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二十六章放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六章放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二十六章放屁

走到一邊后剛接通就傳來齊天的聲音道:「大哥,你如果現在就去弄那就更好了,我伯父的秘書鄭平現正在東河市辦事。

江賓縣是屬於東河市管的,而且,東河市離江賓縣就二小時車程。剛才聽了我說的,鄭秘書答應,如果要辦他立即去江賓一趟,正好江賓的劉書記還在縣裡。

只要劉書記點頭,直接就可以叫組織部下去考察了,一個小小的副鎮長,還難不到劉書記的。

而且,鄭秘書人相當好,也來過我家,我還叫他鄭哥呢。不過,他叫我齊少,哈哈哈……」

這廝一邊噴著口水,一邊是狂笑不已,頗為得意。葉凡甚至看到了香港那頭的得意相。

「有啥稀奇的,你小子也是省城太子爺,人家叫你齊少也正常,人家可不是看你面子,那都是你伯父那虎威在。要不大哥也叫你齊少算啦,看把你給猖狂的。」葉凡沒好氣哼聲道。

「不敢,我咋敢叫大哥叫我齊少,那會折壽的。」齊天趕緊打住了,口氣一下子恭敬了起來。

「知道就好,行你立即跟鄭秘書打個招呼,我們立即趕到江賓去。而且,順道如果能從鄭秘書處搞點錢就好了。」葉凡干聲笑道。

「唉老大看來是窮瘋了,撈錢居然都撈過境了,連外省的主意都打過去了。」齊天心裡賊兮兮想著,嘴裡立即笑道:「大哥,這個可不好吧,怎麼好意思叫鄭秘書把江都省的錢搞給你們麻川,這個好像不符合政策歸定,有賣省的嫌疑……」

「符合了屁你小子想想,如果麻川的路修好了,江賓縣,甚至東河市的車子直接可以通過麻川縣城,爬過天車山脈到德平。

再到水州不是更方便。就連安東省那邊的車子也可以打這邊過來。

當然,也可以通過德平到浙寧省那邊去,絕對比他們現在走的路近了不少。

我也打聽過了,主要是因為天車山那路太難走了,大車根本就不敢過。

如果他們肯出些錢來,搞好了路他們不是也受惠。不然,以後我們自己搞好了路,他們如果要過的話那可就得收買路錢了。」葉凡一臉正經訓道。

「大哥還真是掉進匪窩了。要不要再來句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從此路過,留下買路錢,哈哈哈……」齊天干聲狂笑開了,趕緊去打電話去了。

不過幾分鐘就來了電話,說是鄭秘書答應吃過飯後就去江賓,並且已經跟江賓的劉書記打過招呼了,叫葉凡去江賓酒樓匯合。

「還真是麻煩你了齊大少,如果真撈到了錢,那老蟒肉再獎勵你一巴掌。」葉凡肉痛的作出了選擇。

「yes還是大哥好,我盡量讓鄭哥說說,看看能不能搞點錢。不過估計希望不大,其實江都省比咱們南福窮多了。咱們南福的經濟總量排名全國第6位,江都省還在1o名之外。富人問叫花子討錢,於理不合,這個是有些困難。」齊天笑著掛了電話,不過,又撈到了一巴掌老蟒肉,這廝心裡其實早樂開花了。

「媛媛,你立即去神女酒樓安排一下,咱們吃完飯還有事干。」葉凡給農媛媛交待道。

「既然葉縣長忙,我們就不打撓了,這次回來純屬私事,我們回家吃飯就是了。」孫國棟也笑道。

「孫部長,你們遠到是客,這飯肯定得吃了,還有江主播也是頭次來咱們麻川,貴客盈門怎麼能不招待呢?」葉凡嘴裡笑著,瞅了一臉灰色的孫明玉一眼,笑道:「明玉部長,幹嘛那樣子,山不轉水轉,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轉悠著回來了,哈哈哈……」

「還怎麼轉,沒希望了。我都打算帶著蓮蓮私跑了,唉……」孫明玉居然漏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孫部長,如果你有空的話下午我陪你去江賓縣走一趟。」葉凡轉頭微笑著,說道。

