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二十九章拿下財政局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九章拿下財政局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二十九章拿下財政局長

「呵呵,省里主要是沒什麼大項目跟咱們麻川能掛上勾的,這比如什麼國道打麻川一旁過,我們也好打點擦邊球。

就連這點小願意老天都不給我。天牆公路投入太大,聽說要徹底搞好,沒有一個億難下來。

即便是齊叔估計也很頭大,所以,這事我反覆考慮過,暫時不宜去麻煩他,等真有了機會,有了大動作時再去撈點。

那個時候就不是撈一二百萬,那是五六百萬的撈了。」葉凡倒出了實情,那聲『齊叔』兩個字從他嘴裡噴出來特別的自然。

雖然葉凡噴得自然,但聽在孫國棟和江桃紅耳里卻是大不一樣,心道:「果然關係密切,還叫齊省長齊叔,能叫齊叔的那關係還能淺了嗎?」

特別是孫國棟,心裡尋思開了,暗道:「聽鄭秘書口氣,這次葉凡升縣長的事齊振濤好像不知情。那葉凡又是通過什麼關係走通莊世誠這道關口的。如果說是庄世誠書記真的愛才,但這其中難不成還有其它什麼瓜葛。莫非……莫非葉凡還有著另一層神秘關係,那天省委組織部的曹勇就提點過,說是葉凡跟宋部長的千金好像有點什麼糾葛,不會……這兩人現在在談朋友吧?那此事就……」

「行,葉兄弟,等我回去,把你們麻川天牆公路的事給東河市的的葛書記聊聊,盡量給弄點。」鄭秘。

「葉縣長,我可以給你們修路宣傳一下。連外省的同志都幫扶著了,我們市電視台宣傳一下應該的。不過,這事我也作不了主,得回去跟台長說說。」江桃紅好像轉性子了,突然開口也答應幫助著了。

「這女子,不知又想整些啥玩頭出來?」葉凡心裡想著,面上自然是笑眯眯的。

回麻川的路上。

「葉縣長,這次明玉的事真多虧你了。」孫國棟一臉真誠,說道。

「沒啥明玉部長算起來我還得叫聲明玉哥呢?雖說咱們相處的時間不是很長,不過我覺得明玉哥很值得交往,所以這事是應該的。」葉凡笑道。

「不能這麼說,明玉應該叫你哥才對。」孫國棟那眼眉快笑成一條縫了,看來是真高興,而且,隱晦地一直朝著車裡的兒子明玉使著眼神兒。

「葉哥,今天的事明玉一輩子也忘不了。以後你就是明玉的哥了。在正式場合我叫你縣長,私人時我都叫你哥。」孫明玉略顯激動,那聲哥終於是噴了出來。

「那怎麼行?明玉部長可是比我大一些。」葉凡假意的推辭道,其實打心眼裡還是不想自稱小弟的。

這個,因為葉凡打心眼時有股子大哥情節。不然,像盧偉,齊天,李宣石的歲數都比他大,但小葉同志硬是頂了個葉哥出來。

「老子是不是受港片毒害的,那黑老大的帥氣看得太多了,一直想當老大。」這廝心裡在自諷著自己。

「不可,古代語,達者為先。現代社會更注重能者為上,就這麼定了,呵呵……」孫國棟一鎚子定音了。

當然,葉凡幫了明玉的忙是一個方面,另一個最主要的方面還是在齊振濤身上。如果明玉能攀交上葉凡這個前途無量的大哥,那以後官途肯定會更通暢的。

「葉哥,你就要不推辭了。我很感激你,不然,明玉都得愁死了。」這時,正緊緊依在明玉身旁的農蓮蓮也是叫出聲來。

「呵呵,明玉老弟愁死了咱們的弟媳婦可就得心疼死了,哈哈哈……」葉凡隨即打著哈哈調侃起了孫明玉小兩口,心裡著實高興。從今天的勢態看,孫明玉這個縣委組織部部長經後跟方圓一樣,將成為自己在麻川縣的左膀右臂了。

「葉哥,你……羞死了。」農蓮蓮也是高興得不行,嬌羞得直往孫明玉胸脯里藏了。

「哈哈哈……」孫國棟也是開懷笑了,轉爾說道:「小葉,既然你是明玉的大哥了,那我就倚老賣老,叫你一聲小葉了,不知劉書記答應什麼時候給辦了?」

「這老頭,明竿子就爬了上來,居然當起我的長輩來了,麻痹的還得叫他國棟叔了,整整小了一輩。

不過,好像這個也不錯,憑白的在市裡多出一個強力幫手來,咱只是口頭上吃了點虧,實際可是賺大了。」葉凡心裡想著,嘴裡顯得相當自然,笑道:「國棟叔,這個你不必擔心。劉書記交待過了,估計後天星期一就會叫組織部的同志下來考核。對於一個縣委書記來說,添加個副鎮長太容易了。」

「嗯,那是」孫國棟點了點頭,深有同感。

進了麻川縣境內,不久,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裡面傳來車紅軍那急促的聲音彙報道:「葉縣長,出大事了。」

