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七十章老賀挂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七十章老賀挂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七十章老賀挂帥

3更到

明知小葉縣長在狐假虎威,可只得眼巴巴地承受著,『鬱悶』得想撞牆就是王朝中的心情了。

舒坦得想喝米酒自然就是庄世誠的心境了。這事本是一件壞事,想不到,眨眼間居然成了好事。

所以,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也

「賀海緯同志,你立即從地區公安局、地區檢察院抽調精幹工作人員,組成工作組,進駐麻川徹查馬雲錢的案子。葉凡同志,交待下去,縣公安局,檢察院,縣紀委全力配合。哪個敢下絆子,哪個敢不作為,立即撤職查辦。不管涉及到什麼人,一查到底。」庄世誠那氣勢出,頗也有一股子威勢的。王朝中乾脆在心裡練閉耳功了,這就叫眼不見心不煩罷了。

至於一臉陰柔的韋不理那臉色更為陰柔,有向娘們展的趨勢。而血氣方剛的鐵東同志自然是一聲都沒吭了。在這裡,他只有悶頭鬱悶的份頭了。

縣常務副縣長方鴻國,此刻更是深深的震憾,想不到省委郭書記對葉凡的印象如此的好。其它人都受到批評甚至懲罰了,只有葉凡,好像還被表揚了。這個,啥的,太詭異了。

晚上,註定麻川是個不平靜的夜。

深夜凌晨一點。

馬家族長馬落鐵、馬鬍子硅礦集團總經理馬艷春,馬家三虎馬標、馬飛、馬平以及馬家有頭有臉的全坐在了馬家大院里。

其實,他們雖說也姓馬,當然,不是馬鬍子一系的。只能說是跟馬鬍子有關係。

比如馬家現任族長馬落鐵,其實跟馬鬍子還是堂兄弟關係。馬鬍子最親的那一系當初在馬鬍子被擊斃后,在人民解放軍的憤怒下,死的死,逃的逃,估計就剩幾個漏網之魚還住在馬鬍子鎮,這些漏網之魚也是一些身份相當低,的確沒幹過什麼壞事的良民。

「叔公,怎麼辦?雲錢叔肯定回不來了。聽說德富叔也載了。」馬標有些氣餒,焉頭達腦的提不起勁頭。

「怎麼辦,涼辦,一個牲畜早就該讓他下地獄了。」馬落鐵氣得噴血,對於馬雲錢的惡行,馬落鐵作為馬家族長,也只能是睜隻眼閉隻眼。

不過,現在馬雲錢真出事了,作為本家,還是肉痛不已。畢竟有一個馬雲錢撐著,馬家在縣裡也吃得開一些。

現在不但馬雲錢要進大獄,就是周富德好像也回不來了。馬家一下子失去了兩個重量級靠山,不得不堪憂啊

「其它倒沒什麼,我是擔心,唉……」平時艷麗四射的馬艷春總經理,現在也露出了一絲擔憂之色。

「咱們家硅礦?」馬標那臉一黑,連嗓子都有些顫慄了。

一聽馬標噴出『硅礦』兩個字,馬家人全沉默了。以前有著馬雲錢和周富德撐著,馬家硅礦誰也不敢染指。

不但沒交過一分錢的稅收,就連對農民的土地賠償等等,都是沒付出過。

那個時候,哪個老百姓敢跳出來叫馬家硅礦集團賠錢,估計第二天不是殘腿就是殘耳了。

真稱得是上天殘地缺了,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現在馬家失勢了,牆倒眾人推這個理兒誰都懂。

聽說馬雲錢的案子是地區政法委書記親自挂帥的,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地委庄書記注視著,省委郭書記估計還惦記著。

麻川縣馬家雖說勢大,但真要敢跟政府公然對抗,他們有那匪氣但也要有那匪膽和能量才行。

以前如日中天的馬鬍子,手下還有著七八百竿槍,最後還不是被英勇的人民解放軍給消滅了。

就憑著現在馬家那幾竿獵槍,幾把鋤頭,跟擁有現代化武器裝備的公安武警相抗。

那個,明顯以卵擊石的蠢事馬家人自然不會去乾的。最多搞些小陰謀,下點絆子,搞點群眾集會什麼的還是能行的,不過,這個,好像都有些不抵事了。因為,師出無名。

「不急麻川又不止咱們馬家一家礦業,青山鎮銅礦不是羊角鎮鐵家把持著,他們收入是咱們的幾倍,真要收拾咱們,大不了魚死網破,哼」馬艷春那美麗的眼中,突然閃出了一道能噬人的異樣狠辣。

