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四十五章敲虎嚇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四十五章敲虎嚇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四十五章敲虎嚇猴

要知道方圓自從到麻川任職以來,從來都不苟言笑,在縣常委會上基本上不言。

這次先站出來大力支持葉凡,太詭異了一些,什麼時候方圓同志被葉凡給拿下了,或者說他兩人結成了聯盟。

不過,三人心裡也有所懷疑,也許是雷亮明同志的行為惹得方圓火大了。

紀委本來就是摘官員帽子的部門。也許方圓同志到麻川縣都快一個月了還沒一點建樹,所以也想出頭一次,證明給大家看看,老子也不是一紙老虎。

從而樹立在縣紀委的威信,好震服下屬什麼的。很有可能,三人心思一轉,認為這種可能性佔了九成。如果說葉凡跟方圓勾搭上了,應該沒這麼快。

韋不理一看勢頭不行了,立即哼聲道:「雷亮明同志是有這樣或那樣的小問題,比如喜歡喝點酒,但該同志從沒犯過什麼大錯。

一些小問題,在坐的同志誰敢說沒有。就拿工業上沒有建樹來說吧,咱們麻川本來就沒什麼廠子,還有什麼工業可搞的。

總不能叫雷亮明同志自己到處強逼人家來投資吧。至於吃喝這些小問題,哪位領導下去不吃點喝點,這個只是一個小小的問題,算不是什麼大錯。

對於這樣的同志咱們黨的從來是以教育為主。黨的組織原則對於犯了某些小問題的同志採取的都是的治病救人的方針。

不能因為某個同志出了一些小紕漏就要重拳出擊,立即免職什麼的。

這個太嚴重了,什麼叫免職,那是要犯了大錯誤,比如搶劫殺人,觸犯了政治思想上的什麼事,覺得此人無可救藥了才會下如此重手的。」

「是啊如果一點小小的不算問題的問題就要就地免職,那我們國家的幹部還能剩下幾個?而且,我感覺雷亮明同志對工作還是較負責任的,並沒什麼出格的表現。就拿修路一項來說吧,雷副縣長可也是疇到了1o萬塊,可以說是圓滿地完成了周書記走時交待的任務。」鐵東也湊和著反對了。

「我是堅決反對對雷亮明同志的免職建議的,因為理由不夠,理由不充分,甚至可以說是這理由太牽強。

黨的組織原則雖說是要求咱們幹部都要聽從上級領導安排,但是,如果某位上級領導也有犯渾的時候,如果他指揮錯了,難道也要求我們這些作下級的服從嗎?

如果真那樣子做了,是對咱們的黨極不負責任的。而且,雷亮明同志自從擔任分管工業的副縣長以來,工業這一塊子也沒出什麼大問題。

咱們不說提拔他,但至少不能亂棒子胡亂的針對他就砸了下去,這是對組織,對黨極端不負責任的。」馬雲錢振振有詞,極力反對處理雷亮明。

「哼難道工作不作為,占著茅坑不拉屎的同志咱們還得維護他。讓他繼續占著那茅坑不拉屎,拖了全縣脫帽工程後腿。

雷亮明擔任分管工業的副縣長以來,幾年了,沒有拉來一個廠子,沒有扶助一個廠子轉貧為富,沒有解決一個廠子的振興問題……而且,該同志敲領導桌子,不服從領導工作建議就有理啦?再說,你的意思是不是葉縣長就該忍氣吞聲的,那以後這個縣長還怎麼管理整個縣。

長此下去,政令沒人聽了,咱們這麻川,那不是變成散沙一團,還談個屁的振興經濟」方圓冷冷哼道,連粗話都給噴出來了,自然是沖著馬雲錢而去的。

「方圓同志,你這態度可是相當不好。談話就談話,可別噴粗話。振興廠子那麼好振興了咱們麻川早就富了,還用得著其他人來振興嗎?」韋不理輕輕敲了下桌子,批評起方圓來。

「呵呵,韋書記,總不能一個廠子都不振興吧?那要他來分管工業幹什麼?既然雷亮明無法勝任了,葉縣長提議免去他的職務純粹正常。」孫明玉講話還是較柔的。

「孫部長,你去試試,站著說話可是不腰疼的。」馬雲錢譏諷道。

「好了,我也沒這麼多時間再討論下去。周書記為了咱們麻川人民的經濟振興,那是豁出去了。而且一再叮囑我,要帶領導全縣人民,不顧一切振興麻川經濟,咱們的目標就是過紅沙洲縣。如果任由雷亮明這樣的同志再占著工業一塊不作為,甚至瀆職,那咱們麻川的經濟何來振興,恐怕也得辜負周書記的期望了。」葉凡哼聲道,拋出了周富德出來壓制一下。

