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五十八章不見兔子不撒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五十八章不見兔子不撒鷹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五十八章不見兔子不撒鷹

「不信就算啦我這種好東西目前也剩不多了,配製的草藥相當難找,比如百年的何,百年的雪蓮……」這廝自然是吹噓了一頓,十幾年的東東都整成了百年,誇大了n倍。

轉爾瞅了一眼梅盼兒,好像沒引起她什麼興趣,知道人家心氣高,瞧不上這些野配方,估計是怕毀容了。

前次給齊振濤的夫人風雅梅同志試用時人家不是也相當擔心,最後還是齊副省長鼓勵老婆子才試做了一次,不過,現在葉凡可是有些脫不了手了。

因為齊夫人居然做上癮了,前次到水州又被她抓去做了一次,葉凡這廝有點暗暗叫苦了,因為沒有了太歲樹液,那後宮玉顏丸就剩下十幾顆了,用一顆就少了一顆,純屬絕品。

今天為了解決那6o萬株桃樹問題,這廝也是花了大本錢的,決定出手一顆後宮玉顏丸,想不到梅盼兒人家不感興趣。

這廝一狠心,決定拋出證人了,來箇舊戲重演。當然,齊振濤的老婆是最佳人選了。

因為自己跟齊天的關係梅亦秋也曉得,所以,葉凡也不怕梅盼兒知道自己跟齊家的關係。

旋即,這廝詭異的一笑,說道:「梅總,咱們南福省的齊省長你應該聽說過吧?」

「當然,齊家在這江南之地很有影響力。」梅盼兒那眼眉輕輕的抬,來了一點興趣,不過,並沒引起她的過多關注。

意思很明顯,齊家很強,那也只是在江南這一帶,一到京里,還不如一個副部級高官的威力。

自然不能跟梅家這種京城大家相比了。當然,齊家在地方上的勢力又不是梅家所能比的。

俗話說寸有所長、尺有所短講的就是這個理兒,各有優勢罷了。當然,梅家對國內軍界的影響當然不是齊家所能頗。

其實,軍界也不是個獨立的地方,國內政治往往也受著軍界勢力的影響。華夏,還是有著槍竿子出政權的老思想。當然,即便是在和平時期。

軍隊,也是一頭巨鱷,為什麼某些小國家政權更替如走馬觀花一般容易,就是因為政府對軍隊的掌控力不得力造成的。

所以,軍隊,是個永恆的話題,那絕對稱得上重量級的泰斗行列。不然,為什麼國家主席都要皆著軍委主席,財政上又不跟地方掛勾,全是財政部統一拔款了,從此處可見一斑了。

「呵呵,齊振濤副省長的夫人風雅梅阿姨曾經試過我的藥丸,效果你可以去問她。」葉凡拋出了重量級人物。

「那藥丸叫什麼名?」梅盼兒果然動容,來了興趣,問起藥名來。

「後宮玉顏丸,長期使用,能延緩衰老,活血通絡,補氣調經……使用后,效果最佳者,臉龐能閃現玉質般的光澤,滑潤如玉。」葉凡幾句話拋出,令梅盼兒感覺這廝有點像是在地攤上扯著嗓子喊狗屁膏藥的販子。

「真有如此神奇效果?」梅盼兒還有點猶豫。

「不信,那你等著。」葉凡生氣了,立即打起了電話,而且,用的還是免提鍵。

「阿姨,我是小葉啊,最近那藥丸效果如何?」這廝當作面說道。

「小葉,噢,是葉凡啊效果相當不錯,阿姨覺得自己好像年輕了七八歲,更白了一些,連皺紋都少了許多。而且皮膚彈性也相當好的。不過,小葉,什麼時候再來給阿姨作一次。」鳳雅梅直白著就說道,反正自已兒子齊天跟他關係很鐵,自已家這小子也來過幾次了,混熟了,所以,風雅梅也很隨便。

「唉……最近麻川的事太多了,忙不過來。」葉凡自然是故意裝苦道。

「忙不過來,都快過年了有啥事那麼忙?也對,年底了,你們是忙。那就這樣,大年夜那天過來,給阿姨好好的再做一次,老齊說了,過年有京里的客人來,總得讓阿姨這臉面好看一些,不能弱了老齊家的面子。」風雅梅微笑道。

「那好吧,如果來得及我一定到。」葉凡無奈地說道,這個大年夜,他哪有空,也得回自已家過年不是,自然不是願意去了。

「別跟我打馬虎眼,小葉,要是見不到你,以後麻川需要老齊幫襯著時我可是第一個站出來反對,咯咯,而且,你來,說不準老齊一高興,給你們麻川幾百萬也有可能的……」風雅梅笑出聲來,自然是逗葉凡玩笑,旋即掛了電話,不給葉凡再嗦的機會。

