在麻川日子不怎麼好過氨齊天的語氣中居然有一股子興哉樂禍。

「你丫的,大哥落難了你還得意,是不是找抽,要不你給大哥弄上百來萬先救救急。」葉凡干聲笑道。

「打住老大,蒼井可是我花了大力氣才說動來的。至於現款,嘿嘿,相信老大自己有辦法,以前在林泉幾千萬都行,現在去麻川了,幾百萬還不是小菜一碟。小弟我現在香港,能給你搞啥款子。就是我把工資全捐給你也沒幾塊錢。」齊天干聲笑著立即掛了電話,不再聽葉凡嗦了。

「你小子」院子里傳來葉凡那憤怒的吼聲,可惜齊天早掛了電話。

「唉這作人,真是累氨葉凡嘆了口氣,懶散地伸了個懶腰,打了個長達一分鐘的哈欠,一屁股坐下躺在了椅子上。

「當豬不累,可惜,只有幾個月好活」這廝剛躺下,居然傳來一聲譏諷般的冷哼聲。而且,絕對是女子聲音。

葉凡心裡一愣,暗道,在這麻川縣城內,現在周富德躺在了醫院,還有哪個敢對老子如此說話,而且還是女的。那眼神,自然地朝著門口看著。

隨著影子婆娑,不久,裊裊而來一位披著白色風衣的天使般女子。腳上白襪子配著紅鞋子顯得鮮艷無比,圓嫩嫩的蘋果臉蛋俏嫩得好像能滴出水來。頭上梳著著烏光漆黑的通心木髻,裡面,幾根小鞭子般的頭垂掛在兩腮邊,越使她顯得格外動人,似乎一顆水蜜桃子嫩鮮得令人流口水。

不過,此女此刻那臉上雕注著的卻是滿臉的傲氣和不屑,甚至,葉凡的鷹眼和相面術施展開來,現了她隱藏在眼中的一絲絲複雜的莫名恨意。

「怪了,老子躺這好好的,招你惹你啦,怎麼會恨我,太詭異了吧」葉凡心裡感覺有些莫名其妙,嘴裡卻是沒說話,還是那樣子,慵懶地躺在竹躺椅上,雙眼懶散地,大條地看著那女子。

而且,這廝還故意的,好像在欣賞,抑或是品頭論足似的,那眼神,猥瑣至極的在那女子身上滑溜著,從臉龐到脖頸,從脖頸到胸脯,從胸脯到腰肢,再溜到小腹部,直到腳下。

「哼葉縣長就是這樣子尊重女性的嗎?」那女子似乎有些憤怒了,狠狠地瞪了某猥瑣縣長一眼,質問道。

「呵呵,本人在自家大院躺著,無聊的看看天,這個沒犯法吧,更沒礙著你什麼事吧?

既然是在自家大院里,眼神猥瑣一點也正常。比如你在自已房間,即便是脫光了誰能說你沒禮貌丟醜什麼的。

姑娘,你無意中撞了進來,一哼聲就是當汁不尊重誰,天下自有公論的。」葉凡還是沒站起來,淡淡的回著話,渾然當沒這個女子在一旁似的。

「牛氓你才脫光了」那女子憤怒了,嘴一張哼了回來,露出了一臉的鄙夷。

「牛氓,剛好相反還差不多。私撞民宅可也是違法的,本人沒叫你倒是先叫了,可笑,天下有如此可笑的事嗎?唉……某人常說,天下,唯女人與那啥的難養也難道真給某偉大人士說中了悲哀」葉凡還之以一臉的漠視。

「你才是小人」那女子哼道。

「小人不小人,關鍵在於你的心怎麼樣?無虧於心的做事,別人認為你是小人,那又如何?」葉凡眉毛一抬,露出了淡淡微笑。

「葉縣長真是牙尖嘴利,小女子講不過你,我想問問,這裡是不是以前江縣長他們住過的地方?」那女子冰冰的問道。

「你是誰?我為什麼要告訴你?」葉凡心裡一動,感覺這女子有點詭異,心裡暗道:「他娘的,要是晚上的話遇上此女還真以為遇上魂鬼中的小倩了,也來個人鬼情未了好像也不錯的。」

「江桃紅。」那女子從牙齒里擠出了這三個字。

「你也姓江?」葉凡故意這樣子說道,當然是想探探這女子的情況。

「別誤會,我是地區電視台的播音員,是來採訪搞專題片的。這馬家大院就是我們採訪的重點對象。聽說這院子是以前馬鬍子的妹妹馬雨桐住的?當時解放軍剿匪時還經過激戰。」江桃紅立馬澄清自己,意思叫葉凡別誤會,她跟江縣長是一點關係都沒有。

