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六十七章掌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六十七章掌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六十七章掌嘴

兩枚石子解決問題了,隨著功力的提升,以前要通過手指的陰脈截穴法,現在通過石子以飛刀手法擲出去就能辦到了。

這個,本來是要八段位高手才能做到的事。不過,葉凡雖說才七段位頂階,但葉凡主要是飛刀手法厲害,所以也能辦到了。

「不識相,哈哈哈……」馬雲錢突然一把抓住了郭秋天的手,干聲笑了一氣,瞬間,這廝收斂了笑意,凶煞煞地哼道:「在這麻川,還沒有我馬雲錢辦不到的事。」

「老頭,別倔了,等下進了公安局被整殘了可別怪咱們心狠手辣。

你去打聽打聽,馬爺在這麻川,誰敢不服管。就是新來的葉縣長,還不是上頭有個周書記壓著。

知道周書記是什麼人了,哼剛才不是跟你們說過了,解放前他父親輩還是老馬家的管家。

跟了馬爺有什麼不好,吃香的喝辣的有得玩有得樂子。」馬東自然是為馬雲錢同志助陣了,顯擺了一陣子。

「哼」郭朴陽憤怒了,因為他看見馬雲錢這廝那雙魔爪子居然往侄女郭秋天的胸脯前抓了過去。郭秋天是什麼人,自然不會讓他得逞了。

「叭」地一聲,老馬同志自然被郭大小姐甩了一個狠狠地耳刮子。兩貨微微愣神之後正要下狠手,不過感覺眼前兩道人影晃過,感覺自己倆立刻成了人肉沙袋子。

……

一連串刺耳的嘈音傳來,兩人立馬成了豬頭癱軟在了地板上成了兩條死狗。

「叫葉縣長出來處理,秋天,你打電話,這麻川,還是黨的政權在執政嗎?哼」郭朴陽那嘴唇居然有點抖瑟,這種現象,估計在心深如海的郭朴陽身上是絕難見到的事。

「郭老頭爆怒了,老子立即得溜了。」葉凡往下一滑,身子輕如般翻到牆根外,等著郭秋天打電話來。

自然,一接到電話,葉凡立即趕了過來。

當聽完郭秋天講述后,葉凡那眼一橫,自然表現得是大義凜然樣子一身虎膽的立即掏出了電話,哼道:「吳局長嗎,我是葉凡,立即帶幾個人過來,馬回年老宅子,馬上」

十幾分鐘過後,吳彤帶著幾個幹警跑步了過來。

「怎麼回事,這麼拖拉?」葉凡故意皺起了眉頭,自然,這廝是有所圖的。

既然郭朴陽這個省委一號大神還要裝傻,到現在還不揭露身份,那就得讓他放放血才對。

「報告縣長,不是我們硬要拖拉,是……唉……」吳彤一臉的難堪。

「到底怎麼回事,有屁快放」葉凡裝著有些生氣樣子,連粗話都給整了出來。

「是報告縣長,你在地區公安局搶回的三部警車,前幾天被馬書記搶走了一輛桑塔納2ooo,後來又被你給弄了回來。不過,昨天,縣局那輛商務麵包車又被馬書記強行借走了,唉……咱有什麼辦法?剛才,我還是開拖拉機來的。」吳彤瞅了一眼地下正癱成一團的兩個人。

不過,因為馬雲錢和馬東都是躺在地下,但那臉已被兩武警高手給揍成了豬頭,所以,吳彤雖說眼熟,感覺有些奇怪,有些懷疑是不是馬雲錢和治安科的馬東科長。

不過,葉縣長在場,人家不解釋,自己也不好多問。看葉縣長那一臉爆怒樣子,此刻,還是少多嘴為妙,別觸了霉頭才對。

「沒用的東西,連輛車子都管不祝」葉凡哼了一句,臉上掛著一絲苦澀,瞅了郭秋天和郭朴陽一眼,哼聲道:「把地下兩人銬起來,帶回縣局嚴回盤問,太不象話了,青天白日,居然想調戲姑娘。一定要嚴懲知道不?」

「是」吳彤一個立下,嘴裡應著,朝身後幾個幹警使了個眼神。

四個幹警衝上前去,那銬子一晃就要拿人。這個,在葉縣長面前不表現一下還等何時?

