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五十二章沉重的人情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五十二章沉重的人情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五十二章沉重的人情債

如果這個計劃真能成功,那麻川縣將不再是死城,而是江都省安東省進入南福省的咽喉要道,那個地理位置轉眼間將成為黃金之地。

當然,葉凡也曉得,這個天大的計劃想成功那是相當的難,估計修路資金沒有6ooo來萬是搞不下來的。

六千萬,那個可是個天文數字,估計全縣大捐贈,加上自己和孫明玉,馬家、鐵家捐贈的錢湊一塊絕對不會過2ooo萬的。離六千萬的大目標,還是相差甚遠的。

不過,如果真能實現這個大計劃,那這將是一筆驚天的政治資本,對於自己以後陞官,提拔將擁有著不可估量的效果。

再說,現在麻川天時、地理、人和,有了啥功勞,周富德這個一把手不在,那功勞,得全落自己名下的。葉凡深知機會難得,真的來個縣委書記,那大頭就得給別人搶去。

早上7點半,葉凡正坐辦公室處理文件,電話卻是響了起來,剛接過話筒,裡面傳來陳嘯天那老頭子如雷般的狂吼聲道:「先生,我重回七段了,重回七段了,哈哈哈……」

那聲音,差點震聾了葉凡的耳朵。

「重回七段,陳老,你是說……」葉凡也是一驚,從椅子上彈了起來。

「是的,千真萬確。」陳嘯天估計連嘴唇都在抖瑟,因為電話里傳來的是美聲顫音,而且,還是那種男高音出的蒼啞聲音。

「那個,啥的,你……你把蛟參給吃了?」葉凡感覺頭皮有些麻了,這蛟參吞下去是能助長功力,但危險太大了。

本來想再過上一段時間陳嘯天身體穩定下來后再助他衝擊一下國術階段,誰知這老頭太心急了,為了恢復七段功辦,居然膽大到如此地步。而且,當時估計是沒啥人在一旁守護,那個,搞不好會要人命的。

「嘿嘿,吃了,好險啊,昨晚上差點就沒挺過來。」陳嘯天居然干聲笑了起來。

「你膽子太大了,至少也得叫我回來守護著,不然,唉,太危險了,可怕呀」葉凡身子一抖,想不到這老頭還真給吃了。

「我……我是怕到時自己挺不住傷著你了,反正老了,一條破命,不值錢,真不行我乾脆自個兒了斷了。連遺書都寫好了,幸好,呵呵,幸好……」陳嘯天有些尷尬樣子。

「算啦,既然吃了就吃了,不幸中之在幸。不過,你這段時間先穩定一下,爭取把蛟參的藥效全擺平下來。不然,會有後遺症的。」葉凡慎重地叮囑道。對於陳嘯天此人,葉凡對他的感情相當的複雜。相處這麼長時間以來,這老頭的表現可圈可點的,漸漸的,葉凡甚至有把這老頭當爺爺看待了。

不過,陳嘯天很知理數,而且重承諾守信。一直以葉凡的下屬自居,稱呼葉凡都是公子,在外人面前就是葉先生。

以前更是可笑,硬要叫葉凡主公,後來被葉凡強力否決了,他怕自己會作惡夢,一個5o多歲的老頭叫自己一個2o歲的小青年主公,那個在現代社會也太離譜了一點,最後幸好還改了。

「我會注意的,公子。這條命是公子給的,以後一輩子這條命都是公子的。」陳嘯天還不忘表示一下忠心,這老頭心裡感激著呢。

「算啦,陳老,你愛咋的就咋的吧。不過,水州泰興紙業的胡董事長家裡的事估計得去解決了,既然你已經恢復到七段開源之階,憑著咱們爺倆聯手,一個勾陳陰逵算不上啥了。」葉凡心裡鬆了口氣,看到了曙光。

一直欠著胡世林董事長的人情心裡也不好受,早就想解決了可一時又抽不開身。

再說,南海一神腿勾陳陰逵此人家族勢力太大,不得不引起葉凡的慎重關注。

葉凡總得為家人考慮一番,像勾陳陰逵此人,是混黑的大霸頭,像黑貓尚天圖、鬼手羅邁、錦毛兔萬東泉這等在水州叱吒風雲人物,跟勾陳家族相比又只是小兒科了。

以前鐵占雄談到南海的勾陳家族都有些心怵,一直叮囑葉凡別去沒事找事。

陳嘯天的成功恢復功力,葉凡這邊實力大漲,自然也是放下了許多心思。

這個世道,雖說槍械橫行,但在混黑一方面還是存在著江湖的。拳頭大就是硬道理,在這裡照樣子是至理名言。

在這裡,實力才是最重要的。兩個七段高手,即便是勾陳家族再強橫也得掂量一個番的。

「公子抽不開身,乾脆我直接去南海,找那個屁的一神腿試試,估計那小子跟我的實力差不多。」陳嘯天立即說道,這廝一恢復功力就耐不住寂寞了,葉凡臉上滿是黑線。

心裡罵道:「好鬥份子氨

其實他也曉得,陳嘯天除了痴迷練功外根本就沒其它什麼興趣,他只是一直想著師傅的遺言,一輩子以戰勝著名的國術大師,陳氏太極拳的陳無波為目標。陳嘯天這樣子說,無非是想報恩罷了。

