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二十八章齊省長影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八章齊省長影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二十八章齊省長影子

「劉書記,您是主人,我還是先敬你一杯。至於說南福名人,那個我可是不敢當,只是歲數虛小一點罷了,算不上什麼名人。」葉凡謙虛的說道。

「乾脆同干一杯算啦,互敬互敬,呵呵呵……」一旁的鄭秘。

「行」兩人當一聲碰杯子,同幹了一杯。

酒桌上氣氛還算是熱烈,孫明玉、農蓮蓮、農媛媛三人甩開肚皮向劉書記敬著酒。

美女主播江桃紅還是不慍不火的,既不向人敬酒,別人敬酒也只是禮節性地淺飲。

「葉兄弟,齊少對你可是推崇倍至,聽說你在麻川縣任縣長,最近不是要修天車山那條公路,他一直在我耳旁嘮叨著,當上說客了,呵呵呵……」鄭秘。

「那小子說什麼?不會是叫鄭秘書給搞些錢捐贈給麻川修路吧,那真是如此的話,那咱就卻之不恭了,錢這個東西,我是不會嫌少的,哈哈哈……」葉凡順竿子就上,老著臉皮,亦真亦似的開著玩笑。

「倒真給葉兄弟猜對了,這個,有些不合適宜吧葉兄弟。麻川縣修路你們應該找南福省的有關領導,跟咱們江都省有啥關係。即便是我去弄錢,師出無名啊哈哈哈……」鄭秘書也是亦真亦假的開著玩笑回應著葉凡。

「呵呵,鄭哥,怎麼能說師出無名,其實是最有『名』了。」葉凡一臉神秘,笑道。

「這又從何說起,我可有些愚鈍,到現在還沒看到那個『名』從何處冒出來,願聞其詳。如果葉老弟真能說出個正規的『名』出來,倒也無妨,可以考慮考慮。」鄭秘書狡詐地瞅了葉凡一眼。

「是啊咱們也洗耳恭聽啊呵呵呵……」劉水和也來湊上了熱鬧。

「那我就說叨說叨,說不好各位見諒。」葉凡掃了大家一眼,笑道:「各位可能也知道麻川的一些小情況,對於我們縣的經濟方面我就不說了,說出去太丟臉。

其實不說大家也聽說過了,天車山,是橫梗在麻川人民致富路上的一塊難以逾越的天溝。

我當初說過,天要阻我我破天,最近情況看來,不破了天車山的路,估計麻川是沒希望了。

倒不是我說喪氣話,縣情如此。所以,拓寬整平天車山,勢在必行了,對於麻川人民來說,已經到了背水一戰,破釜沉舟之境。

不過,天車山這堵天牆如果真被打破了,路改平好走許多,對於你們江都省來說也是一道福音。

講到這裡你可能想問為什麼了?

呵呵,很簡單,江都省走ao7國道繞過去到南福水州,或者到走ao9國道去浙寧省,那路都是相當的遠。

如果能改走麻川縣天車山這條路,至少能為你們江都省的司機們省下2oo公里的油料費,長期下去,也是不一筆不小的開支。

而且,咱們德平羅水公路就快動工了,到時羅州市至水州省城的路將變得更加敞亮,你們打東河市過來的車子穿過天車山將更好走。

對於這一點,不久我也會去安東省的昌州縣說叨一番,他們那邊過來的車子能走天牆之路也會縮短不小距離。

如果你們現在不出錢,到時我們麻川把路搞好了,嘿嘿,到時別說我葉凡是小人,得留下買路錢才對。」葉凡一番話下來,令得鄭秘書和劉書記都互相瞅了瞅,感覺還是相當新穎的。

劉:「葉縣長,怎麼給我的感覺你就是麻川的山大王,哈哈哈……」

「哼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從此路過,留下買路錢。」這時,一道不合時宜聲音響了起來。自然是一旁的江桃紅在譏諷小葉縣長了。

「江主播,你這個可是有點用胳膊肘往外拐啊好歹你也在德平工作,麻川雖說你不會來多少回,但也不能這般說法是不是,呵呵……」小葉縣長調侃道。

「這就是我給你們麻川修路做的廣告怎麼樣葉縣長,你不說叫我給你作個宣傳?到時要不要這樣子宣傳一下。」江桃紅突然拽了起來,翹皮的瞅了葉凡一眼,居我跟葉凡叫板上了。

弄得一屋子人全來了興頭,不知小葉縣長大大啥時惹著江主播了。這女人,如果真是記起仇來那小葉縣長可是有些玄了。

「哈哈哈……」全屋子人沒忍住,全笑了起來。

「行只要江主播肯來看看我們修路,由著你咋的宣傳都行。即便是叫我葉凡山大王二當家二寨主什麼的我也不再乎,只要能多弄錢修好路,能讓麻川人少去黃泉之路幾個,值了」葉凡顯得一臉的大義。

