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七十二章車秘書的風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七十二章車秘書的風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七十二章車秘書的風光

第二天早上,幾方大佬都走了。

「紅軍,聽說你女朋友還在青山鎮?」葉凡隨口問道。車紅軍雖說跟自己的時間不長,但這人還不錯。

很懂得禮數,而且,表現得相當的忠心,對於這種肯掏心窩子的下屬,葉凡自然也得為他排憂解難了。

「嗯,沒事,反正也習慣了。」車紅軍裝著一臉的淡然樣子。自然是不想給葉凡添麻煩了,這事,得等以後自己屁股坐得再穩實點再說。

「呵呵,你女朋友叫什麼名字?」葉凡抽出了一根煙,車紅軍立即上前拱身給點上了。

「江素潔,他在麻川二中教書,其實就是青山鎮中學。」車紅軍心裡一動,越顯得恭敬了起來。

其實車紅軍不是不想,女朋友江素潔可是一心跟著自己,連地委行署副專員唐千石的公子的青睞都給拒絕了,後來又被人陰到了青山鎮。

自己以前只是在縣委辦秘書組一打雜的文職人員,明知道這是唐千萬的兒子乾的陰事,可也沒能力扭轉。

前段時間時來運轉,通過表妹農媛媛的牽線得到了葉縣長青睞,一時之間車紅軍早就有調回女朋友的衝動。

只是縣教育局局長周來寶可是周富德的親戚,人家仗著周富德這個一號撐腰,所以,根本就沒把車紅軍這個縣府大秘給看在眼中。不過,車紅軍不知道的是,此一時彼一時了。

「噢」葉凡應了一聲,手上把玩的鋼筆在紙上渣渣地溜了幾行字下來,遞給車紅軍,笑道:「去吧,把女朋友接回來。攘外必先安內。

雖說女朋友現在放假了,你們能在一起了,但一開學又得回青山鎮,兩地分居,不利於開展工作。

況且,你跟著我跑上跑下的,回家連個熱飯都沒得吃,也不是個事,這樣會影響工作的嘛。

人家說黨的幹部不能以權謀私,我想說的是該謀點小私也正常。咱們黨的幹部也是人嗎?都要食五穀雜糧,都有七情六慾的。」

車紅軍哪有不明白的,接過紙條后嘴唇微微抖瑟著,自然是激動造成的,說道:「縣長,我……」

「別婆婆媽,去吧。」葉凡揮了揮手。

望著車紅軍遠去的背影,葉凡突然冷聲哼道:「哼周來寶,看你識不識相了。識相的話看在周富德書記面上饒過你一回,不識相,那咱就拔蘿蔔了」

「啊欠」周來寶同志坐辦公室內突然打了年哈欠,嘴裡嘮囈底誰念我了,怪了不會是……唉看來,車紅軍的事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我這帽子就得飛了。一朝天子一朝臣,領導一換,估計下邊又有得熱鬧了。麻川,是非之地氨

「叩叩叩……」

幾聲輕微的叩門聲傳來。

「誰啊,進來」周來寶扯著嗓門喊道,這廝跟周富德差不多,也是一個暴脾氣。

門輕輕被推開了。

「周局長……」車紅軍剛噴出三個字,周來寶早就笑眯眯地走了過來,笑道:「我說咋回事,早上喜鵲一直嘰嘰喳喳,原來真有貴客迎門,車秘書,快請進」

「真他娘的詭異,昨天我看到周來寶,這廝還愛理不理的,今天好像變性了似的。權力啊,真是個能讓人變臉的不二法寶。」車紅軍心裡感嘆著人性的勢利,自然也是笑臉相回。

至於女朋友江素潔的事,那是手到擒來,周來寶根本就沒等車紅軍拿出葉凡的批條子,搶先開口道:「車秘書,我正準備交待一下江老師調麻川一中的事。這不,你就來了,其實,江老師不一定要去麻川一中,咱們麻川還有幾所學校情況也還不錯。比如縣教師進修學校,縣電大,還有縣教育局,還有高招辦,你看看,願意去什麼地方跟我說說。」

「算啦,她喜歡教書,還是去縣一中吧,謝謝你了周局長。」車紅軍非常客氣,自然曉得人家周局長要送人情。像縣教師進修學校,縣電大,都是一些閑職部門。

像那種單位,進去后那工作相當的輕鬆的,每天就是看看報,喝喝茶,無聊時去上一兩節課還有額外補貼。

不過,車紅軍不想欠周來寶太多的人情,所以,還是定在了麻川一中。

今天,總算是讓車紅軍大開眼界了,平時仗著有周富德撐腰的教育局局長周來寶同志不但熱情過頭了,而且,隱隱的,車紅軍還從他的眼神中瞧出了一絲諂媚。

這個,不得不使得車秘書再次嘆服權力的魅力。自然,也使得車秘書對葉凡越的敬重了起來。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有葉凡這個主子站在身後造成的。

