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三十二章爭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三十二章爭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三十二章爭權

「是」幾十個幹警響亮地應著就要上前拿人。

「我才是縣公安局局長,吳彤已經被停職了,不準亂動」這時,一旁的龔永青急了,好不容易逮到個大好機會讓吳彤停了職。

如果自己能緊跟著馬雲錢的腳步,也許就能隨竿子而上,坐上縣局局長寶座。

這廝也是豁出去了,知道馬雲錢支持著其實就等於周富德這個麻川的土皇帝在支持著,所以,也是麻著膽子跟葉凡叫上板了。

幹警們雖說支持吳彤,但聽龔永青那麼一喊,又停住了腳步。兩頭望望,不知該聽誰的了。

「哈哈哈……」頓時,對面馬平那一伙人笑得是前俯後仰的,好不得意。

「屁的縣長,在咱們馬家鎮還敢耍橫,毛都沒長全,一個屁小孩子也來叫囂信不信老子叫你整殘了你,整不死你龜兒子的。」馬平更為得意,粗話一大籮,得瑟得不行了。

「誰停的吳彤的職?」葉凡質聲問道。

「我」馬雲錢居然從樓里冒了出來,輕瞥了葉凡一眼,冷冷哼道。

「吳彤犯了什麼錯,你要停他的職?」葉凡厲聲質問道。

「錯處可多了,作為縣公安局長,胡亂處理群鐵,差點造成重大傷亡慘劇。而且,未經調查取證,胡亂抓人,偏頗鬧事者、不公平處理……」馬雲錢倒是不笨,羅列了一大堆的所謂的錯處。

「你這個經過論證了嗎?」葉凡感覺好笑,看著這個傻蛋。

「還要論證嗎?群眾的眼睛是最雪亮的。」馬雲錢得意地挺了挺胸脯瞅了對面的馬家那伙人一眼,這廝顯得一幅大義凜然樣子。

「哼馬書記,你作為政法委書記,分管著公檢法三個強力部門。一點法律意識都沒有,就憑著自己喜好就能判別嗎?幹什麼都得講究個證據。公安部門不是最講求證據嗎?」講到這裡,葉凡巡了群眾一眼,喊道:「你說群眾的眼睛雪亮的,我倒要問問,金桃鄉的老百姓們,你們看見吳局長失職了嗎?」

「沒有吳局長辦事公平,是馬書記亂來的還要停好人的職,吳局長抓了壞人馬標,馬書記叫人放人,那是因為馬標是他侄兒,典型的以官壓人,以權謀私,欺負咱們窮老百姓,包庇罪犯……」這時,金桃鄉那堆人里傳來一道粗啞的聲音喊道,葉凡暗暗叫絕,此人講得好,歪打正著,居然挑明了馬雲錢跟馬標的關係。

「馬書記,情況如此嗎?按照案件處理過程中的親人迴避制度,你作為馬標的親戚,是不是該迴避一下,不然,這個……」葉凡倒冷靜了下來,夾槍弄棍的戳向了馬雲錢。

「這個……我是不避親,公平處理……」馬雲錢氣急敗壞了,連話都喊得有些不利索了。這個,一旦軟肋被葉凡捏住了,他自然就軟塌了。

「哼不要說了馬書記,請你尊重法律。吳彤,立即恢復縣公安局局長職務,立即著手處理。」葉凡一聲冷哼,又朝著馬平冷笑道:「吳局長,剛纔此人威脅著,叫囂著說是要整殘整死我這個縣長,這個在法律上中什麼來著?」

「預謀殺人鼓動他人鬧事。」吳彤一個立正,立即朝後面幹警喊道:「來人,抓了馬平,馬飛,馬標。這三人有陰謀鬧事,而且打傷村民情況屬實,馬平不但打傷人,而且還有夥同他人預謀殺人動機,想殺的而且還是葉縣長,作為麻川的幹警,葉縣長對我們公安局怎麼樣大家眼睛是雪亮的,立即抓捕。馬家鎮的鄉親們,沒你們事的請先離開,不然,就是陰謀預謀想整殘害殺害葉縣長的同案犯。」

「是」幾十個幹警此刻再沒猶豫,威風地沖了上去,此刻不表現更等何時?

