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五十七章朝中有人好做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五十七章朝中有人好做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五十七章朝中有人好做官

斜瞄了對面這個漂亮女子一眼,笑道:「行,只要梅總真有這個心,咱們麻川給你們最優惠的政策扶持。」葉凡一邊點頭著,斜了梅盼兒一眼,又笑道:「當然,咱們麻川的經濟你估計也聽說過了,全省倒一,也不可能有很大的優惠政策了,不然,比如免稅幾年,那個我們就無法做到,目前麻川要展,要搞民生事業,大力提高農民收入等等方面,都離不開錢是不是?」

這廝自然是有些擔心梅盼兒漫天要價,到最後,那利潤要幾年後才能收回,那還有屁用,黃花菜都給涼了。

周富德他們等得起,自己就兩年時間,這效益,一年後就得閃現經濟效果,不然,什麼都是白搭,白白為他人作了嫁衣。

「你放心,我們不會有多苛刻條件的。畢竟葉先生能承諾幫助天傑,就這一條可以抵優惠政策了。說句實話,估計以你們麻川的現狀,也拿不出多少優惠東西的。回去后我跟公司下屬們商量一下,還有,也可以幫你介紹一些有關這方面產業的客戶過來瞧瞧,比如辦廠子搞桃子加工,貯存等等。」梅盼兒不像耍花招子,言語較誠懇。

葉凡也不怕他耍花掃子,笑道:「那我得代麻川人民感謝梅總的厚愛了。不知梅天傑現在是幹什麼工作的?」

葉凡這樣子問自然有自己的打算,梅天傑此人倒是可以利用,如果要學招術,就得跟著自己一段時間,何不利用這段時間把梅天傑綁在自己身邊,有什麼事自己不好出面時也可以利用他出手。

像對付馬雲錢之流,如果真惹得梅天傑火起,這小子一腳就會踹得老馬同志喊爹媽。

到那個時候,你老馬也得忍氣吞聲了不是,有本事就跟梅天傑的京城梅家去撞撞,這叫惡人也得狠人治才對。自打坐上這個縣長寶座后,葉凡才知道縣長風光的後面,就剩下難受了。

上面有周富德這個婆婆書記管著,中間還得受到韋不理、鐵東、馬雲錢這些常委們的節制,下面群眾、社會混子動不動就鬧事,尋不開心。

而且,這些人鬧事都有由頭,後面常常都有縣委那些個常委影子。一張大網,條條都有螞蟻在上面嘎,牽一而動全身。再加上又是一個窮縣,要錢沒錢要人才沒人才,真是難辦。

有時,地區領導還會來湊湊熱鬧,敲打敲打你一下,多頭受制,這縣長,也不咋的風光,風光,只是表面現象。

「他呀,不喜歡當兵,說是太拘謹,所以,我家老爺子就把他給下放到了南福省辦公廳打雜跑腿,現在就一小副科長。再說他姐姐亦秋也在水州獵豹,也好照應著。其實,這小子就是看在獵豹份頭才來南福的。無非是想學幾招。天天好勇爭鬥,真是,唉……」梅盼兒瞅了葉凡一眼,淡淡說道,眉頭也是時不時緊皺一下,惹人愛憐。

「南福省辦公廳,好地方啊他多少歲了?」葉凡問道。

「24虛,周歲應該是23。」梅盼兒淺淺一笑,說道,不知葉凡這廝在打什麼鬼主意,好像在查戶口一般,搞這麼詳細,此女也暗暗地警惕了起來。

「才23就是省辦公廳的副科長,不簡單,看來,朝中有人好做官啊,呵呵呵……」這廝自然是略顯譏諷,笑梅天傑是靠著家族出身提拔快,祖宗蔭澤吧了、

「沒你快,不知葉縣長的朝中人是誰?」梅盼兒居然沒怒,斜了這貨一眼,反唇相譏了過來。

「我……沒人,只是運氣好了一些罷了。」葉凡搖了搖頭,有些尷尬的笑著,差點被噎著了。

「沒人,那葉縣長的運氣可不是一般的好氨梅盼兒那話中自然含話了,略顯陰陽怪氣樣品子,人家根本就不相信。

「呵呵,運氣來了擋也擋不住的。不過,如果天傑想跟我學幾手也行,武功招術這個東西,不是一朝一昔就能學會的。要慢慢磨,天天練,夜夜下功夫。而我又沒空整天往省里跑,如果天傑跑麻川來,又很麻煩,來來回回多有不便。」葉凡干聲笑道,慢慢地把梅盼兒往自己設計好的陷井中引去。

