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五十章強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五十章強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五十章強服

「是馬雲錢。」馬標嘆了口氣,知道再瞞也瞞不住了,既然臆在獵豹,那些人,難道還有橇不開的嘴。

聽一些下九流的圈內人說是獵豹就相當於明朝時的錦衣衛。要是鐵團知道了,也不知是該樂還是該苦笑了。居然把自己這個頭兒,堂堂的少將大帥想像成了九千歲之流。

「好,這樣吧,我也不為難你們了。以後,這麻川縣有啥情況,你們得隨時給我說說。

等我調離麻川時,這資料我會當作你們面毀掉的。當然,你們要改過自新,這是我給你們的機會。

當然,你們也不必跟我耍什麼心眼玩陰的,這資料,我會放在獵豹的,你們有本事從那個地方弄出來我也沒話說。

自然,我這個人說話算數,沒必要欺騙你們這些小混混,葉凡說著話,隨腳踢去,嚓一聲巨響,一條厚實的粗木凳子頓時就散了架。

要是我受到一點損傷,不要說你們,就是你們整個馬家,會遭到什麼後果,你們自個兒想去。獵豹的震怒,你們自個兒掂量掂量。

至於今晚上的事,你們自己擺平。應該騙得過馬雲錢吧,還有一點得記牢了,今晚上生的事,不許透露給任何人。

不然,這木凳子就是你們的下常」葉凡霸氣張揚,完全顛覆了白天所表現的那種儒雅學生縣長模樣。

使得馬家三虎,從骨子裡透出了一股子寒意,那臉額上,掛滿了汗珠子。

三人一拐一拐的走了。

「江姑娘,你還有什麼話說?」葉凡瞅了一眼正躲在被窩裡難堪得要死,直想變成鑽地老鼠的江桃紅一眼。

「你早就知道是我了是不是?」江桃紅突然有些兇巴巴問道,看來氣極了。

「有懷疑」葉凡淡淡說道,這事,自然,打死也不能承認,不然,剛才自己那行為,可就變成有預謀故意的行為了,要遭雷劈的。

「那……你真齷齪。」江桃紅氣得說不出話來。

「哼到底誰齷齪,你半夜三更跑我被窩裡來,用屁股差點把我擠下床了,還要硬賴在我懷裡不走。還說我那個啥的,想想,這世道,還有說理的地方嗎?」葉凡冷哼著,轉爾問道:「你來找什麼,說實話吧,也許我還能幫你。」

「沒找什麼,只是好奇罷了。」江桃紅還在抵死耍賴,想矇混過關。

「好奇,好奇會使得一個大姑娘深更半夜鑽我被窩裡來,滑天下之大稽。快說吧我的耐性有限的。」葉凡輕輕的敲了敲手中特殊設備。

「就是好奇。」江桃紅抱定了死豬頭不怕開水燙的打算。

「不說也許,我可以立即叫吳彤來處理,呵呵呵,到時咱們的江大主播可就在全地區揚名了。」葉凡干聲聲的笑道。

「你敢」江桃紅憤怒地喊道。

「有啥不敢的,這個對咱來說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美人溫香惹人眼啊何況,江大主播跟我有點誹聞,咱還巴不得呢?」葉凡乾脆往床上一坐,瞪著江桃紅,一臉輕佻樣子。