果然,馬雲錢暫時啞火了。

「雷亮明今天的行為的確欠妥了一些,對於振興麻川經濟一塊他可是沒盡到努力。不過,葉縣長,周書記的看法是什麼,想必葉縣長已經跟周書記通過氣了,如果方便的話……」縣委辦主任柳眉芳一切往周富德身上看,居然耍出這麼把槍來。

「周書記不在麻川,他說過,今天的議題由咱們縣委常委會自行作主,不管什麼決定,他尊重縣委黨委會的集體決定。」葉凡自然不會講周富德先前噴的那句話,也就是我不反對也不贊成免去雷亮明職務建議那話,只漏了後面一句話。

「既然周書記尊重大家集團決定,那就舉手表決吧。」韋不理立即出口說道。

「行」葉凡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結果不難想象。

韋不理、鐵東、馬雲錢反對。

葉凡、方圓、孫明玉贊成。

方鴻國、齊歸雲、杜小蘭、柳眉芳投了棄權票。

票數沒過半,知道是這建議無效了。不過,雷明亮敲縣長桌子的事縣黨委會給以通報批評處理,暫時的話,雷亮明同志停職檢查候著。他的工作由組織部門另外挑選合適人選先代替著。

自然,葉凡早就能猜到結果,這次處理雷亮明的事主要在於試探各個常委們的態度,勝負倒是不怎麼重要。

而且,雷亮明的身後站著雷鳴懷這個地區副書記,方鴻國、杜小蘭他們四人選擇棄權已經算隱晦地支持自己了。

只有韋不理三人估計以後想跟他們和平相得是不可能了。既然認清了形勢,也利於葉凡以後對縣裡人事關係的處理。

當然,這次常委會的失敗對葉凡的威信也有一點小小的打擊,但打擊並不是特別的大。

縣裡那些幹部至少會認為,葉縣長還是有一定能量的,那般牛氣的雷副不是被停職了,還得通報批評,寫檢查,工作分工估計得調整了。而且葉縣長辦事果敢,以後得用心工作才是正道。

不然,人家連地區雷副書記的堂弟都敢動,雖說沒動成功,但也給全縣的幹部敲響了警鐘,想拖沓,想鬧事,想玩陰謀、想占著茅坑不拉屎的同志們都得先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

不然,撞到葉縣長的槍口上那可就倒霉了,所以,經這麼一開會,傳出的信息也有一定的震懾作用,以利於葉凡以後的施政和工作的開展,至少講出去的話更有威力了許多。

「無端的跳出一個無所作為的庸才,居然會是雷副書記的堂弟,啥事不幹,派氣倒是十足的。這次沒掰倒此人,下次再敢如此,定倒不遲……」葉凡心裡暗暗的長出了一口氣。

晚餐在神女酒樓吃的。

為了招待地區美女主播江桃紅,葉凡懇請她明天到捐贈現場充充場子。想不到江桃紅倒是一口就應了下來。

自然,地區電視台有著庄世誠這個書記打了招呼,聽說立即起程趕來了,估計半夜會到麻川。

不過,江桃紅肯給自己面子,葉凡心裡自然明白不是領導的作用,因為江桃紅從來都是有傲氣的,所以,葉凡這廝心裡是猜疑重重。

吃過晚飯,江桃紅居然主動要求葉凡陪她去散散步。

「這麼冷的天氣有啥好散步的,又不是秋天的黃昏?此女倒真有些反常了,不會是變性了吧……」葉凡心裡嘀咕著,嘴裡自然是樂呵呵一幅受寵若驚相,笑道:「本人十分的榮幸,能有機會跟咱們德平的美女主播散散步,真是八輩子修業的福份,呵呵……」

「葉縣長,你那嘴,快趕上說快板的了,我有那麼大魅力嗎?」江桃紅居然嫵媚得很,微微的白了葉凡一眼,小兒女之態十足。不過,葉凡一直對此女跟江縣長是不是有關係有所懷疑,所以心裡倒是波瀾不驚的。知道此女靠近自己,肯定有所圖才對。

不過,葉凡左思右想,磨死了上千萬個腦細胞也沒想出自己有啥地方值得江桃紅圖謀。

江縣長的死公安部調查室都插手過了,一點收穫都沒有,自己一個小縣長,能有多大能耐幫助她。

這事還真有些詭異了,況且,牽扯到江縣長的死,如果江縣長真是被人謀殺的,那這潭水很可能深不可測,不光是麻川縣有問題,估計還會牽連到地區某些領導了。

葉凡自然不想無端的捲入這種有著極大危險的旋渦中去搞得筋疲力盡的,擔誤了經濟展的大格局。

當然,葉凡也並不是說害怕邪惡勢力,主要是人在公平公正的同時都得講究一個利字問題。

無利不起早,「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兩千年前的太史公用一句話道破了這個世界的遊戲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