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二十七章省長秘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七章省長秘書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二十七章省長秘書

「放你母親的屁別亂說,那事跟我屁事也沒有。你給老子嘴把嚴點,別到處亂嚷嚷,小心老子割了你這玩意兒」韋不理突然面現凶光,翻身而起,抬腿一把拐在了楊可環的胸脯上,手上使勁的拽著楊可環那肥大的乳峰子,像拔蘿蔔一般,惡恨恨地說道。

「輕點,你弄疼我了,不理,我再不懂事也不會把這事抖落出肉酒樓,還有省城的套房,那是咱們的窩。」楊可環突然溫柔了起來。

轉爾,這女人凶相畢露,哼道:「不理,如果姓葉的真要抓住此事不放,乾脆我出想辦法,叫春子他們出手,定叫他身敗名裂,滾蛋去」

「哼現在還輪不到你出手。給我老實著點,別亂來。姓葉的,不是盞省油的燈。地區那林局長,多牛,還不是被姓葉的搞得顏面盡失。春子,春子算個球」韋不理冷聲教訓道。

「強人還得強人治,周富德不是只土霸王嗎?就讓他好好的治治姓飲再強,能斗過周富德這土皇帝。」楊可環人並不笨,而且,相當的聰明。

韋不理好多的餿主意都是她出的,而且,她手下養了一大幫人,領頭的外號叫春子。不然,這酒樓早就開不下去了。

「嗯,強龍難斗地虎,最好是兩敗俱傷,讓老子來撿漏」韋不理哼聲著,翻身而起,哧啦一聲拉開了拉鏈,掏出自己胯下那玩意往楊可環嘴裡塞去。

屋裡頓時響起了一種叭叭地怪異聲音,自然是楊可環在辛苦勞作開了……

江都省東河市的江賓縣離麻川縣城關足足三個小時車程,江賓縣的經濟跟麻川相比,自然好上一疇了,不過,也好不了多少。

而江賓縣跟麻川縣城關接界的獅王鎮以及狼皇鎮,跟麻川城關的馬鬍子鎮、牛頭鎮、羊角鎮三鎮相比,經濟稍好一些。

不過,江賓縣的領導很會作面子,為了給人造成一種江賓縣比麻川縣富很多的感覺,特地拔款加大了對獅王鎮和狼皇鎮的重點扶持。

比如剛剛不久,江賓縣縣財政拔出專款,給獅王鎮和狼皇鎮派出所各添置了一輛桑塔納轎車作為警車使用,難怪麻川縣公安局的同志開著拖拉機辦案子時會自慚形愧。

也造成葉凡給麻川縣公安局開了三輛警車回來后,麻川縣公安局的幹警們激動了好幾個晚上。

也著實揚眉吐氣了一番,再加上葉凡的神槍手名氣,這廝也有收穫的,至少他在麻川縣公安局的幹警眼裡一時之間成了厲害哄哄的威風縣長,是麻川縣廣大幹警眼中的天神。

江賓縣的故意做作,也使得麻川縣人才會感覺到怎麼跟自己一河之隔的江賓縣富了不少?

其實不然

當然,江賓縣確實也比麻川強了一些,那縣城的街道至少全鋪上了平整的水泥路面。而麻川縣,還是碎石子街道。

只有縣府那幾百米的路面鋪的是水泥,而且,鋪得相當的薄,被車那麼一壓,現在全裂開像蛛網一般。東翹起來一塊,西陷下去一片,比其它地方的碎石子路面更難行了。

葉凡、孫國棟、孫明玉、農蓮蓮、農媛媛還有地區電視台的美女主播江桃紅六人到了江賓酒樓,已經快下午四點了。

因為中途時大家對付了一碗拉麵。不然,連中午飯都沒吃等下坐桌上看到滿桌子菜流口水那個可是會丟了麻川人民臉面子的。

農蓮蓮心裡是亦喜亦憂,心裡拿不定葉縣長是否真能幫上忙,其實懷著的希望不大。

因為人家明玉的父親,堂堂的德平地區組織部長出面了都不搞定哥哥農閣東的事,葉凡一個外地人有什麼把握能敲定此事?

孫明玉的想法也差不多,本來不想來的,怕丟人現眼。不過老頭子決定了的事他也不好拒絕。再說人家葉縣長也是一番好意,辜切來轉轉,就當是散心了。

孫國棟部長一路也沒問什麼,一臉的凝重,估計心裡有懷疑,不過並沒問出來。其實也是抱著死馬權當活馬治的打算,並沒多看好葉凡。甚至有點認為這年輕人為了巴結自己估計是在吹牛什麼的。

