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三十五章越俎代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三十五章越俎代庖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三十五章越俎代庖

「越俎代庖是肯定的了,只是拿這個說事,好像沒多少力度。這個,在咱們國家像政府干涉政法系統這種事又不是什麼新鮮事了。國家法律自然都規定了,公檢法辦案子都是在獨立行使國家賦予的神聖職權,只受人大監督,就連黨委政府都不能干涉等等。

不過,現實真能如此嗎?黨管一切,公檢法也是在黨委管理下的公檢法。

咱們辦案子,何時能做到真正的獨立辦案,估計只能是空想罷了。往往縣委書記一句話,就能決定判決的公平性。」朱來懷搖了搖頭。

「老朱,你沒看見,今天吳彤那小子狠啊在逮捕馬家三虎時,好像是硬生生的把人家的腰骨給開折了,這個算不算暴力執法。你們檢查院不是對公安局有監督牽製作用嗎?拿出你們的監督權行使一番,找點麻煩就是了,呵呵呵……」陳子權摸了摸頭上那黃的略卷頭,干聲笑道。

「呵呵,縣檢察院是國家法律監督機關。在上級檢察院和縣委的領導下依法履行法律監督職責,對縣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委會負責並報告工作,接受其監督,執行其決議。

啥叫縣委領導下,人家葉縣長現在就代表著縣委領導。老陳,你叫我杠起監督大旗去監督吳局長辦案子。

吳局長,人家背後明顯是葉縣長在撐著。估計吳彤那小子已經投靠了葉凡。

想不到啊,那傢伙年齡稚嫩,人還真有點小手段,來咱們麻川縣不到2o天,居然能拿下縣公安局長。

好像就連組織部長孫明玉跟那傢伙也越走越近了。老韋,你可得防防呀」朱來懷故事如此說,斜了韋不理一眼。

「防啥,孫部長不是那麼容易倒向誰的。以前周富德如此強勢,可孫部長怎麼樣,人家愣是沒領周富德的情。

有時在人事安排上,孫明玉也會出自己聲音的。周富德也會適當考慮孫明玉的態度,唉……

還不是地區孫家那老傢伙在撐著的。孫國棟那老傢伙,不但是地委組織部長,而且,人家更大的牌頭是還兼著地委副書記,後面一個頭銜比前面一個管用,威力更大,在書記辦公會上也有他的一席之地。

周富德估計感覺孫明玉這個組織部長使用起來不怎麼順手,老早就想的挪走他了。

不過,孫國棟的威勢太大了。再說,牛頭鎮孫家,也不盞省油的燈。

至說說孫明玉靠向葉凡,那是不可能的。葉凡有什麼能讓孫明玉動心,如今這世道,什麼都是以利益掛勾的。

葉凡不能拿出令孫明玉動心的利益,就不可能說動孫明玉的。即便是傳說葉凡是庄世誠親點的來說,也未必能說動孫明玉。

要知道在地區,孫國棟好像也有點中立派表現,並沒有傾向庄世誠,就是一向強勢的王專員,對孫國棟這隻成了精的狐狸,也還不是盡量不去招惹,以接交示意好處為主。

不能拉攏過來為自己所用,但也絕不得罪。有利益瓜分時也給點,孫國棟自然不牢騷了。

孫明玉,我估計跟他老頭子學得也差不多了。不然,我早就下手了。」韋不理分析得相當有水準,可惜他不曉得夷芰俊2蝗唬韋不理估計是講不出此話來了。

「這個傻蛋怎麼這麼蠢蛋一點用都沒有,這事能把我給抖落出來嗎?見不得光的。」靠在病床上的周富德氣得用手一掄臂子,感覺后腰部傳來一陣子拉裂般的痛,知道是綁帶子估計是給拉裂開了。

周富德到了地區,經過地區一院的專家細細檢查,才現胸肋骨、手臂處骨頭都有一定的拉裂。

皮膚方面的外傷更多,好多地方都是青腫成一片,紅沙洲那一幫子人幸好還有點理智。

不然,周富德估計就得成了殘疾人了。亂拳亂踢之下進棺材都有可能。醫生給的建議是躺床上至少得二三個月,這一躺,估計就得到明年了。

縣裡局勢居然風雲變幻,不過幾天時間,自己親信,縣財政局長馬林居然被葉凡這個縣長抓住攻擊群眾、不服從上級領導安排,造成重大群體故為由頭給暫時停職了,縣財政局的工作暫時由副局長江勝才主持著。

