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七十三章選舉中的貓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七十三章選舉中的貓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七十三章選舉中的貓膩

「不會,縣長很好,他也年青嘛」車紅軍一把壓在了床上,嘴就咬了上去。

「放開,這是大白天。」江素潔掙扎著,不過,絕對是逃不開某秘書的狼手了。

當然,車紅軍也不敢過份,只是一個長吻過後,從皮包里掏出一張調令遞了過去,不說話,只是得意地乾笑。

江素潔有些遲疑,接過後一瞅,頓時,雙眼中那淚,再也沒忍住流了下來,嘴裡喃喃道:「紅軍……我們能在一起了,我……我……」

「周局長本來說是進修校、電大、教育局由你選,我看還是回一中吧。葉縣長對我們夠好了,咱不能再給他添麻煩了。」車紅軍一臉感激,說道。

「嗯能回一中我都以為是作夢了。」江素潔有些哽咽,伸舌頭舔了一下某男,溫柔得很,說道:「紅軍,咱們是不是該感謝一下葉縣長,沒有他,就沒有我們的今天?」

「嗯,這個感謝不好感謝。送錢的話太俗氣,我跟著葉縣長這麼久了,只見他收過幾條煙,而且那煙還分給我跟司機李師傅抽了一半多。就連看門的老張也給扔了幾包。所以煙酒送去人家不稀罕,唉,這個還真不好處理。」車紅軍一臉的無奈樣子。

「那……送什麼,山貨?」江素潔有點遲疑。

「這個更沒用,人家天天吃,吃膩味了。」車紅軍搖了搖頭,瞅了女朋友一眼,突然笑道:「不送了,我干好工作就是了。等以後你搬過來后,什麼時候你好好地弄幾個菜,咱們請葉縣長就在這外院吃飯怎麼樣?」

「嗯暫時就這麼定吧。」江素潔點了點頭,突然又問了個莫名其妙的問題道:「紅軍,你說說,葉縣長是不是好人?」

「當然是好人,他都不是好人了這世上還有什麼好人。你看看,葉縣長才來不到一個月,人家做了多少大事。

潘麻子那個惡人,全縣人民都曉得,不是被捋了帽子。馬雲錢這色棍聽說還要下大獄。

還有屁事不幹,只懂得釣魚喝酒的雷副縣長,人家有著地區雷副書記撐著,照樣子被葉縣長給停職了。

昨天,葉縣長憑自己一人之力,動全縣幹部職工,老百姓進行大捐贈,其實咱們麻川能捐到多少錢,那二千多萬,有七成都是葉縣長自己搞來的。

如果天牆公路真的能建成通達三省的交通咽喉,咱們麻川,富起來不再是夢想。不簡單啊有氣魄,有能力,有決斷……」車紅軍自然是佩服不已。

「嗯他應該是好人」江素潔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突然,那眼媚一直在眨巴著盯著車紅軍。盯得這廝心裡有些毛,有些口吃,問道:「幹嘛這樣子盯人?我臉上長花啦?」

「哼裝糊塗?」江素潔明顯不高興了,那嘴翹得老高。

「啥意思老婆,我是被冤的」車紅軍舉起了雙手作了個投降狀,喊道:「小的真不知皇后大人要幹嘛?請娘娘明示?」

「娘娘,意思是你還要娶個正宮了是不是,哼」江素潔咬牙切齒地扭著某秘書耳朵。

「輕點,輕點,彆扭裂開了就麻煩了,還是原裝的好。」車紅軍笑著。

「還裝糊塗?」江素潔不鬆手。

「我真不曉得,你說清楚?」車紅軍真是一臉迷惑了,不知道江素潔心裡在想些啥,暗暗嘀咕道:「女人心,海底針,誰知你會想到什麼?」

「剛才葉縣長說啥啦?」江素潔那臉一紅,媚眼一抬,白了某秘書一眼。

「說啥了,我想想。」車紅軍作出一幅深思樣子,不久,突然睜開了雙眼,一臉乾笑,說道:「江老師,是不是咱們要奉旨成婚了,哈哈哈……」

「我打死你……」房間里鬧成了一團,連中午飯都給忘搞了。

第三天上午。

地區迅作出了反應,地委組織副部長,也就是葉凡的黨校同學蔡紅藕姑娘到了麻川。

周富德的去處已經塵埃落定,調任地區宗教局任局局長。這個,傻子也看得出,級別沒變,但實權,估計還不如麻川縣一個局長的權力了。

這個,還是在王專員儘力力頂的基礎上才保住了他的級別沒變,要知道,周富德可是省委郭書記定了調子要處理的人。王朝中也算是還沒把此事給做絕,至少還出了一份子力。

葉凡代著麻川縣書記,又是代縣長,兩個代字,倒是跌碎了一地眼鏡。

另外,縣公安局局長吳彤同志進入縣委常委,接替馬雲錢政法委書記一職,而且,還兼著縣公安局局長一職。

經地區人大常務委員會,地委同意,因為麻川的情況特殊,麻川縣第四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提前到1月31號舉行。