「啥事,快說」葉凡心裡一急,嘎吱一聲停住了車子,接起電話來。

「下午二點多,金桃鄉來了幾十號村民,直接去了縣財政局,說是為什麼財政局不給拔款子補貼他們的桃樹錢,害得蔡鄉長領不回錢來什麼的。

馬局長當即就生氣了,帶領一夥幹部衝到樓下,見一個老太婆像潑婦一般正在數落著馬局長的不是。

馬局哪受過如此鳥氣,一氣之下沒忍住,一巴掌甩了過去,那老太婆沒站穩,人一下子摔倒了,頭剛好磕碰在了樓旁地下的那個很大的瓷盆花缽上,頓時就冒血了,而且好像立即就暈迷了。

金桃鄉的村民大喊著馬局長殺人了,我們要錢等等,老太婆的兒子一腳就踢向了馬局長,馬局長自然也被踹得撞在了牆上。

馬局長爆怒了,財政局的十幾個幹部全沖了出去推倒了幾個村民。這下子就不得了啦,村民們全紅了眼,隨手抓起什麼就沖了上來,雙方撕打成了一團。

不久

馬林局長的侄兒馬標帶著一夥混混騎著摩托車殺氣騰騰而來,一個照面,根本就不跟村民們講啥話,掄起鐵條就砸,頓時,現場一遍混亂,幾十個人全扭打了起來。

現在吳局長已經控制住了局長,不過,馬標那一伙人在縣城也是一霸,吳彤局長也不好把他們銬起來,請示該如何處理。」車紅軍急促著說道。

「馬雲錢呢?」葉凡問道。

「他倒是來了,逼著吳局長把金桃鄉來的全抓了起來,而馬標那一夥怎麼處理倒是沒指示。」車紅軍有些憤怒。

「馬雲錢人在你身旁嗎?」葉凡問道。

「坐樓上喝茶去了。」車紅軍說道。

「叫吳彤接電話。」葉凡哼道。

「葉縣,這個,有些麻煩……」吳彤那小子說話吞吞吐吐,自然是有所顧慮了。

「麻煩個屁,要車子就不麻煩了。給你好車子,就是要你這個局長挺起腰竿子,維護縣城的治安,以法律為準繩,公平處理一切,馬標那一夥是人,金桃鄉來的群眾就不是咱們麻川的子民啦?」葉凡一句話,狠狠地就訓了過去。

「是我明白了,葉縣,你給個指示吧,我完全服從。」吳彤了很乾脆,說道。

「給指示,給個屁,你小子自己想著辦,拿出公平來。」葉凡吼了一聲放下了電話。

「葉縣長,生什麼事了?」孫國棟一臉關心,問道。

「金桃鄉的……」葉凡一邊急開車,一邊把情況給講了一遍。其實,下午生的事全是葉凡自個兒搞出來的,早上金桃鄉的鄉長,代書記蔡則民來請示,說是財政局的馬林局長不給拔款子。

後來葉凡直接掛了電話給馬林,沒想到馬林翹皮如此,只聽周富德這個一把手的指示,葉凡這個直管財政局的縣長那話放出去人家當放屁。

葉凡表面上自然也沒跟他計較,暗地裡示意蔡則民回鄉里解釋一番。蔡則民一回去,自然是把責任全推在了縣財政局頭上,說是馬局長不給錢,自己拿著葉縣長的批條子出還是拿不出錢來,後來葉縣長也很關心種植桃的村民,還說等年過後再想辦法補助村民什麼的。

村民們一聽自然不樂意了,在幾個有點威望的老者帶領下到縣財政局問話了。倒沒鬧事,只是想逼馬林局長拔款子。因為這些桃樹種植大戶們全盼著能補貼上幾百塊錢過年了。

而且也想賣些肥料搞一些桃樹。聽葉縣長的口氣來說,明年月桃子出賣的事縣裡會出面想辦法。

種桃的自然都想個好收成了。估計再過得一二個月桃樹就要開花了,這個時節最重要了,花開得多結的桃子自然就多了。

「哼我看馬林同志是不適合再擔任縣財政局長一職了。一點規矩都不懂,財政局雖說是在黨委領導下的,但是那個只是一個大方向,縣政府卻是他的直接領導。黨管幹部政府管具體活,這個分得很清楚的。

財政局不配合縣長統籌好全縣的經濟,那縣裡還怎麼搞好經濟,還怎麼能給廣大的幹部職工,老百姓帶來福利……

明玉,你這個縣委組織部長可以向周富德同志提出嘛」孫國棟一臉嚴肅,開子金口。其實,孫國棟自然不會那般正義的,自然是在兜著圈子還葉凡人情了。

「嗯爸,我回去會向周書記提出的。老馬做得的確過份了,一個如此不聽話的財政局長,是該考慮一下他的去留問題了。」孫明玉隱晦地瞅了葉凡一眼,說道。

葉凡曉得,人家也是在表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