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三十六章攪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三十六章攪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三十六章攪局

4更到

「嗯這是個問題,當時都給方鴻國那雜碎在作亂,不然,我也不會如此被動了。

不過,你放心,咱們麻川就十幾個鄉鎮,鄉黨委書記一職我是絕不會讓其他任何人插手的。

蔡則民,不就一小螞蟻,他跳死了充其量一個代書記,頭上那個『代』字,是永遠別想去掉。

想跟我周富德搶人事權,他還嫩著。」周富德渾沒當回事,認為只要自己病好了一回去,搞個書記碰頭會,小葉縣長能嘎起什麼風浪來。

不是周富德看不起小葉,這廝根本就沒把葉凡同志當回事。認為一個嫩得毛都沒長全的小子,能有屁的用處。沖其充量喊喊大話,有一股子蠻勁,想插手人事,那是門兒都不有的。

「明天有啥好戲看周書記?」馬林忍不住了,問道。

「明天自然你就曉得了,現在說出去就沒意思了。」周富德笑道,隨口問道:「馬平、馬飛、馬標他們怎麼樣了?」

「聽說關在看守所里,吳彤這小子真是狠啊,馬平的胸肋骨都給他用腿硬生生的踢斷了一根。現在只有馬標躺醫院,馬平和馬飛都在看守所蹲著。晚上,馬族長已經招集了馬家族中有點影響的人聚會了,相信明天也會有好戲看的。龜孫子的,欺負咱們馬家人,活膩味了。」馬林得意了起來,暫時把自己被停職一事給忘了。

「給馬族長講一下,適可而止。」周富德突然冷哼道,弄得馬林一臉的困惑不解,不由得問道:「為什麼?要鬧就鬧大點,那邊在常委會上鬧,外邊咱們馬家人再一夾擊,說不準鬧大點姓葉的整不下去就自個兒就滾蛋了。那個江縣長不是個榜樣。」

「別提江槐冒。」周富德突然脾氣了,吼道。良久,穩了穩神,說道:「你以為鬧大了姓夜霉了,體現出葉縣長在,我不在的時候全縣會搞得一包糟,姓葉的沒有能力管理一個縣什麼的。

他自個兒會滾了嗎?你們都想錯了想想,要是真給你們鬧騰得不可收拾,地區那位會坐視不管嗎?葉縣長,可是他親自拎到麻川的。

人家說不定一生氣,說是咱們麻川治安混亂,沒有書記坐陣是不行的了,繞一個彎子下來,把老子給撩倒在這醫院,趁機挪了個窩子,再空降一個書記下來,你們就等著哭死吧,哼」

「嗯這個好像也有點道理,我會跟馬族長講講,別過火了,真的惹到你身上就糟糕了。

畢竟,這麻川還是黨的天下,庄書記雖說最近都沒啥動作,真要動起真格來,畢竟人家還是地委一號,要拿下一個縣委書記好像應該能辦到的。

即便是王專員阻攔,也未必有效。」馬林心裡一振,如果周富德倒了,換個人來坐那位置,估計還真沒自己什麼事了。

到時別說再想撈回財政局長位置,估計能不能再搞個局長位置坐都難說。周富德跟自己就是一條繩索上的螞蚱,誰也離不開誰的。

第二天是星期天。

不過,因為麻川縣的特殊情況,又臨近年底了,為了能儘快讓修路進行,麻川縣縣府大院卻是熱鬧得很。

今天在縣府招開縣委擴大會議,議題自然就是修天車山公路了。

一大早,麻川縣除了周富德外剩下的1o個常委,加上七個副縣長就17人了。

外加幾個副處級的幹部,縣法院院長,縣檢察院院長,縣經貿委主任,縣建委主任,縣人大主任,縣政協主任,加上吳彤這個正科級的公安局局長,外帶一個交通局長,總計2o幾人,濟濟一堂。

葉凡一臉嚴肅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進來的人全都先是瞅了一下主位上那個空位置,自然是周富德的位置了。然後才把目光偏轉到了葉凡這個縣長身上。

現場瀰漫著一股子怪異氣息,相當的凝重。進來的和屋裡的全都不說話,最多就是相識的互相點了點頭,並沒人打哈哈。

馬雲錢那臉快板成包黑子了,狠狠地瞪了葉凡一眼又低下了頭。這廝,周富德不在,好像失了主心骨一般。

韋不理和鐵東互相隱晦地瞅了一眼,心照不宣。

方鴻國跟齊歸雲也差不多,兩人淡淡的對視了一眼也沒作聲。這開會前的狀況,倒有點像是在演啞劇。

「柳主任,點一下名,都到了沒有,都到了的話那就開始了,時間不等人,咱們等不起。沒來的嚴肅處理,扣當天工資補貼。」葉凡看了看錶,現已經8點了,巡了一眼在坐的各位領導,一臉凝重,說道。

