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七十五章叩將軍家門相當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七十五章叩將軍家門相當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七十五章叩將軍家門相當難

「話不能這麼說,賀海緯級別地位比他高。他能否說動或者說是更進一步,左右賀海緯的選擇,這個應該是不可能。

哪有下級左右上級的?也許他有慫恿過賀海緯,但人家不表態,他也無能為力。

不能為你把賀海緯拉過來,還告訴你幹什麼,徒增煩惱不說,指不定還擔心你把對賀海緯的氣,或者說是你懷疑什麼給撒他身上。所以,他有顧慮,這個正常。」鄭志明更多的時候像一個躲在庄世誠身後的智者。

「嗯,有點道理,這小傢伙,還跟我藏著掖著的,如果早點挑明了,我們也好想出一些什麼辦法,拿下賀海緯。他,就是一座橋樑。」庄世誠居然笑了。

「其實,要試他們倆的關係我倒是有個主意。」鄭志明瞅了庄世誠一眼。

「說來聽聽。」庄世誠來了興趣。

「那小傢伙不是決心很大,想把天牆公路建設成為江都、安東、南福三省的接通咽喉要道。

凸顯出麻川的地理和區位優勢,不得不說,我很佩服這小傢伙的膽識和傲人的眼光。

真能成的話,那麻川,即便是啥事不用做,躺在地下也能達起來的。

從古至今,老莊,你看看,什麼地方的咽喉要道不是繁華一片?而且,這小傢伙運氣不是一般的好,居然遇上了省委郭書記。

聽說他已經把這個想法在無意中說給郭書記聽了,郭書記也提點了他,估計是想叫他去找京城的宋將軍。

如果真能叩開宋將軍家大門,那天牆公路,連通三省並不是個夢想。」鄭志明笑道,眼中居然也閃出一絲佩服神色。

「那當然,宋家川現在坐上了我軍總後勤第一副部長那個顯赫位置,總後勤部是個什麼部門?

共和國幾百萬大軍的吃喝拉撒全得他們想輒。那油水,流得嘩嘩的響。

再說,近年來咱們國家也漸漸強大了起來,國防經費也在逐年遞增,總後勤部門,更是一個聚集了全軍財富的地方。

宋將軍只要肯點頭,哪怕是漏出一點毛渣來,天牆公路也能成功開工了。

而且,有他出面,能否在交通部立項通過,也是手到了擒來不成問題。

那小傢伙鬼點子多,眼光高,如果是換作我在麻川任縣長,估計還沒他那種驚天的膽識。

真應了那句話,天要阻我我破天,這句話講得實在,只有擁有大氣魄的人,才能講出這句話來。

沒有能力,你講這話別人當你在放屁。這小傢伙,就是要用天牆公路來證實自己。

對於這一點,我很是欣慰,他的成功,呵呵……」庄世態笑了,笑得相當的有希望。

「不過,叩天宋將軍大門,倒是一件難事。估計,就憑他的級別,連宋家的大門都進不去。」庄世誠又皺起了眉頭,這一舒一皺的,令得鄭志明心裡想笑。

也倍感親切,因為,只有在兩人私下聊天時,庄世誠才不會設防,什麼表情全露在了臉上。

這個,自然也讓鄭志明看到了庄世誠這個老同學對自己的信任,也看到了希望。

「這點我倒是認為,也許小傢伙有辦法。那句話就能證明,既然郭書記忍不住了有出口提點他,他應該不會坐視不管的。小傢伙真的連宋將軍家門都進不去時,郭書記應該會出手了。聽說這次郭書記下來,就是應了宋將軍的委託去麻川貝葉谷廊橋轉悠的,估計還會拔款子修理,搞個紀念館什麼的。」鄭志明笑道。

「嗯咱們地區也不能落下,明天就派人下去實地考察一番,該花多少錢別皺眉頭,砸鍋賣鐵也得湊足了,這事老鄭,就交待你這個大管家去做了。」庄世誠笑道。

「謝謝我親自操辦今天下午就動身。」鄭志明突然慎重地說了這兩個字,自然明白這其中的道道,這個問題說起來相當的大。做好了,省委郭書記自然會看在眼中的記在心頭,第二個方面,無形中也取得了宋將軍的認可。一本二利的東西,也可能成為自己晉陞的疇碼。

