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五十五章省委書記輸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五十五章省委書記輸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五十五章省委書記輸了

就這這時候,一個高大的壯漢走上主席台前,沖葉凡略顯恭敬,彎了彎小腰,笑道:「葉縣長,我叫胡正康,是水州泰興紙業集團駐德平分公司負責人。今天特地受胡世林董事長委託,代表總公司,特地向麻川縣縣長基金捐贈3oo萬,胡董有交待,說是麻川人民還不富裕,捐點錢給縣長基金,是為了能讓葉縣長更為放手地開展工作。」

說完,遞上了3oo萬的支票。

隨著美女主播的聲音又一次響起,全場沸騰了。

「伯父,咯咯咯,還有什麼話說?」郭秋天長出了一口氣,感覺特別的揚眉吐氣,能戰勝一次伯父,那個可是相當的值得驕傲的事,太令人振奮了。

「你贏了,想不到人格魅力就能大到如此,不簡單」中年人感嘆著,搖了搖頭,似乎在感嘆後生之可畏。

「那2ooo萬……」郭大小姐略顯緊張。這麼大的數目,她還是感覺相當刺激的。

「呵呵,兌現其實秋天,葉凡講得很對,他講的左連江都省,右連安東省,這個提法相當的好。你可以跟他講講,叫他搞個具體的計劃方案出來,呈報到省交通廳。麻川,還真有可能成為三省連接的咽喉,這小夥子,眼光很准,是個幹才當然,你私下跟他說說就是了。」中年人笑道,難得的微出笑臉誇獎了葉凡一番。

「好」郭大小姐真想跳腳大笑了,不過,此刻不妥,她憋住了。

不過,轉爾,郭大小姐苦瓜著臉了,說道:「交通廳未必會理他,那些老爺們,哪裡會去考慮麻川人民的疾苦,何況,即便是麻川縣真會成為三省連通的咽喉要道,他們也未必肯去關注。」

「呵呵,小滑頭,是不是又想你伯父出馬了。」中年人伸指,疼愛地摸了摸郭大小姐額角。

「你不出馬,肯定無法通過。」郭秋天哼聲道。

「這事沒商量,那小子有本事,就得走通交通廳那道關,走不通就不用來找我了。秋天,不能什麼路都給人家鋪好,工作是人干出來的,在工作中,也最能磨練人。雛鷹要展翅,就得自己去學會飛翔,不經歷風雨,又哪裡去見彩虹。」中年人態度堅決,不容商量。郭大小姐捏了捏拳頭,哼道:「行」

「你不準插手,讓他自己去弄。常言不是說,是騾子是馬,拉出去溜溜才行。如果交通廳真能立項,我這2ooo萬出得值什麼是幹才,干出成績來才是幹才,破五關斬六將,拿下交通廳,才能顯出他的真才幹來。一個梟雄,一個將來能成大事的人,磨練是根本。」中年人諄諄教誨道。

郭秋天若有所思,點了點頭,不再相逼了。

心裡卻是暗暗祈禱,但願他能成為真正的強者。

麻川人民今天是深深的震憾了,街頭巷尾全在議著小葉縣長的風采我魅力。

「厲害啊一捐贈就是2ooo多萬。連水州那麼遠的地方都跑來了幾個大老闆,你看那個梅總載,長得就是雅,不會是葉縣長的相好吧?」一個男子粗聲嘆道。

「放什麼屁,漂亮女人全是葉縣長拼頭啦,你小子,腦門子給驢踢了還差不多。梅總載,那種人會找什麼人,人家是億萬富翁,眼光高著呢。要找的話至少也得是省長那種人物。」另一個估計歲數會大一點的男子訓叱道。

「高,她怎麼千里迢迢來巴葉縣長。」先前聲音干聲笑道。

「也是,不過,你看那美女主播,好像也特照顧葉縣長,那鏡頭,一直拍的就是葉縣長,那女的,一直在葉縣長身旁打轉,你沒看見,韋不理那眼珠子都快掉地下了。」後來聲音也有些疑惑不解。

「那是給氣的,人家不拍他有啥辦法,誰叫他一點屁本事都沒有,整天陰著個臉,像個娘們,天天就懂得擺架子,屁事不幹,我呸」先前男子呸了一聲,極端的鄙視。

「呵呵,馬雲錢更絕,看到江主播,一直想蹭上去在鏡頭前露露臉,不過人家不鳥他。還有梅總裁,老馬不是伸手了想去握手,人家理都沒理他,哈哈哈,想不到咱們麻川縣的牛人馬雲錢也有今天,平時看他多厲害。」後來那男子干聲笑道。

「正常,麻川縣的牛人不要說到省里,就是到德平也成了小蝦米,人家省城來的梅大小姐會瞅他一眼才怪,何況那麼一個色棍,沒煸他娘的一巴掌已經算不錯了,小馬子。」先前聲音罵道。

