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三十七章代理主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三十七章代理主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三十七章代理主持

5更到

「這個問題還是由鐵局長來回答較妥,畢竟他是交通戰線的老前輩了。那方面的東西比較專業,比我懂,而且,也更有說服力。」葉凡示意鐵一水局長道。

「前幾天我去地區交通局找了吳局長,順帶著把咱們天牆公路以前規劃過的公路設計方案圖拿了回來。不過,地區交通局的同志也說過了,這個暫時是借給我們縣用一下,時間只給了咱們5天就得收回,唉……」鐵局長講到這裡嘆了口氣。

「鐵局長,難道這裡面還有瓜葛不成?」常務副縣長方鴻國皺了皺眉,問道。

「嗯方縣長,地區交通局規劃建設科科長錢雲當時說了,前年那個時候咱們天牆公路說是要大動工。

鑒於天牆公路的地理複雜性和特殊性,地區交通局特地請來了省規劃設計院的專家跟地區規劃室的張濤源工程師一起搞出了這個比較全面的天車山公路設計圖。

是按照正基寬8米,路兩邊加起來總計1o米的規格搞的。不過他們也說過了,加上原先的彎道拉直,還得劈開一些小山,這段路一直到麻川縣城14o公里路程,沒有一千五百萬整不下來。

而且,還不能盡如人意,只是在原有路基上略作改動罷了,不過,這麼一來,公路里程可以從14o公里縮短到12o公里。

整整拉近了第一套方案。當時還搞了兩套方案,另一套方案是路基拓寬到1o米,加上路邊,排水溝等整個路面寬達13米左右,路面進一步拉平整直。

其中還有三座小型的橋樑,公路里程居然可以從14o公里縮短到1oo公里。」鐵局長剛講到這裡,馬雲錢好像忍不住了,讚歎道:「不得了,差不多快縮短了三分之一了,這個方案好氨

「好是好,不過,估計錢也不便宜吧?」方鴻國冷冷的在一旁抽冷子道。

「嗯沒有五千萬搞不下來。估計,實際的路面複雜性還難以估量,當時那個總工程師說了,說不準要突破6ooo萬。」鐵一水一拋出這數字,屋裡頓時寧靜一片。

大家都在想事,這個數字,根本就無法承受。方案是好,不過,好像也是一大餡餅,鏡中花水中月一般,看得見其實是摸不著的。

「葉縣長是個大能人,咱們麻川縣的英雄,具有大氣魄的人。相信他肯定選擇第二套方案了,這個,能給咱們麻川人民帶來多大的幸福啊呵呵……」馬雲錢這廝先下嘴了,勢氣逼向了葉凡。心道:「你不是厲害吧,有本事就接招就是了。」

「五千萬,呵呵,畫餅充饑也沒用。對咱們縣來說,不切實際,想法是好,不過不現實。咱們沒必要去作這面子工程,至於為麻川人民謀幸福,是咱們在坐的每位同志的責任。當然,這個也得量力而行。」葉凡淡淡的掃了馬雲錢一眼,根本就不接招,讓老馬感覺相當的鬱悶,好像一拳擊出,打到了空氣,不難受才怪。

而且,後面,連馬雲錢也給繞進去了。

見馬雲錢那嘴咂巴了一下估計是又想甩話,葉凡又笑道:「當然,如果馬書記能弄來一千萬啟動資金的話,那另外的四千萬我求爺爺告奶奶也得弄來。怎麼樣馬書記,為了全縣人民的幸福,你是不是也該表現一下。」

葉凡這句話一丟出去,那是當場就噎著馬雲錢了。這廝那臉一黑,全然忘了什麼,陰森森瞪了葉凡一眼,把茶杯往桌上重重地一嗑,突然笑了,而且笑得燦爛,嘴裡卻是大聲哼道:「葉縣長的意思就是說,我馬雲錢能弄來多少,你就是我的四倍了是不是?」

「是的,在坐的全聽見了。」葉凡淡淡笑了笑,故作驚訝狀,問道:「難不成馬書記還真弄了些錢,那我這個就有點……」

「想變的話現在還來得及,葉大縣長,在坐的全聽著呢?」馬雲錢看著葉凡那臉上顯出的一絲猶豫,頓時心裡像喝了蜜一般的爽勁,故意巡了周遭一眼,那瘦骨頭樣胸脯,好像都挺高了不少。

上邊的方圓瞅了這廝一眼,暗道:「不知死活,跟葉先生叫板,你丫的也配人家隨便漏幾張出來都能壓死你這騷包貨色。等下如果有機會了得再整整這廝再行,這次一定要狠,不過,好像又不妥,至少得等他把天牆公路修完后再出手,算啦,暫時讓這廝逍遙一陣子吧。」

「那馬書記的意思是……」葉凡感覺好笑,瞅了這廝一眼,裝著一臉嚴肅,問道。

「前幾天周書記給大家安排了任務,我作為麻川的一份子,自然得響應周書記號召。周書記當初安排的是每個常委不少於1o萬,我呢幸不辱命,弄了4o萬。」馬雲錢那話一丟出來,頓時全場咋然。