「嗯天車山聽說就叫黃泉之路,聽說在那山上開車猶如撞鬼門關一般。

葉兄弟,聽你這麼一說,好像咱們江都省是該出些錢才對,特別是東河市。

不然,葉縣長以後真的扛起那塊招牌子來咱們還真得付點過路費了。」鄭秘書微笑著,轉爾有些苦澀樣子,說道:「其實即便是江河市出點錢也不會太多的,最多三四十萬就頂天了,要知道東河市並不比你們德平地區好上多少。你們南福省在全國排名第6位,江都省在全國排在1o名之後。所以,葉兄弟,要撈錢的話也得把矛頭對準你們自己省才對,特別是省交通廳。」

「我也考慮過這事,不過,省交通廳今年估計是沒戲。即便能拔點錢也是投在羅水公路上了,這事兒孫部長是地區領導,應該最清楚了是不是?」葉凡轉頭問孫國棟道。

「嗯地區已經決定,今年交通方面的大工程就是拿下羅水公路方案,促使省交通廳能下決心批准。程序已經在走了,其它地方,像麻川等縣,估計是得不到多少補助了。」孫國棟點了點頭,證實了此事。

轉頭又笑道:「不過葉縣長是能人,在這種不利情況下,居然從地區交通局硬是擠走了6o萬出來,我聽說下邊好多縣區意見彼大埃葉縣長,你可得小心點,別到時被其它縣區的一二把手給生吞活剝了,呵呵……」孫國棟感覺自己兒子的事有希望了,所以也開起了玩笑。

「呵呵,剝就剝吧,只要能打破天牆,我不再乎了。」葉凡一臉苦澀,笑道。

「其實,葉縣長,我就有些不明白了,放著的大好能人不用,怎麼反而跟我叨嘮起錢來?」鄭秘。

「誰啊?還請鄭哥你這高人指點一二,我也去跑跑,現在只要能弄到錢,我是四處出擊,八方撒網。至於省交通廳,鄭哥就別提了,鐵定沒戲,這裡面還有點小故事。」葉凡笑道。

「小故事,啥故事?先說來聽聽?」鄭秘書來了興趣。

「就是紅沙洲縣的郭縣長,人家有個親戚在省交通廳,咱們麻川現在跟紅沙洲鬧得有點不愉快。」葉凡隨口說道,估計周富德在紅沙洲的事人家早經過麻川人民耳朵傳到江賓了。

「嗯原來還真有故事。紅沙洲跟你們麻川的事我也剛聽人說過了。」鄭秘書說著話,突然收斂了笑意,哼道:「葉兄弟,我覺得你太自謙了一些。在省里,不要說其他什麼人,就是齊少一個人就能幫你擺平交通廳的事,郭縣長,他親戚不可能是廳長吧?」

「那倒不是,聽說在財審處,也是一方大員。」葉凡反正也是豁出去了,估計郭新平那個親戚早就插手了,也不怕得罪他了。

「那就對了,你想想,齊少的老頭子不是正管著省交通廳嗎?只要他那手中那筆肯划拉一下,夠你們麻川人民修條路了。也省得葉兄弟跑斷了腿。」鄭秘書和葉凡好像在打著啞謎,弄得孫國棟和劉水和一直在猜測著齊少是誰,好像又不是江都省的省長齊放雄的公子了。

南福省的省委領導還有什麼人姓齊,而且還是管著交通廳的,答案呼之欲出——常務副省長齊振濤。

就連一旁的美女主播江桃紅那心裡都同時的翻起了巨。再次用一種別樣的眼光在審視著小葉縣長,心裡暗道:「如果葉凡的關係真跟省里那位齊副省長相當要好的話,那我就得……」

這個時候,大家總算是有些明白過來了,原來鬧了個烏龍。鄭秘書估計也是看在齊省長面上下來的。

「鄭哥說笑了,事不是那麼簡單的。」葉凡搖了搖頭。

「呵呵,葉兄弟,別跟我藏著掖著了,你們南福的齊省長可是常務副省長,跟我上頭的齊省長是親兄弟倆。

他那筆一劃,幾百萬小菜一碟。我可是聽齊少說過,說是他家老頭子很疼你的。

聽說你到麻川了,還罵道,說是這小子翅膀長硬實了,什麼時候去麻川當縣長了居然不吭一聲,說是什麼時候會下來,到麻川去逛逛,要吃窮葉小子什麼的。」鄭秘書今天有些奇怪,好像要故意揭開葉凡身後的背景似的。

其實這個自然是齊天安排的,齊天這樣做的目地自然也是想小幫大哥葉凡一番的。

「想不到啊葉縣長,你這可是高人啊放著這麼大尊神不用,倒是到咱們東河市來撈錢了,呵呵呵……」劉水和爽朗地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