「你說這麻川以後會不會是葉縣長的天下,今天氣勢逼人氨後來聲音問道。

「有可能,也許吧,但願,如果真是他的天下,咱們說不準還真能過上幸福日子,有了點盼頭……」先前聲音嘆了口氣。

「梅總裁,既然難得來咱們麻川,要不到處走走,這個導遊我可是願意當的,呵呵。」葉凡笑容滿面。

「咯咯,不必了,我可是擔心得很,葉縣長醉翁之意不在游吧。」梅盼兒顧盼生媚,淡淡的淺淺的一笑,有著勾魂奪魄的魅力。心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不會,但也絕沒有好事兒。

「哪裡的話,梅總裁來麻川可是貴客,咱也算是地主吧,呵呵。」葉凡打著哈哈,在等著梅盼兒拋出底牌子來。

梅盼兒千里迢迢來麻川大把撒錢,人家不是錢多得沒處花了,肯定有所圖的。不然,傻子也不會幹這事兒的。

「唉……還不是天傑這孩子,真是讓人煩氨梅盼兒那眉頭一皺,葉凡已經明白了,估計揭底牌的時候到了。

不過,葉凡這廝不作聲,氣得梅盼兒真想上前踹這種揣著明白裝糊塗的騷人一才是。

美人手腕故意地動了動了,又看了看時間,好像有事忙似的,終於是憋不住了,說道:「葉縣長,咱們也沒必要摹L旖艿氖履愕降子惺裁聰敕我可是誠心而來的。」

「天傑,你說的是梅天傑吧,梅亦秋的弟弟。」葉凡這廝還是裝糊塗。

「不是他還有誰,真是煩透人了,一直叫著嚷著要請葉先生教他幾手。天天跑我公司來轉悠,轉得人眼暈。」梅盼兒隨竿子就上,乾脆攤牌了。

「不是跟你說過嘛,亦秋的師傅塵月大師可是出身堂堂的峨嵋,國術界的泰斗給人物,有她在,什麼事擺不平。只要她肯出手,傳幾手給天傑,還不是受用無窮。」葉凡自然不想接這燙手山芋了。要知道像梅天傑這種公子哥,一向自高狂妄,帶在身邊總是個禍根子。

搞不好就會給你惹出啥麻煩事來。而且,人家有著京城梅家撐著,他自己倒沒事,那擦屁股的活計還不得自己給他干。

「塵月大師是厲害,不過,她說過了,峨嵋的功法適合於女子,走的是偏陰性路子,不適合天傑練習。」梅盼兒是有備而來,那理由自然是充分得很。

其實不然,那是因為塵月大師沒瞧上梅天傑。像那種隱世高人脾氣相當的古怪,不喜歡的話任你拿出什麼條件來誘惑都沒用。

梅家在軍界,甚至在政府一方面都有些不俗的根基,在華夏是能呼風喚雨的家族,但對塵月大師這種方外高人倒真沒輒了。

再說,梅家也不可能做出什麼來,塵月大師雖說只是一尼姑,但其人的影響可不是一般人能亂來的。

「是嗎?呵呵……」葉凡詭異的笑了笑,知道梅盼兒沒說實話,估計人家是瞧不上梅天傑那破根子。

梅天傑的根骨葉凡早就知曉,因為前次幫他提過功,那身根骨,的確不怎麼好,只比普通人好一點點罷了,想達到很高的境界,一般是不可能了。

當然,這話也不能直接在梅盼兒面前,不然,人家面子過不去煩人惱火也不好。

轉爾這廝又淡淡地掃了梅盼兒一眼,笑道:「以塵月大師的威信,即便是峨嵋的功法偏向女性,但替天傑介紹幾個師傅應該不難。要求可以降低點嘛,比如五段高手教幾招給天傑,也是受用無窮,而且,比我這個半吊子土師傅好得多了。」

葉凡打著哈哈,一鎚子又給敲了回去。

「葉先生,給個准信,到底要我怎麼樣做你才肯傳幾手給天傑?」梅盼兒有些著惱了,平時,仗著她那京城梅家豪門的身份,掌管著江南傳媒集團,在江南這一帶可是吃香得很。

不要說葉凡這種小處級官員,就是江南幾省那些副省級高官對她也是客客氣氣的。

哪知今天好像是碰上剋星了。一個窮旮旯縣的縣長居然不賣他的賬。

當然,葉凡本人她倒不怎麼怵,一個小縣長,梅家真要動刀子使招,估計幾句話就能給拿下了。

不過,梅盼兒有忌憚,那就是鐵占雄了。聽侄女亦秋說獵豹兵團最高領導人鐵占雄將軍可是這位葉縣長的拜把子兄弟。

像這種人物,不要說梅盼兒得罪不起鐵占雄,就是京城梅家,也不敢輕易去捋那隻虎鬚的。當然,這個方面梅盼兒倒是不怎麼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