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四十一章大將風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四十一章大將風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四十一章大將風度

今天的突況,讓他看到了第二套方案實施的曙光。要做就做大,不然就不做,這就是葉凡的性格。實在不行就得往省里跑了,這是葉凡的暴猛想法。

「葉縣長,這圖紙……」臨到最後,鐵一水突然站了起來,有些吞吞吐吐樣子。

「圖紙怎麼啦?是不是有什麼地方欠妥?」葉凡心裡一震,以為出了啥漏子。這個關鍵時刻掉鏈子可是會壞了大計的。

「不是,當初我去地區交通局拿圖紙時,錢科長講了。說是當年設計這圖紙的錢咱們麻川還沒付給地區交通局,而且,當初還請了省設計院的大師來合作測試設計。因為咱們麻川天牆公路太複雜了,單是地區還搞不下來。所以……」鐵局長又欲言又止了。

「有什麼話直說,別婆婆媽。」葉凡皺了下眉頭,心裡也是一涼,無非還不是錢的問題。像此類涉及到巨大經額的設計圖,人家當初測量什麼的也可能花了不小的本錢的。

「那我說了,當年德平地區的領導聽說國家交通部有個項目,也許能打個擦邊球把麻川的公路重新建設一翻。

所以,為了申請項目的需要,地區也是立即行動了起來。以地區交通局為頭,向省交通廳所屬的公路勘測設計院、公路規劃設計院、公路科研所出了麻川天牆公路全線勘測設計的邀請書。

為了確保先期勘測設計的質量,也為了更好地協調二院一所的工作展開,地區交通局跟麻川縣聯合成立了天牆公路勘測設計指揮組,當時是由分管交通的查副專員擔任總指揮,咱們麻川縣的周書記擔任副總指揮。

接到任務收后,二院一所立即行動起來,調集院、所精兵強將和當時擁有的最先進的堪測設備,奔赴咱們麻川天車山勘測現場,在地區交通局張濤源總工程師配合下,展開了爭分奪秒的緊張工作。

不到半個月,堪測歸划設計完畢,圖紙是相當完美的。大家剛才也聽說過了,天車山脈南端跟歸元縣接界一直到咱們麻川縣城關原來的路線長達14o公里,經過拉直,改彎,再配合上一些小橋樑,居然直接縮短到了1oo公里,這是個了不起的創舉。

當然,當年的堪測設計費也不便宜,足足1oo萬。不過相對於5ooo多萬的巨額公路建設資金來說,不過5o分之一,也算是合理。

當時那設計費用說是等交通部的批示下來后就付,誰知,最後這方案未獲得通過。

倒不是說我們的方案不好,主要是當時風聲變了,原本聽說a3oo國道要從麻川不遠處通過的,後來那條線路改了,直接走的是江都省那條路了。所以,麻川就給拋棄了。」鐵一水嘆了口氣。

「你是說這圖紙的設計費用到現在還沒著落?」葉凡心都涼到底了,暗暗罵道:「一個個領導只曉得爭花環,要政績,這掏錢的活就是沒人幹了。要是搶的花圈,看他們還怎麼搶,搶個屁

估計當初地區去交通部申請項目那個很露臉,地區那個查副專員肯定帶勁頭了。交通部的大門那麼好敲門進去嗎?豬腦子啊

也許當初那傢伙就想到了,只不過為了自己政績胡搞罷了。反正到燕京免費旅遊一番回來地區還給報銷,到最後倒霉的還不是咱們麻川人民。

到在不是這問題就來了。如果這路不修,那圖紙咱也不要,純粹廢紙一張。

不過,現在好像不行了。要用這圖紙,不付款子也說不過去了。人家省堪測院,設計院,還什麼科研所的同志不是白乾了。再說,地區交通局肯定不肯了……」

「嗯那天我去拿圖紙時地區交通局本來是說先得交1o萬塊押金的。

叫我去啥地方拿1o萬,我是求爺爺造求著,不過,那個錢科長就像一黑面尊神一般,就是不點頭。

正在我想退走時,剛好遇上吳局長路過,我立即沖了上去把情況給快說了一遍。

說是這次天牆公路修整的事是葉縣長您帶頭的,而且是全縣投工投力,因為麻川沒錢……

後來吳局長很是同情,示意錢科長說,可以把圖紙借給我們用幾天,不過,幾天後再不交押金就得收回了。」鐵一水一臉的難堪樣子。估計當初受到的刁難那難度相當高的。

「看來吳白開真的把我跟省委組織部的宋初傑聯繫在一起了。幸好當初那名片飛得及時,再加上特供相助才拿下了吳白開。

不然,別說修路,這圖紙先就搞不出來了。不過,這錢也太貴了,1oo萬的設計費,真不是咱能付得起的。

看看什麼時候到地區能否跟吳局長打個商量,打個五折就好了……」葉凡心裡暗暗尋思著,嘴裡卻是說道:「算啦,省設計院的同志也辛苦了,這筆錢是該付的。不過,要拿出1oo萬,咱們麻川不可能受得起的。這樣吧,我先拔1o萬,你去財政局取了直接送到地區交通局去。不過得給他們說說,這圖紙可不能收回,咱們正用著。」

