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四十七章都不當出頭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四十七章都不當出頭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四十七章都不當出頭鳥

不久,到了葉凡的住處,江桃紅說是還想再細細地觀察一下馬家大院那馬鬍子三妹馬雨桐的院子,其實就是葉凡住的地方了。葉凡自然又當了一回光榮的導遊。

不過,這次,當走到葉凡的辦公桌前時,江桃紅瞬間失神了,也不知什麼原因,伸出右手緊緊的撐在那張老式雕花的辦公桌上,身軀居然在微微顫慄,好像,突然間虛弱得連站都無法站穩了。

葉凡一見,趕緊伸手輕輕的扶住了她,問道:「是不是突然眩暈了,看來最近你太累了,得休息。」

這廝嘴裡說著,一道內息之氣悄然地通過手腕傳了進去,感覺相當的奇怪。

江桃紅的身體並沒有病況顯現,而且相當的健康。身體內充滿了活力,經絡也是通達無比,甚至比普通人的經絡都要通暢許多。

說明她平時有注重鍛煉,身體機能完全正常,甚至達到了運動員水準。不過,葉凡從她那劇烈起伏的乳峰上感覺到了她內心的狂燥和憤然。

「到底是什麼惹得江姑娘如此失態?」葉凡心裡想著,眼神在自己這外間辦公桌及其周圍掃巡了起來,沒現什麼值得注意的地方。不過,在鷹眼下,葉凡還是現了江桃紅的一點異狀,儘管她瞬間就恢復了常態。

因為那眼神,好像一直在隱晦地盯著自己桌上那尊『睡麒麟』。葉凡猛然想起,好像當初省紀委副書記鐵托送自己這尊『睡麒麟』時有說過,這睡麒麟是他年輕時一個江姓老者送的,難道江桃紅認識這尊睡麒麟,抑或說那個送鐵書記睡麒麟的老者就是江桃紅的爺爺輩人……

葉凡更是來了興趣,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鐵托拜託自己查清江縣長之死原由是呼之欲出啊

而江桃紅,很可能是跟江縣長有關係的人。為了再次試探一下江桃紅,葉凡決定來記猛葯,裝著非常隨意樣子隨手抓起那尊一尺多長的睡麒麟。

裝著要扔向垃圾蔞子樣子笑道:「這東西擱這兒真是礙眼,一個破玩意兒,本來還以為是什麼古董,能賣兩錢,哪知我前次去了水州古留閣,請了專家一看,說是沒什麼價值,就是一青銅疙瘩,而且,做工還是相當的粗糙,當時本想隨手給扔了,不過,想想這是人家送的也就捎帶回來了。」

「誰說的不識貨?」江桃紅好像生氣了,突然暴口而出,見葉凡一臉訝然的盯著自己,才感覺到了自己的失態,立即笑道:「我們電視台以前搞了個古玩鑒賞節目,所以也知道一點這方面知識。你這尊睡麒麟,應該是好東西。不知這尊睡麒麟是誰送給你的?」

「呵呵……」葉凡只笑不答。

「葉縣長,我可是麒麟來了興趣,你如果不透露一點送你的人秘密,明天早上的儀式,本姑娘說不準突然腰疼就起不了床了,咯咯咯……」江桃紅突然刺目的開放了,猶如一朵帶刺的玫瑰,展顏一笑,那乳峰子在某人眼前像浪蝶一般翻波著,扎人眼珠得很。

「隨你便」葉凡就噴出了這三個字,差點哽著江桃紅了。旋即,這廝笑道:「好像聽說這睡麒麟跟某個人有點瓜葛。「

「你……」江桃紅好像激動了起來,伸手又撐住了桌子,那身子劇烈地顫慄著似乎又站不穩了。

「又跟老子玩這一套,一次就夠了,再來第二次就膩味了。」葉凡心裡不屑的冷笑著,照樣子伸手過去扶住了她。感覺身子一重,還沒反應過來,懷中居然多了個軟香噴氣的。

江桃紅好像特別的虛弱,站不穩了,重重地靠在了葉凡胸脯上。葉凡當即做了個圈手動作,輕輕地懸在江桃紅腰圍處,防止她跌倒。

兩人呼吸想觸,屋子裡只聽見了兩人那咚咚的心跳。

突然,外面傳來一道雜亂的腳步聲,車紅軍大聲喊道:「葉縣長,葉縣長……」

「啥事?」葉凡無奈地哼道,江桃紅自然也是隨勢站正了身子,輕輕說了聲謝謝。

「鐵局長出大事了?剛才吳局長來電話了,說是交通局的鐵一水局長那車開到天車山時翻車了。」車紅軍喊道。

「鐵局長怎麼樣了?」葉凡大跨步下了樓,問道。

「昏迷不醒,已經往地區送去了,也不知否有生命危險。不過,吳局長說是那二份關於天車山的修路設計圖紙不見了。」車紅軍上氣不接下氣說道。

「不見了,找過嗎?」葉凡一聽也急了,那圖雖說才半份,但如果真毀了的話那可就是大條了。

如果地區交通局沒備份不是慘了,影響工程開工時間不說,而且,估計也得付出慘重的經濟代價的。

「立即接通吳局長電話。」

「縣長,我已經派出全局幹警。連雜草野叢都翻過了,就是不見了那兩份圖,因為,鐵局長的皮包都不見了。也許是被人撿走了,那包里聽鐵局長的家人說是還有1o萬塊錢,是您給他準備拿去付給地區交通局的圖紙費用。」吳彤彙報道。