一個個,自然是心裡震驚不已。要知道馬雲錢不過一個政法委書記,能有啥錢,弄4o萬,簡單是天方夜譚。

自然,有人不信。不過,馬雲錢能在這縣委擴大會議上拋出這枚重磅炸彈來,肯定有幾把刷子的。

當然,縣委常委、青山鎮書記鐵東同志第一個不服氣了,因為按他的想法就是,當初周富德弄得最多,葉凡第二,第三就是他這個銅礦滿地的青山鎮書記了。

到時也好顯擺一番,這個,也是一番政績。鐵東還年青,追求上進的心很是強烈。

特別是看到葉凡這個縣長比自己還年輕,他自然更不服了。一直賭著一口氣想較個長短,誰知,居然被馬雲錢獨拔了鰲頭,鐵東心裡更是不服。

而且,鐵東的地盤就在麻川城關的羊頭鎮,振臂一呼也有相當多人響應的。解放前,羊頭鎮、牛角鎮、馬鬍子鎮三鎮鼎立,基本上都是仇人。

所以,鐵東第一個言了,他第一個不相信馬雲錢這廝能弄4o萬。4o萬對沿海一些縣來說也許那政法委書記還能做到,對於麻川縣政法委員會來說,那隻能是很荒謬的故事。

而且,馬雲錢這廝除了喜歡女人那個尿坑坑外,那有這般好心給縣裡弄4o萬修路?即便是為了響應周富德的號召也不可能。

所以,這廝立即冷哼道:「馬書記,這裡是縣委擴大會議,不是菜市場?」

「鐵東同志,你這話什麼意思?」對於鐵東的強橫和略帶一絲不屑態度,馬雲錢立即反嘴了。這廝心裡特別的窩火,昨天晚上葉凡讓自己丟盡了臉,讓一旁的方鴻國和孫明玉兩人看了大笑話,今天你鐵東也來找茬,難道是個常委都在來尿老子一壺,士可忍敦不可忍的

「什麼意思?常委會不是兒戲。每句話都要記錄在冊的,既然馬書記弄了4o萬,真金白銀的,請把4o萬亮出來。還有,在這裡我也拋句話出來,如果馬雲錢同志真能弄來響噹噹的4o萬,我青山鎮翻一倍出錢。」鐵東講完后巡了全場一眼,豪氣初顯。

其實,這次修路不光是修路這麼簡單,天牆之路,地區領導肯定在時刻暗處關注著的,因為,天牆,是令他們都相當頭疼的一塊硬骨頭。也是他們的心病,誰能解決掉這個老大難問題,就能給地區領導落下一個好印象。

自然,這個也是一個撈政績,撈麵子的,能給官帽子墊厚的好機會的。鐵東一點都不笨,早就瞅見了這其中的玄機了。

再說青山鎮有錢,用公家的錢給自己撈政治資本,一本萬利的東東,何樂而不為。而葉凡,自然是不作聲了,最好是這兩貨最戰越勇,最多那錢滾滾砸來就美了。穩坐軍中帳講的就是此刻的葉凡同志了。

「好」馬雲錢被氣壞了,立即掏出了手機,當作大家面打了起來。簡直是吼出來的,喊道:「艷春,你立即進來。」

屋裡人一聽,大半人都明白過來了,知道馬雲錢叫的是誰了。馬艷春——馬鬍子硅礦集團總經理,馬雲錢侄女,是馬家三虎馬標的親姐姐,二十幾歲,人稱馬姐。

葉凡自然不知馬艷春是何方神聖了,不過,只要有錢進來,管她是誰?最好是馬雲錢跟鐵東好好的死扛上一回,自己這個漁翁能從中撈到的錢越多越好。

鐵東那臉色可是變得有些不好看了,因為馬鬍子硅礦集團在麻川也是相當有名氣的,是馬家財團勢力的代表。經營著兩個硅礦,有兩個小型號的練硅廠。

當然,跟全國相比,只能稱小型號,但放在麻川縣來說,那就是個龐然大物了。聽說一年的純利潤不下5oo萬,也是馬家人能挺起腰竿的最大財富靠山。

其實,那硅礦也是馬家人霸佔的,而且,馬鬍子硅礦這麼大的一個集團公司,每年居然一文錢的稅都不用上繳給麻川縣財政局,實在是詭異。

當然,在坐的除了葉凡和方圓外,其他同志心裡明鏡似的。知道這馬鬍子硅礦集團實際上的幕後大老闆就是周富德。

即便不是大老闆,至少也有不少的分紅乾股的。所以,即便是麻川縣稅務局的同志再眼紅,那腦門子給驢踢了也不會去捅馬家這個蜂窩子的。

「葉縣長,我能不能請捐贈的馬總經理進來?」馬雲錢故事大聲問道,顯得相當的客氣,說完后還斜瞥了一臉漲紅的鐵東一眼,知道這種好事葉凡會拒絕那才是傻子?

「快請」葉凡居然站了起來,當然是要去迎接一下財神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