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二十五章專題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五章專題片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二十五章專題片

那雙本來漂亮的眼睛,突然朝葉凡射出了能噬人般的仇恨眼光。當見葉凡假裝著轉過臉來時,江桃紅立即收斂了恨意,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說道:「也許是吧?」

不過,轉爾,此女裝著有些好奇樣子,問道:「不知葉縣長那位哥們叫什麼名字,能在公安部調查室工作,那工作肯定特別有意思吧?」

「這個恕我不能告訴你了,公安部調查室的同志都是相當神秘的。他們有鐵的紀律,當初我跟他因為要好,所以,呵呵……」葉凡故事推託道,面顯為難之急。自然是在吊江桃紅的胃口了。

「當時你那哥們都講了什麼?」江桃紅好像很巴婆似的一直在刨根問底。

「這個,恕我不能亂講。」葉凡又繼續推託,隱晦地現江桃紅那絲恨意又冒了一絲出來。

這廝心裡又是一動,嘴裡喃喃道:「不過,這個……」

一見江桃紅那略顯期盼的眼神,這廝立即閉嘴了,聳了聳肩,笑道:「這個,跟我們也沒啥關係,不講了,再講磕襯人慌,江記者,我再帶你到處溜溜。」

「那,謝謝」江桃紅雖說失望得很,但又要裝著一臉興趣樣子轉悠了起來。

「江記者,麻川太窮了,甚至,到現在還有餓死的群眾。你是電視台的名流主播,在咱們德平來說名聲是響噹噹的。能不能借著做專題的機會順便宣傳一下麻川,從人文、地理、歷史、經濟、交通狀況等各個方面去闡述一番麻川的現狀。」葉凡拋出了自己打算,不管有沒用,先在江桃紅心裡打點一番總比沒講的好。

「這個有點難度,我們這次的專題主要的專註點就在當初解放軍剿匪方面,不能變成麻川經濟的宣傳片,那樣子搞就沒特色了,沒有了特色吸引不住觀眾眼球,這專題片還作來幹什麼。何況,台里也不會通過的。」江桃紅輕瞥了葉凡一眼,口氣淡漠。

估計心裡有怨氣,如果她真是江縣長的親戚,那就說得過去了。甚至可以說她心中對麻川充滿了仇恨,自然不會關心麻川人民死活了。

「那算啦,既然你們專註點不在此那我也沒話可說。不過,再過得二天,我們麻川人民全體動員,自己出工出力,全縣能幹的都上陣整修天車山脈,到時能不能請江記者給通融一下,給我們作個宣傳。」葉凡笑道,一臉的和藹樣子。

「哼我最討厭搞這種看上去花里胡哨,實際勞民傷財的大型活動了。對不起,臨近年底了,我們電視台沒空。」江桃紅一點面子也沒給小葉縣長,令得這廝面上有些尷尬。至少,江桃紅沒把面子工程四個字給噴出來,也算是給小葉縣長留了點面子。

心裡哼道:「還真是牛氣,電視台就了不起啦。老子好歹也是一縣長,這般低聲下氣地求你了居然一點面子都不給,不給面子也說得過去,至少話也要說得委婉一些吧……」

這廝心裡不痛快,嘴裡卻是笑道:「呵呵,江記者一定會認為我又在搞什麼政績工程,面子工程了。

說句實話,作一個官員,有時也的確得搞些這方面的光鮮事。上級領導才能看到你的成績。

不過,這一次我完全沒有這方面打算。天車山,想必江記者坐車上山下山時也有所感覺。

那裡每年都得因翻車失去二三十幾性命。有人成了孤兒,母親失去了兒子,妻子失去了丈夫,男人失去了女人,唉……就拿這次修路來說吧。

我們政府只能出點饅頭湯水錢,其它工錢都出不起。是老百姓們自己投工投勞,說白了,是出白工,他們的漏點,他們修路的熱情,難道還不能成為地區電視台報道的熱點?」葉凡倒是顯得很是真誠。

不過,江桃紅就像茅坑裡的石頭疙瘩,對這事好像漠不關心,冷冷哼道:「我還是那句話,電視台沒空。領導安排的事還拍不完,哪有空去拍你們修路。再說,葉縣長不是為了面子工程,還拍來作什麼?」