「唉……完蛋了,這大年夜還得配藥,這個,勞碌命氨放下電話后,這廝表現得一臉的無奈樣子,還聳了聳肩,自然是作給梅盼兒看的。

「那你現在有藥丸吧,就是那個後宮玉顏丸?」梅盼兒完全相信了。

有著齊夫人的真實電話,還有什麼不相信的。連風雅梅這種4o爬上的女人都喜歡這藥丸,那說明效果肯定很棒,而且,風雅梅催得急。

「呵呵,這年一過就是桃花開的季節了,如果再沒輒想,過得幾個月,滿地爛桃子會要我這縣長命的。

我已經答應金桃鄉的老百姓了,今年幫他們找出路。想想,我好歹也是一縣長,到時候桃子賣不出去。

估計金桃鄉的幾萬百姓不找我,我自己也得捲鋪蓋走人了。你看看,我這縣長,就剩下幾個月好當了,還有什麼心情搞其它什麼,配什麼藥丸?」葉凡嘆了口氣,根本就不再談藥丸了。

「哼」梅盼兒冷哼了一聲,那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葉凡也不說話,慢悠悠地品起青霧茶來。

十幾分鐘過後,梅盼兒頂不住誘惑了。淺淺的一笑,說道:「過二天,我公司派個考察組下來,看看你們的金桃鄉再說。你那藥丸先給我試用一下?」

「到時再說,興許我一高興,可以給你配製了。」葉凡干聲笑道,這廝自然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生意人講的話有幾句能信,這個沒個准信的東西自然不點頭了。

到時你梅總不來,說是條件不達標,地理位置不好等等,那老子不是白給你塗藥了。

雖說你今天砸了3oo萬給麻川縣,但那個,自己承諾幫襯梅天傑已經還完了這筆人情。

這個,自然是一碼歸一碼了。至於善心,葉凡可沒那麼多的閑心幫美女美容。

「你……」梅盼兒那眼睛瞪得老大,鳳目都快瞪成圓球了。足足一分鐘過後,了嘴,狠狠地說道:「下周我親自帶考察組來,我公司有事,先回去了。」

「我送送你。」葉凡淡淡笑著。

「不用,不敢勞煩葉大縣長相送,哼」梅盼兒顯然是已經到了爆怒的極點,不過她極力忍住了。下樓而去,望著那冒煙的汽車遠去,葉凡哼道:「京城梅家出來的,果然是大家小姐氣派十足。老子雖說是窮人,但從沒賤骨,哼」

「怎麼啦葉先生,剛才那個梅總好像氣呼呼的樣子,是不是葉哥你惹著他了,呵呵呵……」黑貓尚天圖略顯興哉地笑著,自然,那眼神里,也有一絲曖昧。

「唉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葉凡嘆了口氣,旋即搖了搖頭。

「人家可是來砸錢的,葉哥,我倒是不明白,她千里迢迢來砸錢為了那般?」尚天圖笑眯眯的樣子,葉凡真想上前擂這廝一拳。

「老尚,別把什麼人都想得那般齷齪,像你一樣是不是。人家是京城梅家的大小姐,咱們惹不起,不過,還是躲得起的。當時那個梅小小姐你不是見過,在水州那個什麼歌廳。」葉凡譏諷道,當然,都是帶有玩笑性質的。

「就……就是那個連省城水州一號人物許萬山書記的公子,叫啥許通都怵得要命的那個姑娘,好像還是個女軍人。」尚天圖那嘴角沒來由地抽搐了幾下,感覺一陣子惡寒。

「呵呵,那個只能稱之為小小姐,是剛才這個梅總的侄女。要不,你老尚出馬,去碰碰那個梅總。」葉凡干聲笑道。

「饒了我吧葉哥,我老尚還想留著這條爛命看明天的太陽,這世上,女人我老尚還沒玩夠。

但是像梅大小姐那種女人,顯然不是我老尚能拿下的。不過,那女人,還真他娘的能媚死人。

不過,一轉眼,變臉后那目光也能殺死人。你可能不曉得,剛才那女人下樓梯時我剛才不小心沒站穩,差點碰了她一下,那目光,太他娘的嚇人了。」尚天圖心有餘悸,又說道:「幸好剛才我是忍了下來,不然,真惹著那連葉哥都有些怵的娘們,那頭真是大了。不過,葉哥,你真跟她沒關係?」

老尚同志還挺八卦的,顯然不相信葉凡的話了。

「你說呢?」葉凡瞅了這廝一眼,不想理他了。

「算啦,沒關係就關係,呵呵呵……」老尚聳了聳肩,一屁股坐在了轉椅子上。

心裡暗自嘀咕道:「沒關係那才怪,人家那般高雅女子會千里迢迢跑這旮旯來砸錢,即便是錢多得沒地方去了也不會來這裡砸。

這破地兒有什麼,要名沒名,要利沒利的。不過葉哥還真是個風流種子,人家接交的女人,全是高檔貨色。

像那個梅總,老子看著都眼饞,可人家葉哥,送上門來的東西還瞧不上眼。

厲害啊,老子跟他比,顯然不在一個層次上,這就叫大師風範,『風流』也是分層次檔位的,人哪,算啦,不比了,會被氣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