她的如此行為倒是引起了葉凡的注意,暗道:「難不成這姑娘跟江縣長還真有一點關係,不然,難以解釋她眼中的一絲隱藏很深的恨意。何況,為什麼如此慎重解釋,此地無銀三百兩啊不過,應該不可能,如果有關係的話車紅軍早就該告訴我了,難道車紅軍還不認識前任江縣長的千金?應該是我錯覺了。

「請坐江姑娘。」葉凡收斂了玩戲,拉出一條凳子,笑道,「說句實話,我也剛到麻川,對於這馬家大院還真不怎麼熟。如果江姑娘要了解情況的話我可以安排縣檔案館的同志跟你介紹一下。」

「那好。」江桃紅輕輕的坐在了凳子上。葉凡站起來親自給他泡茶去了。

「葉縣長,你一個人住這裡面?」江桃紅口氣緩和了一些,問道。

「是啊本來想叫幾個人一起住,不過,大家都說這裡面晦氣,不敢來,呵呵」葉凡故意又扯了出來。

「晦氣,是不是江縣長的死,那跟這有什麼關係?」江桃紅不動聲色,說道。

「是啊人死了跟豬有啥區別,這世上哪有鬼神一說。」葉凡還是在故意下套,這下子又有所收穫,現在自己講到『豬』這個字眼時,江桃紅那眼皮子明顯的抽動了一下,好像有些不滿樣子。

「是的,鬼神的東西誰信?」江桃紅淡淡說道。

「所以,江縣長上弔死了,他的精神已經消亡,人都去了,不可能還能回來,咱們有什麼可怵的,你說是不是的江記者?」葉凡裝得非常隨意,繼續刺激著江桃紅。

「嗯」江桃紅嗯了一聲,轉過臉去,好像眼睛里有進沙子了,擦巴了一下。不過,葉凡現她那眼眶裡隱約有淚氣。

「唉江縣長可惜了,英年早逝啊聽說是受不了工作的壓力上吊了。也有人說是貪污受賂,還有人說是找小蜜什麼的,要是他能更堅強一些,更清正一些,更正派一些就好了,這人哪,不能太脆弱。」葉凡剛講到這裡就被江桃紅很不禮貌的一聲「誰說的」話打斷了。

見葉凡有些愕然地望著自己,江桃紅立即恢復了平靜,說道:「失態了,我是覺得一個人壓力再大,也應該不願意去自殺的,何況江縣長還是一縣之長,能坐上這個位置的人意志力都是非常強的。再說貪污受賂,江縣長不是那種人,在這麻川縣,口碑還是相當好的。說是找小蜜,更不可能了,江縣長為人正派。」

「是嗎?你怎麼曉得的。不過,也許是吧聽說江記者跟孫部長一起下來的,你沒跟他們一起嗎?」葉凡轉移了話題,心裡已經有了計較,也不願意再刺激這位可憐的姑娘了。不過,現在也僅僅是有點懷疑。

「噢他們去河對岸了,我對這馬家大院感興趣,就先過來轉轉了,估計他們也快回來了。」江桃紅隨口說著,瞅了葉凡一眼,又說道:「葉縣長,能不能讓我參觀一下這內宅。既然要搞專題,以後說不準還要實地拍攝,先來看看有個打算。」

「行啊我帶你到處轉悠一圈。能給地區電視台的美女主播當回導遊,相當榮幸。」葉凡故作非常榮幸樣子,帶著江桃紅在內院轉悠了起來。

當走進江縣長上吊的那個房間里,江桃紅伸手在這裡摸摸,哪裡敲敲,嘴裡故意讚歎著馬鬍子那屋子設計得精緻,還扯到了古老的藝術等方面。不過,葉凡一邊隨口聊著,那鷹眼可是一直沒停止著觀察江桃紅的。

「有人說江縣長是被人謀殺的,我認為這事純屬扯蛋。我有個哥們以前在公安部調查室工作,曾經組成了一個調查組下來調查過此案子。

最後也沒現什麼。唉……江家人也真是,沒事找事幹嘛,人死了就死了,還得折騰麻川人民,麻煩」葉凡剛講到這裡,眼神隱晦地現那手正摸在一張雕花床上的江桃紅之手,是拚命地捏在了一格雕花的床花格上,而且顫慄得厲害。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