這個,自然是為了在年底前正式確定葉凡同志的縣長位置而提前的。

因為兩個代字疊一起的確有些難看了一些。而且,為了解決葉凡的顧慮,放手開展工作,這個也是庄世誠考慮得周到。

麻川的事很複雜,葉凡下一步著手準備處理馬家硅礦和青山鎮鐵家銅礦。

要知道在縣人大代表中,馬家佔了5o個名額,羊頭鎮鐵家佔了3o幾名。兩大家族合計就佔了8o幾個名額。

要知道,麻川全縣人大代表名額也不過26o名左右。這個,裡頭自然有玩一些貓膩了,在周富德當政那些年裡,沒人敢站出來跟他硬杠的。

雖說只有8o幾個名額,從數量上看,跟26o名還是有一定差距,即便是全部反對,也決定不了縣裡選舉大局。

但是,事物都是一分為二的,這8o幾個人大代表輻射出去后,再加上親戚朋友,沾親帶顧等等,拉攏一些人,那個影響力卻是相當驚人的。說嚴重點,有時,簡直可以左右選舉的結果。

地區當然也考慮到了這些,如果葉凡在還沒確定為正式縣長前就著手對付馬家和鐵家,到時開人代會時這個縣長的任命就有點玩火了。

以前有周富德掌控著,也許馬家和鐵家還不敢怎麼樣,現在周富德調走了,葉凡一人想要撐住局面,再加上又得罪了馬家和鐵家,那能否通過都有點問題,更不用說高票當選了。

所以,地區採取的是快刀斬亂麻,趁著葉凡還沒對馬家和鐵家動手之機,提前到1月31號舉行人代會。

再加上馬家又處於非常時期,在葉凡沒動作前,他們應該也不敢有所動作。

馬家沒動,估計鐵家也不會獨自出頭自討沒趣,到時遙來個秋後算了帳,那也是相當麻煩的。

對於這種情況,葉凡跟庄世誠也探討了一陣子。庄世誠這次借著省委郭書記東風,雷厲風行,王專員明知這廝打的主意,也不敢在暗中作鬼下拌子了。

要知道,葉凡同志可是得到過省委郭書記褒獎的人,時下聲望正如日中天,再加上修路的事給地區電視台那麼一炒作,更是名聲大增。

像這種聲望如此高的代縣長不能當選,估計郭書記的雷霆之怒即便是王朝中也得掂量一下子的。

「唉倒霉都是馬雲錢這龜孫子乾的好事,一步錯,步步錯,老莊逼得緊啊在這非常時期,不宜有太大動作,不然,肯定會觸了郭書記霉頭的。」王朝中嘆了口氣,莫可耐何。

「難道就這麼算啦?」行署辦主任邱茂水有些不甘心。要知道,王朝中可是透露過,如果實在沒有合適人選,示意邱茂水下去接替周富德的位置。

邱茂水雖說現在地區行署辦混得風聲水起的,相當得勢。但此獠的野心並不局限於此。

地區行署辦,無非還不是一個搞接待,為行署服務的打雜部門。交道打得相當的多,但沒有展前途。

如果能到麻川擔任一任縣委書記,那以後對於自己的提拔晉陞,將是一筆不可估量的政治資本。

沒有縣委書記的履歷,想爬到很高的位置,那個除非你朝中有大背景,不然,絕不可能。

所以,邱茂水現在已經把麻川當成自己地盤了,如果任由葉凡在代書記這段時間內把人事全調整好了,什麼窩子都給他安排人佔據了,到時自己到麻川去很可能被他架空。

未雨繆綢講的就是此刻邱茂水的複雜心理,他自然不甘心了,當一個傀儡書記,那個,不是邱茂水的作風。

「不算啦你難道敢去出頭?」王朝中淡淡的掃了邱茂水一眼。

「此刻出頭,那跟找死有什麼區別。估計上頭那位還盯得很緊,南福一號,那個,誰敢冒頭。」邱茂水無奈地垂下了頭,沮喪得很,覺得,自己在德平地區混得還行,真要跟省里那些大佬相比,屁都不是。

「老邱,彆氣餒。就讓那小子去折騰二個月,年一過,咱們立即翻盤,到那個時候,麻川的風波也停息了。

省委郭書記也不可能有那麼多精力來管這些破事兒。葉凡,他最多能安排幾個位置。

馬上年底了,又給馬家搞了一番,求穩定才是他應該要做的。如果真的調整太大的話,估計麻川一亂,他這個黨政一肩挑的人也不好交待。

真敢那樣子做,咱們有的是辦法收拾他的。」王朝中眼中彈出一星寒光,旋即收斂,這廝,神態方面倒是純到爐火純青,收放自如的地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