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三十三章縣長威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三十三章縣長威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三十三章縣長威風

「那車子是我馬雲錢靠自己本事弄來的,並不是縣政府給配的車子,你憑什麼要收回我的車子?」馬雲錢再也忍不住了,叫嚷了起來,瞪著一雙殺人眼,似乎要生吞活剝了葉凡那勢頭。

「這樣說也行,既然你有車子,那就請把地區拔給縣公安局的那輛新車還給公安局。

馬雲錢同志,幹警們還在開著拖拉機辦案子,他們的執法需要新的警車。

公安部門作為地方治安防護的強力部門,他們工作效率高低,有時能多救一條人命的。

作為領導,你應該起到一個表率作用。相信你也是一個老公安了,應該懂得這個理兒。黨的紀律,不容某些人隨便亂來。」葉凡收斂了笑意,一臉嚴肅,哼聲著,倒是拿出了一個縣長的威風來。

「憑什麼?老子是縣政法委書記,公安局是我的下屬。幹警們執法要車子,我這當領導的難道工作就不需要車子了嗎?要是生了什麼重特大事故,還不是我們作領導的去處理。沒有領導,幹警們能幹什麼,屁事也幹不了」馬雲錢漲紅了脖頸,吼道,公然貶低著麻川幹警們。

這廝這時暴怒之下,全忘了這周圍還有許多幹警正在辦案子,大家聽馬雲錢那麼一吼,那面上雖說沒多少變化,但一個個在心裡全罵開了。

「你有車子,兩部車那是浪費」葉凡嚴肅地質問道。

「舊的那部是我自己憑私人交情弄來的,那個不算,憑什麼給你們,這新車子,老子開定了,我倒是看看,哪個敢來開走老子的車子。」馬雲錢基本上是給氣糊塗了,全完一幅土匪作派。

「你是誰老子?老子還是你的領導那車子是縣政府分配給縣公安局的,不是給政法委的。

有本事自己去地區公安局問林局長要,在我面前顯擺什麼。今天既然要撩話了,那我就明白地告訴你。

馬雲錢同志,請立即把車鑰匙交出來。不然我將以你非法強奪縣公安局警車的理由向上級主管部門反映情況了。

你自己好生想想,這是什麼行為。作為黨的幹部,這種行為的性質是什麼?」葉凡覺得不能再忍了,這老小子也太囂張了,根本猶如茅坑裡的臭石頭疙瘩,又臭又硬的。

自己好說好歹,一輛新車給他了,連輛舊車還要佔住,作人貪心到如此地步也實在是丟盡了官員的臉。再不治治真得翻天了,這黨領導下的麻川縣,難道真成你馬家的菜園子了?