「不行你現在剛剛恢復境界,內息之氣還不穩實,切不可輕舉妄動。要是不小心又給跌落下來,我可是沒有第二根蛟參給你的。南海的事,咱們要出手就一起出手,以我為主。」葉凡凝重地交待道。

「好吧,不過,公子,你現在應該到七段的第二個層次了吧?」陳嘯天小聲問道。

「呵呵……」葉凡只笑不答,弄得陳嘯天這老頭鬱悶不已,一直猜不測葉凡的真正境界,這老頭自然很是好奇了。國術境界,沒有真正比拚起來,是很難知曉的。

除非你兩人段位差了二三個大段位,比如葉凡是七段,三四五三個段位的武者他有時能感覺到一些什麼。但如果此人沒功,也很難辯別的。

武功段位只是一個較虛幻的概念罷了,其實是一種力量的體現。比如踢斷七塊厚實的青磚,這個只是一種表面現象。

像七段高手,全力力之下,一腳下去那力勁估計應該有四五千多斤左右了,厲害的甚至能達到七八千斤力勁,8段高手踢斷一顆碗口粗的樹那個不用費多大力勁的。

「唉……陳無波估計也該到第三個層次了,我跟他比,還是拍馬難及啊,這希望,只能是寄托在公子身上了。」陳嘯天狂熱之後,又顯得相當的失落。

因為他想到了陳無波的厲害,今生想追上去不可能了,因為年齡畢竟不饒人,自己能穩定住七段已經算是燒了高香了,陳嘯天也沒多少奢望了。

「別急陳老,離那一天到來不遠了,呵呵。」葉凡笑著安慰道,心道:「老子現在已達七段巔峰,再過得三四年,可以衝擊8段了。真正達到8段后那才算是真正的擠入了世界頂尖高手行列,這個段位的高手已經可以稱之為級高手了。七段,只能說是一流高手。

「不遠了,難道公子……」聽葉凡講得那般的自信,陳嘯天這老頭的心思又活絡了起來。

「七段巔峰,這就是我現在的真實境界。」葉凡乾脆抖落了出去,免得這老頭子整天疑神疑鬼的憋著難受。

「啊巔峰,真……真的……」陳嘯天嘴唇顫慄著,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嗯」葉凡應了一聲。

雖說這聲音很輕,但在陳嘯天的耳里不亞於原子彈爆炸威力,裡面沉默了良久,才聽到這老頭感嘆道:「公子,你這成就拿出去估計會震驚國術界。

那什麼國術界年青一輩中的四秀,南海一神腿勾陳陰逵,漠北飛雕鷹橫白乾,西疆爬狸貓鳳四小姐,東方升土地杜子月四大天才在你面前黯然失色了,簡直就是垃圾

他們都是3o歲左右的人了,你才多大,2o出頭,已經是七段巔峰。我陳嘯天今生能跟隨在公子左右,三生有幸氨

「呵呵,我只是運氣好了一點罷了,並不是什麼天才。」葉凡謙虛地說著。

「運氣,不可能。」陳嘯天搖了搖頭,又說道:「比如西疆爬狸貓中的鳳四小姐,人家家世有,財力有,師傅更是高手,年僅28歲就晉級7段了。那個,是硬棒上去的,那個算運氣。公子你跟他們沒得比,但你的成就比他們高……」

「算啦,不說這個了,你好好地恢復吧。還有,你注意著點,看看能不能物色幾個年青後生,有可造之才的,咱們也不妨收羅幾個,平時用得上時也好用。「葉凡交待道。

「公子請說說具體要求,反正沒事幹,我隨時注意著。」陳嘯天心裡一動,知道公子要展自己的勢力了。

「不能過3o歲,國術段位不能少於3段。對我必須完全忠心,當然,你可以給他說說,我可以花大力氣培養他們的,跟了我絕對物有所值,今生絕不會後悔的。而且,本人心存正義,傷天害理的事不會去乾的。」葉凡身上霸氣顯現,遠隔千里之外的陳嘯天似乎都感覺到了什麼,越的恭敬了起來。

像陳嘯天這種老頭,只佩服能力比他強的強者,其它,例如金錢,權勢、美女這些玩意兒,在他面前,猶如糞土一般。以前這老頭躲在鄉下,窮得叮噹響也沒怨過什麼。

「胡董,令郎的事在年底前我會去辦理,你放心,拖了這麼久了,很不好意思。」葉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