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三十一章鐵腕手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三十一章鐵腕手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三十一章鐵腕手段

「有預謀,也許吧。不過,咱們縣那些老百姓,本來就相當的飆悍。

縣財政局斷了人家財路,他們一怒之下沒拔刀子相見已經算不錯了,目前好像村民們越積越多了,估計快達二三百人了吧。

火藥桶啊葉縣長,他如果出頭,火藥桶,他就是一滅火器也得有那個能耐才行。

滅得了一方邪火但也撲不滅另一方邪火。聽說馬鬍子鎮早就行動起來了,剛才吳局長剛把馬標銬起來,那邊一得到消息,已經糾結了一群人出了。

估計現在已經跟金桃鄉的村民對上眼了。這個時候,誰出現誰倒霉。」齊歸雲雖說不想摻和進來,但分析起這些形勢來還是很感興趣的。

他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冷眼旁觀的助理操盤手,在用自己腦袋中意yin著下一步情況的走向。

這個,也是齊歸雲心中的一遍天地,在現實中無法實際,只好在丫丫中無限取樂了。

「老齊,咱們來預測一下最終的結果。吳彤聽說已經被馬雲錢暫時解職了,馬標這個打架熊人倒給馬雲錢叫到辦公室喝茶聊天打屁去了。馬林躺醫院唉叫去了,如果葉縣長出面,會出現什麼後果?」方鴻國有些陰燦燦笑道。

「老方,你不會也動心了吧?」齊歸雲心思一動,似乎感覺到了這個老朋友方鴻國的蠢蠢欲動之心,嘆了口氣,勸道:「老方,你還是放不下啊都鬥了十來年了,何必呢?

周富德畢竟還是失敗者,你得到了女人,總不能叫人家在官場上也是一無所有吧?

當然,周富德也太狂妄了一些,一直找著各種由頭,在官場上處處打壓著你。

你這個常務副縣長,日子不好過,老朋友講一句不中聽的話,你的實際權力,連一個普通的副縣長都不如,難怪你耿耿於懷啊換作是我,估計也差不多,也許早就拍桌子了。」

「老齊,你也不用勸我,我這一輩子,註定跟周富德是解不開了。即便不能穩壓他上面,但能強壓周富德一次,死也瞑目了。不然,這輩子難安」方鴻國放下了電話,重重地用筆在周富德頭像上狠戳了一下,看得他老婆直皺眉頭。

勸道:「老方,你都四十五六的人了,還求什麼?在這麻川,能有什麼大盼頭,即便是周富德,他也不過一個縣委書記,走到德平去估計都沒人理他。唉……」

「月玲,這輩子擁有了你,是我最大的幸福。不過,周富德也太過份了,一直打壓著我,就讓我踩他一次就行了,踩一次我也就心滿意足了。」方鴻國輕輕的伸臂,把妻子江月玲擁進了懷裡。

不過,這廝心裡卻是暗暗嘆息道:「唉……這輩子擁有了你,不知是我的不幸還是幸。是最大的幸福,但也是最大的不幸。幸與不幸很難皆得,我得到了你,但也失去了彼多,彼多……」

「老賀,今天縣政法委書記馬雲錢……」葉凡坐車裡把事給地區政法委書記賀海緯說了一遍。

本來想直接過去處理的,不過想想賀海緯處理此類事件應該較多,應該有一定經驗,請救一番也無妨。

「看來那個馬雲錢還真不是個東西,咱們政法系統出了這種敗類,真是一種恥辱。

不過,此人既然如此狂妄的叫板,身後肯定有著周富德這個土皇帝的影子。

只是這廝叫出聲來的話估計是變味了一些。什麼叫亂黨,那可是不能亂扣帽子的,弄不好會出大事,你得小心處理著。」賀海緯有些感慨,「不過,政法委書記是縣委常委,在臨時頭的緊急時刻,他採取緊急措施,停了吳彤的職也是他權屬範圍的事。而且,如果真要拿出此事來抖落,估計周富德會為他證明,說是自己同意了此事什麼的。所以,想拿此事說事不妥。」

「難道就讓馬雲錢這般猖狂下去,娘西皮的咱這個縣長就一擺設,沒人事權難道就不能糾正一下什麼。」葉凡有些憤怒了。

「擺設,不馬雲錢能停吳彤的職,你照樣子可以恢復他的職務嘛就看縣公安局是否真正掌控在吳彤手中了,如果吳彤早已掌控縣公安局,有著廣大的幹警支持,再有著你這縣長站出來撐著,相信幹警們也不會再怵馬雲錢了。何況,還是堂堂的縣長,也是縣委副書記,政法委的獨立也是相對的,也是在黨的領導下嘛」賀海緯倒是出了個好主意。

「行這法子應該能行」葉凡哼道。

「你先試試,如果吳彤沒法子控制縣公安局,那就說明此人不可大用。對於你經后選人用人也是一個很好的參考。實在不行的話我可以出面,在此事上先否決了馬雲錢的決定再說,只要周富德不直接站出來反對,我的決定下面縣局是要直接執行的。」賀海緯叮囑道。