不過,瞬間,四個幹警全傻眼了,嘴裡同時出『隘地一聲驚呼,站那兒呆了,八隻眼直愣愣地盯著地下兩貨,不敢動手了。

「怎麼回事?磨蹭什麼?」吳彤那臉一沉,冷哼道。

郭朴陽和郭秋天自然是不吭聲,倒葉凡怎麼處理這相當棘手的事。畢竟地下躺著的還有一個政法委書記,而且,聽那廝口氣,背後還有著縣委書記周什麼的撐著。

「地……地下躺的是馬書記,還有馬科長。」幹警吞吞吐吐答道。

「馬書記,馬科長……」吳彤那臉唰地一下就變色了,難看得很。

心道,完蛋了,今天倒霉啊怎麼會接手這個燙手山芋,馬雲錢這騷包哪裡是咱這小局長能惹得起的。

瞅了瞅葉凡,見他不吭聲,只是板著個臉。

吳彤兩難啊看今天這架勢,不銬的話先葉縣長這一關就過不去了,而且,最近自己也有投靠葉縣長的意思。

這個關鍵時刻絕不能掉了鏈子,這廝那嘴角抽搐了幾下,瞬間作了決定,厲聲吼道:「銬起來,王子犯法還與庶民同罪。」

自然,也是一幅凜然正氣作派了。

「嗯你親自審理此事,給我看緊點,要是出了什麼漏子,你這帽子可得戴穩實點了。還有你們四個,給我看緊點,出事的話你們四個一起負責」葉凡那聲音相當的柔和。

不過,聽進去頓時,吳彤和四個幹警自然地心底里叫苦不迭了。暗罵葉縣長狠辣,自己要跟馬雲錢和周富德斗,居然把咱們幾個也拉來墊背了。你們這些大佬相鬥還行,倒霉的總是咱們這些小毛蟲啊

「另外此事不管涉及到誰?一定要嚴肅查處」葉凡又補了一句。

「那個敢銬老子,這麻川,還是周書記的天下,哼」馬雲錢一清醒了過來,立即從地下想爬起來。

不過,又被一個藍衣人給狠狠地踹了一腳,頓時癱軟如死狗了,坐地下還是凶煞煞地,瞅了藍衣人一眼,吼道:「,留下名來,老子拔了你這身人皮」

「馬書記,注意形象」葉凡故意哼聲道。

「形象,你他娘的算個球,別以為是縣長,搞了點錢就了不起了。等老周回來,你還耍個球得罪了咱們馬家,你還想混,混個毛」馬雲錢耍起潑來。

「耍個球,老子好歹也是縣長,縣委副書記,還是你的領導,格娘老子的,敢罵老子,吳彤,給我掌嘴十下,太不象話了,黨的幹部那臉子,全給你丟盡了。我叫你欺負女人,老子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欺負女人,沒用的東西」葉凡故意地生氣了,喊道。

「是」吳彤再也猶豫,衝上前去,叭叭叭狠狠地甩了馬雲錢十個響亮耳刮子,甩得這廝那臉更是青腫一遍,徹底成豬頭肉了。。

郭朴陽心裡點了點頭,覺得這小夥子雖說行為粗暴了一點,但還是很有點正義感。

對於這種惡人,這種法子好像也是最有效的法子了。惡人須要狠人治,講的就是這個了。

「姑娘,請你們跟我回公安局一趟,作了筆錄。」吳彤自然是相當客氣地沖郭秋天說道。

「不必了。」郭朴陽擺了擺手,轉身朝著一個藍衣人交待道:「于飛,立即給庄世誠和王朝中打電話,還有分管政法的書記,就說我說的,叫他們立即趕到麻川,我倒,這麻川,還是不是黨的天下,哼」

「這老頭,口氣還挺大的,什麼貨?」吳彤心裡自然地鄙視著,怦然一驚,暗道:「我的娘也庄世誠,王朝中,還有地區政法委書記賀海緯,那哥三不是地區幾巨頭嗎?這老頭是什麼人,口氣這般大,難道是省委常委,絕對是……」

吳彤心裡毛毛的想著,那腿也不知怎麼回事,自然地抖瑟了起來,就是無法控制。旁邊四個幹警情況更糟了一點,好像那手都在抽搐似的搖晃著。

見葉凡一臉的訝然狀況,郭秋天可是得意地仰起了頭,沖葉凡笑道:「看到沒,我大伯怒了,你們麻川就得生地震,咯咯咯……」

「秋天,你……你大伯到底是……」葉凡故意裝著有點惶恐樣子,問道。

「等下你就明白了。」郭秋天一臉狡詐,笑著就是不解謎。葉凡自然是裝著一臉鬱悶樣子的,帶著大家回縣府了。

庄世誠正在開常委會,接到電話后那臉色立即變了,不久,王朝中也接到了電話,倆人叫上賀海緯,三人自然沒多說話,立即宣布散會,坐車直接向麻川而去。

庄世誠立即打了電話給葉凡,聽了葉凡講述后那心臟都差點給裂了。一拳擂在了車上的皮椅子上,哼道:「嚴懲,一定要嚴懲,查查到底」

轉眼,庄世誠恢復了平靜,暗道:「機會到了周富德的事一直拖下去不處理,也不是個事,正好可以乘這機會……」

當王朝中打電話給韋不理等人時,他們也不知生了什麼事。只好打到了葉凡的手機上。

一聽講述完,頓時那臉色差點慘白了,掛了電話后立即吼道:「周富德啊周富德,你他娘的都幹了什麼騷包事?

像這種人渣你也能推薦上來擔任政法委書記,直管分檢法。前年推薦馬雲錢時,本來地區就有人不服。

孫國棟那老匹夫就反對過,可是你硬是說這人什麼什麼的,現在可是好了,居然調戲起省委書記的侄女,踢傷郭書記,馬膽包天啊,你不讓老子好過,老子定要拔了你這身人皮。」

罵完后,王朝中專員也是嘆了口氣,哼道:「看來這次周富德有些玄了,本來一直頂著,不讓庄世誠安排代理書記的,居然給庄世誠瞅住了機會,不安排都不行了,還得看郭書記態度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