人情冷暖,車秘書自然有頗深的感受了。

江素潔正在外院子里打掃著衛生,因為車紅軍搬過來了跟葉凡一起住,葉凡進內院,車紅軍住的是外院,外院跟內院實際上是有著一道拱形的大門隔開的。

因為內院以前是馬鬍子的妹妹馬雨桐休息的地方,自然也有一定的私密性。外院注重議事,內院注重生活,所以,在情調方面也略有不同。

外院給人的感覺有一股子霸氣和莊重,內院自然是溫馨、舒適了。

自從車紅軍搬來給葉凡看門后,江素潔也會時不時的在外院出現。一般都是禮拜天出現,幫車紅軍搞下衛生,整理一下房間什麼的。

因為兩人已經定婚,但還沒結婚。這個按當地習慣來說也不能長住一起的。

不過,一般來說,這種事既然婚都訂了,人家要在一起,一般也沒啥流言啥語的。

說白了就是人家的吊事管你吊事

以前,江素潔見到小葉縣長總是躲,估計還是有顧慮。就怕給自己男朋友車紅軍帶來麻煩。要知道,車紅軍現在還在非常時期,葉凡一句話就能決定他的命運。

要是給小葉縣長留下一個生活不檢點的看法,那自己男朋友估計是沒戲了。

所以,江素潔一直以來都很小心著,在來大院前都得打聽清楚葉縣長在情況,比如葉縣長正在辦公或下鄉了,她才敢冒頭的。

「村裡有個姑娘叫小芳,長得好看又善良……」江素潔正哼著歌兒。

男朋友有出昔了,自然高興了。江素潔自然也看到了希望,雖說江素潔並不是個很愛虛容的姑娘,但人這個東西,地位提高了,自然也不會反對的。

「小芳,你又掃地了,看把你給累得。」門外突然傳來車紅軍那略顯興奮的聲音。

「討厭,誰是小芳?我有那麼士氣嗎,哼」江素潔不滿地哼聲道,自然,那個『不滿』得加上引號了。

「誰敢說咱家小芳土氣了,人家那是清純如水,懂嗎?」車紅軍略顯地笑著,一個餓虎撲狼把江素潔給摟進了懷裡。

「別,紅軍,放手,給葉縣長看……」江素潔那臉唰地就紅了,掙扎著要脫開身來。

「怕啥,葉縣長在辦公。再說,咱們的事他都曉得了。」車紅軍涎著臉,笑道,那雙大手,自然在江素潔的胸脯上搗鼓著揩點油什麼的。

其實,江素潔的胸脯並不大,像個小饅頭。不過,這兩個小饅頭車紅軍總覺得抓捏不夠,都捏了好多年了,還是一點都不膩味,軟軟乎乎別有番風味。

「咳咳……」

門邊突然傳來兩聲乾咳聲,慌得小兩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高度分開了,抬頭一掃,一聲『隘之後,兩張臉,頓時就紅透了。

車紅軍低著頭不敢仰起了,江素潔更是慌得胸脯劇烈起伏著,那臉,甚至都有些慘白了。

因為,院門口站的就是小葉縣長,這廝此刻是一臉嚴肅,凝重得能滴墨了。

「完了」車紅軍心裡哀嘆了一聲。

「縣……縣長,都是我不好,我……我……是我要這樣做的,跟紅軍……以後不來了……」江素潔小聲喃喃著,那眼淚含在眼眶中,順頰流了下來。

「紅軍,你這樣子很不好,知道嗎?」葉凡嚴厲地批評道。

「我知道縣長,以後不會了,我保證。剛才是我不好,我……」車紅軍話語有些噎著,心情一時糟糕透了。

「知道哪裡錯了嗎?」葉凡板著臉,問道。

「我……不該工作時回院里辦私事,我不該……影響不好,縣長,你打我罵我都行……」車紅軍恢復了一些心情。

「你還是不知道自己錯在什麼地方氨葉凡嘆了口氣。

「請縣長明示,紅軍腦子拐不過彎來。」車紅軍有些笨拙樣子。

「女人,是用來疼的,你看看你,江老師在鄉下多不容易,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你呀你,還是快點把事給辦了吧,江老師也好搬過來,到時別忘了張貼過來……」葉凡突然笑了起來,瞅了一臉通紅的江素潔一眼。

這廝又笑道:「江老師,這院子還多虧了你打掃,我還沒感謝你一聲呢。你這可是做了好事不留名啊哈哈哈,走了,不打撓你們了,想做什麼,繼續,就當我沒回來過。」葉凡打著哈哈,進了內院。

「好像,縣長,不是批評我們……」車紅軍那彎著的身子立即挺直了許多。

「你還說,羞死人了,啐」江素潔一臉的媚態,車紅軍一看,那心肝自然是直跳了,哼聲道:「既然縣長都不怪罪了,哪啥的江老師,咱們是不是也可以繼續進行未完成的活動,嘿嘿……」

車紅軍笑著,一把摟住了某女直往樓上房間而去。

「紅軍,你說葉縣長是不是正在笑我們不知羞恥?」江素潔還是有點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