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四十九章偷香毆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四十九章偷香毆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四十九章偷香毆盜

三個人來,肯定不是偷東西了,手中又抓著鐵條、鋼棒之類殺人兇器,難道是想幹掉老子。

正在葉凡思忖著時,感覺前面那頂著自己胯下那玩意兒的黑衣人屁股好像挪動了一下,條件反射般的想往後再擠點過去。那熟悉的香味兒又飄了進來。

「有點像是江桃紅身上出的味兒,如果是她,那老子就不客氣了,難道江縣長死了有什麼證據還在這院子里藏著,江桃紅來搜找,剛才故意聯合農媛媛、還有地區宣傳部那個女幹部把老子整醉了,目地原來在此氨

這廝心裡陰陰的想著,裝著酒醉后的自然反應,伸手環抱了過去,穿過黑衣人的手臂胳肢窩處,那雙大手一下子就抓向了其人的胸脯處。

正中目標。

「果然有兩個肉球,肯定是個女的了。」葉凡心裡證實了自己的猜測,那狼手在兩個肉球上搓動了起來,自然是裝著半夜夢中漏點來臨時男人的隨意動作了。一般時候沒女人時男同胞們都會抱著枕頭或被子來一氣的。

前面黑衣人雖說極想擺脫,可又擔心搞出太大響動驚動了正在屋子裡搜找著什麼的馬標三人。

「媚兒,嘖嘖,這裡大了不少……」葉凡故意嘴裡動著居然出聲來,嚇得三黑影立即藏在了桌底下。

良久,那酣聲還在繼續,見沒動靜,馬標小聲罵道:「嚇了老子一跳,還以為這廝醒了,原來是說夢話,,作夢都在搞女人,還什麼媚兒的,媚兒個球球。」

葉凡隨勢那狼爪子往下探去,好像覺得不過癮了,一把就摸向了身前黑影的兩腿間,女黑影自然是叫苦連天了,可是馬標三人在,她可是不敢出聲來,連身子都不敢挪動。

不久,葉凡那手如蛇一般,居然在床上那黑影神秘之地揉搓了起來。

幾秒過後,夢中的小葉縣長好像覺得這樣子摸『媚兒』不過癮,手往裡一動,就要去解黑影的褲帶,不過,黑影的褲帶子那黑影卻是有信心他解不開的,因為那可是打了死結的,而且特別牢實的那個繩子似布結。

正在黑影大喊倒霉時,還沒反應過來,心裡一震,差點叫出聲來。

為什麼?