「別聽這小子胡說,咱們馬家鎮人就是麻川的老大,周書記就是咱們馬家人。咱們怕個球」馬平見有些膽小的馬家人已經有退縮的樣子,立即大喊著鼓勁道。

這廝又瞅了葉凡一眼,又哼道:「當官的就怕咱們這些小老百姓鬧事了,咱們不怕事,要鬧就鬧大點」

「鄉親們,陰謀殺害縣長,那個可是重罪,在古代,可是要誅滅九族的,你們好生想想別做傻事」這時,站著沒吭聲的組織部長孫明玉站出來講了一句。

那聲音雖說不是很響亮,但那話拋出來,那些本來就是來看熱鬧的馬家人一聽說在誅九族,嚇得身子骨一嗦,再也不敢看馬平馬飛一眼,偷偷溜了。

經他們一帶頭,不久,馬家人走得就剩下七八個馬平馬飛的鐵竿了跟班了。

不過,這些混子們在葉凡那如冰的冷眼中那腿早就有點打嗦了,似乎連站都有些站不穩了。要知道聽說這位葉縣長可是神槍手,估計手底下也有一定功底子,不然,地區公安局的林局長那般牛氣的人都給折服了。

何況,自己等人就剩下七八個人,跟幾十個幹警還有什麼好鬥的。而且,這些幹警中有近半都是這麻川縣本地人,一個身手也是不錯的。

馬平馬飛兩人想跑,不過被吳彤給截住了。這小子狠啊,施展開了在警校學來的搏擊之術,把馬平馬飛當肉墊子使了。

幾番拳腳下來,這兩人早就鼻青臉腫,那腿被吳彤一腳踢去,嚓一聲,葉凡心裡一動,知道馬平的腿絕對斷了,而且,吳彤立即甩手就是幾個大耳刮子,那廝立即成了紫氣豬頭。

葉凡微微一笑,知道吳彤這廝在將功表現,是在替自己出氣。

「,這小子好像身手還不錯,應該是顆好苗子,給點老蟒肉讓他嘗嘗,應該能達到二段水準。不過,還得觀察一段時間。」葉凡心裡想著,一旁的馬雲錢自然,那臉早成了包黑子了,大吼道:「姓葉的,你這是公然違抗周書記指示,是對縣委黨委會權力的挑戰。」

「呵呵,周書記指令,請馬書記拿出來讓咱們都看看。到時咱們在縣委常委會上也好為你作個證明?」居然從旁邊傳來一道宏亮的聲音,葉凡不用轉頭,就知道是常務副縣長方鴻國那廝到了,此人自然是來助威點火的。

「方鴻國……你……」馬雲錢被噎得差點背氣過去,指著方鴻國一時連話都噴不出來了。

周富德是有交待他一些事,但這些事擺不得檯面上來講的,馬雲錢再蠢蛋也不會如此傻的。

方鴻國自然不會放過這個痛打落水狗的機會了,眼睛快笑得眯成一條疑了,嘴裡干聲著說道:「怎麼?馬書記,拿不出來了是不是?拿不出來你這可就變成假傳縣委周書記指令了。

這個,在黨的章程中可是違規的。要是在古代,成假傳聖旨了,是要殺頭的。

葉縣長,對於馬雲錢同志的此種嚴重違紀行為,我看有必要在以後的縣委常委會上拿出來議議。

一個縣委常委,而且還是分管著公檢法三個強力部門的直接領導,如果重要的位置的領導,如果真的做出什麼來,對黨和國家極有可能造成重大的損失。

為了防患於未然,我建議咱們應該聯合向周書記提出此事,你說對不對?」方鴻國掃了葉凡一眼,又掃了一旁的組織部長孫明玉一眼,自然滿懷期待著了。

「這老小子,還真是陰狠開始情況危急時此人不知躲啥地方了,這下子看我鎮住了馬雲錢就來落井砸石了。

想借我的手治馬雲錢,挑起我跟周富德之間的戰爭,你老小子好出來坐收漁利,虧你也想得出來。

不過,馬雲錢這廝暫時不宜動他,傷不了筋骨沾點皮毛有啥用。這事,就是緊抓住辨子不放最多落個批評教育處理。

而且,暫時我還需要周富德支持我的工作,鬧僵了不大好……」葉凡心裡想著,淡淡一笑,說道:「如果方縣長肯提出,咱們也不介意附和一下是不是,呵呵?馬雲錢同志,今天有些事處理的是有些欠妥了。」

「嗯」孫明玉的風向標是葉凡,葉凡點了頭他也跟著附和一下。

「這小子,看來是在裝嫩啊一下子把老子推到風口浪尖上了,什麼叫『肯提出』,讓老子打頭陣啊,到時你倆人屁話不放一個,老子又得唱空城計,還得被周富德拿去恥笑上一番。再讓老子丟一次臉,門兒都沒有。」方鴻國心裡暗罵道,嘴裡笑著不答。

一旁的馬雲錢那黑包公臉噴話道:「方鴻國,咱們走著瞧,姓葉的,別以為這麻川就是你的天下,想當這麻川的土霸王,你還嫩著。」

「呵呵,土霸王,我並沒想過。馬書記,今天的事,你回去好好想想,摸著自己良心問問。還有,如果你真要開走公安局的那輛警車,對不起了,就請你把自己原先那部桑塔納給退出來。咱們麻川縣經濟太拮据了,一個幹部擁有兩部車,那個說不過去。」反正今天跟馬雲錢撕破臉了,葉凡也不再乎什麼了,乾脆把車子的事也挑明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