「行,我下午就趕去德平。」鐵一水說道,「因為這圖紙只拿回來半份,還有半份在地區交通局。」

「行,一定要把剩下的半份拿到手。」葉凡慎重交待道。

下午2點。

葉凡把修路的事給庄書記作了詳細彙報,庄世誠聽完全愣了好一陣子,一拍桌了,笑道:「想不到啊小葉,出手真堪稱得上是大手筆啊

不要說第二套方案,就是第一個套方案能實施下去,那也是相當了不起的事。既然你們上午已經湊到11oo萬款子了,明天再加把勁頭,幸許能湊足2ooo萬。

不過,對於要求幹部們每人捐贈5o塊的事,你自己得很斟酌一下,別因此事鬧出什麼來,當時別說我沒提醒你。」

「我幹了,這事有責任我一人承擔,麻川,已經到了背水一戰一的時刻,再不能給擔擱了。幹部出5o塊錢算攤派也行,那路,人人都要走。」葉凡豪情滿懷,轉爾說道:「庄書記,有個小小的請求,明天如果有捐贈儀式,能不能請您給地區電視台打個招呼,給我們麻川縣造造勢頭。」

「就這點要求?」庄世誠感覺有些異外,還以為小葉同志又要獅子大開口要錢了。

「如果能多給點錢當然更好,呵呵……」小葉同志干聲笑道。

「呵呵,電視台的事好辦,我打聲招呼,明天早上1o點前應該能到。至於錢嘛,那就不用想了,我現在比你還窮,你好歹還有一千多萬壓身。我這裡,不比你好哪裡?」庄世誠淡淡的笑著掛了電話,那拳一把擂在桌上,嘆息道:「後生可畏啊

小傢伙著實有些能耐,看來,當初冒著極大風險把他從墨香市拎過來,這決定很值啊

還是鳳老的眼光准,咱就差了一點火候埃小傢伙,如果你能搞定第二套方案,我庄世誠就能一拳定音,把代理書記的位置留給你,就看你自己了,唉,不可多得的將才礙…」

「,黑了我們1oo萬,人還沒撈出來。叔公,乾脆組織一批人鬧點事端出來,明天不是要搞什麼捐贈儀式嗎?咱們瞅准機會,把事給鬧到地區去,看他還囂張,敢抓馬標他們。」馬雲錢氣得憤憤然噴嘴道。

「今天這事要不是鐵東和孫明玉在作梗,估計葉縣長就放人了。咱們畢竟砸了1oo萬,難道還不能換出三個人嗎?馬標犯的事兒,說大就大,說小的話屁事沒有。」馬落鐵族長把矛頭對準了鐵東和孫明玉。

「嗯不過,我總覺得姓葉的也有些詭異,那個時候,他怎麼變得那樣的好說話。難道他算準了鐵東和孫明玉會阻攔。不會是他們三個商量好了的吧?」馬艷春此女作為馬鬍子硅礦集團總經理,在商場摸爬打滾也有好幾年了,倒很有腦子,居然覺察到了葉凡的一絲陰辣。

「肯定是姓葉的算好的,昨天晚上,他可是不可一世。一甩嘴就把馬標他們給抓了。而且還什麼預謀殺害縣長,當時孫明玉不是也在一旁湊熱鬧,這兩個人,什麼時候尿到一塊了,真是奇怪。」馬雲錢憤憤然說道。

「先看看再說,明天的捐贈儀式如果咱們馬家人鬧事,雖說能給姓葉的造成難堪,但也給其它孫家和鐵家看輕了。

還不如好好地表現一下風度,讓電視台好好的宣傳一下咱們馬鬍子馬家才對。

以後咱們的硅礦銷路更好,賺的錢也更多。再說,馬標在裡面量他們也不敢怎麼樣,估計呆幾天就會出來了。

到時葉縣長真要作梗的話咱們也不用客氣什麼了。要修路,沒有咱們馬鬍子鎮支持,他能修得好嗎?」馬艷春倒有些不同意馬雲錢的鬼主意,瞅了馬雲錢一眼,又說道:「鐵東和孫明玉跟我們馬家一直不怎麼對付,會作梗也正常。至於說葉縣長跟他們三人狼狽一氣,應該不可能。你沒看見,后現鐵東又逼葉縣長了。像鐵東這種人,搖擺不定的。」

「馬標在醫院怎麼樣了?」馬族長問道。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