江桃紅那臉上的一絲不屑又冒了出來。

「在你心中認為,當官的都是為了那個是不是?那我就明白的告訴你,至少在我葉凡身上,這件事絕對不是,哼」葉凡略為生氣了,冷哼了一聲不再理她。

自個兒就出了房間,回躺椅上繼續搖著自已的生活了。原本有的一絲同情心,這下子全給化為烏有了。

這廝甚至有些惡毒地想,如果此女真是江縣長的女兒什麼的,老子還查案,查個球

「嗯,我在葉縣長這裡,你們過來吧。」江桃紅接完電話,放下電話后,走了出來,說道:「葉縣長,也許你認為我是個無情的人,但這是我作人的準則,估計孫部長他們快到了。」

話音剛落,外面傳來地區組織部部長孫國棟那略顯蒼啞的聲音笑道:「葉縣長,好雅興氨

「雅興,難得如此啊,人家說偷得浮生半日閑,說句實話,到麻川這麼多天了,就今天悠閑一點。前段時間到處跑路,像叫化子一樣,地區那些部門領導看見我,像趕蒼蠅一般揮著蒲扇一扇子就過來了。呵呵,這麻川,日子難熬啊孫部長,請坐。」葉凡打著哈哈,迎了上去。

「呵呵,葉縣長,日子總得要過,麻川這麼多年都過來了。別太心急,有的事,得慢慢來,心急也喝不了熱豆腐的。」孫國棟一屁股坐在了另一張躺椅子上,搖了起來。

不一會兒,農媛媛、車紅軍也進來了,趕緊泡起茶來。最後進來的是孫明玉部長,不過,他身旁還跟著一個身著紫色衣衫的美貌女子,跟農媛媛長得點一點像,估計就是那位令孫明玉頭疼得很的農蓮蓮了。

「呵呵呵,明玉部長,帶得美人歸啦?」葉凡故意刺激孫明玉,因為剛才車紅軍已經偷偷給自己彙報過了,說是孫國棟部長出面也沒搞定這事,好像是對岸江賓縣的農家家人反應非常的強烈,一點也沒給孫部長面子。

這個也正常,孫國棟雖說在德平能呼風喚雨,但在對於河對岸的農氏家族家人卻是沒法子使喚家是江都省江賓縣人,孫國棟能量再大,也不能跨省管轄。

剛才在農家,農蓮蓮已經哭成淚人。農蓮蓮母親尋死覓活的,鬧得不可開交。

農蓮蓮夾在中間,自然難過了。農蓮蓮的哥哥農閣東態度還不錯,一直在勸著父母親,不過,好像沒啥用。因為這個又牽扯出了另一樁婚姻。

農閣東的女朋友也是江賓縣人,好像其父在江賓縣也還有點來頭。給農閣東提了個唯一的條件,他啥時提拔陞官了再登其家門。

所以,農蓮蓮的母親為了兒子的終身大事,只好硬起心腸去刁難女兒了。

農蓮蓮的母親韋紅梅本來以為憑著孫家在德平的名頭,幫自己兒子農閣東搞一個副鎮長作作應該不難,誰知,這裡面又牽扯出另一個煩來了。

孫國棟去江賓縣找過人,不過好像沒走通。人家面上是客氣,什麼近鄰縣,兄弟剩孫國棟背影一轉,人家不認人了。

「唉讓葉縣長看笑話了。」孫明玉明顯的是有些沮喪,焉頭達腦的令人好笑。一旁的農蓮蓮那眼眶一紅,那淚自個兒又出來了。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唉……」葉凡嘴裡自然地就念叨出了這句話,與葉若夢的過往又浮現在了眼前。

現場人聽到這句略顯悲涼的語句,也是陷入了一種莫名的情緒之中,倒沒人出聲音來。

良久

葉凡轉頭,笑道:「讓大家見笑了,孫部長,去過江賓縣嗎?」

「去過不下三回了,什麼人都找過,沒用,唉……」孫國棟一下子好像顯得蒼老了許多,顯得相當的無奈樣子,也有他這個地區組織部長做不到的事。

「怎麼會?」葉凡有些不明白了,心道不就一個副鎮長,你孫國棟出面用錢砸也能砸出來呀一萬不行二萬,二萬不行五萬,還能不搞定,難道其中還有什麼牽拌著。

「唉……葉縣長,說給你聽聽也無妨,反正也不是什麼很丟臉子的事。

本來是能弄下來的,後來殺出一匹黑馬。江賓縣黨群書記蔡中明的兒子蔡東對蓮蓮也有意思。

那次他跟蓮蓮的哥哥一起吃飯,當時蓮蓮也在,本來蔡東跟蓮蓮的哥哥農閣東關係還行,隱晦地提出了這事。

閣東知道蓮蓮跟明玉的關係,所以直接拒絕了,誰知蔡東那人記恨心特別的強,聳恿他父親蔡中明出面從中作梗。

江賓縣的劉書記自然不會為了我們德平的人去得罪蔡中明了。這事,估計是難以走通了。

想不到我孫國棟干組織工作幾十年了,經我手提拔的官員沒上上千,也有幾百了吧。

結果怎樣?連一個副鎮長職位都弄不下來。人家說,隔行如隔山,我也想說,隔省如隔天氨孫國棟感嘆道。

「原來如此」葉凡應了一聲,這時電話響了起來。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