因為葉凡早就偷偷運出內息之勁,彈指一勾,女黑影的那她自認為堅不可破的褲腰帶子居然被葉凡的手指頭給硬生生的勾斷了。

而且,那隻狼爪子可是毫不客氣地一把擠入了桃源芳草叢中,順手一把抓去,茵草萋萋,好不快活。

女黑影暗暗叫苦的同時,慌得趕緊是緊緊地併攏了雙腳,死死地夾住了葉凡的雙手不讓他亂來了。

東邊不亮西邊亮。

這廝又毛手毛腳地抽出了手,在女毛賊的圓屁股上遊動著,一會兒訪問勾谷,一會兒在圓丘上留戀著,這時的女黑影,估計是連死的心都有了。

不過,她死死地緊攏著腳,保護著那最後一道黃龍洞府。而且,女黑影下定了決心,如果這廝硬要攻門探洞的話那她就拚了,大不了魚死網破。

「,什麼都沒有,老大,還是趕緊下手,別等吳彤回來就麻煩了。」明顯是馬平的聲音傳到了葉凡的蝠耳里。

「上斷兩手兩腿,小心別流血太多給弄死了,最好是用枕頭捂住砸斷,要乾淨利落,而且,要砸碎點,接都接不起來才行。」馬標小聲湊另二人耳旁叮囑道,作了個手勢。

三人舉著大棒樣的鐵棍挨近了葉凡床邊。

前面女黑影身子一震就要暴起,不過身子被葉凡的鋼手給箍住了,那兩隻手,緊緊的箍在了黑影的兩隻山峰子上,動彈不得。

三人挨近后,二個黑影搶先動手了,迅抽出葉凡頭上枕頭就要往葉凡腿上和嘴上招呼,自然是捂嘴捂腿要動手整殘啥的了。

不過,他們今天晚上了葉凡。

啪啪啪幾聲脆響和一陣子雜亂的爆響過後。

地板上躺著三黑影。

當然,床上還躺著一個,不過,那褲子被葉凡抽走了,想溜都溜不掉了。

「葉……葉縣長……」樓下傳來車紅軍那有些慌亂的聲音,還以為葉縣長是不是半夜酒瘋在房間亂砸亂踢的。

「沒事,我很清醒,起來活動一下手腳,你回去睡吧,別吵我。」葉凡應聲道。

聽到應答聲後車紅軍知道小葉縣長沒事,走遠了,葉凡才拉亮了電燈。

看著地下軟癱的馬標三人。

冷聲笑道:「說吧,是誰叫你們來的?」

「我們自己來的,今天老子三兄弟認栽,你個龜兒子會遭報應的。」馬標人很倔,居然還敢罵人。

啪啪啪……

一連串耳光聲傳來,馬標的臉頓時青腫一遍,成了豬頭。

「說不說?」葉凡幾腿踢了下去,那腳踩在三人腰上,骨頭出了斷裂開的嚓前奏曲。

「老子怕個球,最多是想偷點東西,你能把我怎麼樣,幾年後老子出來照樣一條好漢。」馬平吼道,這院子太大了,再加上是石頭砌的,牆很厚,門窗一關,外面也沒人聽見。

再說,這院子里就葉凡一個人,車紅軍住外院,估計也聽不見什麼。

「是嗎給你們看樣東西,只要老子把這個一上繳,你三個就是謀殺縣長的兇手,到那個時候,就不光是坐幾年牢那般簡單了。」葉凡陰森森笑著,彈身而起,不久,手中拿著一個特製的攝像機下來了。

這東西可是獵豹專用的非賣品,最高科技玩意兒。在黑夜拍攝如白天一般,當然,模糊了一些,但人還是能分辯出來的。

葉凡作為特勤a組核心第八組副帥,自從前次在魚陽縣公安局當時鐵占雄的手下使用了這玩意兒拍了公安局情況后,覺得這東東好使,就要了一套回來,想不到這個時候倒是真正派上了大用常

被子里的光溜溜女黑影自然是羞得差點咬了自己舌頭,暗罵道:「這姓葉的還真是個高手,連這種高科技東西都配備有。

前次地區電視台本來也想配備一套帶有夜視裝置的拍攝設備,不過沒地兒來,而且國外的價格也貴得驚從,連地區電視台都買不起。」女黑影在沮喪的同志突然想到了這廝甚至連這個都有,說不定還真是個神秘人物。

如果貼緊了他,也許父親江槐冒的死因有希望揭開了。」江桃紅摸了摸自己那光溜溜的身子,恨得牙痒痒的,自怨自憐道:「都給這可惡的人給糟糕遍了,以後還怎麼見人,剛才,幸好雙腿並得緊,不然,那個地方都給他侵進去了,那真得跳樓了。」

不過,江桃紅曉得葉凡這廝正在處理馬家三虎,等下估計就輪到自己了,反正也跑不了啦,死豬不怕開水燙了。

如果姓葉的真要怎麼樣,那就豁出去了,大不了舍了這身子逼姓葉的查清案子,也算是對一直悲痛不絕的母親,憤然得快瘋了的哥哥。

葉凡手一按開關,那鏡頭裡自然就顯出了馬標三人剛才舉棒行兇的場景。

而且,馬標剛才小聲交待的東東都被錄製了進去。因為,桌底下還有個高靈敏度的竊聽裝置,不然,那聲音如此的小肯定是錄不進去的。

這個東東本來是葉凡裝上用來逮馬雲錢那隻破貓的,本想拍下那隻破貓的運動規律,掌握好后研究一番好給那貓下午套,想不到今晚上卻是派上了大用常

貓沒抓著倒引來了三隻大貓,真是有心栽花花不成,無心插柳柳成蔭。

「怎麼樣?你們還有什麼話說。我既然連這種東東都有,實話路你們嘮嘮,獵豹部隊知道嗎?那裡面的頭頭就是我拜把子兄弟。就憑著這證據,弄死你們哥三小菜一碟,信的話就配合老子,不信的話我只好叫吳彤過來,先把你們給整進大牢再說。」小葉縣長那嘴角一翹,淺淺的笑著,還翹著個二郎腿直接就靠在了椅子上,悠閑得很。不過,在馬標三人眼裡,這廝根本就是一破爛惡魔,比魔鬼還可怕。

在江桃紅眼裡,自然是異彩漣漣,獵豹的大名她可也是聽說過。

果然,有人證實了。

「獵豹,是不是那個有殺人牌照,國家允許殺人的那隻部隊?」馬飛沒忍住,居然好奇的問道。人哪,在什麼時候都好奇,好奇心也能害死貓的。

「嘿嘿,想不到連這個你也曉得。殺人雖說不能亂來,但殺幾個該殺的人還是不難的,就像你們幾個這樣的。」葉凡瞅了已經開始變色的馬家三虎一眼。

「不可能,獵豹的頭頭官多大,聽說跟咱們省省長同級別,就你,不可能認識他們的。老三,別上當受騙了,這小子在逛我們。像這種夜視裝備,電視中都演過,美國佬在打仗時不是經常用,只要有錢都能買到的。」馬標經驗老道,喊道。

「呵呵,知道的還蠻多嗎?讓你看看,也好死了心。」葉凡把那台特殊設備往馬家三虎眼前一放,手中一轉,裡面輕微一聲嚓聲響過後,居然還有個特別標記,一頭昂頭往上的獵豹兇殘地瞪著馬家三虎。

「真是……」馬飛身子一嗦,三兄弟徹底是軟癱在了地上。因為,這種東東好像沒聽說過有『獵豹』品牌的,就汽車好像有個獵豹牌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