「不過老鄭,你剛才說的是試他們,是不是指交通立項的事?」庄世誠又笑道。

「嗯賀海緯一直以來,在地委常委會上投的全是棄權票,天牆公路是跨通三省的大項目,咱們地區羅水公路的項目在省交通廳立項還沒申請成功。

而且,那條路,還是王朝中為搞出來的。再推出天牆公路,阻力不是一般的大。

估計王朝中集團絕不願意看到葉凡能做成這件事。這事,影響深遠,甚至,過了羅水公路。

最後地委常委會投票時,賀海緯度的態度就是一個風向標。如果他跟葉凡的關係的確很鐵。

估計,討論天牆公路在地區先立項的問題就是他投出的第一張贊成票,我很是期待氨鄭志明似笑非笑,神秘得很。

「好好好好個老鄭,這個試驗手段太妙了。真正的試金石啊葉凡正在完善方案,估計等麻川縣人代會一結束就會送到地區。

看來在年底前我是要試試金了。天牆公路,必須在地區獲得通過。

一來這是郭書記提點過的項目,二來對咱們地區也是影響深遠。葉凡這小傢伙考慮得周到,說是為了不影響咱們地區的羅水公路,天牆公路資金爭取的主要重點放在交通部立項上面,不用咱們地區出什麼錢。」庄世誠點了點頭,目光深遠。

「聽說天牆公路本來實施的是第二套方案,如果真能成還要推翻重新測量設計,準備搞一個更大的方案。而且,麻川縣城關也能趁機揩油,建上兩座橋樑,總預算投資將達到1.3個億左右。大手筆啊,葉凡,如果真能做成功此事,我鄭志明當面對他豎起大拇指,說一聲,明天,是你的了。哈哈哈……」鄭志明笑了,庄世誠也笑了。

說道:「老鄭啊老鄭,你這可得把咱們的王專員氣得啥樣子?」

「,誰又在念叨我了,一直打噴嚏不止。不會是林泉那伙人吧?唉……這麻川,連個女人都沒有,這日子,還真有點難熬了。沒有女人的日子真寂寞氨葉凡坐椅子上,突然連打幾個噴嚏,這廝罵道。

「賀哥,調查的事怎麼樣了?」葉凡問道。

「暫時動作不宜過大,等人代會開過後再大刀闊斧的干。」賀海緯一臉凝重,瞅了葉凡一眼,又說道:「馬家的事估計相當的大,目前馬雲錢的牙關咬得還相當的緊,這貨,別看他那虛虛的身子,嘴還挺硬的。」

「人代會,正在籌備當中,後天就舉行了。」葉凡若有所思,點了點頭,又掃了賀海緯一眼,突然笑道:「賀哥還沒拿定主意?」

「拿啥主意?」賀海緯故意裝傻,自然是明白葉凡問的關於站隊問題。

「賀哥,相信兄弟的話咱們一起干」葉凡突然信心十足,笑道,因為,他突然想起了哪天在天水壩子的蜈蚣崖跟庄世誠一起釣魚的鳳姓老頭來。

那天出現的青衣人功力不低,好像還是特勤a組的隊員,如果情況屬實的話,那鳳姓老者的身份可就值得推敲了。

特勤a組的隊員不可能去保護一個低級別官員的。而且,絕不可能是保護庄世誠的,他還沒到那種級別。不要說他,就是一省的書記也還沒到能讓特勤a組隊員保護的份頭上。

a組隊員在狼破天的那一個組俗稱中南海保鏢,以外統稱為中警內衛局。

這個部門保護的絕對是重量級人物,估計全是正國級的,處於共和國最頂層的那些國家領導人。像中央政治局的幾大常委,還有一些退休了的國家領導人出行時跟隨一下。

從那天庄世誠對鳳姓老者的稱謂來看,估計以前還在鳳姓老者手下干過。

也許庄世誠能上位,就是那鳳姓老者的餘威幫襯上去的。既然庄世誠有著如此大的背景,那自己說動賀海緯早下決心,跟著庄世誠絕對有好處的。

王朝中的強勢絕不會久遠的,這一點葉凡絕對相信自己的眼光。不過,這些機密事葉凡又不能跟賀海緯明說。

「我當然相信兄弟了,如果你老弟以後位置爬得高了,帶賀哥一把就是了,我甘願當個馬前卒。不過,有些事,暫時還不明朗,再看看。」賀海緯還是有顧慮。

這個也正常,葉凡也理解。畢竟對於賀海緯來說,這個官帽子得來不易。在沒有八成把握的基礎上,他是不會輕易傾向於誰的。

現在的賀海緯,雖說在常委會上盡投棄權票,但也造成一種結果,那就是王朝中和庄世誠都不敢輕視他。不得罪,拉攏也無望,乾脆就當此人不存在。

自然,賀海緯的位置也沒人去橇了。如果賀海緯度一直肯如此下去,也許大家也能相安無事。

不過,人無近憂,必有載委那些頭頭暫時不動他,並不等於像林天那種野心極大的人不想坐老賀的位置。像地區的查副專員等人,難道不想入常?

當然,賀海緯也表露了心機,他是絕對會幫襯著意一點,葉凡還是很欣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