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三十九章聯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三十九章聯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三十九章聯手

2更到謝謝『三晉油蝦』『神級書獃子』打賞

……………………………………………………………………

「唉……當初……這個……」葉凡裝著一臉為難樣子,掃向了馬艷春和馬族長。

「哼咱們今天是開修路大會,就不談馬標等人的事。相信縣公安局會快秉公處理的。不過,剛才我可是聽某位同志說是我們馬家如果捐贈多少錢,他就要翻一倍的捐贈,此話在坐的都聽見了。艷春,你可以捐了。」馬雲錢和馬艷春,馬落鐵三人互相交換了個眼神,說道。

「行」馬艷春突然站了起來,那旗袍又合成一塊了,轉頭朝葉凡說道:「葉縣長,我代表馬鬍子硅礦集團以及馬家族人,向麻川縣人民政府捐贈1oo萬用於天牆修路所用。請接收」

說完一使眼神,馬昆昂然而入,把裝有6o萬的大皮箱打開,扎人眼球的百元大鈔令得滿廳的人那心臟都在,不爭氣地跳動著。

「還差4o萬?」孫明玉居然跟鐵東同時冷冷出聲了。

「在這裡」馬艷春突然笑盈盈的,很是優雅地轉身,從皮包里掏出一張支票樣東東來,看來是有備而來埃

當支票遞給葉凡時,滿堂突然拍起了手掌,葉凡正想說感謝詞時,馬艷春笑道:「這1oo萬,一個是馬家人的愛心捐贈,一個也是我雲錢叔的份頭了,咯咯咯……」

那銀鈴般的笑聲響過後,說道:「我們先走了,不知雲錢叔剛才講的某人是誰?咱們都拭目以待氨

「哼抬錢進來」鐵東突然一聲吼,斜開著的門突然被兩個壯漢子給輕輕的事推開了。一個袋子,就那樣子擺放在了葉凡的桌子前。

「這裡面有1oo萬,是我們羊角鎮鐵家人一分一錢湊起來的。還有1oo萬,自然是青山鎮出的了,這是支票,葉縣長請收好。」鐵東很是瀟洒地遞了過來,不過,自然,這廝那心臟差點都給肉痛死了。

其實,青山鎮銅礦就是由鐵家鎮的鐵家人在主力開,跟馬鬍子硅礦集團差不多的。

只是,銅礦還半帶有官方性質的,有點像是麻川縣人民政府承包給鐵家人開的說法。

而馬鬍子集團的硅礦集團,卻是私人搞的。因為有周富德這個熊人在撐著,所以,居然連稅款都給免了。

其實不能說免了,那是因為縣稅務局的同志根本就沒敢去那地兒收稅罷了。乾脆也睜隻眼閉隻眼,眼不見心不煩了,權當沒那硅礦了。

「看來麻川縣並不是窮得掉渣渣,這銅礦硅礦咋回事兒,一定得搞清楚,該收回的就得收回。不然,國家的錢全進了私人腰包,難怪縣政府窮得掉渣,私人倒是富得流油。」葉凡心裡打定了主意。當然,他也知道,這要收回銅礦,打硅礦主意的事肯定阻力重重,弄不好還得陷進去。

不過,葉凡的意志堅定,為了自己頭上那頂帽子,為了振興麻川經濟,不得不下決心了。

「任重而道遠……」葉凡腦中浮現出這句話來。

「呵呵呵……你們有銅礦有硅礦,就我們牛頭鎮孫家倒啥礦都沒有。孫家人和住牛頭鎮的鄉親們一聽說要修天牆公路,一個個都從那緊巴巴的口袋裡也擠了點錢出來。截止到昨晚上為止,已經湊了6o萬。」孫明玉剛漏出這句話來,一旁的馬雲錢不屑地哼了一句道:「你們孫家可是麻川大戶,人口估計比咱們馬家也少不了幾個吧,呵呵呵……」

「呵呵,馬書記,先別急,我這話好像還沒講完嘛」孫明玉斜瞥了馬雲錢一眼,笑道:「不過,幸好我父親那張老臉還管點用,去地區兜了一圈子下來。神女河德平渡口收費辦給了3o萬,地區財政局給了6o萬,這麼一湊和,呵呵呵呵,好像也有15o萬。咱們牛頭鎮的老孫家不能跟羊角鎮的老鐵家相比,不過,好像比馬鬍子這個大財主也不會少到啥地方去了。」孫明玉微微笑著,那話說得溫柔,不過,卻是差點哽死了馬雲錢同志。

這廝心裡哼道:「老孫家,誰不知道神女河渡口辦的孫國新主任是你孫國棟的堂弟,至於地區財政局局長喬木興,不是跟孫國棟是老同學,人家不看你那狗面子才怪?不過,那兩筆錢估計不會這麼快拔一來的了。」