「那,乾脆叫天傑到你們縣來幹上年把怎麼樣?我相信有葉縣長幫襯著他,應該也沒什麼事是不是?」梅盼兒說著斜瞄了這廝一眼,估計也猜到了一些這廝正在玩的小把戲。

「到麻川來,這個有些不方便吧,這裡條件艱苦,哪能跟省城水州相比,到時天傑吃不了這個苦,幹了幾天又撂挑子走人,那相當的麻煩的。畢竟干工作不是玩過家家遊戲。」葉凡這廝故意裝著一臉的為難樣子,其實這廝還真有些擔心梅盼兒就驢下坡,不讓天傑來了。

「天傑雖說有些性子有占烈,但真干起工作來還是很認真的。咱們梅家家教很嚴的,不允許子孫輩們亂來。還有,既然把他交給你了,你就當兄長一般好好地看著他,不聽話的話你狠狠地給我揍他就是了,反正他也打不過你,咯咯咯……」梅盼兒笑道,那雪白的牙齒和性感的唇兒老是在某人眼前晃悠著。

「那算啦,就這麼辦吧,不過,給他安排個什麼位置較好?」葉凡自然是就驢下坡,談起職位來。這個東東,也不能過火,時機要拿捏得准才行。

「這個,我倒想問問葉縣長,你們縣目前都有什麼位置有空缺?」梅盼兒又把主動權還給了葉凡,瞄了葉凡一眼,又說道:「當然,如果沒空缺也行,不過麻煩一點吧了。」

「這個,好像縣國土局還空著個局長,不過,現在的國土局權力相當的大,不但管著土地,就連礦產開採什麼也給管著的。所以,那位置一直空懸著,估計得等到周書記回來才能拍板了。」葉凡故意把難度加大,知道這點小事絕難不住梅盼兒的。心道你梅家還怕什麼空缺,就是硬擠也得把人給擠走了。

果然

梅盼兒不屑地哼了一聲,說道:「那就國土局了?」

「,老子正想查查青山鎮銅礦,還有馬家的硅礦,如果梅天傑能坐上這個位置,估計就有得鬧了。」葉凡心裡暗暗高興了。

青山鎮目前是一無縫的蛋,國土局同志出馬名正言順,而且理由相當的多,比如安全啊,土地啊等等方面都可以下手。

而葉凡自己,自然是投鼠忌器了。作為縣長,最多下去巡視一下,表面文章看看,能看出什麼來。

估計人家鐵東同志早就準備好了的,總不能縣長親自下去檢查什麼,而且,周富德對國土局局長那個位置,看得肯定緊。

這窮縣,就那個局子還算不錯的了。而且,麻川縣國土局,估計早就成為了周富德的天下,把梅天傑搞過來鬧鬧,耗去周富德鐵東等人一些精力也好。

對自己來說,自然是利大於弊了,外帶著梅家的投資還是額外的,也算是一箭幾雕的好事了。

不過,梅盼兒的哼聲也使得葉凡心裡有些酸澀。自己想染指的國土局局長位置那是千難萬難的。

可是在人家梅家人眼裡,好像跟過家家遊戲一般的容易。一句話就解決了,這都什麼世道。

政治,也是控制在少數大家手中的。這個世道,只有強者才能制定規律,要想從棋子走向操棋手,那就得不斷地往上爬才行。

「梅總,真能搞出桃影基地,徹底解決了麻川縣人民桃子銷路問題,那我可是有好東西謝你的,哈哈哈……」葉凡突然豪情大,大笑出聲了。

「好東西,麻川能有什麼好東西?」梅盼兒斜瞄了這廝一眼,根本就沒提起興趣。

此女暗道:「什麼東西我沒有,包括歐洲的美洲的非洲的。這麻川,窮得掉碴,要不是為了天傑,誰願到這鬼地方來。坐回車子都差點嚇出病來。還是趁早回去,這鬼地方,人根本就沒法子呆下去。弄不好晚上都得做惡夢。」

「呵呵,你可能忘了本人的另一方面能力,搞點草藥之術還是能行的。」葉凡干聲笑道,吊著梅盼兒味口,一時不給說破。

「那個我還真是忘了,你還是位野郎中。」梅盼兒一句話冒出來,差點沒憋死小葉同志,啥時自己成了『郎中』,而且,還外帶了個『野』字,在梅盼兒嘴裡,自己純粹成了古代走江湖賣狗屁膏藥的貨色。

「野郎中,這個提法很好。不過,有好多現代美女都喜歡野郎中配的土方子,關鍵就在於那個『野』字,野字,就是『土』矣土並不代表落後,而是歷史的沉澱,傳承的精華。那些方子,也許還是古代傳下來的,並不比現代的美容護膚品差的。」葉凡開始顯擺了。

「你搞的土配方護膚葯?」梅盼兒好像沒什麼興趣,其實此女正在心裡腹誹著某男,暗暗嘀咕道:「鬼才相信你會配護膚草藥,那個東西可不能亂來的,想把我當白老鼠,門兒都沒有,要是被毀容了,本小姐一輩子就交待了,找你賠都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