「拿去」叭地一聲脆響,葉凡面前多了一把新車鑰匙。馬雲錢陰森森瞪了葉凡一眼,狠道:「姓葉的,我老馬睜大眼瞧著的,山不轉水轉,河不轉路轉,走著瞧」

甩下了一頓狠話,這廝噠噠著甩門而去,那怨毒的眼神,的確有些滲人,不過,葉凡卻是沒怎麼放心上,對付這種人,有的是辦法。

既然今天不能善了啦,那就得下狠手了。像馬雲錢這種人不一棍子打死,那廝反撲之力絕對強悍。像這種社會人渣,是給黨的臉上抹黑,作為一個有良心的幹部,都得拿下他。

今天不但得罪了馬雲錢,連帶著估計馬鬍子鎮的一伙人也會生事。周富德這個一號估計心裡早有個疙瘩了。既然要搞,就搞大點,來個一窩子端了算了。

「太不像話了,這像個政法委書記嗎?簡單是潑皮混混。我看是得在縣常委會是提點什麼了,再長此下去縣裡工作都難以開展了」一旁的方鴻國又來事了。

「嗯」葉凡應了一聲,三人隨腳走了出去,找了個安靜所在。

「方縣長,此事你有什麼打算?」這個時候的葉凡跟剛才可是不一樣了,倒真有拿下馬雲錢的打算了,覺得這廝太狂妄了,不拿下天天給你使絆子,那工作還真沒法子開展了。

「葉縣長先說說。」方鴻國淡淡笑道,這廝此刻倒不急了。剛才自己提議時葉凡給推託,現在葉凡提了自己倒得顯沉穩些。要讓這小子來求自己才行。

「呵呵,馬雲錢做得是有些過火了,已經不像一個政法委書記應該做的事。對於這種害群之馬,難道方縣長一直拿眼看得下去?」葉凡瞅了方鴻國一眼,反而淡淡笑了起來。

「呵呵,我自然看不過眼,不過,縣裡有人看得過眼就是了,就我一個人,又有什麼辦法?」方鴻國淡然說道,顯得不慌不忙樣子,看來跟葉凡是耗上了。

「有人,這個能不能請方縣長挑明白點,我可是有些不懂這個?」葉凡笑道。

「呵呵,葉縣長自然明白。」方鴻國呷了一口茶,慢條斯理地瞅了葉凡一眼,一幅吃定了葉凡架勢。

「是嗎?是不是跟方縣長有點不對付的那個人?」葉凡乾脆拋出了方鴻國跟周富德的矛盾來,這樣子是逼著方鴻國承認了。

因為方鴻國的對頭大家都曉得是周富德,即便是方鴻國不承認是周富德有罩著馬雲錢的那層意思,但另一層意思也點出了你方鴻國至少是跟周富德是老冤家了。

「那個人,哪個人,這點我倒真不明白葉縣長講的是什麼意思?」方鴻國居然老著臉皮,繼續裝傻,打著啞謎,就是不肯入瓮中來。

聽得一旁的孫明玉都在暗罵這隻老狐狸,明明恨周富德恨得要死,嘴上卻是閉得緊緊的,硬要葉縣長提出來,自己也好隨勢而上,把主動權抓在自己手中。

當然,葉凡跟方鴻國,倆人都在耗著對方,都想先抓住主動權。

「呵呵,既然方縣長沒什麼不對付的人,說明方縣長跟縣裡各位同志的關係處得相當的不錯。

說明咱們縣裡各位幹部還是團結一心的,除了個別同志有些小小的出格表現,絕大多數同志都是能一心為縣裡著想的。

看到這種狀況,說句實話,我真是高興啊一個團結的班子,在以周富德為核心的黨委領導下,相信我們麻川將迎來更美好的未來。」葉凡反其道而行,反而讚美起周富德同志了。

「是呀周書記這次單槍匹馬殺到紅沙洲縣,說到底還不是為了咱們縣的利益。周書記是英雄,是值得咱們麻川人民讚美的英雄。」一旁的孫明玉也相當的狡詐,眼著葉凡對周富德同志唱起了讚歌。

方鴻國的心裡,自然不是個滋味了。像是吞了幾十顆楊梅果,那心裡酸得都快掉牙了,知道這兩小子在故事釣自己,噁心自己。

「呵呵,是啊,周富德堪稱英雄,赤手空拳跟人家紅沙洲十幾位同志打架。讓大家都看到了,讓地區領導都知道了咱們麻川縣幹部的豪傑之氣。」方鴻國明褒暗貶周富德是匪氣十足,是敗壞了麻川縣的名聲什麼的。而且,那語氣中自然指周富德是一莽夫,一個蠢蛋罷了,葉凡和孫明玉自然能聽出這其中的一些道道了。

「周書記的豪氣值得咱們麻川人民學習啊如果上面允許的話我真想安排縣委宣傳部的同志給好好地宣傳一下,這就是榜樣的作用,借周書記的東風,鼓舞起全縣人民勢氣,同仇敵愷,團結一心,為麻川的經濟展獻計獻言獻策……」葉凡又是一頓子毫不掩飾的誇讚,差點氣得方鴻國同志要暴走了。

從晚上的初次試探可以看出,方鴻國還是懷著深深的戒心的。想一下子就把他給拉到自己這邊集團來,或者是形成一個較牢固的同盟關係,那個估計是相當的難。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還得慢慢熬著。相信方鴻國回家后也會反覆思量一陣子的。」葉凡躺床上,翻來覆去的想著這些煩心事。

深夜11點多了。

牛頭鎮孫家老宅里。

「爹,咱們是不是還得觀察一陣子再說?」組織部長孫明玉問著孫國棟。

「巴爾扎克說過:機會來的時候像閃電一樣短促,完全靠你不假思索地去利用。托馬斯.莫爾也說過:許多人對待機會,一如孩童在海灘那樣子;他們讓小手握滿了沙子,然後讓沙粒掉下,一粒接一粒,直到全部落光。」孫國棟一臉淡然,盯著兒子說道,「明玉,你是願意選擇巴爾扎克所說的話還是托馬斯.莫爾說的話?」

「爹,你說呢?」孫明玉有點拿不定主意,反問起他老頭子來了。

「別什麼事都問我,你也老大不小了。爸老了,你總得自己飛出去。」孫國棟有些不高興了,那臉板起來嚴肅得能滴出墨來架勢。

「我明白了」孫明玉眼中突然閃出一道醒悟般的光芒來。

「明白就好,葉凡此人不簡單,從今天江賓縣的表現看,他做出了讓你我都難以完成的事。

而且,做得非常的輕鬆,連我都有點汗顏啊後生可畏,就是我對他的四字評價。

縣公安局那一攤子事,又可以看出此人那種殺伐決斷之心。」孫國棟說道這裡,瞄了兒子一眼,突然反問道:「明玉,假如今天在現場的那位縣長是你,你會怎麼處理此事。你有沒葉凡那種大氣勢,敢於下口果斷地拿下有著周富德馬雲錢撐腰的馬家三虎那一窩子人?」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