江桃紅倒是無所謂,一路上都不吭聲,只是雙眼獃獃地注視著車窗外,好像在看風景,其實,她的心裡一直在猜測著什麼,思緒早就飛走了。

江賓酒樓,一座相當現代的酒樓,跟麻川縣楊可環肥姐開的神女酒樓有得一比。

其實當時看到神女酒樓,葉凡心裡也在犯嘀咕,心道:「麻川如此之窮,想不到還能建出這般牛氣的酒樓。」其實神女酒樓也剛建好不久。

車子剛停下。

現門口站著一個中年人和二個年青人。

中年人削瘦的臉頰,左腮邊還有顆豆大的黑痣,一雙眼睛相當的大,顯得很有精神頭。

孫國棟一見到此人,立即笑呵呵的搶步走了上去,嘴裡說道:「麻煩劉書記久等了,不好意思,呵呵……」

「沒啥,你們遠道是客,應該的。」江賓縣的劉水和書記淡淡,禮節性地跟孫國棟握了握手,旋即放開,嘴裡說著客套話,眼神卻是在孫國棟背後的幾個人中滑溜著,好像在找人。

「哪位是葉縣長?」劉水和身邊那個有著相當沉穩勁,一身才子悠閑服,臉上淡淡笑著的年青人突然開口問道。

「我就是,請問你就是鄭秘書吧」葉凡的態度是不卑不亢。

「聞名不如見面啊想不到葉縣長真如傳說中的年輕,呵呵……」鄭秘書倒顯得相當熱情,伸出手來,緊緊的握著葉凡的手。

「這位是……」孫國棟隱晦的瞅了那個年輕人一眼,一聽說是秘書,起初還以為是劉水和的秘書,不過,旋即被孫國棟否定了,因為劉水和身後還站著一位,夾著個皮包,那個才像劉水和的秘書。而且,即便是劉水和的秘書,也不敢如此大條的。現在哪輪得上他說話。

「呵呵,我們先進包間,站這裡太惹眼。」劉水和不答,帶著大家進了包廂。

奇怪的是劉水和並沒大條的就坐在了椅子上,卻是笑呵呵的說道:「鄭秘書,還是您先上坐。」

「這哪能行劉書記,在這裡你才是主人,還是你請。」鄭秘,拒絕著。

「不能這麼說,鄭秘書你不光是齊省長的秘書,而且還是省政府辦公廳秘書處的處長,說起來你還是我的領導,一定要先上坐。」劉水和不敢託大,堅決要請鄭平秘書上坐。

麻川來的一伙人除了葉凡以外,其他人自然心裡都是暗震。原來這個面相上掛著一絲傲氣,對孫國棟部長不理不睬的年輕人居然是江都省齊放雄省長的秘書,還兼著啥辦公廳秘書處處長一職,厲害。

孫國棟旋即釋然,原本還有些不滿這年青人的大條,現在還有什麼話說。

人家的確有值得令人傲氣的本錢,省長秘書,雖說也不過一正處級幹部,但人家的位置太顯赫了。

不要說孫國棟一個外省地區的副廳級幹部,就是江都省那些副廳級幹部也未必會放在人家眼裡。

孫國棟部長正鬱悶著時,令眾人都大跌眼鏡的怪事居然生了,包括江賓縣的劉水和書記。

見劉水和一直推辭著不上坐,鄭平秘:「葉縣長,我比你虛長几歲,叫你一聲葉老弟吧,咱們一起坐,呵呵……」

「這個不妥,我們麻川來的全是客人,呵呵……」葉凡自然在眾人那眼球都快掉地下的怪異氣氛中趕緊推託。

「呵呵,葉老弟見外了,齊少還得叫你一聲大哥,而齊少有時也叫我一聲鄭哥,咱們倆彼此彼此,要說客人,我今天到江賓來也是客人。」鄭平繼續熱情的邀請著。

葉凡自然不敢坐了,一個劉水和在場,二來孫國棟可是自已領導,自己再狂妄也不敢如此大條的。

不過,葉凡眼皮子瞅了瞅,笑道:「這樣吧咱們都是客人,還是先請劉書記上坐,他是主人,應該的,二來我們德平地區組織部的孫部長年齡估計是最大的了,也請他跟劉書記一起坐。鄭哥既然看得起小弟,叫了一聲葉老弟,咱們倆一起坐就是了。」

「呵呵呵……行就依葉老弟的了。」鄭平爽朗地笑了。

這座位的問題總算是安排好了,官場上有時就講究這個,像以前的四方桌比較好分主位客位大位小位,現在的圓桌子居然也會,而且分得更細,不但有上面的各種位置,就連『點菜位』、『埋單位』什麼的都給細分了出來。大家也坐好了,酒菜也上來了。

劉水和先跟鄭秘書碰了一杯,然後跟孫國棟碰了一杯。葉凡站起來要敬劉水和,不過被劉水和搶先站起來笑道:「葉縣長可是南福名人,聽說還是齊少的大哥,還是我先敬你一杯。」

劉水和的動作又是令得麻川一行人暗暗又是震驚了一番,一直在腦子裡快轉動著。

「葉凡居然是齊少的大哥,那個齊少難道就是江都省省長齊放雄的兒子。不然,鄭平怎麼會叫人齊少?而且顯得相當的熟絡樣子。想不到葉縣長還真是個高人,居然有著這般神秘的靠山,雖說那只是在江都省,但誰也不能肯定齊放雄就不會殺到南福來當一二把手的。官員之間互相交流的時候也相當的多,中央經常會搞跨省大交流,指不定什麼時候齊放雄就到了南福省來了……」孫國棟心裡開始糾纏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