「咯咯咯……我不怕,你來吧,反正就這身子,也給你糟介遍了,什麼地方都,呸大不了一死。」江桃紅非常的硬氣,就是不肯說什麼,看來還是沒完全相信小葉縣長的。

「算啦你走吧。」葉凡背轉過身去。

「你……你讓我走?」江桃紅倒是愕然了一下沒動靜了。

「嗯不過,我醜話講在前頭,今晚上的事你得保密。」葉凡冷哼道,其實也不願意牽扯進江家大案去的。

後面傳來一陣子習習嗦嗦穿衣服的聲音,葉凡自然是沒回過頭。不過,腦中卻在丫丫著江桃紅那是曼妙的身姿是如何如何的。

「唉可惜了,美人如玉香飄床。」某男遺憾地在心底里嘆了口氣。

「放心,明天的儀式我會幫你主持好的。就算是還你個人情。」江桃紅一身黑衣,噴出了句話后翻牆而去,行動還挺迅的。看來,此女子也不簡單,簡直跟古代的女飛賊有得一比。

「今晚上也算有收穫,馬鬍子硅礦肯定有問題。如果馬標三人能真正的成為咱的棋子,那對我的幫助應該是不可估量的。

這麻川的一些混黑方面,估計就是青山鎮銅礦像馬標這種人肯定都曉得一點內幕的。

不過,聽說馬標還是馬鬍子硅礦集團總經理馬艷春的親弟弟,想叫他出手反制他的姐姐,這個好像是不可能。

不地,萬事都出於一個利字,只要能瞅准機會,挑拔起他們內部爭鬥,就是我葉凡各個擊破的開始。

至於說馬雲錢,這騷包居然想整殘老子,得逮個機會拿下這廝才行。就今晚上看來,想徹底整倒他有點問題,縣公安局估計有太多的內線是馬雲錢安插的。

不然,馬標三人怎麼能安然無恙地出來,估計是想整殘我后又顯得沒事地回去,連查都沒辦法查到他們頭上。不會,江縣長的死也跟他們有關係吧……」葉凡坐床旁陷入了深思當中。

不知不久就到了凌晨…多。

葉凡坐床上打坐了一陣子,內勁之息在體內遁行了一圈下來,感覺疲勞之態頓時消去。看來,身體好了,內息強大了,這睡眠時間好像也能被內息之勁化去一部分。

電話突然響了。

「葉先生,我已經到了麻川縣城,不知你們縣府往哪走?」電話里傳來水州橫昌集團董事長尚天圖的聲音。

「你在那招牌前等著,我立即出來接你。」葉凡叮囑道,迅下了樓,不久到了招牌前,現一輛相當寬大的悍馬停在麻川人民歡迎你那塊招牌下方。

「跟我走」葉凡冒出頭揚了揚手,隨手給農媛媛打了電話,交待她弄些酒菜送縣府自己大院來。

不久進了院子。

「不錯啊葉先生,你這裡根本就是古代那種大戶人家的大院子嘛,不錯」黑貓尚天圖連連贊道,身旁跟著兩個漂亮姑娘,一個就是前次到婆羅山水庫想送給葉凡的那個叫鳳什麼的姑娘,葉凡一時記不起來了。

另一個姑娘緊緊地依著尚天圖,看來已經被老尚拿下了。倒是那個鳳姓姑娘很是規矩。當初老尚一直要送給葉凡作使喚丫頭的,不過被葉凡給拒絕了。

「玲鐺,給葉凡泡茶去,咱剛好帶來了好茶,讓葉先生好好嘗嘗。」一屁股坐下來后,尚天圖吩咐鳳玲鐺道。

「老尚,你這日子可得逍遙啊你看看我,現在窮得叮噹響,沒法比了,呵呵……」葉凡也沒在意,車紅軍幫忙還不如鳳玲鐺幫忙,所以,車紅軍倒是被葉凡給支走了。

「那不能這麼說,你是縣長,好歹也管著治下的幾十萬百姓,儼然一方土皇帝,我就平頭百姓一個,只不過手頭松一些罷了。」尚天圖笑道。

不久,農媛媛送來了酒菜,兩人小酌了起來,農媛媛知趣地回去了,不過,走時還瞅了瞅那兩個漂亮姑娘。估計心裡在丫丫著小葉縣長的什麼風流韻事了。

「老尚,你把賬號給我,我先把錢存進去,這事還麻煩你跑這遠地兒來,真是有些對不住了。」葉凡一臉謙意樣子,自然是故意裝出來的。

隨手遞過了杯子,讓鳳鈴鐺給倒滿了酒,知道既然尚天圖到了,至少也得放點血才是。多的不敢說,老尚捐個一百萬應該有的。

「不必了。」尚天圖搖了搖頭。

「那可不行,我做人有做人的準則。以前在林泉,已經讓你破費用過一次了,而且還投了資,幫了我大忙,這次說什麼也不能再讓你再破費了。」葉凡一臉正經說道,裝得還像那碼子事。

「這樣吧葉先生,我也不矯情了。雖說我有著上億的身家,賺點錢也不容易。以前干那些破事兒,刀口舔血弄來的。四個兄弟,成功的就剩我一個。其它三個,不是死了就進牢子了。亂撒錢我也不會的,我代表橫昌公司向麻川縣修路捐贈1oo萬吧。剩下的2oo萬也不用葉先生還了,不過,葉先生能不能幫我一個忙?」尚天圖也很乾脆,跟葉凡打交道久了也習慣了葉凡的直來直去。

「先把你的忙說來聽聽?」葉凡淡淡的瞅了尚天圖一眼,說道。

「說起來有些不好意思?最近我們橫昌集團正跟地趟集團競爭,其實就是水州東城那塊地盤的運輸市常

正斗得火熱,一直在打價格戰,不過,誰也沒佔到便宜,全在賠本作中吆喝,長此下去肯定撐不住了。

才半年多,我已經陪進去了二千多萬。不過,我這人好面子,地趟集團的陰家山那老雜亂也好面子,咱們倆個誰也不服誰。

這不,錦毛兔萬東泉大哥倒想當這和事佬,其實我跟陰家山平時關係還不錯,這下子兩難了。

萬東泉出了個餿主意就是咱們以武決定勝負,輸的那方自然就是退出東城西邊那塊地盤的運輸線路,也就是輸的一方佔地盤的三成,贏的一方佔七成。

別看僅少了四成,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銀子。」尚天圖有些不好意思地望著葉凡。

「地趟集團是不是就是地趟門在撐著?」葉凡皺了皺眉,問道,這種地下江湖上的爭鬥他真不想摻和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