周富德心裡明鏡似的,知道葉凡這個縣長在乘這機會攬權,想把縣財政局給一把抓在手中。

財政局這個位置太重要了,歷來都是由周富德這個土霸王給控制住的。

前任縣長江槐冒當了一年縣長,其實差不多就是一傀儡縣長,根本就沒啥大作為。

本來江縣長自然也在拚命地掙扎過,奈何周富德的根底子太厚了,再說地區領導也不支持江槐冒,使得江縣長是到處碰壁,處處得罪人,最後莫名其妙的死了。

關於他的死因,德平地區和麻川縣都是眾說紛芸,周富德也明白,估計好多人都在懷疑是自己乾的這破事兒。其實,也僅有周富德明白其中要害,心裡苦澀得很。

周富德過脾氣后,又安慰著自己的跟班馬林,說道:「別急,你只是暫時停職,葉縣長他沒權撤了你的職的。江勝才要代就由他先代著。現在的麻川,在地區領導還沒明確指示前,那片天地,還是我周富德撐著的。至於說葉凡,他想嘎點什麼這個正常。你先熬著,等我傷好了一回來就解決。」

「周書記,這個老馬心裡也不服,他這個政法委書記今天可是丟臉丟盡了。作為縣公安局的直接領導,居然講話不抵事了,那姓葉的,明顯的是違制了。什麼時候縣長有權否決政法委書記的決定了?都是常委,憑什麼?這是典型的越制」馬林憤憤不平,自然也是想拉個同夥好說事兒,一起往葉凡身上招呼了。

「嗯這一點葉縣長做得是有些過了。不過,縣公安局也是在當地黨委和上級公安機關雙重領導下的。葉縣長作為縣委副書記,他抓住了雲錢的軟肋,操翻了他的決定,這個好像也說得過去。不過,我想信雲錢會出手的,明天,你等著就是了,呵呵呵……」周富德突然笑了起來。

「你是說明天葉縣長會招開縣委常委會議,那怎麼可能,那個好像只有你才能招集的。而且,現在地區領導還沒作出任何反應,姓葉的小子憑什麼這樣子做,這是明顯的違規違制。」馬林同志又噴口水了。

「呵呵,我同意的,剛才他打電話給我了,說是想趕在春節前把天牆之路給修整一番。

不然,等到明年至少又得拖上幾個月了。咱們拖得起,他肯定是拖不起的。

地區給你任務,轉眼間時間就去了半年,他一點建樹都沒有,情何以堪?

而且,關於天牆之路是該修了,我先前也同意過。只要能振興麻川經濟的事,咱就支持。哈哈哈……」周富德雖說文化水平低,脾氣直拗,但官場經驗,那些花招子是一點都不少的,不然,這個土皇帝也不可能能坐穩麻川縣的一號位置的。

「郭新平,差點把老子整殘了,此仇不報老子就不姓周。姓葉的只要能把經濟搞上去過紅沙洲,就是翻天了老子都支持。

當然,馬林,你也不必擔心,你們幾個,我老周不會坐視不管的。

我相信,葉縣長也不敢有太大動作。不過,你今天的行為也有些欠妥,葉縣長直接打電話給你了,你就把錢給拔了就是了。

真到年底財政局沒一文錢了,你一句話撩出去,麻川的廣大幹部職工,自然會把此賬算在葉凡頭上,你怕個什麼,擔心什麼?

你還是有私心在作怪啊是不是覺得那一百多萬款子卡自己手頭上能靈活些,用得舒坦。

可你不想想,人家一個縣長,直接電話過來你都不認賬,誰能忍祝何況,我又不在場,你這是觸了他的霉頭。」停了一陣子,周富德又勸起馬林來。這自然是恩威並施了,周富德,很會做人的。

「我……我當時也在執行你的指令,想不到姓葉的如此過份。我估計金桃鄉那伙人就是他指使蔡則民那蠢貨給鼓燥來的。不然,事情怎麼那麼巧,我剛拒絕了他的話,下午就有人出動了。而且,開始的時候姓葉的怎麼不出面,等到事情不可收拾起突然冒了出來,這不是存心搞人。」馬林怨聲,大叫道。

「搞人,呵呵,這事是有些奇巧,估計是姓葉的故意為之。既然蔡則民給他請示過了,這事看來鐵定是他授意的。只是你運背,蔡則民這個人,葉凡一下子給了個代理鄉黨委書記帽子,自然是全力投入葉凡懷抱了。」周富德輕聲笑道。

「周書記,那天好像你也同意過暫時撤去潘麻子的職務,所以姓葉的才有峙無恐的。如果蔡則民那真的坐上金桃鄉黨委書記一職,那以後估計好多的縣裡幹部都會投向姓葉的懷抱的。長此以往,此風不可長啊周書記,我真是有些擔心。」馬林大叫道。

……………………………………………………………………

感謝自由自在的老宅男junfree1o18笨笨色yangnianh1uozi書友1oo9131o1934559鬱悶沒名字了被搶了這麼多的好兄弟打賞,謝謝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