同一時間,鐵家人也全坐在鐵家大院,鐵東,這個鐵家的最年青的掌舵人,也是一臉的陰霾。

葉凡雖說只是個代理書記,但就因為多出一個『代』字,權力可是大了好幾倍。

昨天,要招開縣委黨委會議,都是以周富德的明義開的。而且,不能討論人事,各個常委自然都看周富德面子在行事。

明天開始,多了一個『代』字的葉凡,人家是明正言順的代縣委書記,而且還是代縣長,兩個『代』字一重疊,權力在麻川,那自然是頂天了。

從明天開始,要召開縣黨委會議,人家可以明正言順的召集了,不用每次開會都說,經周書記同意什麼的屁話了。

而且,從今天的態勢看,吳彤顯然鐵定成為葉凡的跟班了。葉凡推他接替了馬雲錢的位置,他不感恩戴德那也成畜牲了。

前段時間的常委會上,葉凡在周富德眼皮子底下已經提了銅礦基地的事,說明人家早就瞄準了青山鎮銅礦這個聚寶盆了。

時下修路資金又差著相當大的一個缺口,任何一個一把手上台,肯定都得搞錢了。

「鐵東,咱們是不是該早做準備了?」鐵東的堂哥,也就是青山鎮銅礦集團總經理鐵心海眼中的狠厲神色一閃而逝。

「你還沒準備嗎?」鐵東臉上略顯不滿,真想揮拳砸掉他兩顆門牙。

「準備啥?咱們一來都是這個樣子的。再說,咱們有合同在手,怕個球」鐵心海那驕狂之態又從臉上冒騰了出來。

「合同,合同,合同個屁連天都變了,合同不成了一張廢紙,哼」鐵東沒好氣罵道,瞅了鐵心海一眼,知道鐵家人早就養成了驕狂不可一世的狂氣,想一時扭轉,那個難了。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馬家不是還有硅礦嗎?他們撈得也不少。而且比咱們更狠,連一文錢的稅都沒交過。」鐵心海有些不滿鐵東的張揚,心道,老子好歹也是你堂哥,又不是你跟班?

「時下,已經不能跟馬家硅礦互下絆子了。在這個困難時期,咱們得團結一切能團結的同志,共同對抗外來阻力才對。

互相內耗,結果就是兩敗俱傷,等著姓葉的坐守漁利了。只要馬家的硅礦沒倒,咱們的銅礦更沒問題。

他們是非法的,咱們至少還有一張紙在。想必姓葉的剛上台,也只不過一個代書記罷了。

連那個代縣長的代字都還沒去掉,一時之間,應該有所顧忌。年底只不地剩下不到1o天了。

年關一過,王專員決不會再讓姓葉的代著那個書記了,他最多嘎上二三個月,等新任書記一到,什麼事都好解決。」鐵東倒是沉穩了下來。

「如果姓葉的坐上一號寶座怎麼辦?」鐵心海有些遲疑。

「他……不可能」鐵東搖了搖頭,見堂哥一臉的迷惘,旋即解釋道:「一來歲數太小,資歷太淺,提個縣長已經是大背悖常理了。如果再由他那縣長寶座都還沒坐穩的基礎上不到三個月又提拔為縣委書記,那個,太逆天了。

在咱們國家的政體內是絕不可能的,這點你倒不必擔心什麼。就是這二三個月時間咱們得堅持下來,堅掛就是勝利。

新來的縣委書記,不管他是誰,他肯定都得找咱們合作。不然,他只能被姓葉的全面架空,誰願意當個沒用的傀儡書記?」鐵東居然笑了。

「富德,你作好思想準備吧,唉……」王朝中嘆了口氣,還是有些難以釋懷。

「我曉得了,算啦,也好,解脫吧。以前郭家人一直鬧著,也讓你為難了,這下子倒好,攤上馬雲錢這檔子事,隨你們便吧」周富德整個身子軟綿無力地斜靠在了病床上。

一時間好像被抽了筋的軟皮龍,頓時,一股子悲愴湧上了心頭,他明白,今天自己,已經成了王朝中這個專員手中的一枚可憐棄子。甚至,他其實就是一替罪羊。

「,以前撈錢撈好處搞女人時總是記得老子,人說馬雲錢是一色棍,我看你這老小子跟他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光是老子手頭上就給你找了七八個麻川妹子。估計行署辦那個邱茂水也沒少給你找娘們吧

媽那巴子的,胯下那竿槍想用時就磨磨,老子專門給你找洞打磨,一邊磨著一邊還叫喚著。

還說麻川妹子很辣,那洞子夠味兒,夠你嗎的味兒。」周富德心裡暗罵著,知道罵了也沒用。

這事又見不得光,捅出去的話兩個一起完蛋,不捅出去估計自己還有條活路。

「不過富德,我會儘力幫你安排一個好去處的,你放心養病就是了。」王朝中掛了電話,那臉上,爬滿了黑色細線。

「周富德,總是一枚不定時炸彈,要是有排爆專家在給排除了就好了,唉……」王專員這般子想著,胯下一熱,罵道:「都是你他娘的惹出來的吊事,唉……要是富德在,今晚上就不會寂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