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七十六章鳳老的底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七十六章鳳老的底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七十六章鳳老的底細

旋即笑道:「有賀哥這一句話就夠了,賀哥,你說說,咱們國家都有哪些較出名的姓鳳的領導人?」葉凡轉爾又想到了那位神秘的鳳姓老者頭上了。

「姓鳳的,名頭最響的當然就是中紀委書記鳳寶山了,呵呵。」賀海緯笑著,瞅了葉凡一眼,不知道他突然提這事什麼意思。

「除了鳳寶山就沒什麼名氣差不多的領導了?」葉凡有些鬱悶。

「姓鳳,名氣跟鳳寶山差不多,不可能有了,中央政治局那些個常委,沒有兩個是同姓的。至於部委裡面,不清楚,中央部委那麼多人,咱也記不過來。如果是公安系統的,倒是記得清。」賀海緯搖了搖頭,呷了口茶。

望著院子上的天空呆了一陣子,一隻白鴿從天空飛過,賀海緯身子一震,突然又笑道:「倒給我想起一個人來,跟鳳寶山的名頭差不多響亮,不過,那個已經是過氣的了。」

「誰?」葉凡一下子從躺椅上坐了起來。

倒是令得賀海緯一愣,啞然失笑,說道:「這麼緊張幹嘛,你又不認識他。就是鳳天遙。共和國政治局常委之一,國家副主席任上退休的,現在估計也快八十齣頭了吧。

「鳳天遙,難道還真是他。雖說一個過氣的老頭,但這種從高位退下的人,其人還沒死前那影響力都是相當深遠的。」葉凡忍不住喃喃出聲了,倒是令得老賀那眼神怪怪的,沒忍住,問葉凡道:「聽你的口氣好像見過他?」

「呵呵,好像是見過一次,不過,就不曉得是不是了?」葉凡也沒隱瞞,自然也大有深意的。

「真見過啊兄弟?」賀海緯突然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愣愣地盯著葉凡,盯得這廝心裡有些毛,愣愣的問道:「幹啥賀哥,一驚一咋的?」

見賀海緯不吭聲,這廝又搖了搖頭,說道:「不敢肯定。」

「你等著,我去去就回來。」賀海緯瘋狂了,如一陣風,立即跑出了大院子,也不知道幹嘛去了。弄得葉凡還以為他突然患了失心瘋呢?

「,這院子還真鬧鬼是不是?不會是老賀也給瘋了吧」葉凡好笑地罵了一句。

賀海緯還真有些小手段,半個小時就迴轉了回來。手中抓著一個文件袋子。

神秘兮兮,笑道:「仔細瞧瞧」

「啥東東?」葉凡感覺好笑,打開了文件袋子,還以為是不是有關馬雲錢這騷包案子的材料。

打開一翻,當一見到裡面那張放大的照片後葉凡頓時一愣,腦中頓時浮現了那天陪庄世誠一起下棋的老者面容來。

雖說相片中的人年輕得多,不過,臉形的輪廓還是有許多相似之處的。

葉凡跑進屋子裡,鋪在辦公桌上,打開了電燈細細地審視了起來,在鷹眼下細察了一陣了,葉凡可以肯定的說,照片里的老者就是那天跟庄世誠釣魚下棋的老者,絕對不會錯的。

因為,老者的鼻樑上有顆米粒大黑痣,即便是兩個人再相似,總不能說是連臉上長的痣都相似,而且在同一個部位吧,那也太巧合了不是。

再說,葉凡的鷹眼可不吃素的,一切細節都能還原在腦中想起來,兩相一對比,葉凡自然是深深的震憾了,想不到庄世誠的靠山如此之硬,居然是前任共和領導人之一的國家副主席鳳天遙。

此刻,葉凡自然是更堅定了要拉賀海緯入伙的打算了。甭管庄世誠跟鳳天遙的關係如何,但至少從兩人一起釣魚就能罕見一斑了。

「怎麼樣兄弟,是不是他?」賀海緯也相當的興奮,連問話的聲音都有些抖瑟。

因為,葉凡見過此人,那就說明葉凡跟此人也有點關係。葉凡跟鳳天遙有關係,那我老賀不是經后就有希望了。因為,那是一座對共和國的絕大數官員來說遙不可及的大山。

「是他」葉凡噴出了兩個字,老賀那眼中突然彈射出狼般的複雜光芒來。

「葉老弟,能說說你怎麼見到他的嗎?當然,這個如果有關機密的話就不用說了。」賀海緯略感不好意思,當然,實則這廝早就忍不住了,恨不得挖開葉凡的大腦瞧瞧裡面到底裝的是什麼貨。表現得過急了一些。

葉凡當然看在眼裡,想在心頭,暗道,如果能用鳳老頭引老賀投入庄世誠懷抱好像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旋即笑道:「在天水壩子,當時看見鳳姓老者正和庄書記一起釣魚。」