「謝謝賀哥了,這事如果你出面就太麻煩了。我相信我能處理好的。」葉凡掛了電話,在腦中尋思著,車子已經到了縣公安局。

「葉縣長來了……」葉凡的車子剛停在縣公安局,人群頓時沸騰了,如開了鍋一般全吼叫了起來。

「葉縣長,您要為我們作主礙…」這時,人群里一個糟老頭大喊著,其他人全跟著喊叫了起來。

「嗯,這不是牛阿爹嗎?別急,我會給你們一個公平的交待的。」葉凡沉穩的下了車子,幸好群眾儘管非常激奮,但還沒動手的架勢。

「你看看他們,一個個兇巴巴的,咱們這些小老百姓哪還有什麼活頭。咱們是來拿回您同意的補貼的,他們一冒出頭就亂打亂踢,馬林那個東西,太不是個東西了,把咱們村牛老太婆打成重傷,葉縣長,這事你一定要為我們做主。」牛阿爹好像盼到了救星,拉著葉凡的手,指著對面五六十個估計是馬鬍子鎮來的,氣勢洶洶的馬家人,蒼啞著嗓子喊道。

「對牛阿爹講得對,不給錢咱們跟他們拚了,拚了,咱們金桃鄉也不是軟蛋,馬家人是人,咱們金桃鄉老百姓就不是人了……」被牛阿爹那麼一喊,群眾又激奮了起來,一個個動著手中的棍棒之類東西,盯著對面那伙馬家人蠢蠢欲動。

「你狗屁,老頭,不想活了是不是?你們金桃鄉是人,咱們馬家鎮馬家人更是人,不服氣是不是,那來試試,敢打老子標哥,打不死你這些土鱉蛋蛋,我呸」馬家那堆人中,一個臉上有條刀疤的凶漢子狠狠地揚了揚手中那條長達近一米的鐵棍,霸氣十足,根本就沒把金桃鄉這一伙人看在眼中。

「馬平,你母親的在老子阿爹面前吼個球,老子金桃鄉的牛小柱,要挑就挑,怕死的是孬種。」牛阿爹的兒子牛小柱就是那個跟葉凡較量過的一個五大三粗漢子,此人也是個急脾氣,連葉凡這個縣長都敢劈的熊人,此刻一急了,揮舞著手中的鋤頭朝著對面刀疤臉叫了起來。

「叫什麼,給老子住嘴」葉凡一聲冷哼,身上霸氣初顯,朝著對面的刀疤臉哼道:「你是什麼人?」

「馬平,馬家鎮人,怎麼啦葉縣長,是不是還想抓老子?」馬平略顯得瑟,斜掃了葉凡一眼,愣是沒把小葉縣長放在眼中,這廝狂妄得很。

「吳局長,此人剛才行兇了嗎?」葉凡甩頭問早就從局裡沖了出來的吳彤。

「打人了,而且,還打斷人手骨了。」吳彤一個立正,答道。

「打人者就該抓起來,怎麼?縣局什麼時候連打人者都能容忍了?法律的尊嚴何存?老百姓的安寧誰來管?咱們麻川,不是養只吃乾飯的人。」葉凡冷冰冰哼道。

「我是想抓人葉縣長,可馬書記已經撤了我職務,我現在已經不是縣公安局局長了,還是請龔局長來處理吧」吳彤故意說道,裝著一臉無奈樣子。

「龔局長,剛才吳局長說的可否屬實?」葉凡冷煞煞地盯著跑上前的龔永青副局長,才記起這廝當初自己去金桃鄉處理楊家村跟李家村打群架事件事,此獠看著群眾圍毆過來居然躲一旁了,看來此人鐵定是馬雲錢的跟班之流了,而且,不堪大用。

「這個,那個,好像還……還沒調查清楚。」龔永青瞅了瞅縣公安局樓上那扇開著的窗戶,估計在尋求著馬雲錢這個書記支持了。

「還沒調查清楚,一天了,你就是這樣干工作的?」葉凡拋出一句話來,差點沒噎死龔永青同志。

這廝嘴巴一張反嘴道:「五點鐘前還是吳局長負責的此事,我只是協助處理這事,不大清楚也正常。」

「呵呵,既然這事是吳局長處理的,那好」葉凡講到這裡,故意頓了一頓,大聲喊道:「我代表縣委縣政府宣布,今天縣財政局生的事還是由吳彤局長全權處理。吳局長,立即按調查得到的結果立即處理,該怎麼樣就怎麼樣,依法行事」

「是我立即執行」吳彤心領神會,沖後面一夥幹警喊道:「立即抓捕馬標、馬平、馬飛三人。這三人夥同一夥青年,一個照面就打傷了金桃鄉來這裡要錢的村民們。老百姓們並沒錯,他們只是提些合理的要求,又沒鬧事。其它人暫時等取證完畢后再說,這三個是帶頭人。」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