這廝這麼一想,計上心頭,嘴裡哼道:「錢沒到手都是一場空,天牆公路大後天就要開始動工了,總不能叫麻川縣幾萬出白工的老百姓們望著地區財政局喝西北風吧。」

「這個不勞馬書記計掛,那錢,人家昨天就打進縣長基金了,請葉縣長派人查詢一下款子是否到了?」孫明玉不緊不慢,當然是在吊馬雲錢了。這個,錢直接打進縣長基金,其實當然也有方便葉凡使用的意思。這個,自然又是孫國棟這老狐狸玩的借公款還私人人情債的把戲。

「嗯農媛媛,你立即安排人查詢一下款子是否到了。」葉凡嗯了一聲,突然笑道:「看到沒,同志們,咱們麻川縣能人輩出啊,一下子就捐贈了45o萬,我這個縣長都感覺汗顏啊咱們的天牆公路有希望了,我很有信心。下邊,也請各位把錢都給亮出來,縣裡也好統籌安排一下,這個,可是周書記走前交待好了的。」

「呵呵,葉縣長,我們都捐贈了款子。不知剛才葉縣長講的話可算數?」這時,鐵東突然倒轉了標槍,居然朝著葉凡同志開炮了。

聽他那麼一說,馬雲錢突然記起來剛才葉凡好像說過,如果自己能弄來多少錢,他給翻四倍那話來,這廝立即也不跟鐵東計較什麼了,那大嘴一張,笑道:「嗯在坐的剛才都聽見了,葉縣長可是說過,要弄來我馬雲錢翻了四翻的錢,剛才各位同志也看見了,我們馬家捐贈了1oo萬,呵呵……」

馬雲錢講完后,跟鐵東一起瞪向了葉凡同志。

「呵呵,相信葉縣長不會無地放矢的。俗語說是金口一開,四馬難追。葉縣長作為一縣之長,這話絕不會亂說的。不然,那以後下面的同志上行下效,還會把葉縣長的話當話嗎?呵呵,鐵東同志,雲錢同志,你們就別計較這些了。」黨群書記韋不理突然摻和進來,自然是打定主意要看葉凡笑話了。這廝有些陰陽怪氣的,完全一個陰陽人口氣,那話,夾槍子弄棒的就往葉凡身上招呼了過來。而且,還來了個明裡褒獎,暗地裡譏諷的吊吊。

馬雲錢弄了1oo萬,那葉凡不得4oo萬了。打死韋不理同志也不信葉凡能弄來4oo萬,聽說他是弄了1oo萬了,不過,那個跟4oo萬,好像差距不是一星半點。

鐵東,自然也是在肉痛自己錢的同時也得逼著葉凡上梁山了,總不能讓老子一人虧本,也得看看某人笑話才對,只有孫明玉沒吭聲了。

「麻痹的全來逼老子了。想不到這幾個人也不省油的燈,現在倒是惹火燒到老子自個兒身上了。

麻煩了,我算算,地區交通局給了6o萬,通都區的粟一宵那廝副書記打賭,贏了2o萬。

瓷王閣和武聖集團合計才1oo萬。庄書記給了3o萬的炸藥費,這般一合計,好像也不過才21o萬。

離4oo萬的距離好像差點老遠的。去啥地方弄19o萬,要是有時候也有可能,不過,現在好像來不及了,這大話,看來也不能亂講的,禍從口出礙…」葉凡快地在腦子中繞起了彎彎。後悔不迭。

自然,這滿廳的人,除了方圓和孫明玉以及吳彤三人外,全存著看笑話的心思了。見葉凡猛抽著煙在,自然知道這廝今天是下不了檯面了。

馬雲錢和鐵東,韋不理自然一本正經地瞪著小葉縣長了,好戲開場了。

幾分鐘過去了。

馬雲錢忍不住了,笑眯眯說道:「不會是葉縣長嫌錢太重,還沒背回來吧?剛好吳局長在這裡,要不要吳局長把那輛商務麵包開出去運送一下?」

「沒事,我鐵東這幅身板還湊和,背上幾百萬應該還能走動。」鐵東陰森森干聲笑道。

「呵呵呵,先讓農副主任給大家介紹一下我弄錢的情況,不急,大家耐心著點。」葉凡突然笑了,淡淡地掃了這兩貨一眼。

「各位領導好,這幾天我跟在葉縣長去地區轉悠了一圈子下來,去地區交通局吳局長處弄了6o萬,跟通都區……這邊合計都21o萬了。不過,葉縣長前段時間不是開了五輛車回來,那幾輛車子聽說要12o萬,這麼一盤點下來,葉縣長給縣裡弄回了33o萬了。」農媛媛那話剛落地。

韋不理先聲笑道:「農主任,那車能算嗎?難道把車子拍賣了湊到天牆公路里去修路不成?」

吳彤那小子一聽,心在一抖,這小子還真怕葉凡為了掙面子,到時人家葉縣長要賣車子,自己可沒膽子阻攔的。

好不容易在江賓縣、昌州縣顯擺了一圈回來,難道那車子立即就得飛了。

那以後還不得被獅王鎮、芙蓉鎮幾個鎮的派出所所長們笑掉了大牙。這廝隱晦地盯著葉凡,手裡早就捏了一把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