「和庄書記釣魚,你確定」賀海緯微微一愣,似乎有點不敢相信。

「賀哥,我有必要騙你嗎?」葉凡笑了笑。

「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怕你當初看不清楚。如果真是鳳天遙的話,那他身邊肯定有中警內衛局的保鏢守著,葉老弟估計近不了他刪遠看的話那就……」賀海緯也很鬼,明明是想挖出葉凡的心裡頭東西,可又不好明說,來了這麼一出。

「呵呵,當初我被賈寶全壓製得喘不過氣來,當時不是被停職了。結果,我一氣之下跑回了天水壩子,天天釣魚。那天正好去蜈蚣崖釣魚,一時憤怒,唱著《殺人行》,而且隨口罵了賈寶全這龜孫子幾句。倒是好運,頓時引起了鳳姓老者的注意,後來就一起聊了一陣子。」葉凡自然語氣很真地說了一下,當然,其中許多細節都給省略了。

老賀倒不計較這些,知道鳳姓老者的事不能外傳,葉凡能講到這個地步應該算不錯了。隨即問道:「當時庄世誠和鳳姓老者挑明身份沒有?」

「你說呢老賀?」葉凡反問道,認為老賀真有些急了,連這般幼稚的問題都能問出來。

「呵呵,我是急了。像他們那種人物,不可能告訴你身份的。」賀海緯略顯謙意,笑道。

「嗯鳳姓老者身旁有個保鏢,相當的厲害,開始不讓我過去,後來鳳姓老者瞪了他一眼才讓我過去的。」葉凡笑道,也算是承認了賀海緯的猜測。

「噢那看來老弟你真是走了鴻運,能被鳳副主席看中,庄世誠最後頂著風險用了你。」賀海緯略顯酸味,說道。

「也沒啥,一個過氣的老頭。」葉凡裝著一臉淡然樣子。

「過氣的老頭,兄弟,你這話也敢說。雖說鳳天遙已經退休多年,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一點老弟不會不明白吧。

鳳天遙雖說退了,但他以前在位時提拔的門生顧舊能少嗎?人家可是國家副主席位上退下來的?

何況,更厲害的就是他的家族,相信他肯定有子女的,剛才我查過,好像大兒子叫鳳朝峰,就是咱們南福省隔壁的安東省省委書記。二兒子鳳丁陽。好像是什麼國企副總,這個我不清楚。小兒子鳳旭國,現任財政部副部長。

都是響噹噹的扎眼角色,估計即便是他們孫子輩出來的也坐上了處級甚至廳級位置了。所以,那是一個龐大的家族。」賀海緯興奮的說道。

「賀哥說得對頭,所以,賀哥,什麼時候約庄書記出來喝杯茶怎麼樣?」葉凡裝著相當隨意樣子笑道。

「這個……呵呵……」賀海緯勸別人行,輪到自己時顧慮又上來了。

因為德平的局勢的確不容樂觀,即便是庄世誠有著鳳家在支持著,但縣官不如現管,鳳家總不可能跑南福來指手劃腳。

往往這種事都得靠自己,人家偶爾幫襯著一下就算不錯了,你庄世誠連這點局面都打不開,估計也會被鳳家拋棄了?

扶不起的阿斗,誰也不會繼續在你身上浪費精力的。再者說,庄世誠雖說跟前任鳳副主席釣過魚,但也不能說明鳳副主席就很罩著他。

也許是人家到德平私走,庄世誠的父輩跟他有點交情作陪也正常,當然,兩人肯定有一定關係的。

但現代社會,有關係的人多著,要看這關係夠不夠鐵才行,一般的關係沒多大用……

「老賀,你還要猶豫到什麼時候,兄弟我會害你嗎?拿出你在省廳當刑警隊長時的決心來,怎麼一到德平,這膽子小得像針眼一般,難道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怕啦?

難道你真願意在這德平窩一輩子,或者說被那個林天無視,這好像不是你老賀的性格。

兄弟我話說到這個份頭了,再不聽拉倒。」葉凡可是有些著惱了,覺得賀海緯此人缺乏一種果斷的殺伐之心,猶猶豫豫的像軟皮糖,在官場上,很難有主政一方或大作為的機會。

當然,葉凡使的也是激將法。如果能把賀海緯拉到庄世誠的陣營中,對庄世誠來說,無異於雪中送碳,那簡直就是一個大得不能再大的禮包。

要知道庄世誠的情況葉凡也聽說過了,這種困難時期賀海緯能表個態,於庄世誠掌控地委常委會有利,於自己也有利,而且,反過來,庄世誠也絕對不會虧待老賀的。

「聽你的」地一聲,茶几被賀海緯狠狠地砸了一拳,這廝眼中露出決斷之情,杯子都在跳顫。

旋即說道:「反正這官帽子也是葉老弟你給弄來的,大不了就當從沒得到過。娘匹的,這窩曩氣老子也受夠了。」