昨天晚上,葉凡的表現可是令得麻川縣城的所謂的高層們有些震動了。人家直接就推翻了馬雲錢這個政法委書記的決定,恢復了公安局長吳彤的職位,而且,雷厲風行,立即指示吳彤逮捕了馬家三虎,而馬雲錢這個政法委書記也是丟盡了臉面。

至於說一向牛氣衝天,只聽周富德這個一號使喚的財政局長馬林同志,這次也撞到鐵板上了。

小葉縣長一聲令下,暫時也是停職了。那可是在捋周富德的虎鬚,挑戰周富德的霸主權力,這可是需要冒著極大風險的。自打周富德上任以來,有哪個縣長有如此氣魄?

小葉縣長才來到不過十來天,終於露出了他猙獰的面容。著實令得縣裡那些幹部們小小的震憾了一番。所以,今天來開會的,居然一個沒落下,全到了。

柳眉芳這個縣委辦主任,對著名冊核對了一下,說道:「葉縣長,總計24位同志,全到了。」

「嗯很好,說明同志們很有時間觀念,今天是禮拜天,把大家找來的確有些為難大家了。等下柳主任給補貼雙份的工資,再給一個小禮品吧。」葉凡說著話,給了點意思算是補償。

又巡了大家一圈,說道:「我受周書記的委託,暫時主持今天的會議。今天的會議主要是安排大後天修理、整平,拓寬天牆公路的事。

前段時間,我已經跟各鄉鎮,縣裡各位相關同志也講過了,整平拓寬天牆公路,勢在必行了。

再不修,咱們麻川徹底將沒救了。同志們,咱們已經到了背水一戰的時候。

周書記為了咱們麻川人民,為了不讓咱們麻川縣再次全省墊底,為了拉回日本客人,他是一個勇士,一個英難,一個了不起的豪傑,我葉凡,很佩服他。

周書記交待,必須趕在春節前全面動工,這是一個硬性任務,不容任何人無故拖沓,造成天牆公路的整平拓寬出現意外遲延。

日本客人為什麼不來咱們麻川,就是因為咱們的天牆令人生畏,不破除天牆神話,咱們還談什麼振興縣裡經濟,讓麻川人民過上好日子。」

葉凡這話很是圈人,處處打著周富德這個一號的招牌,令得有些同志有怨言一時都難以揮出來。

「葉縣長,天牆公路是該修了,不知縣裡怎麼個具體安排的?」這時,黨群書記韋不理輕輕的斜了葉凡一眼,口氣平淡,問道。

「天牆公路從面對歸雲縣接界的那一截算起,到咱們麻川縣城,上山下山,總長有多少公里。還有公路的基本情況如何,想必交通局的鐵局長應該清楚,你先說說。」葉凡在周圍掃了一圈子下來,因為他還不認識麻川縣交通局長鐵一水。

其實,葉凡早就查清楚了總長,跟面基本狀況,只是故意這般子說。目的自然是為了引起在坐的各個幹部們注意,也好為大修天牆公路找個說詞。

「我是縣交通局的鐵一水,葉縣長,總長共計14o公里。單是上山下山,天車山那一截路長達12o公里。

天牆下來後到咱們麻川縣城關一截總計有4o公里。公路正基寬度僅有5.5米左右,加上毛邊、水溝,也不會過7米。

兩部大車都無法錯車而過,只能是一部部過去。特別是天牆公路,都是盤山公路,如蛇行一般。

彎道多而陡,上面的車子下來看不見下邊的車子,下邊的自然也看不到邊的車子,公路邊緣下邊就是幾百米的懸崖,一滾下去那是絕無活路的。

公路交通事故頻,每年都得生近2o起的翻車事故,從1992年到現在5年過去了,總計有89人喪命在天牆公路。

那段路,已經成了咱們麻川人民揮之不去的陰霾,簡單就是一塊令人顫慄的厄夢,被稱為黃泉之路……」鐵一水同志還是相當的煽情,臉上肌肉隨著他的講動是悲凄顯然。

令得葉凡都有些懷疑這廝是不是專門在家裡演練過,不然,怎麼會講得如此的生動。前幾天當然也是農媛媛提前給他打了個招呼,想不到效果如此的好。

屋裡人聽過後,一個個臉色都相當的凝重。作為一個官員,不管政見利益如何,在面對這種事上,估計心裡都希望能把它給修好。

「葉縣長,路的基本情況咱們在坐的都心知肚明,不用再嘮叨了。我是想問,這路,到底要拓寬到幾米,方案出來沒有,需要多少經費,咱們縣能否承受得起?」馬雲錢居然好像很關心那路似的,開口問話了。這廝自然有自己的打算,葉凡也知道,此人絕對沒安什麼好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