「給我再找,找不到就查,一定要查到圖紙。錢是小事,圖紙比錢重要。一定要爭取在明天早上前找回圖紙。」葉凡冷冰冰下了命令。一屁股坐在了躺椅上,搖了幾下,心情複雜了起來,暗罵道:「害人的天牆公路啊非修不可了。」

「葉縣長,別急,先喝杯茶。」江桃紅像一個侍女,溫婉地幫葉凡泡上了茶,瞅了葉凡一眼,說道:「不會是有人故意的吧?哪有這麼巧?明天要用那圖紙今天就翻車了。」

「也許是吧……」葉凡微微點頭,猛喝了一杯茶。

到廁所里打起了電話,指示道:「方圓,你立即趕到天車山的鐵牛灣,交通局的鐵一水局長車翻在那裡,修路圖紙不見了。這事,你查查,那車是不是給人動了手腳?不過,你注意著點,別讓人現了。」

「我立即出。」方圓沒二話,放下電話后立即就出動了。

「山雨欲來風滿樓啊有人,總是不願意看到天牆公路修得更好,到底是誰幹的,誰最不願意看到政績被我得去……」葉凡躺椅子上陷入了沉思當中。

「除了韋不理難道還有其他人,不可能了。目前的現狀是周富德一時回不來了,也有傳聞說是他估計永遠都回不來了。周富德一時回不來,這麻川縣總得先扶一個代理書記。

全縣來看,只有韋不理和我有這種資格。而我剛升任縣工,資格年齡擺在哪裡,還不足以代理一個縣的書記。

而且因為我是縣長,黨政一把抓會遭人閑話。即便是庄書記估計都難以下決斷,如果在天牆公路做出了成績,估計庄書記主有了扶持我代理麻川書記的理由。

雖說不可能一時扶正,但代理著,縣長書記一肩挑,那權力可是頂天了,也便於我能在麻川大刀闊斧地幹些實事……」葉凡在腦中迅地轉動開了。

「葉縣長,那明天的捐贈儀式?」車紅軍小心問道。

「照常舉行,而且,聲勢一點都不能弱了。天牆,咱們勢必得打破,這是麻川經濟騰飛的拌腳石,不搬開它麻川沒什麼希望,非搬不可了。天要阻我我破天,哼」葉凡霸氣彰顯,一拳擂在茶几上,嚓幾聲脆響,頓時,江桃紅姑娘和一旁的車紅軍秘書瞬間成了兩尊木乃伊。

因為那四方的茶几在瞬間被葉凡的拳頭擂散架了,那可是很硬的棗木雕的,而且個頭相當的粗笨,那腿兒都有小兒拳頭粗,不要說用拳頭擂散架,就是用一把大鐵鎚砸也得費些勁頭的。

車秘書的眼神只是震驚,江桃紅的眼神可就複雜了。雙眼中那扎目而燦爛的激動是一閃而逝。這些,自然逃不開葉凡的鷹眼了。

「哼不露一手給你瞧瞧,你怎麼會服貼著。」葉凡在心裡想著,其實這一拳也是故意顯給江桃紅看的,自然是勾起她的興趣,自個兒來找自己,兩人配合,才能把江縣長的死給查出來。

在葉凡的心裡認為,江桃紅手中肯定有一定的證據的,只是沒碰上最信任的人,她是不會拿出來的。這一拳就是在釣魚,釣的還是一隻美人魚。

車紅軍走了,江桃紅像個勤勞的清潔工,默默地蹲下身子在收拾地下的破柴片。

終於沒忍住,說道:「葉縣長好大的手勁」

「手勁,呵呵,是有點,年輕時我這拳頭曾經砸死過小號的野豬。」葉凡隨口笑道。

「葉縣長小時候練過?」江桃紅好像很八卦。葉凡曉得此女在試探自己底細,哪能讓她探出什麼來,隨口笑道:「練倒是練過,只是跟一個老道瞎練過幾手,蠻力還是很大的。江姑娘以後可別惹我生氣啊,不然,我這拳頭……」

「咯咯咯咯……難道你能把我給吃了不成?」江桃紅嫵媚得很,白了某男一眼。

「說不準?你可是說過,我有時就像魔鬼,也許妖性患了控制不祝」葉凡開著玩笑,自然也是想融恰兩人關係,一步步打開江桃紅那緊閉而戒心滿懷的心理。

「我才不怕呢,你是縣長,不是色狼」江桃紅一點都不被小葉縣長故意裝出的猥瑣所嚇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