「葉縣長在那邊有交道?」孫國棟有些愕然地盯著葉凡,心裡是一點也不信。自己作為老麻川人了,出面還沒用,葉凡剛來,他怎麼可能擺平這事兒。

「呵呵,沒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葉凡淡淡的噴出了這麼一句有點輕狂的話來。

孫國棟立即大喜,手重重地往茶几上一拍,說道:「謝謝,那咱們立即起程,別誤了時間。乾脆到江賓去吃飯,我作東。」

「行你們誰要去也說一下,江主播,要不要去江賓縣城逛一圈回來。」葉凡笑著巡了大家一眼。

自然,全都想去了。

「紅軍,你不能去,留下來,我早上交待的事給辦好。」葉凡笑道。

「嗯」車紅軍無奈地點了點頭,眼神中頗有一股子不舍。

「不理,這段時間你得抓緊點,爭取好好表現一番,周富德一下子是回不來了。也許……」地委副書記雷鳴懷在電話里慎重地交待著麻川縣委副書記韋不理同志。

「是不是周富德有可能挪窩子了?」韋不理心裡一動,嘴唇顯得有點乾澀,咂巴了一下。

如果周富德真的挪了窩子,那自己這個副書記上去坐那個位置希望是相當大的。葉凡一個太年輕,二來他剛升了縣長,跟自己沒有可比性。

「這事還難說,你暫時干好工作才是最主要的。即便是周富德沒走,但一時他又回不來了,那麻川縣委日常的工作總得要人去臨時頭代替主持著,不然得亂套了。」雷副。

「估計庄世誠會讓葉凡先代著的。」韋不理有些拿不定。

「庄世誠當然想葉凡代著了,不過,有人不會讓他如願的。咱們坐山觀虎鬥就是了,呵呵……」雷鳴懷笑道。

「雷書記,前次周富德有給全體常委下達一個硬性任務,就是修理天車山那路的事,有給我安排1o萬塊錢的任務。要不要多弄一些,既然要干好工作了是不是也得表現一番?」韋不理小聲請示樣子說道。

「能弄得來嗎?」雷鳴懷笑道,轉爾又說道:「不過,你小子可別把主意打我頭上,我這裡沒錢。」

「哪能問您要錢,錢這個好辦。前次金桃鄉那桃子的事有人還欠我人情,這次定叫他還我一次,弄幾十萬應該不難。」韋不理笑道,一臉的輕鬆。

「別提那事兒了,你還嫌搞的事不夠大嗎?桃子桃子,能要人命的事桃子,你還是儘早抽身,別再糾纏在桃子里去。哼」雷副。

韋不理那身子一震,趕緊說道:「雷書記,我沒再陷下去。再說那事跟我也沒關係,我會記住的雷書記。」

「好自為之。」雷鳴懷掛了電話,面上一層凝重都快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都是姓葉的小子惹出的,那桃樹人家自個兒要砍,砍了多好,這傢伙硬要留著。留著終究是個禍根子……」韋不理放下電話后,一拳重重地擂在了桌上,再一掃,那茶杯到地上碎開來四處亂彈了。

「不韋,什麼事惹你生這麼大氣?」從韋不理的身背後穿出一隻肥嫩的手掌來,一把就摸在了褲襠處。

「滾開臭子」韋不理大怒了,屁股一拱,把身後人兒給拱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下。

「你個殺千刀的小韋子,老娘哪點對不住你了。以前整天猴急得不行,一見到老娘就要拔草鑽洞,哪次不是老娘用嘴把你解決的,就那根小蚯蚓放進來一點感覺都沒有……」那胖女人坐地下耍起潑來,一把鼻子一把淚的罵開了。

葉凡如果看見肯定會大吃一驚的,因為那胖女人就是麻川神女酒樓那號稱小玉環的肥姐第二楊可環。她嘴裡的拔草鑽洞自然指女人的那個啥了。

因為韋不理有些陽氣不足,每次干那事兒時基本上沒啥幹頭。再加上這廝那玩意兒出奇的小,就成了楊可環嘴裡的小蚯蚓了。

楊可環的身材是水桶腰鍋蓋屁股的,雙腿間的那個坑自然也是大號的,韋不理那條小蚯蚓一放進去,楊可環自然是沒感覺了。所以,最後每次都得楊可環用嘴把他解決了。

「好了好了,我不是罵你,唉,最近很煩,你小聲點,別給隔壁聽見了……」韋不理扶起了楊可環,兩隻狼爪子在其胸脯上的排球峰上亂抓亂捏著。

「是不是葉縣長惹著你了?」楊可環抹了把淚球,伸手把韋不理的頭抱在自己的肉球上磨蹭著,溫柔地問道。

韋不理最喜歡這個動作了,覺得楊可環那兩糰子簡直比家裡的枕頭還要好使。

「唉……都是那該死的桃樹,桃樹,桃花坑。」韋不理哼道。

「那事兒不是江縣長搞出來的嗎?你只是執行縣長決定,跟你有啥關係?現在他死了,跟你更沒關係了。」楊可環說道。

「你懂個啥,女人啊,頭長,見識短的。」韋不理沒好氣罵道。

「哼別以為我不曉得,當初好像是地區那個姓查的叫你乾的,為了討好領導,人家一句話你嘎得半死。最後惹出事了,往姓江的身上一推,萬事百了。再說,那姓江的來時桃樹早就種好了,關人家啥屁事。」楊可環突然說道,轉爾瞅了懷中的韋不理一眼,身子一顫,問道:「那……那姓江的死……不會是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