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四十三章拱北煙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四十三章拱北煙廠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四十三章拱北煙廠

「講的也是,只要有錢,什麼不好解決,煙是國家利稅大戶,好像占國民經濟的第一位。不過,估計那分廠的事給黃了吧」葉凡淡淡說著話,心裡一陣子隱痛,罵道,多好的機會啊到底是誰給攪黃的。這煙廠可是利稅大戶,有了此廠子何愁麻川不富。

「嗯不但分廠沒辦成,就連後來咱們青山鎮運到拱北煙廠去的煙葉子人家也不要了。說是全被採礦的污染物給污了,那煙葉子都帶有一股子銅腥味兒,本來抽煙就有害健康了,你還外加上個銅元素標,那就不得了啦。所以,經那麼一鬧,青山鎮那一帶種煙葉的老百姓是欲哭無淚。乾脆沒人種了,地荒了賣給銅礦了。」包副縣長伸手摸了摸頭上那不多的幾小撮頭。

「嗯此人那頭說不準還真是給愁得快掉光的。不過,這事會不會跟銅礦有瓜葛,為了采銅,那伙犢子啥破事干不出來。有機會得好好查查。」葉凡心裡想著,嘴裡問道:「看來銅礦開採污染方面做得相當的糟糕,咱們不能只賺錢而不管治污啊長此下去,青山鎮就給毀了。對於煙葉子的事你有什麼看法?」

「大力扶持,咱們青山鎮以及臨近的龍福鄉,廊橋鄉的氣候都適於種植煙葉子。

當時為了建拱北分廠,朱廠長順道考察了這幾個臨近青山鎮的鄉,現氣候差不多。

如果這三個鄉都種上煙葉子,再加上煙廠分廠辦了下來,咱們麻川就有希望了。

另外,千猴鄉因為海拔低,那裡是一個相當平的地方,小型的水泊,水潭相當的多。

而且,河道縱橫,是展漁業的最良好的基地。不過,咱們縣到現在連漁業部門都沒有,也沒形成一個良好的產業鏈。

主要是魚養出來沒人要,價錢太便宜,養的人少得可憐,總不能把魚當飯吃……」包明青倒是提出了許多的建議,葉凡覺得是大有收穫。

工業副縣長雷亮明腆著個大肚皮,一臉的粗糙相,圓鼓鼓的像懷胎十月的孕婦。

「這貨夠圓的,就這形體還能幹嘛的工作,下個鄉進個廠估計就剩下喘氣的份頭,還分管工業,管個毛……」葉凡瞅了瞅雷亮明副縣長那個大肚皮,心裡腹誹著這廝。

雷亮明的彙報是相當有特色,甚至可以說是詭異得很。此人一來根本就不談工作,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還嘎吱著動了幾下,好像是感覺那椅子不舒服似的。而且,相當的大條,進縣長辦公室好像進自家菜園子一般。

雷副縣長瞅了葉凡一眼,立馬就訴苦,說道:「葉縣長,這麻川的工業真沒啥好分管的了,我要求組織上給調換個分管範圍。就是管教育、管畜牲我都願去。」

聽老雷這麼一說,葉凡真是有些愕然了,抬頭掃了掃這廝,差點給噎著啦。

在其它縣,像教育、畜牲等部門從來都是油水最少,最不招人待見的清水衙門。

咋的在麻川縣分管工業的副縣長居然想去分管教育,畜牲。這他娘的是不是麻川的天跟別處的天不一樣,全反過頭了。

「雷縣長,工業一塊可是每個縣的大塊頭,你看看,往往分管工農業的副縣長都在排在各大副職,除常務副縣長之外的各大副職之的。你這話又從何說起了,我是一點都不明白氨葉凡自然是打著哈哈。

也曉得麻川工業這一塊根本就沒油水撈,一根沒肉的骨頭,聽起來好像,實際不是那麼一回事。

前幾天聽周富德說是雷亮明這個副縣長那嘴都快淡出鳥兒來了,人也給閑出病來了。

看來沒錯,這廝估計是太沒事幹了,整天閑著,閑得全身就剩下一肚皮的肥肉了。

不過,就憑他這肚皮,嘴裡淡出鳥的說法應該不怎麼恰當。這肚皮的份量,明顯是啤酒造成的後遺症嘛

葉凡甚至在想,這貨那肚皮里裝下的啤酒,估計快有一火車皮了。這吃喝的錢,到底是從何處來的,相當的奇巧。

「這個在其它縣的確如此,在咱們縣,剛好相反了。工業這一塊,根本就沒有。

除了二十幾個破不拉嘰的廠子,哪還有什麼工業?這些廠子,說句實話,一來規模小得可憐,有的根本就是手工作坊。

還不如石獅那一帶有的人家私人搞的小作坊。稍大點的廠子全是重污染,比如名頭叫鑄鋼廠,其實就是一廢鐵廢渣的再熔練廠。

全是生產地條鋼,國家根本就不允許生產的。這樣的廠子,在沿海地帶早就不讓生產了。

當然,在咱們麻川這個旮旯地方也沒人來管。天高皇帝遠的,人家也看不見。要污就污吧,反正地球也不差咱們麻川一塊。再說,連美國佬聽說都不再乎污染,何況咱們麻川這旮旯地方?

不過,總不能叫我這個分管工業的副縣長去扶掛國家名令禁止的生產地條鋼的破廠子,那是犯法的事兒。」雷副縣長噴口水了,此刻,這廝坐直了身子,倒是顯得一臉的正派。

「龜孫子的,我說你的肚皮咋的如此的大,肯定是那些生產地條鋼的老闆們為了巴結你請客給喝成這樣子的。不過,這廝奇怪了,為什麼像青山鎮銅礦企業,馬鬍子硅礦企業一個字兒都沒提。這兩大企業可是富得流油的,從昨天捐贈款子可窺見一斑了。難道他們都沒扔根肉骨頭給這貨啃啃。吃獨食可是不好的……」葉凡心裡毛毛地想著,嘴上倒是裝著很自然地隨口問道:「咱們縣除了這些,難道就沒一點其它大點,國家可以扶持的正規企業了嗎?」

這廝自然是在設套,想引出什麼來。

「沒有了」雷副縣長回答得相當乾脆,搖了搖頭。

「哼青山鎮的銅礦聽說可是相當大的企業集團,註冊資金達到幾千萬,還有馬鬍子硅礦業集團不大嗎?你分管工業,這麼大的兩塊地方不會不曉得吧?」葉凡有些惱怒了,明顯著生氣地哼道。知道這貨有問題,乾脆挑明了。

「那兩個集團,大是不是,不過,咱可管不了。」雷副縣長直接搖了搖頭,乾淨利落地就給否決了,而且,一點難堪樣子都沒有。純粹一付死豬不怕開水燙,此事跟老子沒關係樣子。

「管不了,你是全縣分管工業的副縣長,那兩塊不是你管是不是?難道還是地區的企業,哼」葉凡冷冰冰問道。

「葉縣長,青山鎮銅礦明義上是屬青山鎮鎮屬企業,可實際上呢?是由羊頭鎮的鐵家全部承包了,咱們縣裡有文件,不讓插手。

至於馬鬍子硅礦集團,聽這名字想必葉縣長就能想到什麼了,我也不想再嘮叨了。

不過,如果葉縣長真要我管也行,那你縣政府個文件,蓋上鮮紅大印,還得葉縣長親自簽字,我拿著去管管。」雷亮明不服氣地掃了葉凡一眼,反倒將起小葉縣長的軍來。這貨一遇事就把自個兒給推得乾乾淨淨,跟他沒屁事似的。

「雖說是他們承包的,但你在業務上也該有監督指導權吧。難道連生產,安全都不管啦?何況,聽說青山鎮銅礦還不是獨立承包,是由青山鎮政府和鐵家合資的,而且,青山鎮鎮政府還佔了大頭,鐵家只佔小頭。而且馬鬍子硅礦集團是怎麼回事?」葉凡繼續問道,根本就不理會雷亮明的將軍一刀。

「生產是人家自個兒的事,不讓咱們插手。每次下去,人家直接就把你給帶到酒桌上了,管管酒瓶子菜碟子還行。至於說安全,那個是縣土地局安監科的事,咱去管就是狗咬耗子了。至於說馬鬍子硅礦集團,怎麼個情況葉縣長可以去查查,這個,我不好說得。」雷亮明明顯的有所忌憚,不想開口。

「看來這廝是極不負責任的人,調整工作範圍是勢在必行了。」葉凡冷冷地掃了雷一眼,哼道:「你就是這個態度,當一個甩手掌柜,啥都不管國家還養著你幹嘛?安監方面不是你管,這個我沒話說,可是馬鬍子硅礦你了不管,這個就說不過去了,哼」

「我說過要求組織調整分工範圍的。」雷副縣長爭辯道,一點不怵小葉縣長的。

「你這種態度,已經不是分管範圍的問題了。就你這態度,去分管教育都不行,分管畜牲也不行。那些部門就好混啦,搞不好出的事更大,要是一座樓沒搞好,一塌下來,幾百甚至上千娃娃的生命傾刻間化為烏有。不要說了,回去好好寫個檢查,檢討一下自己最近的行為,工作方面都有哪些不足之處。而且,要深刻自省,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之處,改進后再說。」葉凡下了狠心,決定敲打一下這個大條頑固,甚至相當狂妄,不拿自已當縣長的傢伙。

其實,這個當然是葉凡想立威了,剛好雷副縣長撞上了葉縣長的槍,他就是那隻雞,是給殺來嚇猴的。

「為什麼?我並沒做錯什麼?你憑什麼叫我寫檢查?」雷亮明生氣了,那眼珠子睜得銅鈴大。

「憑什麼?叫你寫檢查是照顧你了。以著我的脾氣,停職都有可能。」葉凡冷聲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